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834章 窝里反了

作者:無中生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清晨。

    闹钟刚一响,况意意就坐了起来。

    身边的床铺毫无意外是冰冷的,她就知道白墨寒昨天夜里去医院了。

    一边走下床,第一件事是给白墨寒打电话。

    “喂,你爸情况怎么样了?”

    白墨寒的声音依旧透着让她安宁的稳重,“手术成功了,情况暂时稳定,你慢慢洗漱,不着急过来,冰箱里有刘妈帮你做的早餐,吃完早餐再让李叔过去接你。”

    “知道了。”况意意挂掉电话,刚要去浴室。

    突然,她的手机又再次响了起来。

    这次打来的人是刘佳薇。

    况意意顿住脚步,望着手机屏幕,心里像是被一只突如其来的大手捏住了似的。

    她深吸口气,按痛了电话,“喂,佳薇。”

    未几,电话那头响起了刘佳薇充满安慰的声音,“意意……我都知道了,你别太伤心了,白墨寒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一瞬间,况意意就像被雷噼了似的,石化在地。

    她抓着电话的手骤然收紧,努力平缓着语气问:“你怎么知道的。”

    刘佳薇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况意意会这么问。

    不过,她还是很快地回过神,用早就想好的借口解释道:“是听张特助说的,你不要太难过,他一定会度过这次难关的。”

    白墨寒出事,张特助肯定会是第一个知情的,拿他当挡箭牌万无一失。

    张特助?呵呵,这件事根本就没来及通知张特助。

    况意意先是冷笑,继而,唿出一丝怅然若失的叹息。

    刘佳薇凭什么一上来就笃定出事的就是白墨寒呢?

    她叹口气,“佳薇,出事的不是白墨寒。”

    然后不等刘佳薇说什么,她就挂了电话。

    顾不得给李叔打电话,匆匆地往楼下跑去,打了辆车去了医院。

    白厉已经度过了最初的危险期,但是因为脑部还有淤血,而且位置太过于靠近大脑,在那个位置动手术风险非常大,国内的专家做过会诊,但却没有一个人敢打包票动手术能万无一失的。

    况意意到医院的时候,大夫正在跟蒋芷云商量转院的事。

    “欧洲那边不管是技术还是条件都要远远好于国内,封夫人您最好还是带白先生去国外治疗,国外这方面的专家也很权威,相信白先生去了国外,治愈的几率大一些。”

    蒋芷云从主治医生办公室走出来,就跟白墨寒商量这件事。

    况意意匆匆的上楼,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有些舍不得,“妈,您要去欧洲?”

    蒋芷云点点头,伸手爱恋地摸了摸她的刘海,“不用舍不得,等小孙子落地,妈就回来了,也许用不了那么久,他的手术就会成功。”

    说完,她便拿起手机,走到一边给柳管家打电话吩咐他准备专机的事情。

    况意意连忙以眼神示意白墨寒去一边说话。

    两个人来到楼下花园里,况意意转身,昂着头,神色有些凝重:“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什么事?”

    况意意把早上刘佳薇打来电话那件事说了。

    白墨寒的神色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他抬起手,用指尖慢慢抚平着况意意皱起的眉心,温声说:“白雷早上查出来,肇事司机一个月前被确诊为肺癌晚期,而他妻子的银行卡一周前突然多了十五万,昨天下午又被汇款十五万。”

    况意意瞬间想到了什么,“这些钱刚好是你开给佳薇那张银行卡上的钱对不对?”

    “嗯。”白墨寒点点头。

    说着,他看了看表,“我有点事去办,你在医院等我。”

    “不要。”况意意立即拉住他的手,紧张地问:“你干什么去?”

    白墨寒定定望着她,目光柔柔暖暖的,却不说话。

    况意意咬了咬下唇,最终还是问了出来,“你会怎么对她?”

    “我不知道。”白墨寒抬眸望着远方,眸光里透着一丝罕有的迷茫。

    “你不用顾及我……”想到躺在床上的白厉,况意意抿了抿唇:“这次的事,既然她已经铸成大错,我不希望你继续背着上一代人的包袱,你已经不欠她的了。”

    白墨寒沉默着,手插在兜里,没说话。

    “走啦。”况意意拖着他往外走,“有些话是时候说清楚了不是吗。你们男人总是喜欢做的多,却什么都不肯说,从一开始知道你的打算起,我就一直害怕会有意外发生,如果当时就跟她把话说清楚,也许就没有今天这样的意外了,你明明是好心,可是你收获到了什么?收获到的只有伤害。”

    说着说着,她眼圈红了,不忿地撅着嘴,替白墨寒感到愤愤不平。

    可是她知道,就算是时间倒流,再给白墨寒一次选择,这固执的男人一样会那么做,不图任何回报和感激,用他的方式默默扶持着故人的孩子。

    白墨寒被她拉的迈了几步,无奈地笑笑,伸手一把搂住她,将额头抵在她额头上,“好了,老婆,别再埋怨了,再埋怨就像个祥林嫂了。”

    说话间,两个人来到车库,上了车,白墨寒发动车子驶离了医院。

    路上,突然他想到那件事,说道:“周涔茹要动手了。”

    继而,他把白雷接到电话的事情告诉了况意意。

    况意意讽刺一笑,“也是奇了怪了,况美美为什么要告诉我们,她一向是最恨我,最巴不得我死的,这次居然这么好心?”

    白墨寒微微勾了勾唇,嘲弄地道:“窝里反,她跟周涔茹已经因为王瑞撕破脸了。”

    况意意皱起眉,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好半天才说:“难保周涔茹没有对她做什么,她那么恨我,不到万不得已,怎么会拆穿周涔茹的计划呢。”

    “嗯,白雷查到,她被毁容了,可能是周涔茹让人做的。”

    况意意闻言,只是惊讶了一下。

    以况美美的行事风格,出事是早晚的。

    当初她抢走伞云菲的男朋友,伞云菲也不过是扇了她几十巴掌就算了。

    可惜周涔茹不是那么好说话的,连自己的亲外甥都能下的去手,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狠,不过话说回来,周涔茹也许是

    真的受不了况美美了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