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56章 开始

作者:悲伤成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当然不是。  要看书 ww要w·1ka书nshu·”做就做,谁怕谁?白晓晓抱着肥宝,走向厨房,开始手忙脚乱的忙活起来。

    一个小时后……

    “这就是你做的晚餐?”云轩坐在餐桌旁,看着摆在桌上的三菜一汤,有些傻眼。这……也太没买相了吧?好难看!

    “可以开饭了,你吃吧。”白晓晓笑眯眯的将一碗饭递到他的面前,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在灯光下闪了闪,有一种狡黠的味道。

    一向养尊处优,吃惯美食的云轩有些犹豫。可是又不敢伤害她弱小的心灵,于是拼命微笑着,尝了一口。

    “味道还不错!”勉强的笑容顿时一变,恢复如常,“你啊,竟敢戏弄我!”

    “我没有啊!”白晓晓轻声笑道,将一块肉夹到肥宝的碗里,“肥宝,你还想吃什么?”

    趴在桌上优雅用餐的肥宝,喵呜一声,懒洋洋的看了一眼云轩面前的鱼。然后漫不经心的看了云轩一眼,猫眼里闪过一丝戏谑的光芒。

    “不公平,我也要你帮我夹菜!”果然,仿佛受到了挑衅,云轩不满的嚷嚷道。

    白晓晓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拒绝道:“你自己来,我不是你的佣人!”

    云轩顿时心碎了一地。果然,他连一只猫都比不上。

    “晓娃娃,明天晚上跟我去参加晚宴,好不好?”趁她心情还算好,云轩立刻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拜托啦,明天的宴会很重要,可是我还没找到合适的女伴,你就帮帮我好吗?”

    “不要!”白晓晓想也不想,开口拒绝。

    “好吧。”云轩有些失落,低头专心吃饭。计划胎死腹中。

    白晓晓微微一笑,她才不要参加什么宴会。要知道,她一向讨厌那种上流社会的宴会,太过虚假了。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这个腹黑男竟敢设计她!

    站在宴会大厅的角落,白晓晓茫然的看着谈笑自如的宾客,至今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云轩那个混蛋!竟敢趁她睡觉的时候,将她偷偷运到这里来!真是变态萝莉控!不过,她好像也有错,如果她睡觉的时候警醒一点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可是最近她怎么老是嗜睡?还睡得那么沉……

    白晓晓懊恼不已,发誓下一次绝对不能再这样嗜睡下去了!

    “晓娃娃,你饿了吧?来,我帮你拿来了蛋糕,尝尝看吧,这可是宴会先生特意从法国邀请来的名厨做的……”云轩端着一小碟蛋糕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对着白晓晓大献殷勤。

    “我……呕……”白晓晓刚回头,却闻到一股浓烈的腥味。身边有一个女人端着一盘海鲜走过。

    “晓娃娃,你怎么了?没事吧?”云轩一慌,立刻将手中的东西放到桌上,扶着她,关切的问道。

    “我……呕……好难受……”胸口一阵恶心反胃,来得猛烈,白晓晓捂住胸口直喘气,可是残留在空气中的腥味却困扰着她。

    “不行,我受不了了!呕……”一阵剧烈的恶心涌上心头,白晓晓推开云轩,赶紧朝洗手间跑去。

    “晓娃娃……”云轩脸色一变,立刻跟了过去。可是,她进的是女厕,他没办法进去,只好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一 看书   要·1要kanshu·

    “呕……”白晓晓趴在洗手台上,不停的干呕着。突如其来的恶心反胃,把她折腾得够呛。

    “这位小姑娘,你是不是有了啊?”这时,一位贵妇上完厕所走了过来,看见白晓晓难受的不停干呕,于是好心的轻拍着她的后背,“你呀,既然怀孕了,就该好好呆在家里啊,还来参加什么宴会。回去跟你老公好好说说,知道吗?”

    看见白晓晓面色有所缓和,贵妇温和的笑了笑,“刚开始的时候,如果害喜得太厉害,你可以吃姜糖、梅子、柠檬汁……知道吗?”

