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9章:秋忙别添乱

作者:蓝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王家婶子手脚麻利的剥着棒子,正和几个人讲蔡花有能耐,以后整个蔡家庄都能跟着富起来的话,转头哈哈笑着去看蔡花,眼神一撇却冷森森的看着一条楮皮蛇聚敛着(弯曲)速度很快的朝着蔡花冲过来,心里一惊,大喊一声,

    “有长虫(蛇)啊!蔡花!”只叫了一声蔡花,没来得及,那长虫已经迅速缠上蔡花的脚脖子。

    孙氏几个脸色大变,蔡花只一惊,感到脚脖子上缠了东西,眸光一冷,寒着脸飞快的伸手死死的抓向缠在脚脖子上正准备往上爬的长虫,死死的掐着七寸的地方,从裤腿上扯下来,冷眼看着不停的卷曲着尾巴,往胳膊上缠的楮皮蛇。

    “快扔掉!”楚熙沉着脸,喝了一声,伸手拍过去。

    啪的一声响,蔡花手里的长虫就飞出去,楚熙冷着脸,眼里闪着冷光,伸手朝着半空中的长虫打了一掌,嘭的一声,长虫在空中碎成点点血水撒下来。

    那边清晨已经朝着一个方向快步追了过去。

    蔡花看着眼里冷光闪烁,要不是她大小就在山沟沟里长大,见了不少长虫,更是抓了不少回,那条楮皮蛇就缠上来了!虽然没有毒,但咬一口也不是好受的!要是毒长虫,只怕她现在已经倒下了!古代没有血清,只怕一个不及时她的小命就再次玩完了!

    孙氏和蔡东林几个过来,拉着蔡花看她碍不碍事儿,

    “干啥啊!?干啥啊!?快放开我!我不就在屋角拉个屎,你们想干啥!?”被提出来的人愤怒的嚷嚷着,手里还提着没有绑好裤腰带的裤子,要提不提的样子,竟然是胡绳儿。

    蔡花看着眼神就是一冷。

    “胡绳儿!你个丧良心的杂碎!”蔡东林看着就想抓着胡绳儿打上一拳。

    “蔡东林我告诉你!你别以为自己有钱就嚣张起来了!你打死我的狗,吃了狗肉,我只不过在你家屋角拉了泡屎而已!你想咋的!?”胡绳儿挣脱不开清晨,就知道清晨也是个练家子,心里愤恨的要死,瞪着蔡东林就是不说放蛇的事儿。

    “你往这边放长虫,你还敢说!?”蔡花一个没拦住,蔡东林已经把话说出了。

    蔡花眼里就闪了分无奈,胡绳儿本就是恶痞,又死咬着他是拉屎的,提都没提一句放长虫的话,现在再让胡绳儿承认就更不可能了!

    “啥!?放长虫!?我呸!我又不是养那玩意的,我还放长虫!?拉了泡屎你就扯起来了!?以为家里钱多老子怕你啊!?放开老子!不然老子让你们一家子都过不安生!不信咱走着瞧!”胡绳儿朝地上呸了一口,挣脱着,威胁蔡东林。

    “在屋角拉了泡屎啊!?”蔡花拦住还要说话的蔡东林几个,勾起嘴角笑看着胡绳儿,那边给郑墨辰使眼色。

    胡绳儿看着灯光下蔡花小脸带笑,眼里闪着异光,顿时心里一突,觉得阴森起来。蔡花是个不简单的!要不然也不会那短时间就弄了那多银子,还盖了大房子!还和官府扯上了关系!

    那边郑墨辰到屋角一看,地上果然有一泡屎,看着胡绳儿嚣张蛮恶的样子,转身拿了铁锹把那泡屎铲过来,

    “你不就在屋角拉了泡屎,小爷不咋地你!小爷也不过就把你拉的屎还给你!”说着拿了棒皮子垫着,抓着那泡屎按着胡绳儿往他嘴里塞去。

    “唔唔……”胡绳儿惊愕的瞪大了双眼,继而就是愤怒,双眼喷火瞪着郑墨辰,想出声,被郑墨辰堵的死死的。想动弹,清晨抓着他的手,他就觉得全身动弹不了。嘴里的臭屎味儿冲过来,鼻子嘴里都塞的满满的,胡绳儿猩红着眼,要是能动,手里有家伙,指定把郑墨辰弄死!

