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60章 房间

作者:悲伤成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醒啦?太好了!”云轩轻轻走进房间,看见白晓晓醒了过来,顿时心生惊喜,开心的坐到床边。乐-文-

    这段时间他一直守在她的身边,满脸胡渣,面容憔悴,凌乱的发丝遮掩住他的面容。就算是熟悉他的人,大概也会无法将他认出来吧。

    “不用担心,没事了。那个人已经走了,以后我会保护你的!”他欣喜的将她抱住,“你刚醒过来肯定饿了吧?想吃什么?我立刻叫人送过来……”

    “你是谁?”虚弱的声音打断他的话,白晓晓缓缓转过来,嘴角轻扬,眼神冷漠的盯着他,“为什么你要来这里?如果你不出现,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可是你偏偏出现了,还跟他进行了赌注。你真的好、狠、毒!”

    云轩浑身一震,抬起头来诧异的看着一脸冷漠的她。清澈的双眼此时冰冷的盯着他,带着……恨意。

    喉咙一紧,他强装笑脸,提醒着她,“难道你还没醒悟吗?他娶你只是为了利用你!他只不过是把你当成了生孩子的工具。你听清楚了吗?他并不爱你,留在他身边,你只会受到伤害!所以我不后悔这一切的发生。游艇已经返程,很快我们就会回到陆地上,我相信未来的日子里你会过得更加幸福。”

    “幸福?你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吗?可是,我根本不认识你啊!真是可笑。”白晓晓笑得飘忽,“你走吧,我不想看到像你这样假惺惺的人。你的出现,你的存在,只会让我感到恶心。”

    虚弱无力的话语,带着致命的伤害,直刺他的心间。

    在一瞬间,云轩有些不知所措。他站起来,“你刚睡醒,情绪还不稳定。你的话我不会当真,更不会介意。你先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拿吃的。”

    走出房间,云轩关上门,茫然的看了一眼无边的大海,却透过玻璃的反射看见了自己憔悴的容颜。顿时,他恍然大悟。她肯定是没有认出他,所以才会说出如此冷漠的话。

    可是……

    眼前忽然闪过她充满恨意的眼神,心尖一颤,他有些害怕。如果从今往后她都恨着他,那他该如何是好?

    他烦躁的一拳击到墙面上,剧烈的疼痛让他冷静下来。深吸一口气,他走向餐厅,打算走一步算一步。

    然而,半个小时后,当他端着食物回到房间,却发现空无一人。她不见了!

    刹那间,他脑海里浮现出一幅诡异的画面:她站在栏杆边,回头对他凄然一笑,然后毫不犹豫的跳入海底……

    心头一慌,无边的恐惧急速蔓延,他迅速转身,急切的寻找她的身影,甚至派人进行了搜索。但是,他只在一个隐蔽的角落,捡到了她的一只鞋子,以及被栏杆勾破的白色碎布……

    “晓娃娃!”心痛欲裂的他嘶吼一声,扑到栏杆边,想要跳下去,却被手下眼疾手快的拦住了。

    经过三天三夜的搜救,在恐惧与懊悔之中,他没有找到她。所有的希望都在顷刻间随着她的沉溺,淹没于海。

    在一个暴风雨的午后,手下向他汇报了关于她的死亡报告……

    血原岛。

    客厅里,气氛严肃而压抑。

    黑轻元坐在沙发上,浑身散发出怒意,冷冷的盯着关熙妍,“为什么你没有保护好她?甚至还让她独自离开岛上?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关熙妍脸色惨白,她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没想到那个小贱人居然没葬身于海,还找到了岛主……可恶,计划失败了,现在她该怎么办?

    惴惴不安的她,抬头看了黑轻元一眼,满腹委屈,“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趁我不注意偷偷溜走的。等我发现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我派人去追,可是找不到她的踪影……岛主,我错了,请你责罚我吧。”

    扑通一声,关熙妍跪在地上,声泪俱下,无辜的看着他。

    看着泪流满脸的关熙妍,黑轻元的眼前却浮现出白晓晓苍白无血的小脸,以及那双空洞绝望的眼睛……

    他的小狼……

    心中猛然抽痛,他冷着脸孔将桌上的杯子往关熙妍的面前狠狠一摔,“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直起身,他走到她面前,倏尔掐住她的脖子,“火云,我警告你,不要妄想欺骗我!你知道我的耐性很差!”

