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大变局前夜:以色列VS伊朗美国手握哪两张王

2021-01-13 10:32

  中东,作为“世界地理十字路口”、大国博弈的中心舞台,一举一动都牵扯着世界的神经。美国的一边倒的“中东和平新计划”能否给巴以问题带来新契机?拜登上台后,美伊能否重回伊核协议?2020年的疫情,竟然是中东停火的最好良药?宗教矛盾、民族冲突、地缘碰撞,中东已来到大变局前夜。

  时代财经新年特别企划《2021,我们的世界会怎样》,本期特别邀请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马晓霖教授,与我们共同探讨——《权力的游戏持续上演,中东何时才能告别乱局?》

  时代财经:美国在中东的政局里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特朗普在位时非常大胆的推出了“中东和平新计划”,您能跟我们先简单的解读一下“中东和平新计划”?

  马晓霖:中东和平计划或者叫特朗普“世纪协议”,是他2020年的年初提出来的,他就是要打破成规,想用新的套路、新的思路来解决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问题。这实际上是以完全倾向以色列的方式来解决近百年的巴以冲突,特朗普称之为“从和平到繁荣”,首先要在巴以之间实现和平,然后在阿拉伯国家跟以色列之间实现和平,最后在整个的中东地区实现繁荣。它有一整套的框架,其中心是要确保以色列的安全,确保在有利于以色列的安全发展生存的情况下,来解决国际社会长期都没法解决的问题。

  特朗普认为过去的几十年,美国历届政府采取的政策都是失败的,所以必须先破再立。特朗普就像一头激进的牤牛,就做了,而且他就做成了。那么在这个计划之下,正好赶上2020年又是总统大选年,他为了讨好国内的犹太精英就推进了这个计划。

  时代财经:巴以问题由来已久,是什么原因促成了一直以来站在巴勒斯坦这边的所谓的“阿拉伯兄弟”破天荒地与以色列“牵手”?

  马晓霖:4个阿拉伯国家相继跟以色列之间关系正常化,它既有内因也有外因。内因应该说是巴以冲突持续了将近一个世纪,已经拖得大家很疲惫,已经影响了整个阿拉伯国家的发展。从1948年到1982年,阿拉伯家跟以色列之间爆发了无数大的战争,在这个地方“和平与发展”就不是主题,“战争与生存”才是中东地区一个持续的议题。

  这几年地区力量发生很大变化,尤其是阿拉伯之春爆发以后,阿拉伯国家普遍陷入内乱,一下子民众的关注焦点从阿拉伯民族的共同利益,从巴勒斯坦问题回收到了本国的民生、、民权这个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巴以就被边缘化了。换言之,我们自己的日子过不下去,谁管你什么状况?

  还有一个外因就是整个内部大乱导致了地区阿拉伯国家跟伊朗之间、跟土耳其之间,甚至阿拉伯大国跟大国之间,逊尼派国家与什叶派国家之间,亲穆兄会的力量跟反对穆兄会的力量之间,整个打成一团乱麻,这种情况使得巴以问题更加被边缘化。

  另外大家也注意到,因为伊朗借助阿拉伯之乱,大力向阿拉伯腹地进行扩张,对沙特、阿联酋、巴林这些国家形成了巨大的压力。这些国家为了来抵御伊朗的扩张,不得不跟传统的敌人以色列合作,双方都是伊朗的战略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加上美国在背后的推动,所以他们走在一起了。

  马晓霖:拜登其实也可以继承特朗普的遗产,拿这个遗产再来去跟以色列谈条件,跟阿拉伯人谈条件。我认为拜登上台他不会推翻“世纪协议”,他也不会说重新把驻以色列使馆从耶路撒冷迁回到特拉维夫,他要做的就是在巴以之间采取更多的平衡。

  巴勒斯坦人从总体来讲,他是处在弱势群体,既没有力量,也没有财力,更别说从2000年以后国际社会对巴斯坦同情的力量大幅下降。我个人一直有一个想法,如果整个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都跟以色列建交,以色列彻底解除了安全战略忧虑,我想以色列可能能给巴勒斯坦的让步要比今天多得多。他实际上把巴勒斯坦问题作为一个谈判筹码,“我的主权我的安全得不到承认,得不到尊重的话,我在巴勒斯坦问题上肯定不会让步”。

  时代财经:2020年1月,美国闪电击杀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被认为捅了中东“马蜂窝”。时隔一年,苏莱曼尼的周年祭会否再次引爆美伊冲突,伊朗问题会成为拜登上任后的第一个危机吗?

  马晓霖:最近我们看到美国和伊朗都在海湾地区小秀“肌肉”,这是非常古老的一个耗子戏猫、猫捉耗子的游戏,偶尔小零星的敲打一下,但是不会发生正面冲突,不会发生大的战争。大的战争成本极高,对伊朗可能真是要山河破碎,对美国来讲也是伤筋动骨。

  拜登上台以后肯定要重返伊核协议,因为伊核协议是奥巴马的一个重要的遗产,而奥巴马又是拜登竞选的最主要的推动力量,但是完全回到原来的和谐也不太可能了。我觉得很难有太大的进展,因为拜登上台以后最主要精力是解决国内的一些问题,比如国内的经济衰退问题。

  马晓霖:由于疫情的影响,中东所有冲突都出现了阶段性停火,因为只要士兵一接触,就会容易被感染。所以这个时候应该说第一要务是防止自身不被病毒所感染。第二,所有的飞机、轮船都忙着运输口罩等防疫物资,所以客观上来讲,也给中东带来了改变。

  中国将来实际上是通过建构共建一带一路,可以帮助中东经济实现经济多元化,实现工业化。这些产油国的经济结构很糟糕,完全靠石油工业、地租经济来维持,中国可以帮他们实现经济多元化,帮助他们把石油收入在GDP占比大大降到一个安全的范围内。所以在中国的帮助下,中东将来实现全面的经济的均衡的发展,我觉得比今天给大家呈现的中东会有完全不同的新面目。

  时代财经:回到我们本期讨论的主题《权力的游戏持续上演,中东何时才能告别乱局?》,请您用自己的话来做一个解读。

  马晓霖:中东国家面临着由蓬勃发展、充满张力转向衰退,转向各方面寻求和平解决、寻求和平共处的趋势。但是,中东7000年来历史上一直在追逐权力,中东乱局可能有变化,但对权力的追逐是不可能有休止之日。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