    郑墨辰哼哼着,把最后一点糊在胡绳儿脸上,棒皮子塞进他嘴里,这才嫌弃的松了手,呸了一声,

    “小爷几天都不用拿手吃饭了!”

    清晨一脚把胡绳儿踹了老远,狠狠的摔在地上,咕轮(滚)一圈才停下,忙把嘴里的棒皮子扯出来,吐了一通,抬头看。清晨眼神冷厉,郑墨辰脸色冷沉,蔡东林一众人冷着脸双眼怒火的瞪着,楚熙脸色淡淡的,眼神却让人全身发寒。蔡花却是小脸含笑,勾起嘴角看着他。

    胡绳儿想到楚熙一掌把长虫打的只剩下血水,清晨小小的个子,抓着他,他就动不了,忍不住心里有些发寒,撂下狠话,

    “你给老子等着!落到老子手里,老子弄死你!”说完就转拾了一个玉米叶抹了把脸,冷哼一声转身就朝着鱼塘跑去。也不说说给谁听的。

    胡绳儿一走,知道蔡花也没啥事儿,就有人笑起来,夸郑墨辰真是损招多,竟然想到把胡绳儿拉的屎还给他!不过大多人看楚熙的眼神却带了害怕和敬畏。能隔空打死长虫的,那就是和戏文里面说的隔空打死人!看着楚熙一直弱弱的,就是个大户人家的病弱公子,却不想竟然那厉害的!

    楚熙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转身回了院子,郑墨辰手法虽然实用,不看见好,看见就太恶心他的眼了!

    郑墨辰也觉得自己恶心,特意回家打了水,用香皂角子洗了好几遍,闻着没啥味儿了才出来,还把手伸在蔡花跟前,

    “闻闻还有啥味儿没!?”是不是他鼻子不管用了,没闻出来!?

    “你太闲了!?”蔡花看着眼前的胳膊,那手都快伸到她鼻子下面,幽幽的眼神就撇过来了。

    郑墨辰撇撇嘴,急忙收回手,

    “小爷就是个苦命的!干了好事儿不落好!编棒子去!”哼哼一声,又跟着蔡东林几个学编棒子。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胡绳儿太赖,让蔡花一家以后都小心点啥啥的,手下却没有停,麻利的干着活儿。

    人多速度快,棒皮子都剥了一大堆,垛成一个垛了,蔡结实和王栓子就满圈子的转悠着抱棒皮子。

    不时,十多亩地的棒子就下去了,蔡花看着月上中天,让众人回去睡觉,众人都说剩下一点干完省的明儿个还要伸手。剩下的一堆也很快就被剥完了,蔡东林几个还没有辫完,准备等明儿在编。

    蔡花当时就拿了钱袋子出来结算工钱,白天干一整天,累的散架,晚上还帮着剥棒子,都没有谁想着偷懒啥的,蔡花给每个人都发了一百文钱。

    众人夸了一通蔡花人好又大方,还没见过这么好的东家,都不留力的干活,想和蔡花签契约,当蔡花家的长工。

    孙氏商量蔡花,

    “明儿个要不要叫几个长工过来帮忙,把你花奶奶家的棒子也掰完了!?人家自己的活儿不干,就帮咱家了!咱家也不能太作挤了!”

    “明儿个村子里的棒子都开始掰了,家家户户都有地!明儿个看看有谁家晚的,看雇了过来打慌(帮忙)吧!”蔡花皱皱眉毛,想着蔡玉华家不到二十亩地,四个干活的,再加上他们家的仨,两天只怕都掰不完,还是雇人快点。不然那个一百亩地,到时候人家再过来一帮好几天,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孙氏点点头,蔡东林就放下手里的活计,去各家问了,有二十多家都要掰玉米,只有六个人来,说好早早吃了饭就过来。

    第二天蔡大力抹黑起来的时候,刘海英也支起胳膊,问蔡大力,

    “咱们一家子都过去帮忙,现在她们家地都拾掇完了,咱家地虽然不多,可也得几天要忙活呢!就不能让那些长工也过来帮一天!?”要忙活几天,那就得她做饭蒸馍了,做饭还好,她蒸的馍都不能见人。

    “咱家就那点地还雇啥人!?年年不都是这样,忙个几天就过去了!又不让你下地干活,就在家做做饭就是了!”蔡大力说着把褂子的袖子卷起来,准备出去拾掇下地的家伙。

    刘海英沉着脸暗骂蔡大力心眼实诚,被人家骗着干了那多活,帮人家挣钱呢!

