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51章 理会

作者:悲伤成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strong>没有理会她的话里带刺,白晓晓转身离开。

    关熙妍眼神一冷,一抹诡谲的光芒一闪而过。她轻轻一笑,有种阴谋的味道,“你不是在找轻元?你不想知道他在哪里吗?”

    “你知道他在哪里?”白晓晓停下脚步,回头看她。

    “当然。我和他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他的一切我都知道。”娇媚的语气带着挑衅与嘲弄。

    微微一怔,白晓晓看着她,心底有些酸楚的异样,脸上却笑容不减,“你可以告诉我他在哪里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关熙妍轻笑道,“实话告诉你吧,我讨厌你。所以,我不可能告诉你。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找啊。对了,刚刚我就和他呆在一起……”

    什么意思?白晓晓皱了皱眉,这个女人真是过分。她气唿唿的转身,向树林的深处走去。直觉告诉她黑轻元就在不远处。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关熙妍轻勾唇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是她自己主动去找死的,没有人逼她。倘若她真的出了什么事,那只能怪她命贱!

    冷哼一声,她走出树林。不久之前,她收到了命令:远离秘密基地,不让任何人靠近山林。

    ……

    昏暗的走廊上,满地玻璃碎片,空气中有电线外壳烧焦的味道。白晓晓小心的往前走,不安的四处寻找。她强烈的感应到了黑轻元的存在。

    可是,他在哪个地方?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他没事吧?

    “轻元,你在哪里?”心神不宁的她,加快了脚步,喊着他的名字。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她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

    “轰--”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巨响,远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爆炸。地面微微震动,片刻后,响声停歇。

    白晓晓脸色一白,心跳加速。来不及多想,她慌张的朝声源处跑去。最后在一间紧闭的房间前停下。

    愤怒的咆哮声从里面传了出来,如同受伤的野兽在狂暴嘶吼一般。那是他的声音……她颤抖着手,将门推开,在昏暗凌乱的房间里,看见了他……

    瞬时,她睁大双眼,捂住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被束缚在房间中央的那个人。

    黑色的长发凌乱披散,金色的眼瞳阴冷嗜血,神智不清的他嘶哑咆哮,布满耀眼电流的身体,痛苦的挣扎着,粗大的铁链有些扭曲、断裂,却仍紧紧缠绕在他身上……

    “轻元?”她轻喊一声,茫然的走过去,声音有些颤抖。

    黑轻元倏然转过头来,眼神冷酷的盯着她,“滚!”

    “不……”她轻轻摇头,泪水悄然滑落,跌跌撞撞的走向他。

    “找死!”她的靠近,让他露出残酷的笑,金色的双瞳凶残骇人。缓缓的,他扬起右手。

    “砰!”白晓晓只觉得眼前一亮,有一道白光掠过,在地上轰然炸开。强劲的余威将她震得后退了几步。

    猝不及防的她,急忙稳住身形,僵在原地,惊愕的看着他。她早该知道,他的身体有问题。上次她偶然碰见他失控的样子,可是她并没有想到竟会是这样……

    对了,上次!忽然灵光一闪,她想起了她的鲜血可以救他。

    “轻元,不要怕,我来帮你。很快你就会好了。”欣喜的她连忙擦掉眼泪,向他跑过去,却忘了他早已失去理智。

    “呵呵……”看着她跑过来,黑轻元忽然笑了,只是眼神愈发的残酷嗜血。扬起右手,他对准她发起攻击……

    “喵!”就在忽然间,一只大肥猫从天而降,撞开了白晓晓。他的攻击落空,坠到地面上,将地板炸出一个深坑。

    “肥宝……”白晓晓爬起来,却发现肥宝的后腿被击中,鲜血直流。她急忙扑过去,将它小心翼翼的抱入怀里。

    “喵呜--”肥宝舔了舔她的手,表示自己没事。白晓晓心疼得直掉泪,掏出手帕急忙为它包扎,动作慌乱而颤抖。

    “小狼……”就在她惊慌失措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低喊。

    勐然抬头,她看见狂暴的他昏迷了过去。他无力的低垂着头,双眼痛苦的紧闭着,无意识的喊着她……

    “轻元……”她跑过去,用力抱住他,“不要担心,你很快就会没事的。有我在,你不会有事。”

