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57章 伤害

作者:悲伤成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明明伤害了她,可是为什么她还是放不下?她问自己。一 看书   ·1kanshu·轻轻的,闭上双眼,她昏迷了过去。

    雪白的病房里,白晓晓缓缓睁开双眼,却看见裴良易一脸凝重的站在床边。视线缓缓移动,却没有看见他的踪影。

    “少夫人……”裴良易轻声喊道,觉得心痛得快要窒息了。她的手腕上缠绕着纱布,大家都以为她……想要自杀。

    “怎么了?”白晓晓看向他,轻声问道,脸色苍白无血。

    “你知道你怀孕了吗?”犹豫了良久,裴良易小心翼翼的问。

    白晓晓一怔,有些焦急,“他知道了?”

    “我还没有告诉岛主。”

    “裴医生,求你一件事。不要告诉他,好吗?”

    “可是……岛主有权利知道。”

    “不,求你了。”

    “我……”裴良易沉默,艰难的转过身,有条不紊的收拾药箱,可是双手却在微微颤抖着。

    “裴医生,答应我不要告诉他,好吗?这是我最后一个请求。”虚弱的声音缓缓响起,让他无法拒绝。

    “我尽力吧,你好好休养。”低叹一声,裴良易拿起药箱,有些仓皇而逃。

    日子一天天过去,可是白晓晓却没有好过来。她躺在病床上,日渐消瘦,虚弱得仿佛随时都会死掉一般。

    然而,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可是她却会时常听到秦巧晗的声音从窗外传来,偶尔也有他的笑声。

    “喵呜--”肥宝跳上病床,温顺的在她身边躺下。

    她一病不起,让肥宝很焦躁不安,还曾数次跑到深山里叼回奇奇怪怪的药材给她吃。

    可是,向来治愈能力无比强悍的她,这一次却异能失灵了。手腕间的伤口也没有一丝愈合的迹象,时常会有血丝渗出。这让裴良易苦恼不已,整天关在实验室里研究,却怎么也找不到有效的治疗方法。

    “宝宝,这是因为你的缘故吗?你可真会折腾我啊。”就像爹地一样……

    她轻轻抚摸着肚子,自言自语,脸上洋溢着母性的光辉。

    时光流逝,她的生命却像是停止了一般。除了房间,她哪里也去不了。没有人陪她,她无法顺利走出房间。

    直到有一天,她忽然感觉到了肚子里的生命在跳动。惊喜的她,仿佛在一瞬间恢复了活力。尽管她仍然虚弱,可是已经可以下床了。在风和日丽的午后,喜悦的她悄悄离开房间,来到了花园,悠闲的散步。

    “秦小姐,少夫人不是你的妹妹吗?为什么你没有去探望她?你知道不知道,她现在病得很重。”

    忽然,裴良易气愤的声音传来,带着嘲讽。

    “我为什么要去看她?你别开玩笑了!她的死活关我什么事?我答应让轻元留下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还有,麻烦你该改口了,我才是你们的少夫人。”

    “哈哈,你是不是白日梦做多了?别以为你自己干的坏事我们不知道,像你这种心肠歹毒的女人,怎么有资格做我们的少夫人?”

    “我做过什么坏事?麻烦你不要胡说!”

    “设计将自己的妹妹卖到地下拍卖场难道不算是坏事吗?”鬼手冷笑,“就为了区区50万,你就将自己的妹妹卖掉了。   壹  看书 书·1kanshu·”

    “你在胡说什么?妹妹,我根本就没有妹妹!”

    “非要我点名了你才承认吗?少夫人就是被你卖掉的!”

    “我……就算是那又怎么样?你报警啊,让警察来抓我啊!”

    秦巧晗冷笑着,有恃无恐。站在树木后面的白晓晓,脸色顿时惨白一片。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可是,她不相信!

    “他说的是真的吗?”她走出去,不可置信的看着秦巧晗,急于求证。

    白晓晓的忽然出现,让心虚的秦巧晗,惊慌的后退半步。可是,旋即她冷笑起来,怜悯的看着她。

    “是又怎么样?像你这样的小贱人,我和妈妈早就受够你了!50万的卖身费算什么?还不够我塞牙缝!”

    “你怎么可以这样?”

    “为什么不可以?你算什么东西?别以为我们真的是一家人,你根本不配!”

    白晓晓陡然一僵,片刻后,她笑了笑,语气冷淡,“我明白了。从此以后,我不欠你们秦家的一分钱一份情!”

