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作者:折花不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到了轻语苑,苏夕瑶认真的跟他谈起弟弟娶亲之事。

    贺然摆弄着棋盘上的几粒棋子,有一搭没一搭的随口敷衍,显得很不上心。随着各样制度的完善,南荠纵仍有谋权之心也是万难能成的了,所以纳妃分宠的意义已不十分大,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他现在有点后悔当初谋划这件事了,反而对南荠的愧意日增。本性难移啊,对于绝代佳人,只要不是大奸大恶的,他总是难抑呵护之心,即便像南荠这样曾经为恶的,他也可以原宥  。天知道是不是南荠对他的那些手段起了大作用呢,他是不愿过多朝这面想的。

    苏夕瑶看出他的敷衍,不悦道:“可真是没良心,你娶亲时平疆前后操持,唯恐有不周之处,现在轮到他了,你怎么这样?”

    贺然丢开棋子,道:“他娶南荠时我何尝不是尽心尽力?樊媖进宫我也没任着性子来,那么为难不也硬着头皮在那撑着吗,他这都第三次了,不能总让我跟着忙吧?除非他再替我忙一次,张罗一次我与他姐姐的婚事,才值得我再为他尽心。”

    “你给我去死!”苏夕瑶又羞又嗔的拧了一下他的耳朵。

    贺然嘿嘿笑道:“大王纳妃一切皆有定例,有礼部那些人忙活就够了,你就别操心了。”说着凑过去,揽住佳人的纤腰,痴痴迷迷道:“你这样子可真迷死人了,时候不早了,上榻歇息吧。”

    苏夕瑶气的难以忍笑,再次拧住他的耳朵,指着窗外道:“尚不及午,你们家管这叫‘时候不早’?”

    贺然觉得有些痛了,借势把头抵在她酥胸上,嬉皮笑脸道:“正是呢,我是一家之主,我怎样讲,我家自然就怎样讲了,你既是我家之人就该顺着些才是。”

    苏夕瑶心喜他对自己的痴恋,风情万种的横了他一眼,拧着耳朵的玉手慢慢改为轻抚他的面颊,浅笑道:“坐好,别让人撞见,我还有话跟你说。”

    贺然索性半躺半靠的赖在她怀里,闻着她那令人神摇的淡淡体香,合上眼一脸陶醉道:“她们忙的都晕了头了,不会有人来的,就这么说吧。”

    苏夕瑶见他这副模样,不忍搅了他的这份愉悦,仍轻抚他的面颊,明眸却不时戒备的瞟向门口。

    贺然翻眼看了她一下,然后又闭上了,抓着她的玉手送到唇边轻轻吻着,呓语般道:“人生如梦啊,夫复何求。”

    二人心意相通,听了他这话,苏夕瑶心间立时荡起无限幸福之意,心情缱绻之下,也不想说什么了,低垂美目神情如醉的看着他,渐渐的,那双明眸慢慢合上,二人的心ǎngo融在了一起,那种难言的愉悦犹胜床第之欢。

    不知过了多久,苏夕瑶觉得腿有些发麻了,贺然如有感应,起了身,轻柔的把她抱至在锦榻上,二人不发一语再次缠绵相偎。可贺然的那颗贼心是难以长久保持纯净的,到了榻上就应景生情了,没一会那双手就开始乱动了。

    苏夕瑶的玉颊渐渐生出红晕,情浓之际不但不能推拒反而陶醉于夫君的爱抚,羞声道:“今晚我要你与我同宿,你想个托词去跟音儿说。”

    美人如此恩重,贺然自然乐于领命,口中道:“包在我身上。”那双手动的愈发起劲了。

    这下苏夕瑶不堪忍受了,咬着樱唇挣脱开,娇羞无限的嗔道:“你想害死我呀!”

