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坑人的天劫遁术

作者:又一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飘渺步虽然很快近乎瞬移,但这份速度比之天劫还是略慢几分的,再者飘渺步那七步一现的缺点在长途奔袭上颇为致命,可天劫遁术却完全没有这样的缺点!

    掌握了这样的术,这天下还有谁能拦得住自己?哪怕是太霄也不行!看到这里帝俊的内心难免鼓动了起来,今日真是大造化!不曾涉险随手赶走几个宵小竟然就得到了这样的神功!

    不过帝俊毕竟不是无定力之辈,短短一瞬他便平复了心态继续观看,这一看又令他刚刚平复的心情再次**迭起!

    低元力消耗!天劫术竟然一里只消耗一缕元气!一缕元气是多少?那简直就是元气单位中最小的单位了!要知道即便只是元力最松散的仙霄也有着至少上千缕元气,更何况帝俊这样强大的玉霄呢?!

    不对!但是下一刻,帝俊立马意识到天劫术绝不可能如此逆天!若真这么低的消耗,南宫天还会被那几个人追的到处跑吗?

    果不其然,接下来终于一盆凉水浇到了帝俊了心头,天劫术只有第一个一里一缕元气,而接下来每一里元力消耗倍增!

    每一里元力消耗倍增,这意味着什么?帝俊当然不会不知道,在下界他就听过一个有名的故事叫做棋盘上的铜钱。传说古代有个人叫钱十世,因为他的钱多到十辈子都画不完。有一次钱十世在外炫富散财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一个人的棋盘,打搅了对方下棋。

    这个棋手很恼怒,就奚落钱十世说他赔不起自己这盘棋。钱十世哈哈大笑,自己家财万贯十辈子都花不完,怎么可能赔不起一盘棋呢?于是便问他要多少。

    棋手笑了说,你在我这棋盘上第一格放一枚铜钱,第二格放两枚铜钱,第三格放四枚铜钱,以此类推放满即可。

    钱十世哈哈大笑,不以为然,然而最终他把所有家产全部放上去都未能放满这个棋盘的一半!

    所以这天劫遁术以倍增的方式消耗元力,这哪怕是太霄也消耗不起啊!不仅如此,更可怕的是天劫遁术一旦施展,瞬息六十万里,即便是帝俊反应再快一瞬间也得出去上万里,如此多的元力整个天界加起来也不够啊!

    “前辈我说了这是残术……真要使用必须要修成天劫术,方可降低消耗。”南宫天看到帝俊异样的眼神,当然知道这位前辈想说什么,他早已掌握了此术,当然明白天劫遁术可怕的消耗。

    闻言之后,帝俊微微皱眉。

    “此术与我无用,还是还给你吧。”此术太不实用,帝俊不可能在实战中运用此术的,于是便还给了南宫天。

    南宫天连忙接过天劫术,眼中闪过一丝的狡黠,但很快他又做出了一脸为难的样子说道。

    “晚辈实力低微,除了这天劫术之外实在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答谢前辈了啊。”

    帝俊何许人也?南宫天任何细微的表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若非那一闪而过的狡黠,帝俊恐怕还真信了他。

    “哼,我不过随手救你一命,不图你的宝物,滚吧!”

    原来这南宫天是怕帝俊如金识门一般贪图他的宝术,于是便主动拿出了残缺的而又不实用的天劫术,以免帝俊打他其它宝物的主意。当然也可能南宫天得到的残术不止这点,只是这般重宝是他拼死搏来的,当然不希望轻易的拱手送人,于是才动了这样的小心思。

    不得不说,南宫天能如此人杰,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肯定是少不了尔虞我诈,他如此行事也并非不可理解。只不过帝俊本就没图他丝毫,看破其心思自然有些恼。

    帝俊突然发怒,南宫天如此聪慧自然不会不明所以,他知道自己那点小心思还是没能瞒过这位前辈。也意识到这位前辈也许真的不是图他宝术才救他一命的,于是心中便有了一些尴尬。

    “嘿嘿,前辈您或许觉得我能越霄一战所得天劫术不止如此,但晚辈不敢欺瞒我真的只有天劫遁术这一点,至于我的功法另有所修,虽然不凡但也只对凝霄有用,前辈您功参造化如此境界,即便拿去也没有用啊……”

    南宫天在霄术功法这些方面也许真的没有能令帝俊心动的东西,但是宝物方面绝非如此,他既然能从遗迹中寻得天劫术这样的天术,想来天材地宝也总有一件帝俊心动的,只不过那般神物对他一个小小凝霄而言,实在是价值太重了根本舍不得拿出!

    “哼!”帝俊当然明白,心中颇为不爽懒得在和这奸猾的小子多说,于是飘渺一闪便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南宫天一人独留在此,心中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但修行路上残酷无比,想要登凌绝顶有些事情就不得不那么去做。他叹息了一口气,心想将来成就更高之后,若有幸遇到这位前辈再报答他吧。

    可是南宫天刚要走,一道红色的身影却又将其拦了下来,此人不是别人,还是帝俊!

    “前辈您……”南宫天不免有些慌了,去而复返必有妖!

    “你有火行精华吗?”帝俊本性离去,可突然想起了荒野激情所化的那团涅槃焰火,掏出一看才发现几近熄灭!这才只得去而复返来找南宫天要点救命的玩意儿。

    南宫天一愣,随后稍微松了口气,还好只是要火行精华。

    “有是有,可不知够不够前辈用……”说着南宫天从芥子中摸出了一方宝瓶递给帝俊。帝俊结果神识一探,当即大惊,这小小凝霄的火行精华,竟然比自己遇到的那位芽的前辈还多!

    “这么多?”帝俊忍不住脱口而出。

    南宫天又是一愣,心中暗道这是多么没见过世面的前辈啊!但随后又释然了,自己不过凝霄,身上携带的火行精华相比同霄确实是多了不少,但这前辈的表现也还是实在有些太过了吧?怎么就和个穷鬼看到了一座金山似的?他当然不知道帝俊真的很穷,甚至远没他这个小小的凝霄富有呢!

    “晚辈同时也是一名丹器师,所以身上自然要常备一些五行精华……”

    “桀,这小子不得了啊,年纪轻轻如此修为,还能越霄而战,并且还是丹器双修的天才,相比之下你小子就根本是个废才啊。”癫狂的一半帝俊听闻后讥讽的说到,明显是在说另一半的自己。

    帝俊依然面无表情,不气不怒,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的天才,不说别人,光是剑尊的天赋就远超于他。再者,天赋再高对他又有何意义呢?修为再高又有何用?如今他追求力量不过是为了站的更高寻找更多的机会会挽回那个难以挽回的悲伤。

    “你还有火行精华吗?”帝俊不理癫狂,故自问到。

    南宫天疑惑的看着帝俊,这个神秘的前辈真是古怪,似乎他有双重性格似的。当然,他也不便去问,万一这是忌讳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能独自成长到这一步的盖代,除了天赋更多的还在于其灵敏的心思,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

    “还有一些,不知够不够前辈使用。”说着南宫天又摸出了一只装有火行精华的玉瓶。

    帝俊接过玉瓶大喜,只见他手掌一翻一股微弱的火苗在其掌心跳动,散发着奇异的波动。

    看到这股微弱的火苗,南宫天竟然露出了惊色!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