走进一线探融资(特别报道)

2021-02-28 10:10

  党的以来,中央高度重视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出台了一系列实招、硬招。今年,中央局会议、国务院常务会议先后就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作出部署。相关政策举措取得了怎样的实效?当前实体经济是否还存在“融资难、融资贵”?企业和金融机构有哪些愿望和期待?近日,本报记者分赴浙江、江苏、辽宁、四川、重庆、北京,调研了9个城市的59家企业,就企业融资现状了解实际情况,倾听一线家金融机构和相关监管部门进行深入交流,探讨对策建议。

  企业融资成本近年稳中有降,2014年以来银行利率逐年走低,虽然也有不少企业从去年起感觉“借钱变贵了”,但总体上利率仍处历史较低水平

  在浙江杭州萧山区经济开发区内,迪安派登洋服公司的“数字工厂”正在高速运转。一条条智能吊挂流水线上,每件衣服的不同需求会精准发送给生产线上的工人,工人根据订单要求挑选出各种款式和颜色的配件,进行缝制。“别小看这套吊挂系统,每个挂钩上都装有芯片,能跟踪记录每件衣服的最新情况。”公司董事长陈乐春告诉记者。

  “企业转型不易,当初我们这套系统开发投入要数千万元,前期投入一时难见收益。”陈乐春说。那阵子公司自有资金不够,只能求助于银行。然而转型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不少银行犹豫不决,这时,杭州银行看中了迪安派登服装个人定制的潜在市场,给公司提供了1000万元保证。

  如今,迪安派登洋服公司已经转型升级。实现个性化定制后,公司员工数从900人精减到200人,停掉了大规模生产线倍。陈乐春说:“希望更多银行也能像定装一样,为不同的企业灵活量身设计更多金融产品。”

  近年来,随着一系列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政策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举措落地,监管部门、金融机构、地方政府加大了对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企业融资成本有所下降。以银行为例,调查显示,2014年以来,银行对企业的利率逐年下降,当前利率仍处于历史较低水平。

  “原本以为我们没有抵押物,根本不可能得到银行,没想到银行客户经理主动上门办理,很高效便捷。”嘉兴正丰商标织造公司总经理徐小峰对记者说。今年4月,公司到嘉兴银行海盐百步小微专营支行申请,前后花了不到一周时间,就获得500万元“小微企业专项信用”,利率仅比基准利率上浮10%,还节约了以往抵押评估、担保费等一系列费用,共节约资金成本近30万元。

  四川银监局副局长童梦介绍,这几年四川全省利率总体保持下降趋势,各项加权平均利率从2015年初的7.7%下降到今年3月末的6.17%,同期小微企业成本下降幅度更为明显。

  不过,自2017年起,融资成本出现上行苗头。从此次调研的情况看,“借钱开始变贵了”,是不少企业的感受。浙江银监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浙江辖内利率自2017年下半年特别是今年以来逐步攀升,一季度,浙江(不含宁波)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公客户平均利率5.52%,较年初上升6个基点。

  万得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发债、信托等几个企业最主要的融资渠道成本同比均出现一定幅度上升,分别上升0.47、2.02、0.81个百分点。

  四川川投能源是一家已上市的大型国企,过去在银行眼中是“香饽饽”,往往能得到优惠利率,但目前情况有所变化。公司总会计师刘好介绍,这几年融资成本呈上升趋势,2016年以前从银行的利率为基准利率下浮10%,2017年上半年为基准利率下浮5%,2017年下半年为基准利率,这几年融资成本呈上升趋势。大企业的发债成本也在上升。今年初,江苏泰州三福重工集团公司开始申报企业债券,用于企业装备生产线精控数字化项目升级,以及海洋工程装备生产线的改造升级。据企业财务人员估算,发行利率最高可能将近8%,较该公司2015年发行的企业债利率提高了1个百分点左右。川投能源近3年发行超短期融资券的成本分别为3.37%、4.71%、4.89%,涨速较快。

