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章

作者:折花不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贺然在营寨中躲了还不到半个时辰。竹音就亲自找來了。

    把一众军将打发出去后。她眯着笑眼问道:“真不想去见见。”

    贺然摇头道:“不想见。走了吗。”

    竹音微微一笑。道:“说是想见你一面。她与林烟不同。性情是内敛的。能说出这样的话已是很不易了。你别让她太失面子。以她的身份名望。到哪里都不该受冷落。你也不值得为此下个慢待贤士之名。”

    “非见我干嘛。你们这四大美人难道注定都要缠上我。”

    竹音轻蔑的撇了撇小嘴。道:“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与裳儿是自轻自贱。这我们俩认了。林烟可是一直戏耍着你玩呢。清思想要见你。只因你会画那些烂画。她痴迷于丹青。对于你这烂画宗师。当然是一定要见一见的。”

    “烂画。你知道现在市上一副值多少钱。说出來吓死你。”

    竹音掩嘴而笑。道:“好了好了。快走吧。让客人等太久就失礼了。”

    “你那么会应对。替我敷衍一下吧。我真不想去见。”

    竹音笑道:“真怕她缠上你。”

    贺然咧嘴道:“是怕自己见色生贪。跟你说实话吧。自从静娴王妃给我种下这病根后。我是真怕见美女。生出差池可不是说着玩儿的。腹内那个疼劲儿想想我就怕。再说了。有你们几个已经足够了。人不能贪得无厌。否则会难容于天的。为非分之求而有损当前的美满。那太得不偿失的。”

    竹音满眼笑意道:“你可真是个不会把自己撑着的。处处透着胸无大志。小富即满。若非机缘巧合你注定是个沒出息的。”

    贺然不以为然道:“我这还是小富呀。天下四美已得其二。近仙的长公主。近妖的暖玉国师。还有战凤。草原名花。精灵鬼怪的小绳子。特立独行的婈儿。天下还有比我更富的吗。再不知足。我要是老天也会不过去的。你就傻吧。什么大志、宏愿都是害人的。能高兴的活过一生才是大智慧。我所求皆满。只要能照此了却残生。给个神仙也不作了。”

    竹音眨着明眸。煞有其事道:“是了。人生不过百年。你想不想成仙。我还真听说过一些秘术。要是能长生不死。你就能与割舍不下的好姐姐好妹妹世代厮守了。你试着修炼一下吧。我回头把秘术写给你。你天赋异禀。或许能行。万一成了。你再把我们点化了。”

    贺然连眼角都懒得去夹她。道:“让客人久等太失礼了。你还不快回去。”

    竹音咯咯笑道:“你可太无趣了。走吧。”

    “非得去呀。”贺然老大的不情愿。

    竹音推搡了他一把。道:“废什么话。别以为谁都会上你这无赖相。人家一心想的是画。”

    贺然一边朝外走。一边抱怨道:“唉。欠林才女的近千幅还沒着落呢。我现在根本沒心思作画。好容易清闲几天。”

    竹音不屑道:“我刚说什么來着。被林烟戏耍于股掌间却不自知。还当人家都对你情根深种呢。她现在恐怕早就把你忘到脑后了。或许什么时候想起來了。再送封信來。你又得牵肠挂肚的相思良苦。”

    “谁相思良苦了。我是欠债想着还钱。证明我有良心。”

    竹音抿嘴而笑。她就喜欢逗得贺然心急气急的为自己辩白。每次到他满不在乎的样子就想逗他。

    贺然还真想把与林烟的事给说明白了。所以一路上都在喋喋不休。竹音忍着笑只是哼哼哈哈的一副听都懒得听的样子。越是这样贺然越起急。直到进了园门才悻悻的闭上了嘴。竹音真是忍不住了。扭过头掩袖而笑。贺然赌气大步流星的朝前走。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察觉了。

    大堂之上笑语晏晏。这次话语最多的竟然是云裳。她这不擅掩饰之人尽情坦露着内心的欢喜之情。热情似火。大家正围在几案前赏析一幅画作。云裳虽不大懂画。却问东问西的话语不停。好在她音如天籁。纯真无邪。话虽多也不至令人生厌。反倒不时引得大家开心而笑。

    见到贺然进來。清思急忙敛容息声。微微低下头。端庄静立。

    竹音引荐道:“这位是清才女。妹妹。这位就是你要见的那位画工了。”

    清思听竹音这么介绍自己的夫君。不由微微一笑。上前施礼道:“民女清思拜见军师大人。”

    贺然笑着还礼道:“不必多礼。溢心园内无军师。拙荆所言极是。才女面前。贺然不过一画工而已。”

    清思先前对这位神奇军师特立独行的风格是有所耳闻的。借起身之际略作注目。见到他那一脸率性坦荡的笑容。不由自主的受之感染。内心的拘谨不知不觉的就放松下來。

    贺然此刻也打量了一下这位名满天下的美女。清思身量与竹音相仿。一袭月青衣裙。淡雅清爽。乌云高挽。玉簪为饰。两耳各配一对精致的白玉坠。除此再无多余饰物了。这副打扮给人的感觉既端庄又素雅。一望既知其不俗品味。

    既然身列四美。容貌自有颠倒众生之美。美人之美是难以描述的。望之神迷到什么程度才是最好的标准。清思之美已经到了让人难以移开目光的地步。贺然虽有苏夕瑶、竹音等美若天仙的佳人为伴。但佳人之美是各具曼妙的。如同翡翠、羊脂玉虽同称玉石。但各有让人痴迷特色。所以贺然的眼睛还是有点发直。好在他在这方面的经历毕竟非一般人能比。能在失态前强自把目光从那张俏脸上移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