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23章 决定

作者:影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次日,海平面上刚刚升起的太阳,泛着金光散去黑夜的寂寥。突然一声凤鸣声响彻了半片大陆,凤凰绕着凤凰城上空飞翔鸣叫,还未起床的百姓纷纷披上一件外衣出门

    未到一天凤凰出世的消息便传遍了整片大陆,茶楼里,街头巷尾无一不以议论这只大陆唯一的凤凰

    更有说书人将凤凰的故事又搬上说书台上,一时间没能去凤凰城看热闹的百姓皆往酒楼里跑

    这凤凰是天地间唯一的神兽了,而且此时更是三国交战最为激烈之时。北冥更有神女降世的说法,人们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之前的那纸预言

    “天下烽火战乱,乱世将至,浴火凤凰,踏世而归,神女驾凤一争天下”

    一时间猜想纷纷

    说书人一把扶尺拍落,只见全场肃静,无不睁大的眼睛等他的下文

    “只闻早上这太阳刚升起,天还蒙蒙亮,就见凤凰城天空泛着刺眼的红光,推开窗户那是一阵又一阵的凤鸣声,看着火红色的凤凰才天空盘旋,堪称奇观也”

    “哇,听说三百年前也是这般奇观,好像就在阎火之地那一脉,那天也是红光乍现,随后慕容便统治了天下”一个秀才打扮的男子娓娓道来

    “难道这凤凰是受了雪溪神女的招引现世的,这么说来这北冥岂不是要和三百年前慕容一样统一天下了”一个老者惊呼道

    “哎,说书的那凤凰现在在哪,是不是真去了北冥”

    “就是,就是,快说啊”

    “接着讲”

    ……一时间酒楼大闹。那说书人的声音也淹没在嘈杂的声音里,终于说书人不耐烦的用扶尺拍打这桌面

    “东方日照大地时那凤凰便直飞云霄之上不见所踪了。这凤凰究竟去了哪里是谁也不知道”

    “哦……”

    “预知后事如何,那得看着命运的走向。也许这凤凰帮的未必就是北冥,凤凰城之所以叫凤凰城会不会就是因为这只凤凰呢,而这凤凰城城主雪天会不会也要在这乱世中起兵分一杯羹呢”

    “啪”又是一声扶尺声落,那说书人神神秘秘的抛出一连串惹人遐想的话题后扬长而去

    凤凰城,凤眦坐在城墙上,蹬着他那小短腿,看着城门下相继前来看凤凰的人,乐呵呵道“看来我的面子挺大的,这么多人来看我,哦呵呵呵”

    一旁的凌恒白了他一眼,“被人当公园里的猴子看,还很光荣咯”

    看着凤眦气恼的模样,嘴角不觉的扬起一个笑容

    凤眦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也是打心底里为凌恒感到开心

    “接下来要怎么做,你真的答应暮词恢复慕容皇朝吗”

    “我要杀了雪姬”凌恒语气决然,深沉的眼眸不觉的让人不寒而栗

    凤眦沉了臣眼睱,没人看到他睱光中的波涛起伏,他是除了凌恒最想扒雪姬的皮喝她的血的人了

    “凌恒”身后雪天的出现打破了这一沉默

    “我凤凰城虽只是一座城,但也是屯了不少兵力”

    “多少多少”凤眦睁大着星星眼,仿佛看到了将士们将北冥团团围住的盛大景观

    “十万”雪天依然扬着他的招牌笑容

    凤眦的笑脸却垮了下来,脑海中千军万马的画面一下子崩塌了。一言不发的离去,让他飞在十万兵马的上空太不威风了

    “一个城市便屯了十万的兵马也是着实不容易”

    雪天点了点头,“你打算何时起兵,打谁的旗号”

    “自然是这凤凰城的旗号,你不会反对吧”凌恒对着雪天开玩笑到,只见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凌恒说道“你愿意就好,那暮词那你怎么说”

    说到暮词,雪天就觉得头隐隐有些作痛,这是个高深莫测之人,连他都对他从心地里感到恐惧,雪天实在害怕暮词会伤害到凌恒

    “没事,他不敢怎样”

    “嗯”即使凌恒这般说他的心还是放不下

    “凤凰城只有兵马十万,可没法与西羽甚至北冥抗衡”不挂慕容的棋子,想必暮词是不会将东陵让出,这下雪天不免担心起来

    “噗,我跟你开玩笑呢”

    “哪方面”雪天被她笑得有些懵

    “我们就打慕容的旗号起兵”

    “啊……”

    次日凤凰城上,雪天一身银袍铠甲身旁魁星正板着脸点兵,他似乎就是这么一副表情没有在多了

    “雪天”凌恒缓缓走上城楼,身边凤眦蹦蹦跳跳的,显然心情还是很愉快的

    “你们来了”雪天见凌恒上来,便走上前相迎。她还是一身侠客白衣装,将头发用一根白带束起,显得精神许多,手中拿着一把琉璃扇

    “都准备好了”

