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53章 视线

作者:悲伤成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strong>几道狐疑的视线顿时望向黑轻元。就爱上网 。。

    “喵……”这时,一只雪白毛茸茸的大肥猫轻盈台上窗台,急切的向昏睡的白晓晓扑去,身上带着一股可疑的鱼腥味。

    侧脸一看,深邃的眼眸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黑轻元缓缓的说:“也许它就是答案。鬼手,邪神,抓住它。”

    “是!”早就对肥宝觊觎已久的两人顿时飞身扑了过去,眼睛里露出鬼畜的光芒。

    毫无防备的肥宝猛然一惊,迅速跳起,灵活的躲开了抓捕。

    “喵!”尖叫一声,它跳到窗台,愤怒的瞪着鬼手和邪神,浑身毛发竖起,龇牙咧嘴。

    看见扑了个空,鬼手和邪神微微一怔,然后迅速转身,几乎是不停片刻的继续朝肥宝猛扑过去。肥宝愤怒的叫喊着,灵活却不慌乱的东逃西窜,不一会儿就把两个大男人搞得晕头转向。

    “天啊,真没想到它的体型那么笨重,可是动作却是如此的轻盈灵活。”鬼手撑着桌子,气喘吁吁的看着跳到窗台上,眼神戏谑的大肥猫。

    邪神靠着墙,发丝凌乱,恶狠狠盯着肥宝,“无乱如何,我都要把它抓住!看看它到底是什么动物,居然敢这样对待我。”

    从没有动物敢不听他的话,也没有动物敢当面调戏他……他是天生的驯兽师。而他的异能就是通过精神读取动物们的语言,进而沟通,驯服动物。所有的动物都喜欢他。当然,除了这只肥得不像样的白猫之外。他仍记得初次见面,它还咬伤了他。对于一个驯兽师来说,这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情。

    “你休想逃!”低吼一声,邪神飞扑了过去,可是那只可恶的猫居然轻轻一跳,越过他的透顶,跳到了他身后,害他差一点翻过窗台掉下楼。

    “安静一点!”看见白晓晓因为吵闹而微微蹙起的眉头,黑轻元冷声道。狭长的眼睛冷冷的一扫,他看向肥宝,目光危险。

    肥宝敏感的察觉到了危险,顿时毛骨悚然,还来不及转身逃跑,就陡然间被一道白光击中,它“喵”的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被他电得浑身发麻,无法动弹。

    鬼手见状,顿时激动的扑了过去,“天啊,终于抓住它了!还是岛主厉害!”

    “鬼手,把它带到实验室!”邪神直起身,阴测测的笑道。

    “好!”鬼手急忙将肥宝抱起,却发现它意外的重。这还是猫吗?根本就是一头猪好不好?

    看着有些兴奋过度的鬼手,黑轻元冷声警告:“不准做任何过激的实验,更不要伤害到它,明白没有?”

    那只猫是她最爱的宠物,他不想让她的猫受到别人的伤害,就像他渴望自己能够保护她的心灵不受到伤害一样。

    鬼手一呆,猛然清醒过来,推推眼镜严肃道:“岛主,你放心,只是一般的体检罢了。我发誓不会伤害到它,更不会让粗鲁的邪神虐待它。”

    在表示自己的善良和忠心的同时,鬼手还不忘记抹黑邪神的人品。

    邪神顿时傻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早知道在岛上的秘密基地倒塌的时候,他就不应该救他,应该让他被砸死才对。

    “好了,下去吧。她现在需要休息。”黑轻元冷淡的道,冰凉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白晓晓紧蹙的眉头。

    鬼手和邪神顿时噤声,悄悄的走出了房间。

    一直没有说话的慕辰也默默的离开了。在转身关门的刹那,他看见黑轻元低下头,轻轻的在白晓晓的脸上落下一个吻,专注的眼神无比温柔。恍惚间他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一觉醒来,白晓晓睁开双眼,茫然的看着周围。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她一个人。怔愣了片刻,她想起了昨天晚上他对她的冷漠态度。

    心中一酸,她轻轻的下了床,离开房间。虽然他有点过分,但她还是渴望见到他。

    走下楼梯,她急切的四处张望,却忽然间在餐桌旁看见了他。

    脚步猛然一顿,她站在楼梯口,怯怯的看着黑轻元,不敢说话,也不敢动。他还在生她的气吗?