  其他融资渠道的成本更高。温州市金融办监测显示,今年3月末民间借贷利率是15.29%,比银行平均利率高了近10个百分点。

  调研中,很多金融机构和企业反映,资金成本变化与社会融资总量、市场资金价格关系密切,正常的市场价格变化是可以理解的。但从实际情况看,企业在利息成本之外,往往还会面临各种“隐性成本”。

  找到症结关键,才能把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落到实处。除了资金价格外,企业感受最深的是什么?记者了解到,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比较突出的是两类因素:

  一类是担保、保险等各类费用。浙江银监局负责人算了一笔账:企业实际债务成本中,除正常利息支出外,还包含了担保、保险、审计等费用,通常大约推高融资成本1—2个百分点。比如政府性担保公司费率一般不高于1.5%,民营担保公司一般为3%左右,有的还需要提供一定的保证金或反担保措施。

  另外一类是转贷成本。不少企业转贷时,不得不求助于民间资金来周转,从而抬升了企业整体融资成本。据工商银行四川分行有关负责人介绍,过去相当一段时间里,“融资贵”主要在于小贷公司、网络借贷、融资性理财产品等新机构新业态的利率较高,抬高了社会整体融资成本。还有企业反映,民间资金“贵”倒在其次,更担心的是,还了的续贷不上,就没法从高额的转贷资金中抽身了。

  “降低小微企业的成本,需要采取更多有针对性的结构性措施。”浙江银监局副局长傅平江说,结构性措施包括政府贴息、税收优惠和其他非信贷手段,压降企业的非息成本。比如探索在网上办理抵押登记,降低银行放贷的经营成本,压缩银行的转贷时间;推动各级政府加快建设政策性担保公司和再担保公司,理顺银担合作机制,合理降低担保费率等。

  在江苏常州,市政府整合设立10亿元中小微企业信用保证基金,为银行机构提供损失补偿,在此基础上要求合作银行和担保机构承诺执行优惠利率和担保费率,利率上浮不超过基准利率的10%,担保费率不超过1.5%,且不另外收取保证金、中间业务费等其他费用。泰州银监分局相关负责人建议,政府部门牵头发展一批经营规范、信誉较好、服务中小制造企业的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降低反担保要求,实行政策性担保费率,缓解中小制造企业担保难题。

  “很多客户抛来订单,我想向银行新增设备提升产能,却没有可供抵押的资产。”江阴市高拓精密模具有限公司总经理贾平对记者说,就在他焦头烂额时,江阴农商银行给公司提供了300万元“资金池”,一下子解了燃眉之急。这个“资金池”,就是银行与地方政府对接,并设立的中小微企业信贷风险补偿资金池项目。通过这一创新,不仅利率优惠,还建立了风险共担机制,优化了审批流程,实现“极速”放款。

  重庆阿泰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轻资产、科技型企业,过去常常为转贷的事头疼。公司董秘黄桂林说:“正当我们为到期而发愁的关口,兴业银行主动向公司提供‘连连贷’产品,实现了无成本续贷产品。这不仅方便了企业资金运用,还帮助我们公司节省了一大笔转贷资金费用。”

  近年来,湖州银监分局联手经信委等部门,加快推广正规转贷机构的准入设立和运行管理,引导银行机构与持牌正规转贷机构开展合作,建立银行、转贷机构、企业三方间互信、稳定的长期业务合作模式,降低企业转贷成本。同时推动有条件的银行机构推出无缝续贷产品,在到期前,通过年审等方式进行周转,到期后,无需筹措资金进行还款,减免转贷成本。截至目前,辖内各银行机构共为857家先进制造业企业发放无缝对接28.96亿元,为企业节约周转成本约1765.65万元。

