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59章 故意

作者:悲伤成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气氛顿时变得诡异,白晓晓想要离开,却被男子阻拦。   要看 书  ·1ka书nshu·

    “少夫人,你在这里做什么?想要去哪里?”就在这时鬼手走了过来,笑眯眯的问,眼神却恶狠狠的瞪了男子一眼,“不知道这位先生找我家少夫人有什么事?有什么事我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他脸上的笑意不变,目光却带着一丝冰冷,让男子不禁心神一颤,狼狈离开。

    “少夫人,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回过头,鬼手看向有些不知所措的白晓晓,笑问道,视线却落到肥宝身上,心中疑窦丛生。这只猫什么时候出现的?之前它都有在游艇上吗?为什么他没有看见过?

    “喵!”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肥宝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叫了一声,有些扯高气扬的味道。

    “没什么事,只是肥宝饿了,我想带它去吃一点东西。可是,我找不到餐厅……”

    “只是想要一些食物对吗?”鬼手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少夫人,你先回房间吧,我立刻帮你准备餐点,送到你房间,好吗?”

    “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先去忙吧。”

    “我不忙,你先回房间吧。很快我就会把餐点送到你的房间。”

    “哦,好吧。”白晓晓点了点头,心中有些疑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赶她走。

    看着她离开,鬼手眼底闪过一丝不忍。他走向餐厅准备食物,像是害怕她等久了又会跑出来,于是动作变得非常快。

    “你想要的就是那个女人?”露天甲板上,一个毫不不显眼的角落站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俨然就是刚才和白晓晓搭讪的那位。

    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体态修长的男子,低垂着头,飘逸的发丝遮掩住了他的脸孔。他轻抿红酒,语气悠闲却带着警告的意味。

    “没错。所以麻烦你不要妄想动她一分一毫。她只属于我,我会保护好她。”

    “哈哈,云少,难道你不知道她是雷帝最心爱的女人吗?要我不动她有点难啊!”气质优雅的男人舔了舔唇,露出邪恶的微笑,像是嗜血的恶魔。

    “你哪只眼睛看到他最爱的女人是她啦?”缓缓抬起头,俊帅的脸庞带着阳光般温暖的微笑,出现在夜色之下。那人赫然是云轩!

    “杰森,你有没有想过,她只是那个诡异男人使用的障眼法?”看着伪装过后的杰森,云轩缓缓的笑道,像是在嘲讽他的愚蠢。

    杰森一挑眉,“难道不是吗?雷帝的妻子就是她,我相信我没有弄错。”

    “哦?你很自信嘛!你确定他会将弱点轻易暴露在你的眼前?你敢发誓他心爱的女人不是另有他人?”眼神一冷,云轩眯起双眼,“杰森,我警告你不要动她!否则,休怪我无情。”

    杰森闻言,心中的想法有些动摇。

    仔细一想,云轩的话似乎也很有道理。雷帝并不是那么轻易暴露自身弱点的人。可是骄傲的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将红酒一饮而尽,他邪气笑道:

    “云少,为了顺利完成撒勒大人的任务,我会不择手段的。”

    俊眉一挑,眼底闪过一抹杀意,“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要看 书 ·1书kanshu·”

    话音未落,黑色小巧的枪从云轩的大衣里探出头来,虎视眈眈的对准杰森的下体。

    脸色一僵,杰森有些愤怒,却仍笑着说:“云少,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如果你的命真的那么贱的话,我不介意跟你开玩笑。”扳动扳机,云轩笑容温和,“我相信撒勒不介意我杀了你。”

    “云少,有话好好说,生什么气?如果你想要那个女孩也不是不可以,反正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打击雷帝而已。”

    杰森急忙笑道,心中怒火升腾,却莫可奈何。这个人不是他招惹得起的。

    “算你识相。”云轩收回枪,缓缓的喝了一口酒,神态自若,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空气变得有些诡异。杰森默默的喝着酒,没有说话,心中若有所思。

    夜色深沉,甲板的中央忽然爆发出一阵阵热闹的声音。

    “游戏要开始了。我相信他已经接到电话了。现在,我们该出场了。”缓缓勾唇,云轩倾斜酒杯,将红色的液体慢慢的倒入海水中,眼底带着一丝势在必得的光芒。

    一场盛大的游艇豪赌即将开始。

    露天甲板上,服务员迅速布置赌场。周围站着一群好赌分子,跃跃欲试,焦急的等待着。

    就在豪赌准备开始的前一秒,黑轻元出现了。他的身后跟着鬼手和邪神。按照惯例,这场豪赌由他开场,无论输赢,只赌一局。

    在众人的目光中,黑轻元不紧不慢的坐定,等待着来人的挑战。

    就在赌徒们犹豫不决之际,云轩优雅落座,一派悠闲,“黑少,我们来赌一把怎么样?”