    大力娘已经做好了饭,一家人快速的吃了饭,蔡玉华就葫芦装了两葫芦的凉白水,拿了几个青菜咸饼子,就准备拾掇了下地干活了。

    “要不把蔡花家的大板车借了!?多忙活会,一下子拉回来,也省事儿的!”蔡有志看着自家的板车,就问大力娘。

    “他们家也忙的很,那多棒子蜀黍啥的要拉,还是别借了,咱家的车也不小,多拉一趟就是了!”大力娘想想还是没有同意。

    “那就多拉一趟!”蔡有志点了头,赶着牛车先到东地去掰玉米。

    一家人赶到地里的时候,愣了几愣,还以为走错了,因为蔡东林已经带着六个长工,加上郑墨辰,已经忙活起来了。地里中间的一道走车路都砍好了,板车上都快装满一车棒子了。

    “花娘!大叔!那些长工地里都忙,就叫了这几个来!咱们多忙活一天,也能活干完了!”蔡东林出来招呼一声。

    “你这孩子!帮忙就帮忙了,还请人过来!”大力娘就嗔了蔡东林和孙氏一眼,

    “又是丫丫的注意吧!”

    蔡东林和孙氏都笑起来,蔡有志就摆手让大力娘别说话了,赶紧干活,干劲十足的背着麻袋钻进了玉米地里。

    孙氏就让蔡玉华回家和蔡花一块看玉米,不让她钻玉米地,说是小女孩家的都把皮道子(皮肤)剌坏了。

    蔡玉华不肯,还是钻了玉米地。

    蔡花却是在家里桐树下看着晒了满地的玉米棒子,一边拿着蒲扇扇着风。

    清晨还在编棒子,他人小,却有力气,编的比蔡东林的还结实。蔡结实和王栓子就在一旁跟着学,不过俩人虽然都编成了,清晨伸手一拎就散了。俩人编了几个都散了,就丧气了。王栓子看着路口撅着嘴,

    “我哥那个没良心的!竟然都不过来帮忙!”骂王柱子没良心。

    蔡花笑着摇摇头,招手让俩人洗了脸,喝凉茶,

    “你哥八成是有事儿绊住了脚!家具铺子也忙的很呢!”

    树上的知了过了立秋就变声了,不再唧唧的叫,而是转着弯伏头伏头的叫。王栓子稀奇,问为啥那么叫,蔡花和蔡结实都不知道,和蔡结实商量了一下,一人喝了一碗凉茶,就拿着竹竿上面帮着布兜子,要去抓伏头。

    蔡花就拿了一堆棒皮子坐在树下编团蒲,以前婆婆最喜欢编个团蒲,编个小筐子啥的,用蜀黍梃子纳的馍筐又精巧又结实耐使。

    编了几个,可以给晚上剥棒子坐着用,看着快晌午了,蔡结实和王栓子还没回来,就叫清晨也别忙活了,帮着她做饭。先拿了两块点心给姥爷垫食儿,拾掇了菜去做饭。

    楚熙看着,也跟到了厨房里,见那锅底门子黑黝黝的,锅台上还落着灰,就皱起了眉毛。

    蔡花去拾掇抹锅台,添上水,馏馍。楚熙看着清晨摘豆角,也坐下跟着摘豆角,不好的掐掉,他愣是掐掉了一大截一大截的。

    “公子!您还是回屋吧!”清晨没敢说楚熙是添乱,委婉的让他回屋。

    蔡花见一大截子的豆角都被掐掉了,嘴角抽动了下,又拾起来,

    “你还是别添乱了!不然下晌都吃不到饭了!”

    楚熙粥粥眉毛,坐在一旁没动,却也没有再伸手。

    蔡花这边做上饭,见蔡结实和王栓子还没回来,就皱起了眉毛。先炒了一碗鸡蛋,抓了白面馍出来,端着给姥爷送去。

    外面有人喊蔡花,

    “蔡花!蔡花在家不!?快点啊!你弟弟掉河里没影儿了!”