    “知道了,谢谢夫人。”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女人嘛!相互关心是应该的。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嗯。您慢走。”白晓晓微笑着,脸色苍白,有些虚弱。

    等贵妇一离开,她脸上的笑顿时僵住。

    她已经有宝宝了吗?缓缓的抬起手,她惊讶的抚摸着自己扁扁的腹部。这里,有一个小小的生命正在孕育……那是她和他的孩子。

    “宝宝……”她轻轻呢喃一声,泪水却滑落下来。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擦干眼泪,她走出洗手间,云轩立刻走了过来,微微蹙眉,“晓娃娃……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也许吧,我也不太清楚。”白晓晓低下头,轻声道。

    云轩沉默,片刻后,他一咬牙,弯腰抱起她,“走,我带你去医院!”

    “云轩,你不要这样,快点放我下来!”白晓晓一惊,慌忙挣扎。拜托,这里有很多人在看着他们好不好!

    脚步未停,云轩看着她,语气认真的说:“晓娃娃,我只想对你说一句,不管谁负了你,往后的日子里,你,以及你未出生的宝宝都由我来守护。”

    “你……”料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白晓晓愣住,视线却迅速模糊,“云轩,你不需要做到这地步。我和你仅仅只是朋友啊……”

    “就因为是朋友才要这样啊。”云轩扬起笑容,心中却有些失落。原来,她只当他是朋友……

    “谢谢你。”她由衷的感谢道。

    “可是,你放我下来好吗?如果我太紧张了,就会影响肚子里的宝宝。”

    “真的?”云轩一惊,立刻将她轻轻放下来,紧张的盯着她的小腹,“怎么办?我伤害到了宝宝吗?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他紧张不安的模样,让白晓晓忍俊不禁。她这要开口调侃他几句,一道娇滴滴的女声忽然响起。

    “哟,这不是晓晓吗?”秦巧晗的声音带着嘲讽的笑意。

    白晓晓抬头,瞬时僵住。

    只见黑轻元挽着秦巧晗缓缓走来。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震惊袭来,她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秦巧晗紧紧的攀着黑轻元,丰满的胸故意磨蹭在他的手臂上,挤出深深的一道沟,妩媚诱惑。

    “姐姐……”白晓晓六神无主的僵在原地,嗫

    嚅的喊道。

    “你还知道我是你姐姐啊!那天竟敢丢下我,一个人跑了,真是太过分了!”秦巧晗生怒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白晓晓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冰凉的手却被云轩握住,无声的安慰。

    他抬起双眼,冷笑着看向黑轻元,“黑少,别来无恙!”

    漫不经心的语气,却带着愤怒。一想到晓娃娃身怀宝宝,却被这个男人狠心抛弃,他就痛恨不已,真想揍他一顿!

    “云轩,你冷静一点,我没事。”察觉到云轩的愤怒,白晓晓急忙拉住他。

    “晓娃娃,你不要怕,我……”回过头,却看见她眼底的哀求,心头一软,云轩轻叹一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好吧,我们回家。”

    “嗯。”白晓晓轻轻点头。

    “回家?请问这位先生,你要带我的妻子去哪里?”薄唇轻扬,黑轻元缓缓笑道,俊美的侧脸却渗出一抹寒意。

    “你还知道这是你的妻子?”云轩勾唇讥诮道,“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太高估了你自己。”

    “同样的话,我毫无保留的奉还给你。”黑轻元站得笔直,风度优雅,浑身却散发出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霸气。

    眼睛一眯,云轩冷冷的盯着他,身上与生俱来的气势,并不比黑轻元的霸气逊色。战火蓄势待发。

    可是,总有那么些人不懂得察言观色。

    听到黑轻元的话,依偎在他身边的秦巧晗尖叫起来,不可置信的喊道:“黑少,你说什么?她是你的妻子?不可能!你肯定开玩笑!你说过,你爱我,过不久就会娶我啊!”

    白晓晓浑身一震,脸色煞白。他……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吗?而且,那个女人还是她的姐姐……

    心顿时像被撕裂般疼痛。身体颤了颤,她的双脚有些站不稳,仿佛随时都会脆弱得倒下一般。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扶住她。

    “晓娃娃,我们走。”云轩收回视线,温柔的扶住她,满眼疼惜。

    早知道如此,他就不会执意带她来这里了……

    “这位先生,倘若你想离开,随便你。但是请不要带走我的妻子。”黑轻元依然笑得优雅,只是笑意未达眼底。冷冽的眼神,恶狠狠的盯着云轩,像是自己的所有物被陌生人侵占了一般。