    “只有你有这个资本。”黑轻元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目光幽深。

    “我的赌注是d市a区的地皮。”云轩话一出口,周围顿时一阵哗然!

    d市a区的地皮?!老天!那里的地皮寸土寸金,是极佳的商业地段,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可是这个男人竟然毫不犹豫的用它做赌注,就连眉头也不皱一下。

    他到底是谁?居然有如此大的资本!可是,他今晚能赢吗?要知道这艘游艇的先生,从未输过啊!

    黑轻元轻笑,“你想要我拿什么当赌注?”

    “你的妻子。”话音一落,所有的人顿时屏住呼吸,不敢置信的看着赌桌上的两人。谁也没想到,这个男人竟敢公然挑衅游艇的先生!

    “只是一个女人值得你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只要是我看中的东西,没有值不值,只有得到!”

    “有何不可?鬼手,把她带过来。”黑轻元轻笑,满不在乎。

    “岛主……”鬼手顿时脸色一白,果然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是因为那通电话让岛主狠心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吗?那少夫人该怎么办?

    鬼手有些慌乱,不经意抬头,却看见白晓晓站在人群外,脸色苍白,双眼满是震惊。

    “少夫人……”他惊呼一声,不知如何是好。

    听到他的声音,黑轻元的心头轻轻一颤,身形微不可察的一僵。他抬起

    头,看着她抱着宠物猫,无助的站在人群中,眼神空洞而绝望的看着自己。

    冷漠的移开视线,他轻一抬手,毫不在意的说:“竟然她来了,就把她带进来吧。赌注开始了。”

    鬼手咬了咬牙,走了过去,将失神的白晓晓带到黑轻元的身边。

    “为什么?你在开玩笑对不对?”白晓晓失魂落魄的看着黑轻元,声音不可抑制的颤抖。

    她只是发现肥宝的腿受伤了,焦急的她在卧室里找不到药箱,只好跑过来找裴医生,却不料,竟然让她看到了心碎的一幕。

    他对她的爱,只有那么一点程度吗?前一刻还说爱她,现在他竟然毫不犹豫的将她当做赌注,而对方却是一个陌生人。

    他怎么舍得……怎么舍得这样狠心的伤害她?原本她以为,他们可以冰释前嫌,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她终究还是太天真了。

    滚烫的泪水悄悄滑落,漫过双唇,她尝到了苦涩的味道。

    看着神情悲痛的白晓晓,云轩心底阵阵抽痛,努力的没有表露出来。今晚之后,他一定会将她带走,永远也不要回到那个人的身边!

    “我没有必要开玩笑。”黑轻元转过脸来看着她,唇边带着残忍的笑,“不要忘了,你只是我在黑市卖场买回来的,我只把你当成宠物来疼爱。至于和你结婚,只是一时起兴。我只不过想利用你为我生下孩子。可是过了那么久你都没有动静,我留你何用?现在我有机会用你来换一块价值不菲的地皮,我何乐而不为?”

    “如果输了怎么办?”她绝望的问。

    “输了就输了,我不在乎。反正你也不值几个钱。现在我对你厌倦了,在我心里你只是一个累赘……”

    “不是这样的……”尖锐的语言在耳边回荡,白晓晓大受打击,崩溃的捂着耳朵尖叫道,“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说了!为什么要骗我?我恨你!”