    他恶狠狠的盯着她,加重力道,眼底闪过嗜血的光芒。

    “岛主……我……放开……”紧张的窒息感袭来,脖子一阵生疼,关熙妍抓住他的手,拼命挣扎。

    然而,她越挣扎,他越加重力道,仿佛企图掐断她的脖子一般。死亡阴冷的恐惧涌来,她惊恐的看着他,眼底满是震惊。

    她想不到他竟然会为了那个女人动了杀意。难道他忘记了她跟在他身边多年,无怨无悔的为他办事,还曾为他挡过子弹吗?

    一想到她为了救他,差一点命丧九泉,她背后的子弹伤痕就隐隐作痛。

    “不想死就给我坦白一切!”愤怒的他失声低吼。倘若她没有离开岛上,他就没必要狠心伤害她,让她怀着恨意离开他的身边。

    可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她,他只能这么做。他不能让撒勒知道她是他的弱点,否则,那个变态肯定会狠狠的折磨她。他舍不得……

    不过,他发誓,等解决好一切之后,他会重新找回她,将她留在身边,好好疼爱。

    “放手……我说……”关熙妍还是向死神低头了,挣扎着喊出声。

    “快说!”黑轻元用力一甩,关熙妍猝不及防,狼狈摔倒在地。急剧的喘息着,她悲哀的看着冷酷的他,心痛得无法自拔。

    “那天早上,她刚从外面回来,就忽然跟我说她要去找你,可是我没想到她是当真的。等我察觉不对劲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

    “火云,真的是这样吗?”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鬼手忽然开口,“可是我为什么听说,少夫人在离开岛上之前和你起了争执?你为什么要隐瞒?”

    “我没有!我都已经坦白了,为什么你还有这样对我?”猛然回头,关熙妍瞪着鬼手愤怒低吼,“为什么你每次都刺激我?还一直为那个女人说话,维护着她?鬼手,难道你爱上了她吗?”

    愤怒的质问回荡在空气中,鬼手一怔,脸色变得异常难看,飞快的看了黑轻元一眼,只见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有一瞬间,他有种想

    要把白晓晓怀孕的事实说出来的冲动,可是最后他忍住了。

    “我只当她是少夫人。”他板着脸孔回答,不吭不卑。

    邪神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直觉鬼手有事隐瞒着大家。

    “鬼手,你别把自己说得有多么忠心,多么高尚。”关熙妍忽然冷笑,“我经常看见你背着岛主对那个小贱人眉来眼去,你以为没人知道吗?”

    “火云,你太过分了!”鬼手一怒,想冲过去,却被邪神拉住。

    黑轻元紧抿薄唇,目光冷冽,“鬼手,把人给我带过来。”

    “是。”鬼手冷静下来,愤怒的瞪了关熙妍一眼,转身走出客厅,片刻后,他带着一个女佣走了进来。

    关熙妍瞬时脸色煞白,嘴唇不可抑制的颤抖,眼底充满了悲痛。她看着冰冷的黑轻元,心痛得快让她崩溃。

    “岛主……”女佣不安的低着头,浑身微微颤抖。

    “你不用害怕,你只要跟岛主说明白那天的事情就好了。”鬼手安慰道。

    “我知道了。”女佣小小声的说,“那天我回来拿东西……”

    “说重点!”黑轻元冷声打断她的话,呼吸微微急促,心尖颤抖,他就知道他的小狼不会无缘无故离开血原岛……都怪他将火云留了下来……

    倏然抬眸,他恶狠狠的看着关熙妍,额上的青筋暴露。自责与心疼折磨着他,让他变得暴怒。

    女佣被他一喝,顿时吓得瑟瑟发抖,哭着说:“我听到关小姐在打电话,好像说谁受伤了,然后就看见少夫人惊慌的跑到她面前……”

    “够了!”关熙妍忽然打断女佣的话,缓缓的站了起来,冷笑。

    “没错,就是我设下了圈套,让那个小贱人误以为你受伤了。没想到她那么蠢,竟然真的相信了,还傻傻的去找你。至于她乘坐的那条小船,也是我故意准备的。我还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还是被第三者看到了。”

    黑轻元阴沉着脸,走到她的面前,眼底酝酿着风暴,“你很得意?”

