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章

作者:折花不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暖玉夫人也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  忙唤歌舞  云裳出來的那般弟子早预备好了  一听吩咐当即入堂

    苏夕瑶借机对竹音递了个眼色  二人离席而去

    來至边堂  苏夕瑶一脸狠色道:“你不许再帮他  今天就是要让他沒脸  ”

    竹音明眸忽闪  促黠的笑道:“怎么了  他昨天跟我说要跟姐姐商量一下纳妃的事  莫非是他昨晚沒服侍好姐姐  ”

    苏夕瑶俏脸微红  啐道:“傻丫头  你还蒙在鼓里呢  昨晚他是在暖玉姐姐房里  ”

    “什么    ”竹音大觉诧异  随即就猜出了几分  捂着嘴笑了起來  越笑越忍不住  竟憋红了脸  笑弯了腰

    “有什么好笑的  ”苏夕瑶咬着樱唇气恼的看着她  可沒一会自己也笑了起來

    “这个暖玉姐姐……哎呀  可笑死我了  这种事她也作的出來  ”竹音笑的都要喘不过气了

    “不许笑了  ”苏夕瑶的脸已经绯红  贺然明明答应自己换宿  如果不是出了非常之事是断断不会留在仙恩苑的  暖玉先前从未乱过次序  想來一定是知道换宿的消息了  所以才故意捣乱  这么难为情的事竟被她知道了  如何不让苏夕瑶恼羞成怒呢

    “我不笑了  不笑了  ”竹音笑到此时猛然想了起來  这里面还有自己的事  苏夕瑶现在还不知道  最好能瞒过去

    “恨死我了  这种事他也乱讲  好好的你说他跟暖玉姐姐说什么呢  我现在恨不得把他的耳朵拧下來  ”苏夕瑶又羞又气  直咬银牙

    竹音心虚道:“他在暖玉姐姐面前献媚时什么不说  是够可恨的  我帮姐姐出这口气  不过今天就别闹了  等平疆他们走了再说吧  ”

    苏夕瑶一肚子怨气道:“平疆以前也挺会來事的  我让他刁难一下  可你看他那样子  闹得怪沒趣的  看來是不能指望他了  ”

    竹音为她分说道:“怪不得平疆  对上这无赖  谁也是沒辙  平疆不端架子还能有什么手段  凭口角本事  十个平疆也辩不过他  这无赖能横扫博论场  是姐姐开始就打错了主意  快跟平疆去说一声吧  真把他逼急了  说不定还能让平疆下不來台呢  ”

    苏夕瑶无奈的摇摇头  刚要开口  关着的门忽然开了

    來的是贺然  神情怯怯的  看看竹音又看看苏夕瑶  脸上陪着笑

    “來的正好  ”苏夕瑶发着狠  “音儿  你先去  ”

    竹音心里也有鬼  怕贺然泄了底  赖着不肯去  道:“我帮姐姐教训他  ”边说边背着苏夕瑶给了贺然一个警告的眼神

    贺然懂得那眼神的含义  心中不住叫苦  这事哪能瞒得住啊

    虽然彼此亲如姐妹  可闺房之事哪能当着第三个人谈论呢  苏夕瑶暗恼竹音捣乱  推她道:“你先去  我能收拾他  ”

    竹音心中着急  她知道  自己一离开贺然准得全招了  恰在此时  门又开了  暖玉夫人神情颇不自然的走了进來  似是在忍着笑  带着几分怯  还有几分娇羞

    这下算给竹音找到了留下的借口  苏夕瑶见暖玉那样子给气乐了  啐道:“你还有脸來  ”

    “我怎么不能來  ”暖玉夫人的笑已经要绽开了

    苏夕瑶知道沒法说下去了  狠狠的瞪了贺然一眼  道:“你等着  ”说完含羞而去

    竹音顾不得别的  指着贺然道:“你要敢把我的事说出去  仔细你的皮  ”

    暖玉夫人自己作了那样的事  自然是不敢说什么的了  只是半遮着脸笑

    竹音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道:“好姐姐  真有你的  小妹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夕瑶这次可是跌了个大跟头  有气也不敢向你撒  只能拿他出气  ”

    暖玉夫人也用相同的神色道:“你别跟沒事人似的  要沒有你从中搅和  也出不了这样的事  ”

    竹音忍不住了  咯咯而笑  趴在她肩头道:“我真是服了你了  可逗死我了  这园子里真是什么事都能出  咱们几个还是不要总在一起的好  否则早晚会把肚皮笑破  ”

    暖玉夫人因为内心的难为情  笑的还是有些不自然  对贺然道:“你快别让她作什么中书令了  有她才有趣  ”

    贺然咧着嘴对竹音道:“你的事真瞒不住  这谎话怎么编的圆呢  她哪有那么好骗  ”他一直在为这事发愁

    竹音瞪了他一眼  道:“就说你为讨好暖玉姐姐  把换宿之事乱说出來的  ”

    “当哄孩子呢  她能信才怪  你们两个好好编吧  我看歌舞去了  ”暖玉夫人此时倒开始幸灾乐祸了  乐滋滋的去了

    竹音蹙着秀眉想來一会  一时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索性不再去想  用手点指着他的额头道:“你平日不是最能编嘛  给我好好想  就是不许把我说出去  ”

    “你自己想  想不出來我就照直说  ”贺然耍起了无赖  反正她们都怕羞  独他自己是沒这层顾虑的

    “你是皮痒了吧  ”竹音眯起了明眸

    贺然早有准备  一个箭步來到门口  推门向外就跑  可刚出了门  竟呆住了

    竹音心中诧异  追出去一看  简直哭笑不得  原來苏夕瑶与暖玉一个门左一个门右正在偷听  她二人本以为接下來贺然会被收拾一顿  正听的兴起  不想贺然竟能跑出來

    被逮个正着  苏夕瑶反客为主的对竹音道:“这里有你的什么事啊  最好你自己招认出來  我就知道坏事从來少不了你  ”

    竹音啐道:“不知羞  一个长公主  一个国师  竟一起隔门偷听  你们还知廉耻吗  ”

    暖玉夫人先咯咯笑了起來  随即苏夕瑶与竹音也掩嘴而笑

    听歌舞听闷了的绿绳儿此时刚好从这边走过  气哼哼的问:“什么事这么开心  你们几个有好笑的事也不带着我  ”

    暖玉夫人道:“这事不能跟你说  ”

    竹音最清楚绿绳儿的软肋所在  眨了下眼道:“我们正商量你的婚事呢  正好你就來了  一起说说吧  ”

    “你最是个不正经的  ”绿绳儿啐了一口  红着脸跑开了

    这又惹得大家一阵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