    蔡花一惊,出来见是同村子里一个媳妇,一脸的慌张,就抓着她问,

    “啥掉河里没影儿了!?”小脸白了起来。

    “你弟弟掉河里,已经没影儿了!快点过去吧!”那媳妇急忙拉着蔡花就过去。

    楚熙忙给清晨使眼色,清晨也跟着蔡花跑过去。

    几个人赶到河边的时候,河堤上还站着几个人,指着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是挖的一个坑,水深的很呢!没人敢下去救!”

    蔡花看着没见王栓子,也没多想,就想着蔡结实掉进了深水坑里,小脸煞白,抬脚就往河里跳,清晨急忙拉着她,

    “我水性好!我下去!”说着跳进水里,一个猛子扎进去,没了人影。

    蔡花焦急的在岸上待着,绷着小脸紧紧的盯着水面。

    可是一盏茶的功夫都过去了,还是没一点动静,蔡花额头上落下密汗,拳头越握越紧。

    “唉!你说一个捅,掉下去就掉下去了,还下去捞!”旁边的一个老婆子就叹口气,摇摇头。

    蔡花就疑惑了,一个桶!?

    “啥捅掉下去了!?”结实和栓子出门的时候就拿了根竹竿,一个布袋子,没拿啥捅。

    “这么大一个木桶,舀水的!也不知道咋这省!”那老婆子就用手比划了一下,看着水面没动静,就又摇摇头,说没救了。

    “蔡花!你这慌干啥!?你不是和她们家没啥关系了!?”河对面就有人喊蔡花。

    蔡花一听,眉毛就皱紧了,河里掉的不是结实!?

    “大姐!?”不远的地头上就传来的蔡结实和王栓子的叫喊声。

    蔡花心里一颤,回头见俩人都好好的跑过来,立马沉了脸,

    “你俩干啥去了!?”说啥掉进深水坑里没影儿了,都快吓死她了!

    俩人见蔡花沉着脸瞪着眼,脸色很不好,顿时吓的不敢说话了。蔡花一直很温和,就算有啥事儿也都是轻声细语的嘱咐他们,从来没有沉着脸冷声和他们说过话。

    他们今儿个沾伏头没沾到,就爬上了山,追着一只兔子跑了老远,那兔子自己跑的太猛,撞在了石头上,他们才上去抓了晕乎乎的兔子回来,就想着给姥爷和蔡花补补。

    蔡花见俩人吓的绷着小脸,一脸的害怕,又见俩人手里拎着兔子,就明白了过来,出了口气,转身见清晨还没有影儿,就慌了,站在河堤上叫清晨,

    “清晨!清晨快上来!清晨!”

    就有一个婶子点着蔡结实和王栓子说道俩人,

    “你这俩败事儿的!自己跑去山上抓兔子,你姐以为你们掉水里,吓的跟啥一样!那个小伙子下水里捞人,到现在也没影儿了!”

    蔡结实和王栓子对视一眼,脸色就发白了起来,爬在河堤上也喊清晨。

    蔡花的脸色越来越灰败,突然水下动了,清晨拖着一个人冲上水面,看着却已经没多少力气了。

    蔡花忙央求了河堤上的几个会凫水的下去把清晨捞上来。几个汉子应着,见人没死,就下去捞人了。

    和清晨一块捞上来的还有蔡高奎,小脸青紫,已经没了气息。

    晋氏和蔡东银这个时候也赶过来了,一看蔡高奎没气了,顿时吓的脸色煞白,晋氏差点昏倒,脚下发虚的扑过来,

    “我的高奎啊!你丢下娘可让娘咋活啊!?”凄厉的就哭喊了起来。

    清晨也脸色发白,喝了好几口水,蔡花正让一个在家里干活的长工给他按压,把喝的河水吐出来。

    看到清晨没啥大碍,还睁着眼,蔡结实和王栓子才松了口气,小脸满是无措自责,红着眼还不敢哭。

    蔡东银抱着蔡高奎也嚎哭起来,

    “我的儿啊!就打个水回去,你咋就淹死了啊!?”