    “我以为我们稀罕吗?白晓晓,我告诉你,在我们眼里,你只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小贱人罢了!”秦巧晗怒气冲冲的扬起手,作势掌掴她。

    白晓晓条件反射的推了她一把。

    “啊,好痛啊!”秦巧晗尖叫一声,顺势摔倒在地上,可怜楚楚的看向恰巧出现的黑轻元,“轻元,她打我!”

    “你干什么?”黑轻元走过来,阴鸷的抓住白晓晓的手,冷声低吼。

    料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白晓晓不知所措,“我不是故意的……”

    “难道你是有意的?”黑轻元阴沉着脸,冷冷的盯着她,眼神厌恶,“我最讨厌勾心斗角的女人!滚!”

    “我……”白晓晓踉跄后退几步,心微微颤抖。她转过身,飞快逃离,消瘦的身体羸弱不堪,有好几次都差一点摔倒了。

    她狼狈的跑回房间,趴在床上痛哭。

    “喵。”肥宝蹭到她身边,轻轻舔着她的手,安慰着。

    泪水滑落,白晓晓哽咽着将肥宝抱入怀里,寻求唯一的安慰。片刻后,她忽然直起身,开始慌乱无助的收拾属于自己的东西。

    可是,最后她才发现,她什么也没有。除了肥宝带过来的钱包,这里的一切都不属于她。

    打开钱包,她将一张信用卡放在桌子上。那是他给她的零花钱……零花钱?这就是他对她的唯一补偿吗?如果是这样,她宁愿不要!

    想到他将信用卡交给她的场景,她的泪水流得更凶了。

    “肥宝,带我离开这里。”她弯腰抱住肥宝,恳求道。

    “喵呜--”肥宝心疼的舔去她脸上的泪水,眼底闪过一丝懊悔。扭了扭身,它跳出白晓晓的怀抱,跑到窗边望了一眼,然后飞快的跳到她面前,叫喊了一声,就跑出了房间。

    白晓晓急忙跟在它的身后,悄悄的离开了别墅。

    夜晚来临,寂静的山林中,有

    些阴森。

    “肥宝,我好累,可不可以休息一下?”白晓晓摇摇晃晃的走在山路上,呼吸急促,眼前一阵眩晕。

    肥宝停下脚步,跳到她面前,关切的望着她。

    “肥宝……”白晓晓看了它一眼,身子忽然一软,倒了下去。

    “喵!”肥宝焦急的喊了一声,跳到她身下,稳稳的接住了她。毛茸茸的身形忽然慢慢变大,直到变得像一只老虎大小才停止。

    意识昏昏沉沉之间,白晓晓直觉得有什么东西驮着她慢慢的往前走。她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却是如此的无力。

    明亮的客厅里,黑轻元坐在沙发上,一脸冰冷。鬼手和邪神低着头站在一旁,一声不吭。

    “说,为什么她逃了你们却没有汇报,更没有去追?!”冰冷的声音,带着怒气。

    鬼手和邪神相视一眼,低下头,异口同声的道:“属下甘愿受罚!”

    “很有觉悟嘛!可是,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黑轻元冷冷一笑,“她逃不掉!你们信不信,半个小时后,我就会亲手将她抓回来!”

    鬼手和邪神顿时一惊,霍的抬头看向黑轻元。

    只见他双眼危险一眯,瞬时变成诡异的金色,有骇人的电流在他周身流窜。

    “我找到她了。”不一会儿,他缓缓勾唇,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那只蝴蝶刺青……真的派上了用场。

    黑轻元优雅的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现在,你们可以去领罚了!”

    鬼手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直到黑轻元的身影消失,他才不安的问:“邪神,怎么办?如果少夫人被抓住,岛主会怎么对待她?”

    “我不知道。”邪神点了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鬼手,你不应该让少夫人走的,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如果被撒勒抓住,她就真的没命了。”

    “我,我没有想那么多……那现在怎么办?”鬼手焦急的问。

    “你还是好好担心自己吧。”将手中未抽完的烟按熄在烟灰缸里,邪神自嘲的笑了笑,“弑组织的惩罚?等会儿就有你我好受的了!”