    “过来。”黑轻元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

    “哦。”她不安的揪住衣角,磨磨蹭蹭的走到他身边,就像做错事准备接受惩罚的孩子。

    “坐下。”黑轻元拿起餐刀,优雅的用餐。

    “嗯。”她乖乖的坐下,端端正正的坐着,目不斜视。

    “吃早餐。”

    “哦。”她一个指令一个动作。

    黑色的眼眸看了她一眼,一抹笑意一闪即逝。他轻咳一声,板着面孔,“收拾好东西没有?”

    “我……还没有。”手一顿,她的小嘴委屈的扁起,放下手中的面包,低下头,忽然觉得食难下咽。

    “快点吃。吃完了就上楼收拾。”他冷声道。

    “我知道了……”鼻子一酸,她默默的咬了一口面包,却味同嚼蜡,眼睛酸涩得难受。片刻后,她放下手中未吃完的面包,低着头站起来,“我吃饱了。我回房间收拾东西。”

    她转身要走,却被他叫住,“坐下,把东西吃完。”

    黑轻元微微蹙眉,看起来有些生气。

    她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坐下了,“我真的吃饱了。”

    “真的?小狼,你不要撒谎。你以为你骗得过我吗?”他沉下脸,紧盯着她。

    白晓晓扁了扁嘴,默默的拿起面包,慢慢的吃着。心里却堵得慌。大坏蛋,居然逼她吃东西。

    “喝牛奶。”看见她一味低着头啃面包,他的心微微一痛,却仍是板着脸孔将牛奶推到她面前。

    白晓晓低着头不看他,乖乖的把牛奶喝下。气氛越来越诡异,难受得让她感到窒息。

    “我吃完了。”迅速将早餐吃完,她站起来,没有看他一眼就飞快的跑到楼上。

    “少夫人,早上好。”鬼手恰巧走下楼,看见白晓晓,于是笑着打招呼。虽然昨晚的“实验”让他通宵未眠,但是激动不已的他,此时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精神振奋。

    “早。”白晓晓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对劲,鬼手高兴的说:“少夫人,请问你的宠物猫是从哪里买来的?它真是太特别了!”

    “肥宝么?”眨了眨眼,她迷蒙的看着他,“肥宝从小就跟在我身边,不是我

    买的。它就像我的亲人一样。”

    “什么?它是和你一起长大的?那少夫人你今年多少岁了?”鬼手顿时双眼一亮,激动的问。

    “我今年19岁啊。怎么了,有问题吗?”白晓晓被他的一惊一乍吓到了,疑惑的问。

    “那就是说,那只猫至少有19岁了?”天啊,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啊!要知道猫的平均寿命一般都是在13-18岁左右,而10岁以上的猫咪则步入老年了……可是那只大肥猫根本就不像一只老猫啊!

    白晓晓摇摇头,“肥宝应该不止这个年龄。”虽然她想不起小时候的事情,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肥宝不止19岁吧。

    “对了,你有看见肥宝吗?它在哪里?”忽然,她问道。双眼东张西望,寻找肥宝的身影。肥宝是她的亲人,一直陪伴着她的左右,不管发生什么事,它都不会离她太远。

    什么?那只猫不止19岁?鬼手惊愣住。直到白晓晓喊他,才猛然回神,一时口快的回答:“哦,它好着呢。就在实验室里……”

    “你说什么?你居然拿肥宝来研究?你太可恶了,走开!”听到实验室这几个字眼,白晓晓顿时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愤怒的低吼,神情悲愤。在她的潜意识里,实验室是一个罪恶恐怖的地方!

    “少……少夫人,你没事吧?”从未见过她生气的模样,鬼手有些被吓到了。

    “实验室在哪里?如果你敢伤害肥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白晓晓怒瞪着他,泪水却因为焦急气愤而簌簌往下落。

    都怪她没有好好保护肥宝,让别人抓去进行研究。

    看见她哭了,鬼手顿时惊慌失措,不安的看了一眼楼下,还好岛主没有发现。

    “少夫人,你先别哭,我马上带你去找肥宝。”说完,趁黑轻元没有发现之前,他慌慌张张的带着白晓晓跑到了顶楼的实验室。

    “肥宝!大坏蛋,你在干什么?放开肥宝!”门一打开,白晓晓立刻飞奔了过去,将在围着肥宝进行研究的邪神推开。而可怜的肥宝此时正被绑在实验台上,“任人宰割”。

    “喵--”看见白晓晓没事,肥宝反而放心了,轻轻的叫唤一声。

    虽然被人绑着它很不爽,但是……它鄙夷的看了一眼鬼手和邪神,算他们识相没有伤害它,否则等它得到自由之后,肯定把他们毒死不可!真是太瞧不起猫了。

    猛然被人推开,邪神有些暴怒,但是看清来人之后,气焰顿时一软,飞快的将手中的针筒藏到身后,笑着问:“少夫人,你来啦?你的宠物真是好特别啊。”