    “嗯”凌恒点了点头,看向城下一排排整齐划一的士兵,突然城下传来一声马蹄声,接着便有一白衣男子驾马疾驰而来

    “我先去点兵”雪天见来人走上城楼,看了眼凌恒,似笑非笑说道

    凌恒点了点头,望向身后,扬起会心一笑

    “最近还好吗”来人走到凌恒身边问道

    “好久不见”是好久了,蓝衣将尹秋陌救出来后他那时很是憔悴一直昏迷。后来她去了天雪山,谁知也是九死一生,三年里她在梨园几乎从不踏出外界半步,对外面的一切也都是从雪天的唠叨中得知的。对于尹秋陌只在他伤痊愈时见过,那时他来看望她。后来雪天说他离开了凤凰城独自去闯荡江湖了,凌恒想他亦是不甘就这样自己的国家落在了别人的手中。后来他也曾回凤凰城见她每次都会给她带来一些小玩意,不过他却始终没有说他去了哪里

    “终于见到你走出自己的梦魇了”尹秋陌感慨到,在梨园见凌恒总是懒散的窝在梨花树下喝酒,每每都让尹秋陌觉得无比心疼

    “嗯,这几年过得还好吗”凌恒微微一笑

    “这几年我在江湖游荡确实学到了很多身为皇子学不到的东西”确实,在他身上凌恒已经看不到皇家公子的贵气,只有来自江湖的洒脱和自由

    “我踏遍了所有地方,将之前被迫返老还乡的西羽旧臣找了回来”

    凌恒微微皱眉“你准备推翻玹夜”

    “我只是夺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他该死”尹秋陌目光狠厉,想来对玹夜是恨之入骨

    真的是从未见过这样认真又充满恨意的尹秋陌,凌恒不免有些震撼。尹秋陌收起他狠厉的表情,微微一笑又如春风拂过,仿佛刚刚不是他一般“吓到你了”

    凌恒摇了摇头,不由说道“他有鬼门加上魅殿更有东陵相助,哪里是仅凭你几个旧将便可打倒的”

    尹秋陌自信一笑“你会帮我吗”

    凌恒微微一笑,走到城墙边上“我并不想掺和这些事”

    “你已经踏入了这漩涡中,挣脱不开了,不是与我为敌便是与玹夜为敌不是吗”

    “是啊”凌恒点了点头,心中有些无奈

    “你打算怎么做”凌恒深吸了口气,严肃的看向尹秋陌

    尹秋陌心中松了口气,只觉得空气没有那般压抑了“我们里外合击,防不胜防”

    “好”

    战鼓打响,一声声震耳欲聋,听得人热血膨胀,慷慨激昂

    西羽大殿内气氛异常的沉重

    玹夜一身黑色龙袍坐在皇位上,一言不发

    压抑的气氛让舞忴有些不耐烦“到底是怎么了嘛,又还未兵临城下”

    一旁一名将军向她泼来一盆冷水“很快”

    今日来到这大殿的都是心腹,可靠之人,自然什么话都能说

    “大不了跟他们拼了”舞忴瞪了他一眼

    “在跟他们拼了之前把你的衣服穿好”银殇眼神瞥过她滑落肩膀的衣服,忍不住鄙夷

    舞忴很是自然拉了拉滑落的衣服,无意间撞见银殇用鄙夷的目光在看着她,突然扬起一个玩味的笑容,又将衣领拉低朝银殇抛了个眉眼,见银殇脸红的转过头去才得意的将衣领拉高

    银殇红着脸有些别扭,低囔一声“幼稚”

    “皇上,您倒是说句话啊”

    “该来的还得来,这不是意料之中的事吗”玹夜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容,字里行间满满都是嘲弄手中摆弄着一封信

    信中正是密探传来东陵叛变,暮词欲要扶持凌恒的消息,还有西羽前皇子尹秋陌的出现

    “暮词那只老狐狸真是过河拆桥”那将军咬牙切齿的说道

    “可不就是只老狐狸”玹夜突然笑到,走下皇位,四周静的只听见他沉稳的脚步一步步走向他们

    “陛下,我们该怎么办”

    “收回驻扎在北冥的兵力,回城驻守,硬碰硬就看看谁更有能耐”

    “是”

    舞忴他们退下后,这诺大的宫殿便只剩下玹夜一人。如同失去了力气一般,跌坐在楼梯处,将头埋在双腿之间

    “凌恒,凌恒”他一声声呼唤,一声比一声无奈和失望

    “哒哒,哒”大殿里响起一串脚步声,睁开眼一双红色绣花鞋出现在他眼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