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狗急跳墙

作者:张道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耀眼的光芒犹如晃的身在一边的两人都睁不开眼,而那面目狰狞的假小月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愣在了当场,随着数到惊雷而下,青光那原本丑陋的身子是慢慢地恢复到了正常的模样,而他的身边正是只在三儿的话语出现的霞红。

    张仁山揉着被晃花了的眼睛,等着他看见了青光的变化后便是立即对着三儿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你冷静一下,等着看好戏就行了”三儿嘴角带着笑意,望着恢复了真身的青光便是接着道:“仙家,剩下的就全看您的了。”

    青光没有去回答三儿的言语,但却是暗暗地点了点头,而后虎目圆睁便是看向了那丑恶之极的假小月道:“你这恶妖……受死吧!”

    说话间青光便是和他身边的霞红变为了一道金灿灿的光芒,直接是扑向了假小月的跟前,假小月这边显然是对它眼前发生的事情倍感奇怪,可毕竟它也是这梦境中最厉害的妖物之一,眼看着青光和霞红奔它而来,假小月便是立即一抖身子而后化为了一道黑光直窜向了天际,可青光和霞红怎么会就这样放走它,随着光芒一闪两人便是追赶了过去。

    张仁山和三儿在站在地上看着头顶不时闪动的青红二光,一片接着一片的乌云是层叠而来,十分像是要下雨的样子,张仁山看着已经不见了假小月和青红的身影他便是侧过了头对着三儿开口道:“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个事啊?”

    “也罢……反正现在真相已经大白了,我就对你说明了吧!其实青光和霞红根本不是被关进到这梦境中的”三儿低下了头是带着几分笑意而后看向了张仁山,张仁山听着言语就是呆住了,他不知道三儿是什么意思,等着合计了好半天张仁山才算是又开口道:“你……你说什么?他们不是被关进来的?三儿你别闹了,这事情咱们好好地说一下不行吗?”

    “我没诓骗你,他们真的不是被关进来的”三儿也很是无奈,这事情要说是解释起来还真的有些费劲。

    张仁山听完了言语便是摇着头而后道:“这……不对啊!三儿要是按照这么说的话,那你之前跟我讲的那些事情不会都是假的吧?”

    “有一些是假的,但那其它的都是真的”三儿也不想在骗张仁山了,摆着身子便是将事情说了个明白。

    原来在当初三儿跌落到了那水池中后就遇见了霞红的魂魄,她在那水池中隐藏的水洞口里已经是待了很长的岁月了,但她却不是被青光害成这样的,而是因为这些都是天上的意思,原来两人在世间修炼之时,天上忽然是派下了一个仙家,急招两人到了天上,而所吩咐的事情却是叫两人潜入这梦境,可这事情总得有一个理由,等着青光当时问明白后才是知道,原来这梦境出现了一道缺口,而这梦境缺口破开的原因便是因为关押在其中的某个妖物作祟,虽然当时天上想要将这梦境的缺口封补上,可细细一算之后便是想到一点,就是如果这梦境中作祟的妖物不除的话,那就算是现在将这缺口补上,保不齐之后还会有新的缺口被打开,这样的修修补补可不是办法,到了最后天上便是想到了两人,至于为什么要用青光和霞红来做这事,其实也很是简单,就是因为两人乃天地所化,由根即为仙体,不会被妖物之气所染,自然就成为了最佳的选择。

    “哦!那这么说,他们两个来这里就是为了找那假狐狸是吗?那他们怎么还拖到了现在啊?不应该是进来这里之后就得事情给办了”张仁山听完了三儿的一番话后便是瞪圆了眼睛道。

    三儿这边是点了点头而后接着道:“话是没错,可你想这梦境就跟咱们的世间一样,宽阔无比而且还妖物众多,你说要是在这么多的妖物中找到那牵头的人,你觉得一时间会成功吗?”

    “呃……我看也够呛!但……为什么他们会等到现在呐?”张仁山也是很奇怪这点,因为要是找人的话,只要你不停的找便会有可能找到,但青光和霞红在这梦境中显然都是在闲等,就好像有什么事情叫他们必须等待。

    三儿在一边看了看张仁山拍着他的肩头便是道:“你这想的到挺多,我问你一个事情,他们二人进来这梦境中时,这里关押的妖物可说是万万之多,你身上带着几丝仙气,在这妖物中闲逛找人,你觉得你会安全吗?”

