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章

作者:折花不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再有两天就是春节了,藏贤谷内一片忙碌景象,家家户户都在为过节而做着准备,人人脸上都荡漾着喜庆的笑容。

    溢心园内尤显繁忙,因为明日不但凤王要来,大王中午也要在园中用膳,小竹走马灯似的前后奔走,一刻不得闲,最忙的就属她这大管家了。

    正在此时,一辆装饰华美的马车来到了藏贤谷前,小婢递上名刺后,守将瞪大了眼睛盯着车帘,那样子恨不能透过帘子把里面看个透彻,然后才三步并作两步的朝溢心园跑去禀报  。

    小竹看到守门仆妇送来的名刺,不由皱了下眉,嘀咕道:“真会选时候,偏这个时候来。”她四下看了看,对身边的小丫头道:“刚还看见小来了,怎么一转眼就跑没了,你去找音儿姐姐,该是她出迎才对。”

    小丫头接了名刺撒腿就朝明香苑跑,小竹在后面喊道:“往哪去找啊?糊涂死,刚不是在暖玉姐姐那里看到了嘛。”

    小丫头吐了下舌头,转而朝仙恩苑跑去。没一会就跑回来了,禀报道:“音儿夫人说这就出去迎,让姐姐告诉那位爷一声,也准备准备见客。”

    小竹嘬了下牙,对走过的两个小丫头喊道:“小红,随舞,你们见到咱们家爷在哪了吗?”

    随舞笑道:“刚是在我们那里的,可他跟个耗子似的乱钻,谁知道此刻又钻哪里去了。”

    “你们先把手里的活儿放放吧,快帮着找找吧,有客来了。”

    小红答应了一声转头去了,随舞好奇的问道:“谁来了?”

    小竹叹了口气道:“清思姑奶奶,你说这早不来晚不来的,偏赶今日来,还嫌咱们不够忙。”

    随舞高兴道:“呀!她怎么来了,太好了,我们小姐早就想与她见上一见呢,我得赶快告诉一声去。”说着如穿花蝴蝶般的朝霓裳苑跑去。

    “哎!你倒是先帮我找找咱们那位爷啊!”小竹不满的喊。

    随舞边跑边扭头道:“知道知道,我告诉完就去找。”

    跟着小竹的小丫头嘻嘻笑道:“随舞姐姐跑起来也跟跳舞似的,真好看。”

    小竹道:“你才来,等看过裳儿姐姐跑的样子就知道一个人跑起来能有多好看了。”说到这里不由跺了下脚,“跟她主子一样的不知个轻重,这急着找人,她倒先忙着报信去了,你别傻看了,快去找呀!”

    小丫头应诺了一声,没头苍蝇似的跑开了,小竹一边打点迎客事宜一边也寻起贺然来。溢心园虽占地不小,但屋舍并不太多,一会功夫,众人纷纷回来禀报,并不见爷的踪影。

    小竹拧着眉头想了想,径直朝后花园最深处的树林中走去,这里有一座新建的小祠堂,供奉着小荷与静澜公主的灵位。

    刚走到祠堂门口,就听到贺然的声音:“想不出来就认输吧,硬撑下去也没意思了。”

    “你才硬撑呢。”这个竟然是司琴的声音。

    小竹推门而入,只见二人把供案上的樽盘都移到了地下,正对案而坐不知在下什么棋呢。她颇觉好笑道:“你俩可真会躲清闲,大冷的天跑到这里来。”

    司琴笑道:“是他要躲清闲,非拉着我来的,可不是我要躲懒。”

    贺然拉了拉身上的貂裘,笑着道:“躲到这里都被你找来了,到处都乱哄哄的,我看着心烦才到这来的。”

    小竹上前拉他道:“快走吧,清思来了。”

    贺然诧异道:“她来咱们这干嘛?”

    “说是来拜见长公主及各位夫人。”

    贺然眨着眼道:“那就是没我什么事了,我就不过去了。”

    小竹气道:“你别添乱了,我还多着事要打点呢,快去吧。”

    贺然摇头道:“不是添乱,我真不想去见她。”

    “又由着性子来,你不露面也太失礼了,你就算疼疼我行不行?快去吧。”

    贺然依然摇头道:“她来这里,多半是询问她妹妹入宫的事,这个你音儿姐姐能给她答复,不瞒你说,我是怕你音儿姐姐乱牵红线,所以还是不露面的好,你就说四处找不到我就是了,想来她不会在此耽搁太久。”

    小竹听他这么说,嘴角含笑道:“如此我可就这么去回复了。”作为她这个身份来讲,是巴不得园中别再进新人才好呢。

    贺然对她眨了下眼,道:“就这么说去,这园子里谁敢挑咱们兄妹的错呀。”

    小竹掩嘴而笑,迈步朝外走,到了门口又转头对司琴道:“笨丫头,他不知冷热你也不知啊,边上就是炭盆,快把火点起来,免得冻着了。”

    司琴搓着手道:“一来就被他拉着下棋,还真什么都忘了,姐姐这么一说才觉出冷。”

    小竹笑道:“你可真是这园子里最好相与的,否则他也不会单挑你,不信问问谁肯陪他跑这里来挨冻?”

    贺然笑着摆手道:“你别挑唆了,赶快把清思打发走了要紧。”

    听他这么一说,小竹倒反身回来了,帮着司琴点火,道:“你要不想见她,这火盆还得弄得旺些,我看一时半会她是走不了的,裳儿她们都巴不得与她相见呢,谈起来不知要多久呢。”

    贺然看着不停搓手的司琴,想了想道:“行了,要是得那么久,你别陪着我在这里受罪了,回去吧,我从后门出去,到谷后的营寨里躲一躲,等她走了你们给我送个信。”

    小竹歪着头看着他,似笑非笑的问:“你真不想去见见这位名满天下的佳人?”

    贺然故作不屑的哼了一声,对司琴道:“嘴严些,可别跟人乱说,你得多长几个心眼了。”

    “我才不那么傻呢。”司琴不服气的瞪了他一眼。

    贺然对她俩摆摆手,道:“去吧,我走了。”说完做贼似的出了祠堂,左顾右盼的从后门溜出了园子。

    走在路上,小竹仍不放心的低声对司琴嘱咐道:“你可真得嘴严点,别把这事说出去,否则可真不好了。”

    司琴不悦道:“我有那么傻嘛!”

    小竹陪笑道:“谁说你傻了,你是心太实。”

    司琴没好气道:“是你们花花肠子太多了。”

    小竹嘻嘻的笑,司琴满腹迷惑道:“他可真够怪的,连我都巴不得见一见这位跟小姐齐名的大美人呢,他这么贪花好色的反而倒不想见。”

    小竹低声道:“说你心实还不高兴,刚才没听见嘛,他是怕音儿姐姐乱牵红线,你想想,多个人来跟裳儿分宠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不见最好。”

    司琴道:“这些我懂,可我好奇的是他为什么不想方设法多收一个美人,男人不都这样吗?”

    小竹嘴角露出会心的微笑,道:“他自然不是一般男人能比的,想想咱们这园子的名字吧,水满则溢啊,你别看他整天嬉皮笑脸的,其实呀,他心里是最明白的,这世上恐怕没有比他活的更明白的了。”

    司琴斜眼看着她,打趣道:“一夸起他来你这嘴角都要撇到天上去了,可真是亲兄妹。”

    “就是!你们羡慕也没用!”小竹露出夸张的矜傲之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