    “特别你个头,你走开啦!”霍地抬头,白晓晓仇视的瞪着他,“快点放开肥宝。”

    她真是看错人了,以为他们都是好人。可是没想到大家都在骗她。耍她很好玩吗?欺负肥宝很有趣吗?一群恶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她带着肥宝离开好了,逃得远远的,永远也不要出现在他们面前!

    “好好,你别紧张,我们没有做什么坏事。你别哭好吗?”一向从容的邪神有些失措,手忙脚乱的解开肥宝。

    “肥宝,你好可怜啊,哪里伤到了,告诉我好吗?”白晓晓轻轻将肥宝抱入怀里,晶莹的泪水滴落到它的身上。

    “喵。”肥宝温顺的喊了一声,轻舔着她的手背,表示自己没事。

    “少夫人,我们真的没有做什么伤害到它的事,只是给它进行简单的体检……”鬼手不安的解释道。开始庆幸岛主有先见之明,不让他们伤害那只猫。

    狠瞪他一眼,白晓晓没有说话,生气的转身离开实验室。

    一回到卧室,她将肥宝放到床上休息,马上动手收拾东西。很快,她将行李都打包好了。

    “肥宝,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她轻轻抚摸着肥宝毛茸茸的身体,“我们一边打工,一边找哥哥,好吗?你会不会一直陪着我?”

    “喵呜--”看出她有些伤感,肥宝善解人意的叫了一声,温顺的让她抚摸着自己。

    “我们现在就走。”擦干眼泪,白晓晓拿起行李,转过身却看见黑轻元浑身冰凉的站在门口。

    “你要去哪里?”眼睛微眯,他不悦的道。她竟敢擅自主张离开,他绝对不容许!

    “哪里有路就往哪里走,反正你也不想看到我,更不想看见肥宝,那我还呆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哽咽的语气,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你说什么?”黑轻元脸色一沉,缓缓走到她的面前,攫住她的下颚,“小狼,你开始懂得反抗先生了吗?”

    先生?原来他只当她是宠物……那他还娶她做什么?心中一酸,她委屈的扁扁嘴,拼命忍住随时都会夺眶而出的眼泪。

    “那你想怎么样?东西我收拾好了,你不是要赶我走吗?”她抬起小脸,雾蒙蒙的眼睛看着他,如此的脆弱,惹人心怜,让他想抱抱她。

    可是,不能。他知道敌人就在不远处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不希望她因为他的缘故而牵涉到危险之中。

    “无论如何,你都只能听我的安排!”他冰冷着脸孔,面无表情的道,“下楼。我要你立刻回到岛上。别忘了,你是我买来的,我喜欢怎样对待你就怎样,你没有权利反抗。”

    冰冷的语言,残忍伤人。

    白晓晓脸色煞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片刻后,她缓缓低下头,“我知道了。”心里却盘算着,当他不注意的时候,她一定要偷偷离开。

    别墅门口,一辆豪华房车早已恭候多时。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白晓晓坐了进去,却没想他也坐了上来。

    她偏过脸,看向车窗外,小脸却难过的皱成一团,“你不用跟过来监视我,反正我不会逃跑。”

    “就算你想也无法逃走。放心,我会亲自送你回到岛上。”他不疾不徐的说,犀利的眼眸飞快的扫了一眼车窗外,暗中观察周围的动静。

    “为什么非要送我回到岛上?”难道他是要禁闭她吗?白晓晓忍不住回头瞪了他一眼,却发现他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只是安静的看着窗外。

    心中一怒,她转过脸,盯着窗外,发誓绝对不会再看他一眼。

    “刷--”一声,车窗忽然一暗,蒙上了一层黑色的幕布,隔绝了外界的光线,也阻挡了她的视线。

    “小狼,转过脸来,看着我。”黑轻元忽然出声道。他

    他无法忍受她的无视。

    “不要。”她赌气的看着窗外,以为蒙上一层东西她就会看他?想得美!嘟了嘟嘴,她干脆贴到车窗上,刻意远离他,却忽然间被一双有力的手拉入温暖而宽厚的怀抱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