    “这个……还真是……可就因为这个他们就不找了吗?”张仁山看向了三儿他很想知道这事情的所有答案。

    而三儿在听到了张仁山的话后便是开口道:“其实他们有找的,从进来后就一直在偷偷地找寻那妖物的下落,只可惜的就是这假仙姑太过会隐藏了,他们找了很多年都没有寻到一丝的蛛丝马迹,最后无奈间他们二人才是钻进了那洞窟中暂时安稳了下来。”

    “那霞红是怎么一回事啊?”张仁山看向了高处那青红的二光,三儿在一边也是跟着抬起了头瞧了几眼道:“霞红是由于在一次两人寻那恶妖的过程中,被一个阴损的妖物击伤了身体,不得以间她才是只好将自己的魂魄抽离了身子,而后由青光将霞红的身子隐藏到了那水池里,用水和温度隔绝空气保存仙体。”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之前说的故事,不会都是假的吧?”张仁山看向了三儿,三儿是轻轻地一笑道:“那个故事前面都是真的,后面那些就基本上都是假的了。”

    “不是……这……你们图什么啊?”张仁山很是奇怪,因为这事情在他看来是没有必要说谎的。

    而三儿站在一边却是开口道:“图什么?仙儿你没有想过,要是这假仙姑就在咱们身旁而后一直偷听我们的对话,如果说我们当时都是一五一十的说出了自己的事情,你觉得咱们现在还能抓到她吗?”

    “这……好吧!那也就是说你之前的话,都是故意说给它听的”张仁山抬起头是看了看那在天上飘动的黑光,三儿这边是在一旁点了点头接着道:“对啊!要不然还能是说给你玩的吗?”

    “你看你……我就是这么一说,你这认真什么啊!对了……三儿你说他们二人是来这梦境中捉妖的,可为什么老光会变成那种样子啊?”张仁山也很是好奇这点,可等着三儿听完后便是笑着道:“要不怎么说人笨难自弃呐!不依不饶的还挺不错,仙儿……你觉得青仙人为什么会变成那种样子啊?”

    “呃……不会是因为要融进妖物中吧?”张仁山带着几分疑惑是看向三儿,三儿这回却是点着头道:“嗯……还不错,你这有时候还真挺会想的。”

    “什么意思?”张仁山不知道三儿在说什么便是赶紧伸手拍了拍他,而三儿却是轻轻地一笑道:“我在夸你呐!没错……青仙人之所以变成那种样子,就是想融进到妖物中,而后好方便问出那领头的妖物是谁,只可惜他这想法虽然好,但那些妖物却是在他之前就被这假仙姑尽数全灭了。”

    张仁山站在一边听完了三儿的话语便是慢慢地皱起了眉头,他看着三儿便是开口道:“这有点不对啊!”

    “哪里不对了?”三儿也很好奇张仁山注意到了什么,可等着他的话刚说出来,天上便是惊起了一声炸雷,两人被声音吸引都是赶忙往天上看了一下,乌云密布间,仙妖激战仍在持续,不过青红二光显然比假小月所化的黑光要胜上一筹,虽然现在看着还是僵持不下,但能坚持到最后的人,却是早已经注定。

    转过了脸张仁山一瞧天上没有别的事情发生,他便是对着三儿道:“你说这假狐狸在之前就杀光了这里的妖物,那为什么他们两人还找不到这罪魁祸首呐?”

    “你这怎么又糊涂了呐?这事情多简单……你看咱们见到这假小月之时,它有露出什么恶人的嘴脸嘛!再说了……这梦境实在过大,你别说是找个人,就是在这里想寻个安稳地方都得费上好长的时间,更何况那是个活生生而且还十分狡诈的妖物”三儿晃荡着身子是走到了一侧,张仁山听着言语便是拍了一下脑门道:“你看我这脑子……我怎么就没想到呐!”

    “行了吧!你就别想那么复杂的事情了,咱们还是安静地看戏比较好”三儿是抬头瞧瞧上边,青光和霞红已经是将那假小月逼到了绝境,随着隆隆的几声振雷响,假小月是忽然一转身子,而后扬起了一道风沙,闪动间便是忽然朝着地上的两人而去,张仁山和三儿虽然反应赶不上仙妖快,但他们还是瞧出了假小月的意图,张仁山见情况紧急,便是反手将三儿推在了地上,而后抄起他手中的无名之刃准备迎接那假小月的飞扑,可就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候,青光带着霞红便是从高处也跟着飞了下来,转手一道亮眼的白光闪动,那朝着两人而去的假小月便是被青光打落在了地上,翻滚了两下后假小月是从地上再一次的窜梭而起,不过它这次的目的却不再是两人,反倒朝着远处而飞,青光和霞红自然也是没有给这假小月任何的机会,红青之光相互交织,而后就如利剑一般直接从背后穿透了那假小月的身子,带着几分紫色的鲜血泼洒了一地,假小月便是在地面上哀嚎连连,不过青光和霞红根本不管它说些什么,站到了假小月的身旁便是开口道:“你这等妖物,心中不思悔改还变本加厉,天上本命我等将你捉住而后带出梦境在做发落,现在看来你这妖物必除之而后快了。”

    “别别别……我我还有话要说”假小月由于身子的中间被穿了一个大洞,只能是在地上无力的求饶,三儿在一边也是不敢说话,毕竟这事情跟他和张仁山不算是太有关系,反倒是青光和霞红一边看着那地上的假小月一边是开口道:“你们过来吧!有什么事情现在最好讲明白,要不然之后就没办法再问了。”

    “没什么可说的!你动手好了”张仁山看着那假小月的样子,虽然他心中没有多少的愤恨,那妖物毕竟是妖物,留着也只会生出祸患。

    这边青光和霞红刚要动手,三儿便是忽然开口道:“等一下!”