    晋氏抱着满是冰凉的蔡高奎有些接受不了,长着大嘴嚎了一嗓子,眼睛有些发黑。她一辈子的指望都是儿子!也就一个儿子!现在儿子却死了,那她还指望谁去!?秀才,官老爷,银子,儿子没有了,啥都没有了!晋氏绝望了,嘶喊一声,抬头就看到蔡花,又看看蔡高奎,立马眼神阴毒的盯着蔡花,咬牙切齿道,

    “是不是你个小贱人捂死我儿子!?”竟然把错处推到蔡花身上。

    蔡花一愣,回神立马冷了脸,抿嘴不屑看着晋氏,

    “你的嘴最好放干净点!你儿子自己掉进河里,要不是我们赶过来捞出来,他现在还在水底下呢!”

    “就是你捂死了我儿子!我和你拼了!你个该死的不要脸的小贱人!”晋氏尖叫一声,朝着蔡花扑过来。

    蔡花眼神一冷,看着晋氏冲过来,急忙错开一点身子,伸脚就踹向晋氏的膝盖。

    晋氏腿上不稳,扑通一声狠狠的摔在地上,牙都磕在地上,嘴唇磕破,鲜血就冒了出来。

    “你这个不讲理的老娘们!你儿子咋掉进河里可不止一个人看见了!你别无赖人家蔡花!蔡花要不是后来带了人过来,还没人去捞你儿子呢!”说道蔡结实和王栓子的婶子就指责起晋氏来。这人心眼真是恶毒!转头就把救人的诬赖成害死人的!

    “你个小贱人害死了我儿子,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们家的!”晋氏却不听别人的话,认定了是蔡花害死了蔡高奎。

    蔡东银也恨恨的双眼猩红的盯着蔡花,看了想法差不多。

    蔡花嗤笑一声,让蔡结实和王栓子扶着清晨起来,看着晋氏和蔡东银,

    “如果你们真的以为是我捂死了你儿子,你可以到县里告我!咱们打官司!要是假的,我就告你们个诬赖,就算不坐牢,至少五十大板一板子都不能少了!”

    两口子脸色就变了,晋氏咬着牙,眼泪突突的掉,

    “你个贱人以为认识官府的人就能脱掉害人的罪名了!?老天还讲不讲公道啊!我们被人害死,还要让犯人逍遥法外啊!”

    众人看着晋氏的眼神就满是鄙视,愤怒,

    “救了你们,你们竟然还往人家身上赖,看以后你们有个啥,谁还敢伸手啊!”

    “就是!以后他们家谁在死啥的,咱们就当没看见!要不然被赖上了,冤死也只能自己气死!”

    “真是狼心狗肺的!猪狗不如!”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有人劝蔡花赶紧带着清晨回家,

    “…家家都忙的脚不沾地,现在又是个吃饭时儿,谁脑子有毛病了跑到这里被人诬赖!?都赶紧回家吃饭去吧!谁有本事的让她自己可这劲儿的蹦跶去!看有谁理!?”

    晋氏想拦住蔡花,几个下去捞人汉子就挡住晋氏,

    “想干啥啊!?知道王法咋写不!?”

    晋氏恨的磨牙,看着脸色青紫的蔡高奎,有种上不来气的感觉,眼前发黑。

    蔡花看着晋氏的身子摇晃了两下,转头抿着嘴,

    “本来还想看看他死了没,没死救他一下!现在……”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蔡东银一听蔡花能救蔡高奎,病急乱投医,急忙放下蔡高奎,跑到蔡花前面扑通一声给蔡花跪下就猛磕头,

    “求求你救救高奎吧!你是好人!我们都该死!高奎才八岁,和结实一样大的小孩子,我给你磕头!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们高奎啊!我给你当牛做马,你要还不解气就杀了我,我只求你救救高奎!他也是血缘的弟弟啊!”眼泪哗哗的往下掉,额头很快就磕破了,冒了血出来。

    晋氏也恍惚了一下,扑通给蔡花跪下,

    “…救救我儿子!求求你!”

