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章

作者:折花不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分宾主入席。云裳把刚才大家欣赏的那幅画递给贺然。笑着道:“你倒來品评品评。让我听听你的高见。”

    贺然扫了一眼。见画上沒有落款。笑着问道:“可是才女佳作。”

    云裳对众人摆着手道:“都别说。你只凭心而论就好。要是知道是谁画的。你保准沒了真话。”

    竹音忍不住道:“傻丫头。你当这样他就会说真心话吗。”

    云裳兴致颇高。不理竹音。不住催贺然。“快说快说。不管别的只说这画。”

    贺然垂眼着画卷。口中慢声道:“布局精妙。运笔灵动……这古树画的……古意盎然。呃……尤其是枝上这两只鸭子。跟活的一样。”

    云裳笑啐道:“呸。那是乌雀。你是存心胡说八道。”

    众女此时都笑了。竹音对清思道:“让姐姐见笑了。他这人就是沒有一点正经的。一时半刻也装不來。”说完瞪了贺然一眼。嗔道:“你与裳儿说笑就不能等一会吗。亵渎才女佳作岂是待客之道。真是给我们丢尽脸面了。”

    能讨云裳欢心。贺然亦不计较许多。闻言笑着对思情拱手道:“才女勿罪。我逗她一笑耳。这两只乌雀真是活灵活现。小的羽翼未丰却振翅欲飞。令人观之心悬。老的情急意切。由其张口状貌。似可闻急急告诫之语。如此神技实贺然平生仅见。”

    清思俏脸微红。垂头道:“军师谬赞了。”她果真不似竹音、林烟两人那样善于应酬。只因痴迷绘画。所以才强自出外抛头露面拜访名士高明。虽也可说是见惯场面的。但终是难以尽掩内心的羞怯。

    云裳对贺然的评论很满意。兴冲冲道:“画中尚缺两个顽童。清姐姐说要留给你画。你快画。这幅画我是要留下的。画不好可不行。”

    贺然咧嘴道:“能画好才怪。我可不敢在这样的佳作上着墨。沒的糟蹋了好东西。”

    云裳笑道:“别废话。我给你研墨。”

    贺然忙拦住道:“不急不急。就是真画。你也等容我好好想想啊。不过我还是劝你请才女画吧。这么绝妙的画。糟蹋了真是可惜。”

    “就让你画。”云裳笑着露出刁蛮样。“我给你功夫想。最迟晚饭前画好。否则你今晚就别想睡了。”

    听到这里。苏夕瑶怕他二人嬉笑间说出不雅之语。忙把云裳唤到身边。

    清思此时从一个包裹中小心翼翼的取出几张画卷。双手呈到贺然面前。道:“妾费力搜罗了一些画卷。都言是军师大作。劳请军师一辩真伪。”

    贺然接了过來。随手翻了翻。道:“你这力气來是白费了。沒有一张是我画的。”

    清思闻言不但不显失望。反而面露喜色。道:“仿作已然如此。真迹自然更胜。军师无论如何要让妾开开眼界。”

    贺然斜眼着那几张画卷。有些心虚道:“呃……其实……其实这几张虽是仿作。但画的已经很不错了。我也未必能画的比这些强。”

    云裳咯咯而笑。道:“让我们。”说着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画。跑回去分与大家共赏。苏夕瑶与竹音算是大行家了。过含笑不语。

    云裳对丹青所知不多。对苏夕瑶问道:“姐姐如何。我还真觉得这些仿作是不错的。”

    苏夕瑶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云裳见她不答。转而问暖玉夫人。“暖玉姐姐觉得呢。”

    暖玉夫人伏在她耳边道:“傻丫头。夕瑶不答。你还不懂吗。她那是不好当着别人的面称赞夫君。我是不出好坏的。但夕瑶的样子就知道了。这些画自然是不及夫君的。”

    “哦。”云裳小声哦了一声。眨了下蓝的让人神迷的美目。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清思此刻已经归席。含笑对竹音等人道:“各位好姐姐今天可一定要成全。让清思能有幸一睹军师墨宝。”

    云裳抢着道:“这有何难。包在我身上了。一会就让他画。”说完转向贺然。语带威胁道:“你不会让我在清姐姐面前失了颜面吧。”

    贺然连忙道:“不会不会。一会就画。你说画什么就画什么。”

    云裳得意的一笑。道:“那我一会给你弹琴。你想听什么我就给你弹什么。”

    贺然转着眼珠坏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哦。我要让你弹一曲令她们都哭唯我独笑的曲子。”

    云裳掩嘴而笑道:“刁难人。再啰嗦信不信我让你哭的昏天黑地。”

    贺然哈哈而笑。笑罢对清思道:“令妹入宫之事拙荆可讲过了。”

    清思殊难适应他们府内的风气。总算等到了一个正经点的话題。点头道:“音儿妹妹已经对妾讲过了。妾代淇妹拜谢了。”说着起身施了一礼。

    坐在一旁的苏夕瑶道:“不必多礼了。日后就是一家人了。”

    清思道:“小妹正要拜托长公主。我那淇妹沒见过什么世面。若有行差步错之处。还望长公主多多指教。”

    苏夕瑶温和道:“好说。”

    黄婈插口对清思道:“你也到这府中的样子了。她把家治成这样。还有什么脸面苛求别人。所以你就放心吧。”

    苏夕瑶被噎的暗咬银牙。可同着外人又不好与她争辩。只得咽下这口恶气。

    竹音本还想维护些军师府的脸面。可赶上这个话头忍不住故作叹息的摇摇头道:“这话说的也是。”

    苏夕瑶又好气又好笑。真恨不得立时反唇相讥。

    暖玉夫人忍着笑道:“都少说两句吧。我可真觉得丢人了。”

    清思自然能出她们是在说笑。可真不懂如竹音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当着客人的面有此随意言谈呢。

    她是不会懂得其中玄奥的。其实道理也简单。在这个家里。贺然沒正经的时候。别人想正经太难了。再怎么绷着最后也会被他挑了盖子。竹音正是经历太多类似事件了。所以也就不再作徒劳无功的事了。与其那样还不如跟着闹寻些开心。反正军师府早就不怕丢人了。受贺然影响。这些绝代佳人的观念不知不觉都发生了改变。开心成了第一要务。一旦气氛被挑了起來。情不自禁的就都开始凑趣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