    鬼手苦了一张脸,“我只是一个医生,他们应该会手下留情的吧……”

    “我不知道。”邪神笑了笑,转身走出别墅,鬼手哀叹一声,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黑夜来临,掩去白天的光明。

    书房里,一室寂然,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鬼手,弄醒她!”坐在书桌前的黑轻元,冷声道。深邃的眼眸冰冷的盯着昏睡在地上的白晓晓。

    消瘦的她脸色苍白,呼吸平缓,双眼紧紧的闭着,眉头紧锁。

    “是。”鬼手忍住后背上的伤痛,一瘸一拐的走到白晓晓的身边,吃力的弯下腰,轻掐人中。

    嘤咛一声,白晓晓动了动,缓缓睁开双眼,耀眼的灯光有些刺目,她条件反射的眯了眯眼,再次睁开时,却看见黑轻元面无表情的站在她身边,冷冷看着她。

    “是你?!”白晓晓猛然惊醒,挣扎着爬起来,虚弱的身体却无法做到,只能躺在地上怔怔的看着他,带着几分惧意。

    “想跑?没那么容易!把她关起来!”勾唇一笑,黑轻元冷声命令,毫不留情的。

    “岛主……”邪神皱眉,想不到岛主竟然会下这样的命令。

    冰冷的眼神如刀刃般射来,“邪神,你要做什么?没听到我的命令吗?”

    “我……知道了。”邪神低下头,掩去眼底的不忍,走到白晓晓的面前,将她扶起。

    “谢谢。”白晓晓凄然一笑,没有反抗。

    昏暗的房间里,空气有些沉闷。邪神将白晓晓扶到窄小的单人床上,沉默不语,气氛有些压抑。

    “这就是牢房吗?你们的待遇好像还不错。”白晓晓看着房间四周,语气故作轻松,声音中却隐藏着一丝颤抖。

    邪神不语,转身离开,将门锁上。

    “你好好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

    他的声音消散在空气中,片刻后,周围归于沉寂。

    白晓晓躺在床上,蜷缩起身体,将自己紧紧包住。夜晚有些冷,她被冻得瑟瑟发抖,费力的扯过单薄的被子,她将自己紧紧包裹。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阴冷黑暗。

    肥宝……它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在她身边?她望了一眼窗外,想走过去,却是有心无力。昏昏沉沉之际,她闭上双眼,缓缓入睡。

    睡梦中,有一双温暖的手紧紧的抱住她,满是怜惜。温柔的吻轻轻落下,亲吻着她的双眼,她的双唇……

    是谁?嘤咛一声,她拼命睁开双眼,却看见一片朦胧。

    她无意识的抬起手,胡乱抓住那人的手,紧紧的握住,然后贴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磨蹭……

    若有似无的叹息在她耳边响起。会是他吗?

    她努力睁开双眼,房间里却空无一人。刚才只是一场梦。她有些失望,闭上双眼,却忽然间有人抱住了她。

    “小狼……”熟悉的呼唤在耳边响起。

    她一震,没有睁开双眼,也没有出声,生怕这一切只是飘渺虚无的梦。她安静的依偎在他的怀里,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留恋他的怀抱。

    夜色静谧,他无声的拥抱着她,有力的双手紧紧的抱着她,像是把她融入身体里。

    “为什么?”泪水悄悄滑落,她忍不住轻声问,像是自言自语。

    “不要问,也不要说话,乖乖睡觉。”低沉的嗓音透着几分倦意,他在她身边躺下,从她身后搂住她。

    “嗯。”轻应一声,僵硬的身体缓缓放松,她依靠在他的怀里,安然入睡。就把这一切当做是一场梦吧。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床边果然空空荡荡的。她就知道,这是一场梦。自嘲一笑,她坐起来,却看见矮小的桌子上,放着热腾腾的牛奶与面包。

    心头忽然涌上一种莫名的苦涩。她走到桌子边,默默的吃早餐。刚吃几口,她就吃不下了。这几天她的胃口不好。

    放下牛奶,却忽然间看见一张小小的纸条,龙飞凤舞的字体映入眼帘:“把早餐吃完,不准你剩一丁点!”

    心弦一颤,她轻轻的将纸条拾起,嘴角不由自主的弯起,露出一抹甜蜜的笑。她抬头看了

    一眼紧闭的门,好像他就站在那里一样,凶巴巴的盯着她。

    悄悄的,她将小纸条藏进口袋里,心里暖暖的。拿起牛奶,她乖乖的将早餐吃完。

    窗外的天空,晴朗湛蓝。她将椅子搬到窗户下,踩上去,垫着脚尖朝外面张望,一脸期待。直到倦意来袭,她才有些失落的回到床上睡觉,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午夜时分,她撑不住倦意,沉沉睡去。直到火热的吻将她唤醒。

    “轻元?”她轻咛一声,睁开双眼,迷蒙而惊喜的看着黑暗中的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