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二三章

作者:折花不语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贺然呵斥了杜亭,转面对那壮汉道:“你接着讲吧.”

    竹音插言道:“拣紧要的说,当前全国的官员皆清廉勤勉,自是不能与先前的那些官员相比的,这已算不得什么可夸耀之处了。”

    其中一位老者熟知官员服饰,看出这位就是中书令,忙道:“是是,中书大人所言极是,我等草民受惯乒,过上点好日子就容易心mǎnyì足了,实是目光浅显  。”

    另一个老者与壮汉虽不识中书令的官服是什么模样,但见如此绝色的佳人又紧靠军师而立,已猜到多半就是竹音公主了。

    壮汉刚欲开言,只听红亯喝道:“都退回去!放下兵刃!”

    原来,后面的那些民众已经忍不住向这边靠近,红亯不敢大意,走上前去阻止。

    贺然知道这些民众不会再动手了,遂扬声道:“放下兵器可以放他们走近些来听。”

    话音刚落,只听一片乱响,民众纷纷抛下手中刀枪颇有秩序的走了过来。

    等民众都在两三仗外站定了,贺然才对三人道:“接着说。”

    壮汉还是抢着道:“小人说小人说,我那兄弟不知从何处得知了个消息,郡守利用职权给自己的一个兄弟和两个儿子都安排了肥差,具体什么差事小人也没记清,其中一个是什么转运使,此人并无什么才能,前些日出了个大差错,弄丢了一大批物资,听我那兄弟说足足价值数千两银子,可其人并未受到什么责罚。”

    贺然转向杜亭,问道:“他说的可属实?”

    杜亭立即答道:“军师明察,自官制改革以来,俸禄微薄,各方监管的又严,哪里还有什么肥差,当时赶上凉兴城城守向下官抱怨府衙内人手不足,下官就把两个犬子派去临时充个数,并无……”

    贺然打断道:“丢失物资之事呢?”

    “这个……那个是下官的妻弟,并非是胞弟,他是因才获选的,下官已得报了,确是有一批物资数目不对,当前正在查处中,如果查实了确是是玩忽职守,那下官绝不姑息。”杜亭说的义正词严,其实在他心里根本就没把这些看的很严重,他是顺国归降的官员,自己认为所作所为足以上对朝廷下对子民了。军师当前对他的态度令他觉得颇有些委屈。

    壮汉气道:“都大半年了,有那么难查吗?我看是根本就没查,想蒙混过去!”

    贺然再次止住欲为自己辩白的杜亭,对三人道:“这就是事情的起因吗?”

    “不,还有!”壮汉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自己先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了,“还听说他收受贿赂,不过……不过数额都不太大,有一宗两百两的是有人证的,军师应派人细查,小人们能知道的有限,或许有上千两的也未可知。”

    贺然转向杜亭,含笑问:“收过吗?”

    “没有!他们说的那些不过是人情往来,绝非什么贿赂!”杜亭说的斩钉截铁,他知道受贿的罪名是万不能碰的。

    壮汉道:“不是!就是受贿,可以找人证来当面对质!”

    贺然摆摆手,道:“不急,再说这些也非我职权所在,接下来自有大司律寇大人详审此案。”

    闻听此言,壮汉脸上变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急声道:“军师不能不管啊,我等只信军师,军师如若罢手我等焉有命在?小人是个粗人,也是个认死理的人,郡守这些事本算不得什么,我等草民应该知足了,可小人一直记着当时宣讲新政的大人所讲的一句话,新政是要我们自己守护的,今日官员取一束丝我们若不加检举,那明日他就敢把我们的家产全都拿走,用不了多久新政就毁了。正是出于对新政的拥戴,我们这次才想找郡守要个说法,原本并不想把他怎样,只要他给个交代,即便真有其事,大家也都觉得他是个好官,希望他有所戒律也就够了。”

    贺然拍案道:“好!向你们宣讲新政之人尽职尽责。”他转向竹音,小声道:“该是个人才,不妨查访一下,看看能不能委以重用。”

    竹音轻轻点了点头。

    贺然对壮汉道:“新政赋予每一位子民监督之权,你们主动捍卫新政,其心可嘉,可理应去监察衙署去检举,聚众为乱就不对了。”

    一老者道:“因要检举的是郡守大人,草民们内心有些惶恐,他权倾一方,我们担心监察署的大人们不敢碰他,所以就想把事情闹得人人皆知,这样或许效果更好,草民们并未作乱,最初只是背地里传言,不想消息虽散播出去了,可官差也到了,最初主持此事的被抓去了好几个,他们却要抓尽主事之人才肯作罢,还要收缴刀械,我们不得已才奋起自卫,接着大军就来了。”

    壮汉激动道:“新政之下,我们万没想到还能发生这种事,他们这是严重违反新政的!李二叔,你说说他们违反的是哪一条。”他怕自己记得不够清晰,转向其中一个老者。

    “不必了,这个我心里qīngchu。”贺然说完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一个侍卫吩咐道:“去捡两把刀剑过来。”

    那侍卫一溜小跑的去民众放下器械的地方捡了几把刀剑,回来放在几案上。

    贺然随手拿起一把钢刀,用手指在刀身上弹了一下,然后递给竹音,问道:“中书大人看材质如何?”

    竹音听了他弹刃之声,心中已有了判断,此时拿在手中看了看,道:“该是襄国精铁所制,锻造之工也还过得去。”

    杜亭此时趁机道:“禀军师,下官早已留意到兵器已到了非管制不可的地步了,民间所藏堪比军方品质,有些还要更胜,这如何得了,这次就是个例子,若非如此,也不会伤了那么多将士,下官前一段想收缴他们的刀械与此案并无太大干系,是早就想这么作了。”

    贺然没有搭理他,又从几案上拿起一把剑,慢慢站起身,把剑横持在胸前,扬声道:“诸位父老,我今日有一事要在此宣布,你们都听清了,牢牢记在心里,然后能告诉多少亲朋好友就告诉多少亲朋好友,此事不但关系国之根本,更与你们自身有莫大的关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