    贺然亦到了难以把持的地步,可他知道,晌天白日的作那种事,自己虽畅快了,可这位仙子紧张之余是难以尽享欢愉的,所以强自克制住,道:“我也受不了了,不敢再和你赖在一起了,我还是先去跟音儿说换宿的事吧。”

    苏夕瑶此刻又胆怯了,期期艾艾道:“要不还是算了吧,什么话都难骗过那鬼精的东西,没的让她笑话我。”口中虽是这样说,可神情间却有万般不舍。

    贺然捏了一下她发烫的玉颊,坏笑道:“别人骗不过她,我却一骗一个准,全天下我仅仅骗不倒你一个而已,放心吧。”说完整理了一下衣裳,朝外走去。

    “算了……,你先回来。”苏夕瑶偏坐在榻上心意摇摆,看着他一摇三晃的出了门,不由轻轻咬着樱唇,秀眉也微微蹙了起来,随即俏脸上刚消减的红晕又重新弥散开。

    贺然很快就在大堂前找到了竹音,笑着向她招手。

    竹音一见他那神情就知道有乐事了,丢下正在回事的仆妇,莲步轻盈的走过来,眼露兴奋的小声问:“什么事?”

    贺然嘴角带着坏笑指着轻语苑的方向道:“她今晚想让我宿在她那里,你就通融一下吧。”

    竹音当即就眯起了眼,盯着他用低低的声音道:“好啊,别当我不知道,你们俩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们俩要拉那个什么!”说到这里她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贺然哈哈而笑,挑衅道:“你有本事就把话说全了。”

    竹音忍着笑,明眸内闪过一缕清光,立目道:“你们俩方才准是胡天黑地了,弄得不可收拾就想晚上得个畅快,是也不是!”

    贺然嬉皮笑脸道:“随你猜,我什么也不说,换宿可是她的主意,你要心里不平大可去找她理论。”

    竹音哼了一声,明眸中渐渐有了笑意,道:“凭什么是我去找她?你去告诉她,我不答应,除非是她亲自来求我。”

    贺然笑道:“好了好了,这种事不能跟她闹着玩,否则非羞臊坏了她不可,我答应她编个谎话哄你,可我又怎能真的瞒哄你呢,你心里知道就行了,日后可千万别拿这事去逗她。”

    竹音撇了一下小嘴,故作委屈道:“你这心可真是够偏的。”

    贺然陪笑道:“好了好了,防着别人听去,偏不偏的咱们回头再说。”

    竹音明眸四下一扫,见旁边并无他人,随即对他露出一个能把人迷死的娇态,撒娇的腻声道:“不如现在就去我房中说吧,不是我不成全她,实是我也难舍这一宵好容易盼来的恩爱呢。”

    贺然的头立时就大了,竹音要有意缠他,那诱惑之能实是他难以抵御的,他苦着脸道:“你就别难为我了,算我求你还不行吗,我已经答应她了,好歹帮我一次吧。”

    竹音收了惑媚之色,乜斜着眼看着他道:“让我成全你们也不难,明晚轮到暖玉姐姐了,你去跟她说,我也要换宿,明晚你去我那里,这样我就不说你偏心了。”

    贺然哭笑不得,道:“你刁难我这不是自相残杀嘛,咱俩可是一伙的,快去忙吧,吴妈还在那边等着回事呢。”

    竹音看着他,明眸中满是笑意,道:“我现在不和你一伙了,你要不去找暖玉姐姐说,那我不但不答应今晚换宿,还要吵出来,非让你那仙子臊死不可!”说完wēixié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你不是当真的吧?”贺然一把拉住她。

    “别拉拉扯扯的,让下人看见成什么体统!”竹音挥袖挣开,扭过头,似笑非笑道:“我当不当真你自己琢磨吧,我现在也没拿定主意呢,不过要是一会看见她时心里忽觉不爽了,随口说出点什么你可别怪我事先没和你打招呼。你要想今晚趁了你那仙子的心意,我劝你最好还是快想想怎么去哄暖玉姐姐才是正经。”

    看着婀娜而去的竹音,贺然眨巴着眼睛心下不住的盘算,他当然qīngchu竹音绝不会拿这事去打趣苏夕瑶,更不会说给别人听,她这样刁难无非是想找乐子罢了,他此刻盘算的是要不要陪她玩下去。

    站在原地想了一会,他举步朝仙恩苑走去,他已打定了主意,既然竹音想找乐子,那冒些风险也要哄她开心,况且暖玉也是个知道轻重的,不会把玩笑开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