    微微一笑,她在他的唇边落下一个吻,然后掏出一把挂在钥匙上的小刀,毫不犹豫的划破自己的手指,似乎害怕出血量不够多一般,她将伤口划得很深,鲜血顿时流出,她的脸色瞬时煞白。

    “喝……”她无力的靠在他身上,将手指放到他的唇边。娇小的身体在他怀里不停颤抖,剧烈的痛苦仿佛要撕裂她一般。

    也许是真的渴了。昏迷中的黑轻元下意识的含住她的手指,急切的吮吸着……却不知道,他越是用力,她越是疼痛。

    “呜……痛……”冷汗直冒的她,身体剧烈颤抖,紧闭的双唇有些发紫,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喵!”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猫叫。肥宝拼命直起身,向她跑过来,想阻止她的行为。

    “不……”她急促的喘息着,不让它靠近。冷汗湿透了她的头发,她的衣服。

    剧烈的疼痛仿佛没有尽头,深深的折磨着她。好痛,似乎整个灵魂都撕裂了一般。她的视线渐渐模煳,意识有些昏沉,却仍然固执的将手指举到他的嘴里。

    不知过了多久,察觉到手指上的伤口愈合了,她虚弱的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脸色正在好转。露出一抹笑,她心满意足的闭上了双眼,倒在地上,痛苦抽搐……

    片刻后,黑轻元悠然转醒,睁开双眼,却看见白晓晓蜷缩在地上,脸色惨白,唿吸急促而微弱。

    “该死的,你怎么会在这里?”低吼一声,他用力震断铁链,惊慌的将她抱入怀里。

    是他无意中伤到了她吗?

    看着怀里脸色惨白,唿吸微弱的白晓晓,黑轻元万分懊恼,心隐隐抽痛。

    异能间歇性失控,这是他小时候被迫接受研究后,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后遗症。至今他仍未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一旦爆发,就会狠狠的折磨着他,让一向冷静自制的他,失去理智,成为一台杀人灭世的疯狂机器。

    然而,他不愿意自己变成那样,所有才会建造了这

    所房子……却不料,他竟然无意识的伤害到了她。

    “轻元……”长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白晓晓微睁开眼,看见他安然无恙,嘴角轻扬,露出一抹虚弱的笑。

    然而,她的笑却刺痛了他的双眼,他轻抚在她苍白的脸颊,“小狼,你不该来这里……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看着他,眼神有些恍惚,冰冷的手轻轻的捧住他的脸,“我来找你呀……我做了很多吃的……可是却找不到你……我们回家好不好……好累……我想睡觉……带我回家吧……”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里竟带着几分哀求与渴望。

    “好,我们回家。”他心疼的吻了吻她冰冷的额头。然后抱起她,迅速走出房间,离开秘密基地。

    “鬼手!出来!”一回到别墅,黑轻元冷声低吼,声音透着几分不同以往的焦急。

    “轻元……”忽然,白晓晓轻轻扯了扯他的衣服,脸色依然惨白,“带我回房间好不好?”

    “不要怕,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医生……”

    “不要……我不要看医生。轻元,你会不会留在我身边?”她茫然无助的看着他,“带我回房间,然后留下来陪我好吗?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他有些犹豫,最后在她祈求的目光下妥协了,将她抱回卧室,轻放在床上。

    “睡吧,我会陪着你。”他坐在床边,俯下身亲吻她的苍白的脸颊。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

    “嗯……”白晓晓心满意足的闭上双眼,仿佛有他在身边,她就拥有了全世界。他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与温暖。只因为……她爱他啊。

    在他的陪伴下,她沉沉入睡,唇边带着甜甜的微笑。

    黑轻元静静的坐在床边,深邃的眼眸专注的凝视着她的睡颜,心却在隐隐刺痛。

    最近他的后遗症越来越严重,就连裴良易也无法控制住他。而且,那个人也在暗处中紧盯着他,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还将恶毒的目光盯到了她的身上……

    危险在逼近。

    可是,这样的他该如何保护她?

    他今天竟然还失手伤到了她。如果他没有清醒过来,是不是她就会被自己杀死?一如十六年前,他亲手将自己的父母杀死一样……

    一想到失去她,他的心就痛得无以复加。他爱她,那么的深沉,却无人知晓。

    眼神一暗,他痛苦的俯下身,将脸庞紧贴着她的脸颊,“小狼,以后你要乖乖的呆在这里,等我回来,知道吗?”