    “这都怪你。”关熙妍扬起笑脸,露出一抹疯狂的笑,“如果你不把我留在岛上,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当然,只是也许而已。

    “我确实错了。但是现在,我有权利抹杀我的错误!”眼神一冷,右手一翻,桌上的水果刀顿时出现在他手上。黑轻元轻勾唇角,俊美的脸庞浮上嗜血残忍的笑意。

    “你要杀我吗?”看着他手中的刀,关熙妍凄绝一笑,泪水却流出,“能死在你手上我也满足了。”

    她缓缓的闭上双眼,等待着。却不料听到他不屑的冷笑。

    “谁说要杀你了?你还没有资格让我结束你的生命。”

    话音一落,明晃晃的刀锋对准关熙妍貌美如玉的脸蛋,用力一划。

    “啊--”凄厉的惨叫声在客厅里回荡,浓烈的血腥味飘荡在空气中。

    忽然被人活生生的毁容,关熙妍捂住脸,痛得摔倒在地上,不停打滚,鲜血从指缝间溢出。

    “不!救命!鬼手,救救我!好痛!”引以为傲的脸孔忽然被毁,关熙妍瞬间崩溃,凄厉的吼叫着。

    黑轻元冷眼看着关熙妍,不疾不徐的道:“邪神,将她拖出去,给她一条船,让她离开这里。”

    “是。”邪神面无表情的走到关熙妍面前,拉起她,却被她疯狂推开,朝黑轻元扑过去。邪神一惊,眼疾手快的将她拉住,制服了她。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你明明知道我爱你,可是为什么你视而不见?这一切都是你和那个小贱人的错,为什么你要这样迁怒于我?我有什么错?你说啊!难道你忘记了我曾经怎么对你?”

    关熙妍满脸是血,面目狰狞,疯狂的朝黑轻元吼叫着。

    “为什么你不肯爱我?是你嫌弃我不是处女,厌恶我被父亲***既然如此,当初你为什么还要救我?为什么?!你还不如让我死!”

    悲愤的质问尖锐刺耳。

    鬼手不忍心的扭过头去,心情压抑。他跟在岛主身边那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岛主如此残忍的惩罚手下。可见,火云真的惹怒到他了。

    “看在你为我效力多年的份上,我不杀你。邪神,快点将她带走,我不想看到她!”

    “你想驱逐我离开血原岛?就让我独自一人?”关熙妍癫狂大笑起来,“那和杀了我有什么区别?除了你,没人能顺利离开岛上……对了,还有那个贱人,她也顺利离开了……”

    “岛主……”邪神有些动摇。毕竟他和火云共事多年,如今将她的容貌毁了,还将她驱逐血原岛,这惩罚是不是太过严厉残酷了?

    “想要我亲自动手吗?”看见邪神没有动作,黑轻元微眯眼睛,目光冰冷的看向他。

    “属下明白。”邪神拖着有些疯癫的关熙妍走出客厅。

    凄厉的惨叫声渐渐远去。黑轻元冷漠转身向楼上走去,却看见慕辰慌慌张张的跑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他冷声问。

    慕辰一惊,有些犹豫的将一封信递给他,“岛主,这里有你的一封信。”

    黑轻元接过,信封上面写着几个简单的英文:formyson。脸色陡然一变,这是撒勒给他的信。

    “你从哪里找到的?”他将信打开,里面装着一张小巧的光碟。

    “我的行李箱。”慕辰也搞不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时候放进他行李箱的。

    “把电脑拿来。”黑轻元神色凝重,握着光碟的手微微颤抖,隐约中感到了一股莫名的恐惧与不安。

    慕辰迅速将电脑拿出,将光碟放进去。过了片刻,画面播放,瞬时黑轻元惊讶的睁大双眼。

    电脑屏幕里,昏暗的光线下,他紧紧抱着白晓晓,背对着摄像头,低头咬住她的手腕,唇边带着一抹妖红。他……竟然在吸她的血!

    记忆翻飞,他想起好几次异能失控的时候,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含着她的手指……

    他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心猛烈抽痛,黑轻元震惊的后退几步,双目充血,神情悲痛。

    就在这时,一封邮件忽然跳出,慕辰犹豫了一下,将匿名邮件打开。

    --我最爱的孩子,不是说带着你的新婚妻子一起来喝茶吗?你们怎么离婚了?那个女孩真是可怜,居然还跳海自杀了。你真

    真够狠心,不过我喜欢!果然,我没有看错你。送给你的光碟你收到了吧?是不是感到很惊喜?鲜血的味道是不是很美味?你和我越来越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