  与融资贵相伴的往往是融资难。调研中,很多企业向记者反映,过去常常觉得银行门槛高,小微企业拿“戏不大”,对于有没有适合自己的金融服务也不了解。

  “借钱不容易”。不少受访企业表示,相比明面上融资成本的上升,获取难度大不大,是目前大家更关注的问题。

  “中小企业之所以融资贵,很大程度上是缘于融资难。解决融资贵,重点要突破融资难。作为金融机构,要帮助中小企业解决‘因难而贵’,实现‘因易而惠’。”浙商银行成都分行行长助理闫仁波认为。

  企业与银行信息不对称,互相不了解,是融资难的重要原因。借力科技手段,提高服务效率,可以有效改变这一状况。江南农村商业银行董事长陆向阳说:“在支持中小微企业方面,江南农村商业银行有两把刷子:一是靠科技扶持,运用科技手段提升金融服务的质效;二是重心下移,底层培育。客户经理会不定期深入到企业的车间、部门去调研,把企业的大部分生产经营情况都摸清,做全天候的伙伴式银行,自然就能大胆地来支持企业融资,帮助企业发展。”

  能不能拿出适合中小企业的金融产品,也很关键。“我们公司去年结束了不能从银行获得低利息的历史!”调研中,重庆宇中山河商贸公司总经理何元义说起公司“尝鲜”的一款金融产品。去年公司在重庆中建西部建设有限公司引导下,与建设银行合作,办理了网络银行供应链“e点通”。这是一种“一平台多核心”的网络银行业务,借此可以为大公司的众多上游供应商提供金融服务。截至今年5月,宇中山河已获得“e点通”14笔,累计金额4960万元,平均融资成本为4.524%。

  加强管理让利于企业。辽宁向日葵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在线教育全流程解决方案服务提供商。公司董事长李宏伟坦言,现在额度已经上升到150万元了,公司客户多,用款灵活随机,有时候不会全用上。银行允许企业循环使用这笔,要多少提多少,用多少付多少利息,这大大降低了企业融资成本。“虽然循环授信会加大银行的操作成本,但这才是企业真正需要的服务。”招商银行沈阳分行公司客户七部总经理杜国鑫说。

  央企纷纷回应审计报告:高度重视 积极整改人民网北京6月21日(记者李楠桦)昨日,审计署公布对35户中央企业2016年度财务收支等情况审计结果公告,部分央企随即针对审计发现的问题在官网发布整改情况。 审计署企业审计司主要负责人介绍,2017年5月至6月,审计署对35户中央企业…【详细】

  韩长赋: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 给农民一个专属节日人民网北京6月21日电(记者蒋琪)近日,经党中央批准、国务院批复,自2018年起,将每年农历秋分设立为“中国农民丰收节”。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表示,“中国农民丰收节”是亿万农民庆祝丰收、享受丰收的节日,也是五谷丰登、国泰民安的生动体现。设…【详细】

  7月1日起中国移动取消国内流量“漫游”费人民网北京6月22日电(朱江)记者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移动”)获悉,今日上午,中国移动发布关于取消流量“漫游”费的公告,公告显示,自2018年7月1日起,中国移动取消流量“漫游”费,新老用户省内流量升级为国内流量(不…【详细】

  前5月国企营业总收入逾22万亿元 同比增长10.2%人民网北京6月22日电(朱江)据财政部网站消息,2018年1-5月,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以下简称“国有企业”)经济运行态势良好。偿债能力和盈利能力比上年同期均有所提升,利润增幅高于收入10.7个百分点,钢铁、石油石化、煤炭等重点行业利…【详细】

  外汇局:1-5月中国外汇市场累计成交69.09万亿元人民网北京6月22日电(记者李楠桦)国家外汇管理局今日公布5月中国外汇市场交易概况数据,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5月,中国外汇市场总计成交16.21万亿元人民币(等值2.54万亿美元)。其中,银行对客户市场成交2.35万亿元人民币(等值3…【详细】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