    嘶吼一声,她仇恨的看了他一眼,忽然转身,抱着肥宝冲到栏杆边,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沉入海底。

    哀莫过于心死……她了无生意。

    落水的声音划破夜空。云轩一惊,立刻冲了过去,却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比他更快一步,跳入水中,潜入水底。

    在场的众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住了。纷纷跑到栏杆边,急切的张望着,脸上却带着看戏的笑意。

    片刻后,海水翻涌,黑轻元扶着白晓晓浮上水面。

    鬼手和邪神立刻抛下绳子,将他们拉了上来。

    经过一番抢救,白晓晓悠然转醒,看向浑身湿漉漉的黑轻元,凄然的笑道:“为什么要救我?”

    “女人,想死?”黑轻元弯下腰,攫住她的下颚,“你现在是我的赌注,我不会轻易让你死掉。想死的话,等我赌完之后再死也不迟!还有,在死之前,请你在这份协议上签下名字。”

    黑轻元抬手,外表斯文的律师走了过来,将一份崭新的离婚协议书递到白晓晓的面前。

    心顿时犹如被撕裂一般,锥心刺骨的疼痛。

    颤抖的扬起唇角,白晓晓露出一抹飘忽的笑,缓缓坐起来,接过笔和纸,“如你所愿!”

    她颤抖着签下自己的名字,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不要怪我,只怪你为什么不听话。如果你好好留在岛上,一切都不会发生了。这场赌结束之后,你走吧,我永远也不想见到你。从今以后,你我毫无瓜葛。”

    在签下名字的那一刻,他忽然靠近她,在她耳边轻声冷笑,给她最致命的一击。

    手中的笔掉落到地上,如同她的心一样,被他毫不留情的摔落到地上,顿时一片粉碎。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一点也不在乎她,更不会爱她。可是她却傻傻的迷失在他布置的温柔圈套中,将一颗心遗落在他身上,最后的结局是被他摔得粉碎。

    “黑少,你打算虐待我的战利品吗?”云轩忍不住开口,笑得云淡风轻,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赌注还没开始,你确定你会赢?”黑眸一眯,黑轻元冷冷的看着云轩。

    云轩露出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我赢定了!”

    沉默,死寂般的沉默。

    良久,黑轻元冷声命令,“来人,带她下去,看好她,不要让她出任何事!”

    鬼手不忍心的偏过脸,没有行动。邪神皱眉,走到白晓晓面前扶起她,却被她阻止了。

    “不,就让我留在这里。”她要亲眼看着他是如何将她输掉……就让她的心死得更彻底。

    黑轻元沉默,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忽然冷漠转身,“这场赌我认输。你把人带走吧。”

    冰冷的声音飘荡在空气中,像是没有重量,却又狠狠的刺入她那一颗破碎的心。

    他竟然连赌都不屑,就那么迫不及待的将她转手他人吗?泪水疯狂奔涌而出,无情的坠落在地。白晓晓心痛得无以复加,痛得就连胃都蜷缩在一起。她无声的哭着,巨大的痛苦让她不停干呕,像是要把那一颗破碎的心吐出来才舒服。

    “不要哭,还有我在。”云轩心疼的把她搂入怀里,轻声安慰。

    白晓晓无力的摇头,伸手推开他,却在刹那间,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晓娃娃……”看着她忽然失去意识,云轩心头一慌,弯腰抱起她,焦急的跑向房间,喊来自己的私人医生。

    主角离场,一场闹剧就此结束,露天台上的众人面面相觑。可是很快,他们就吵吵嚷嚷的开始了赌局,一些不参与赌注的人也被激烈的场面吸引住了,纷纷围了过去。

    “既然担心为什么不跟过去?”站在人群后的邪神郁闷的吸着烟,漫不经心的看了一脸纠结的鬼手。

    “岛主已经做了决定,我跟过去有什么用?反正少夫人……反正她只是暂时昏迷,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邪神,给我一支烟。”

    不等邪神动作,鬼手就一把抢过他口袋里的烟,有些慌乱的把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

    看着有些失控的鬼手,邪神沉下脸,“你是不是隐瞒了些什么?”

    “我没有。”鬼手抬眸瞪了他一眼,继续闷头闷脑的吸烟。心里却是一阵心疼。关于那个孩子……他答应过她不说。可是这样是对,还是错?

    当天夜里,黑轻元

    就乘坐私人直升飞机离开了。而昏迷中的白晓晓毫无所察。直到第二天夜里,她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躺在床上,她双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整个人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灵魂一般,毫无生气。

    忽然,门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她恍若未闻,一动不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