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二五章

作者:折花不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环增所带来的只千余人马,参与作战的不超过五百人,小半个时辰就辨认的差不多了。

    贺然看着被指认出来的三四十个军卒,面色阴沉道:“战阵之上,奋勇争先本是该奖赏的,可你们面对供养你们的衣食父母还这样作,那就是糊涂混账了,因事无先例,军律也没有此条,念你等懵懂无知且是受军令所驱,我此番就轻罚了,判你等作苦役三年。”说完,他转向民众,“诸位父老不要猜疑我是袒护自己将士,我治军一向严谨,闻鼓必进,他们有可谅之处  。”

    众百姓心里的确觉得是判轻了,杀人偿命嘛,可军师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所以有通情达理者率先出声表示理解,众人也就不说什么了。

    贺然转向未遭指认的那一队人马,高声道:“各级将佐依品级列队!”

    上至并制下至末辖惊慌出列站好,贺然先对着站在最前面的并制道:“副将钟民敢抗命,你品级与之相当,在主将面前是能说得上话的,难道你不知杀戮百姓是不对的吗?!士卒无知尚有可原,你身为并制,理该通晓大义,你可伏罪?”

    那并制也是条汉子,开口道:“无论军师如何处置末将,末将都伏罪,此番末将也是对环将军有过谏言的,环将军执意不从,末将缺少钟副将的胆略不敢抗命,杀戮民众实非所愿,末将不敢狡辩以求减罪,只是希望军师能略知末将的心情。”

    贺然微微点了点头,道:“如果真曾有过谏言,那可罪减一等,不过这要等查证之后再说,不过即便如此,你也是苦役二十年,永不录用,否则你这颗脑袋就别想留下了,数十条人命有你不小的干系。”

    那并制垂下头,不再出声。

    贺然面对后面的将领道:“并制本该是死罪,你等按品级依次罪减一等,这次算是便宜,以后再出这样的事,千制以上将官死罪。”说到此处,他环视所有将士,高声道:“军令如山不错,可也要看这军令合不合天道大义,服从虽是你们这些为将士的天职,但我要的将士是有心有脑,有情有义的,对敌,你们是令各方诸侯闻之变色的虎狼之师,对百姓则应是仁义之师,对环增所下军令,抗之有赏,从之有罪。无论何时,无论何职,你们必须有颗正义之心,这样才能永远不作恶虎之伥,真正成为让百姓值得供养,愿意供养的子弟雄兵!”

    这番话讲罢,将士们尚未有反应,民众先欢呼起来,人人眼中皆是兴奋、喜悦之色。

    一老者激动的振臂高呼道:“军师万寿啊!天赐军师福泽我万民啊!”

    贺然面色肃穆的对民众道:“父老们太宽宏大量了,是我治军无方才酿出了这样的惨祸,我也是难辞其罪了,回去后我立即命人完善军律,加强对将士的教谕,让他们通晓大义,所谓不知者不罪,这次对他们判罚的轻了些,请父老们见谅,我也得让全军将士们能接受,处置太严了恐难服众,不过首恶之人是绝不轻饶的,按先前的做法,我本该把郡守及领军的将领当场处斩,给大家一个痛快,可如今律法正在健全中,一切都要按规矩来,等大司律寇大人审理无误了,一定会把结果公示给大家,大家可以请求把死犯押到这里处斩,律法已有这一条了。”

    “我们要亲眼看着把他们斩首!”

    “挖心剖腹,碎尸万段!”

    “这律条好,我们就想亲眼看到他们不得好死!

    民众咬牙切齿的喊。

    杜亭已面无人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对贺然道:“军师饶命啊,下官自量自任职以来奉公秉正,这次虽有差池,可罪不至死啊。”

    贺然看着他道:“你的罪至不至死不是我说了算的,得看寇大人和陪审人员怎么判,不过……我的杜大人,陪审人员可都是随机选来的百姓,百姓会怎么看你的所作所为,我想你心里该有个数。”

    杜亭身子一软,瘫倒在地,眼中显出绝望之色。

    贺然不再看他,对民众道:“父老们撤了戒备吧,可以回去安心过日子了,死伤者皆会得到相应补偿,我知道钱财难抵失去亲人的伤痛,在此我向大家谢罪了。”说着,躬身下去深施一礼,竹音及寇维等人没想到他会这么作,忙跟着施礼。

    民众何曾见过这等事,一时不知所措,有的还礼,有的避让,乱成一团。

    起身后,贺然对寇维道:“有劳大人安排两个僚属借机对他们宣讲一下审判规程吧,此刻民心躁动,我怕那些不知晓规程之人见不当场处断而疑心咱们偏袒有罪官员,按异地审理规则,大人看看该交何处审理就交何处审理吧,都交代下了,大人请即刻回王城,咱们的事要紧,不能耽搁了,我可是坚持不了多久了,说不准哪天厌烦了就回藏贤谷了。”

    寇维无奈的摇摇头,道:“天纵之才不担重任,我等愚钝之才强自充责,唉!”

    贺然对竹音使了个眼色,小声道:“没咱们事了,先去城里转转吧,等钟民来了,替下巡察使后,咱们就回去。”

    每次听他唤黄婈为巡察使,竹音总是忍不住的想笑,可这种场合是不能露笑容的,遂与他上了马,在民众的称颂声中离开了。

    走出了一段路,竹音低声道:“你那鼓励百姓持有兵械的言论是否有些过头了,我看……”

    贺然打断道:“这一条必须要写入律典,不需朝议,要议也等百姓参政制度完善后再议,现在的官员们恐怕是不会tongguo这一条的,你也不要反对我,相信我,这个不会有错。”

    竹音沉吟道:“你刚才说的那些道理我听的很明白,好吧,我知道你执意坚持的到头来都是对的,我……听你的吧。”

    贺然嘿嘿笑道:“有个中书令老婆就是好,你不反对,苏戈他们反对也没什么用了。”

    竹音难抑笑容道:“咱们这就是把持朝政。”

    贺然撇嘴道:“你当我愿意把持?都是烦心事,要能不管这些我是巴不得呢。”

    竹音抿嘴一笑,道:“我还当你带寇维来,是让他主审此案呢,既然不让他亲审,那还带他来作什么?”

    贺然坏笑道:“我就是想让他亲自来看看郡守权倾一方的弊端,这样他对分权的好处就有更真切的认识了。”

    “有这必要吗?他那样的人,一点就透的,我看是多余。”

    贺然道:“就算是多余,我这一路上还能跟他商量未尽事宜呢,能省一天是一天,我觉得自己已经撑到头儿了,真想快点回藏贤谷。”

    竹音怜爱的看着他道:“要是心里厌烦了就先歇歇吧,你能作到这一步我已经觉得很是不易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啊,既然已经作了,到这一步就停不得了,好在差不多了,只要把大致意思让他们都理会了,剩下的事就用不着我了。”

    “嗯,走吧,跟巡察使说一声,然后咱俩去玩一圈,你想去周边哪座城池?”

    “最近的吧,钟民最迟明天就能到,我可不敢扔下巡察使太久,她那嘴太阴损,我可受不起。”

    竹音抿嘴而笑,与他并辔朝藏贤谷子弟的营地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