    “唔,轻元……”她忽然咕哝一声,唇边带着甜甜的笑,轻轻的蹭了蹭他的脸庞,却仍是熟睡。

    “小狼,你啊,”可爱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吻了吻她,语气却是无奈,“这样的你该让我如何放弃?留在岛上,等我回来。”

    话落,轻轻的,他松开她的手,直起身,走出房间。

    门外,裴良易拿着药箱,安静的站着,脸上带着创可贴,神情有些狼狈。幸好邪神反应快,不然他不死也残了。

    “进去吧。”黑轻元走出房间,背对着门,站在走廊上,神情有些落寞。

    “岛主,你不要一起进来吗?”察觉到有些不对劲,裴良易忍不住问。

    “不用了。快点进去为她检查。”他冷声道,语气有些耐烦。

    “是。”不敢多问,裴良易急忙走进房间。片刻后,他走了出来,“岛主,少夫人除了过度疲劳之外,并无大碍。”

    “只是过度疲劳吗?”黑轻元回头,眼神犀利的看着他。

    “是的!”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裴良易慌忙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那双阴冷嗜血的金色的眼眸,从脑海里一闪而过。

    他有些难过。在医学界里,年纪轻轻的他,医术精湛,是人人称羡的天才神医。可是,这样的他却救不了岛主。他无法找到治愈岛主后遗症的有效方法。

    “仔细为她检查,我不相信她会没事。”黑轻元有些不悦。他不相信,她虚弱无力的模样只是因为过度疲劳。

    “可是,少夫人真的一点问题也没有……好吧,我再检查一次,不过,我可能要抽取血液。”裴良易推了推眼镜,征求他的意见。

    黑轻元沉默,片刻后,他点了点头。

    裴良易再次走进房间,这一次却没有把门关上。他拿出针筒,走到床边,动作精准熟练的为熟睡中的白晓晓抽血。

    然而,针头刚刺进雪白的皮肤,白晓晓忽然浑身一震,尖叫一声,用力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

    “痛!好痛!”

    她紧闭着双眼,哭喊着。娇小的身子微微抽搐。

    “该死的!鬼手,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一直站在门口的黑轻元,听到她的声音立刻跑了进来,将颤抖哭喊的她抱入怀里。双眼冷冽的盯着惊愣住的裴良易。

    “我……我只是在给她抽血。”裴良易也被白晓晓的剧烈反应吓到了。从医多年,他还从未遇到过这种状况。

    “你的医术退步了吗?”冷酷的声音十分严厉,黑轻元愠怒道。

    “不是,我只能说,少夫人的痛觉神经比一般人敏感。”推了推眼镜,裴良易恢复冷静,沉思道,“看来,少夫人的体质特殊。对于普通人来说,抽血只是轻微的疼痛,可是到了少夫人身上,那一份疼痛也许就是几十倍……”

    黑轻元脸色阴沉,冷声道:“那现在怎么办?你没看见她痛得发抖吗?”

    “抱歉,属下无能为力。”裴良易低下头,歉疚道。

    黑色的眼眸微微一眯,“你出去吧。”

    “是。”拿起药箱,裴良易离开了房间,脸色有些难看。他忽然觉得自己真是没用。

    “呜呜……好痛……”白晓晓呜咽着,拼命往他怀里钻,寻找安全感。

    “没事了,小狼好好睡吧。”他轻声安抚她。

    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白晓晓闭着双眼轻声呢喃,“不要离开我……”

    黑轻元怜惜的抚摸着她的脸,“小狼,留在岛上等我回来。”

    在她脸上落下一个吻,他将她放回床上,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准备一下,半个小时后,我们离开这里。”黑轻元走下楼,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邪神,“他来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是撒勒?”邪神闻言顿时站了起来,脸色微变,带着仇恨的愤怒,“他已经找上来了吗?很好,这一天我等很久了。”

    “可是岛主,”裴良易有些担忧,“你的身体……”

    话未说完,瞬时客厅里一阵沉默。

    “你以为我会输给吗?鬼手,就算我的身体有碍,这一次也逃不了。他不会等我的身体恢复了才行动,你知道他的性格,别人越是痛苦他越是兴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