    假小月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杀,正想着要继续求饶时,三儿却是忽然插了一句嘴将青光和霞红拦了下来,看着生路有门假小月便是对着三儿道:“你是不是有事情要问我啊?”

    “有……不过……不是你……”三儿摇着头是看向了那地上的假小月,而那假小月也是一愣,可等过了一阵之后,它便是在地上轻笑着说道:“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哼……这梦境中所有妖物的道行都被你给吸收了,别的不说就是你身上所拥有的法力也绝对不可能就这样被二位仙家打败,所以我断定你不是真的那领头妖物,而只是它的一个缩影而已”三儿的一番话讲出后,张仁山在一边都是有些傻了,看着那地上的假小月他便是开口道:“你……你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假小月显然不想回答张仁山的问题,轻轻地媚笑了一下之后,它便是化为了地上的一滩烂泥,三儿在一边瞧了几眼便是开口道:“看了我猜的没有错啊!”

    “这这这……可怎么办?三儿那妖物要是跑了的话,咱们就完了!”张仁山看着那假小月化为了地上的一滩烂泥便是立即紧张了起来。

    而三儿却是在一边望了一下乌云密布的天空而后是开口道:“放心吧!那妖物走不了。”

    “不是……三儿你这说的我都有些心虚,那妖物到底在哪里啊!你这随口乱说的话,我都不相信”张仁山伸手抿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可三儿却是在一边拍着他的肩头道:“我说没事就没事,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三儿……平常呐!我都听你的,可有些事情上,你可是得跟着我来,这假仙姑不见了踪影,你现在无凭无据的怎么能叫我安心,你知道那妖物躲到何处了吗?”张仁山虽然知道三儿能言善辩,但有些时候他还是觉得自己在某些事情上的要比三儿强些。

    三儿在一边也是没辙了,无奈地笑了一下之后他是开口道:“你呀!仙儿……我问你个事情,那就是你觉得这妖物去了哪里呐?”

    “我……我……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张仁山也是没话说了,而三儿却是在一边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不知道呐?”

    “你……知道?”张仁山有些不敢相信,因为这事情可是妖物而为,三儿和他都是凡人就算是之前有那么多不一样的经历,可到了现在两人还是凡人之躯。

    三儿深知张仁山的想法,听着他那疑问的口气,三儿便是开口道:“仙儿……我给你提个醒,每天这梦境中什么地方最可怕呐?”

    “这个……不应该是到处都可怕吗?”张仁山看向了三儿,而三儿却是摇着头道:“不对……你在想一想。”

    青光和霞红一直站在两人的一侧,听着三儿跟张仁山的对话,两灵全都是笑得不行,张仁山被笑声惊扰便是开口道:“你们别笑啊!我这马上就想出来了。”

    “你得了吧!我这提醒的都不能在明显了,你这还没有猜出来,算了……我告诉你得了就是那天上的圆月”三儿也很是无可奈何,张仁山站在一边却是有点目瞪口呆,等着回过了神他才是开口道:“天上的圆月?”

    “对……就是那月亮”三儿看向了张仁山,而后是用手指了指乌云密布的天空,伴随着惊雷炸起,乌云之中半个圆月是探身显露了出来,青光和霞红没有任何的懈怠,看着那圆月露了头,两灵便是直接冲了过去。

    张仁山和三儿瞧着两灵飞身再次而去,三儿便是赶紧动手变出了一个幔帐出来,铺设在了地上后,他便是拉着张仁山躲了进去,随着那圆月从乌云中露出了真身,这梦境中的大地便是瞬间日月交辉,三儿透着那幔帐中的微弱空隙便是朝着外面看了看,邪月高升地上原本那绿油油地青草,都是在那月光的照射下化为了一片的枯黄,张仁山站身在幔帐的中间,瞧着三儿便是开口道:“咱们就这么一直躲着吗?”

    “废话!你现在出去不是等于送死,有那二位仙家在咱们就没有什么可费心的地方”三儿可不想就这么暴露在幔帐的外头,毕竟那月光的厉害他还是知晓的。

    张仁山在听完了话后也是没在说什么,安静地坐在一边是等着天上传回的动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