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191章

作者:田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事实证明岳阳书院的女学生都是很纯洁的。这肖剪梅还是一个处子。李致远捡得大便宜。

    自从被李致远给破了身后。肖剪梅就视他为她的男人。为她的终身依靠了。

    当天她便住在了军营当中。恰好李致远在军营中的日常起居没人照顾。于是肖剪梅就包揽了一切。专心如一照顾李致远。

    而且肖剪梅伺候得很是殷勤很周到。铺床叠被穿衣洗濑都不要李致远动手。完全把他当成了君王一般。

    这天……

    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

    老夫子亲自来到了柳井屯兵营。

    学院里的女学生一走不回。作为岳阳书院的院长。老夫子当然有权过问。有义务操管。

    老夫子在方丘的陪同下。向着兵营缓步行去。一路上。二人被十一个万位环灵阵的宠大阵形给惊呆了。心里暗暗地赞叹不已。

    万位环灵阵布结不难。难的是如何将上万名兵将的心拉拢到一起。

    万心归一。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其实关于这一点。李致远自有绝技。他派人以发放福利为名。把这十万兵将的家庭住址以及亲人的数量名称都问了个清楚。并登记在册。然后命人带上礼物逐一登门慰问。

    李致远的做法在军营里引起了很大的风波。

    对于李致远的做法。兵将们又敬又怕。李致远表面上给兵将们的家庭送温暖。实际是要控制每一个兵将的家人。

    如果哪个兵将敢临阵变节。投向叛军。那么。他的家人就会遭殃。李致远可以根据记录找到每一个兵将的住宅。

    虽然兵将们对于李致远的做法有些不耻。但却又无法抗拒。必竟人家是以送温暖的名义登记的。你又能说什么?

    李致远让十万兵将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经此一事。这十万兵将只能塌心实地忠心耿耿地跟着李致远干。否则就是家庭遭殃的惨祸。

    “这万位环灵阵可以催持出一个仙皇出来的。”望着万位环灵阵。方丘禁不住感叹:“这个李致远。可真有两下子!”

    老夫子扬了扬手中的一本书道“李致远是有股聪明劲儿。但就是做起事来。不择手段。缺乏了一点浩然正气。刚好。我今天带来了一本送给他。不知道他能否接受?……”

    “师尊。我有一话。

    不知当不当讲?”

    “有什么话就说。不必娇情!”老夫子大手一挥。

    “我以为。治军和教学是两码事。带兵打仗讲究的是兵不厌诈。用的是黑厚学。种种阴险、恶毒、欺诈。狠辣……无所不用其极。只求能取得战争的胜利便可。因为你面对的是敌人。而教学则不同。教学面对的是下一代。是为后世培养人的。所以要教导他们浩然正气……”

    “嗯。你说的有道理呀。怎么我就这般的糊涂呢。”老夫子自拍了一下脑门。有些懊恼地道。“那我这本还要不要送给他了??”

    “当然要送。”方丘道“李致远修的是‘勇之道’。勇之道如果再加上一点浩然正气。那么力量将会翻倍。而与勇之道恰好是相匹配的……”

    “嗯?还是你了解李致远呀。”老夫子道“那你觉得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我以为。他是小善大恶之辈!”方丘道“在他心中无所谓正与邪。无所谓敌与友。他只凭本心行事。他认为你是好人。也会小施恩惠。皆力相助。他认为你是坏的。便会狠命地打击。无所不用其极。实乃大恶人也!”

    “嗯。分析的很透彻。”老夫子道“所以我以为。像他这样的人。思想一定要端正。一旦坠了魔道。变成了坏人。那可真是大祸害呀!”

    “所以师尊您的就更应该送了。”方丘道。

    “嗯……”老夫子才应了一声。便是一呆。因为他看到了让他有些揪心的一幕。只见李致远坐在一片竹林间的一把躺椅上。一个女人正在后面为他按揉肩背。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多日的女学生。肖剪梅。

    “这。这是怎么回事??”方丘见这情形也惊呆了。

    二人急步过去。李致远装出假睡的样子。不起身不睁眼。理都不理二人一下。

    “李致远。师尊驾临。你为何不上前见礼?”方丘见李致远傲慢无礼的样子。体内的“礼”之道涌动不休。仿佛是怒兽一般地狂啸起来。不过他也没敢动手。因为他心理清楚。李致远现在的实力。完全不是他能抗衡的了。

    李致远睁开眼。用一副冷冷的。慢悠悠的腔调说道“凡事都讲究一个理字。上次见面。老夫子已经把我驱出学院。我已经不是岳阳书院的学生了。老夫子也不再是我的师尊。我为何要见礼?而且我现在是平叛大将军。马上就要为国出征。为民效力。别人见我。都是要跪的。

    你们见了我。怎么连最起码的尊敬都没有?……”

    李致远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让二人无以反驳。二人好不尴尬。

    方丘见肖剪梅也不上前见礼。仍然在为李致远按`摩。不由得指着肖剪梅怒道“肖剪梅。你。你怎么也如此傲慢无礼?”

    肖剪梅停了手。面色微微有些发白。正要上前行礼。已被李致远抓住了手。道“你是我的女人。大将军的女人。不便见客。”

    此话一出。对老夫子和方丘来说。无疑于晴天霹雳一般。老夫子震惊地喝道“什么!!?她。她成了你的女人??”

    “老夫子。你别太大惊小怪了。男情女愿。两情相悦。这是好事呀。有什么不好的吗?”李致远轻松得意地道。

    李致远的话虽然句句在理。让老夫子无以反驳。不过老夫子觉得这事太过于蹊跷。于是便指着肖剪梅质问“你。你身为岳阳书院的学生。不在书院好好学习。跑到这里给别人当女人?你。你成何体统??”

    肖剪梅见问。便按照李致远事先在床上教好的话说道“学生学习是为了什么?修真练功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个人的修养和修为吗?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们身为帝国的一员。当肩负起平定叛军的责任……而不是光知道在学院里读书学习……”

    笔下读,哦。

    手机站:chapte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