    “云轩……”白晓晓不安的看了云轩一眼。

    “不要怕,不用管他。我们走……嗯!”忽然闷哼一声,云轩浑身一颤,仿佛有电流入侵了他的身体,肆意流窜。脸色一变,他无力的摔倒在地上,引来旁人的惊呼。

    “我告诉你,就算是我不要的东西,也轮不到别人来染指。”黑轻元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无法动弹的云轩,唇角缓缓扬起,露出一抹冰冷的笑。

    “云轩,你怎么样?”白晓晓惊惶的叫喊着,想要扶起他,却被一只手拉了起来,她看向黑轻元,恳求道,“求求你,不要这样……我不走了,你要我怎样都可以,但是请你放过云轩。”

    “去休息室等我。”他冷声道,不容置疑。

    “可是……”她担忧的看着云轩,紧张不安。

    “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遍。还是你想要挑战我的耐心?”右手缓缓扬起,他冷笑看着她。

    看着陌生冷酷的他,她的心犹如被针扎一样痛。踉跄的后退一步,默默的转身,走向休息室。

    坐在沙发上,她茫然无措,神情恍惚。忽然,门被推开,她猛然一惊,却看见秦巧晗一个人走了进来,面色不善。

    “白晓晓,我告诉你!黑少是我的,你不可以跟我抢,听到没有?”秦巧晗站在她面前,生怒道。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小贱人的老公居然是黑少!

    可是,就算是这样那又怎样?她是不会放弃的!黑少是她的!在一次宴会上,她好不容易才钓上这只金龟婿,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我警告你,以后离他远一点!他是我的!听到没有?!”

    白晓晓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忽然觉得自己认识多年的姐姐是如此陌生。

    “很快他就会和你离婚了!所以你还是识相一点,不要做无谓的挣扎,快点走吧,省得留在这里丢脸。”

    “我会走。”她回答得坚定。

    “那最好。还有,你以后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想见到你,更不想让你破坏我的新生活,明白吗?”

    “好。”她点了点头,心如死灰。

    她绝对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卑微的祈求他那份冰冷的爱情。

    “算你识相!”轻哼一声,秦巧晗扬着胜利的姿态离开了。

    门被打开,又被关上,片刻后,一室寂然。

    缓缓的,她无力的躺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发丝凌乱,脸色苍白。她茫然的看着前方,双目空洞得像是失去了整个灵魂。

    轻轻的,双手覆在腹部。这不合时宜来临的生命,她留下来?还是打掉?如果执意生下,没有父亲的她/他,会感到幸福吗?倘若不幸福,会不会怪她?

    思绪一片混乱,直到有人缓缓靠近,她也没有察觉。

    “在想什么?还在为那个男人担心吗?”黑轻元弯下腰,攫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头,“小狼,我告诉你,在我还没有真正把她丢弃之前,没有人可以拥有你!”

    涣散的眼神缓缓聚焦,她看清了他脸上的冷笑。没有说话,她闭上双眼,不愿意看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在无声抗议吗?看着我!”她的无视,让他愤怒。

    “你走吧。”没有睁开双眼,她缓缓的说,语气哀求。她不敢看他,仿佛一睁开双眼,眼泪就会无法抑制,疯狂流出来。

    “我命令你睁开眼睛!”他愤怒低吼,脸孔紧绷。

    “我不要!”她用力挥开他的手,睁开双眼,却看见他一脸痛苦的单膝跪在地上,金色的眼瞳迅速变化,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他……犯病了?白晓晓一怔,有些慌张。虽然她不知道他有什么病,但是她知道,有这样的病肯定很痛苦。因为,就连骄傲的他,也无法忍受。

    “你,还好吧?”她小心翼翼的问,却被他猛然拥入怀里。

    “不要离开我……”他看着她,眼神迷乱,神智开始涣散。

    白晓晓呆呆的看着他,忽然

    然轻轻一笑,她温柔的抱住他,“不要怕,我现在就帮你脱离痛苦。”

    扬起一抹飘忽的微笑,她掏出小刀,划破手腕,送到他嘴边。

    黑轻元无意识的吮吸着她的血液,金色的眼眸忽明忽暗,却看不见她越来越苍白的脸庞,以及她的痛苦……

    白晓晓紧紧咬住双唇,直到唇被咬破了,她也坚决不吭一声。

    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知道会很痛苦,可是她为什么还是这样做了?失去理智之前,她茫然的看向他,唇边缓缓扬起一抹苍白的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