    蔡花冷着脸,回头看了眼晋氏,见她脸色灰败,嘴上脸上血水和泪水混到一起,心里却丝毫没有同情。晋氏心里阴毒,看着一点不好就算计人!那些阴狠的招数都是晋氏在底下攒搓的!又见蔡高奎,也是个被爹娘惯坏教坏的,心里早就扭曲了!想到啥,眸光转了转,抿嘴冷声道,

    “你们的话我一点都不相信!不过你们以后要是再敢嚣张,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我们绝对不敢!绝对不会!求求你快救救高奎!”两口子祈求蔡花。

    清晨皱起眉毛,不赞同的看着蔡花。那个啥高奎的已经没气了,他们只是错认了人费劲儿把他捞上来,这俩人都敢当众诬赖,要是真的死了呢!?

    蔡花看了下蔡高奎,皱起了眉毛,

    “如果他还有心跳,或许有救!要是没有就是死了!”幽幽的看了晋氏两口子一眼,上去摸蔡高奎的脉搏,已经摸不到了。

    “蔡花姐……”王栓子就拉着蔡花不想让她被诬赖上。

    蔡花微微摇摇头,就趴在蔡高奎胸脯上听,心跳虽然微弱,却还没有停,蔡花就指了蔡东银过来,

    “捏着他的鼻子,给你用最吹气!直到咳出水来!”让蔡东银给蔡高奎做人工呼吸。

    蔡东银啥都不懂,脑子一片空白,听蔡花吩咐,忙爬着过来,就捏着蔡高奎的鼻子,看蔡花沉着脸点头,低头给蔡高奎吹气。

    蔡花就用手在蔡高奎胸脯上一下一下的按压。

    众人都觉得蔡花不该救,可看蔡花让给吹气,还按胸脯,就围过来看,也想知道蔡高奎到底是死是活。

    吹了差不多一刻钟,蔡东银没力气了,蔡花指了晋氏去漱口,换她来渡气。

    终于,快两刻钟过去,蔡高奎噗嗤一声,缓过气来,肚子里的水吐了出来。

    众人惊奇了,那都没气的人,竟然救活了!?

    “啊……我的儿啊!”晋氏抱着蔡高奎就嚎啕大哭起来。

    蔡花松了口气,站起来,看着虚弱的蔡高奎,小脸还带着惊慌恐惧,甩了甩手上的水,站起来,

    “人是救活了!还是赶紧去看郎中吧!以后就看你们了!”意味深长的看两人一眼,和蔡结实王栓子扶着清晨回家。

    楚熙就站在不远的地头,神色淡淡的,见几个人走上来,点了下头,转身回家。

    家里孙氏和蔡东林几个已经回来了,知道这事儿,把蔡结实和王栓子好好说道了一顿。蔡东林瞪着眼要打蔡结实,

    “…为了个兔子满山跑,吓的家里人都跟啥一样!以后再这样我打断你你的腿!”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蔡结实弱弱的发誓,王栓子也跟着发誓说以后不敢了。

    蔡东林要给清晨请郎中过来看看,清晨说没事儿,笑着说吃顿好的就过来了,孙氏舀饭的时候舀了一大碗肉汤给清晨。

    蔡东林吃的快,吃完就把兔子剥了。兔子还不小,要不是撞石头上,俩人也抓住,晚上能炖一锅兔子肉了。

    下晌孙氏几个再下地的时候,蔡结实和王栓子老老实实的搬了方凳出来,就坐在蔡花旁边写字。

    孙氏让蔡花从棒子皮里面挑出来点嫩白干净的,留着蒸馍的时候垫在下面,蒸的馍会有一股子淡淡的玉米香,还省抹布。

    楚熙也坐在一旁帮着挑,不过他太挑剔,蔡花挑一大把了,他才挑一个。很多棒子都有虫子或虫屎在上面,楚熙看见就皱眉毛,一下午眉毛就没松过。蔡花劝了他一回,没动,也就不管他了。

    刘海英扶着肚子过来,笑眯眯的,

    “蔡花啊!你奶和的发面都发满盆了,我这几天肚子不得劲的,你能帮忙蒸下馍不!?我烧火!”

    “我?我还不会蒸馍!”孙氏舍不得蔡花和发面,因为每次一和面都是一大陶盆,蔡花胳膊细,没力气。连搓馍孙氏都是自己干,只让蔡花摘菜烧菜,炖个汤啥的。

    “不会!?哎呀!这可咋办啊!面都发出来了,我这身子重的不行,又不得劲,等你花奶奶和玉华回来,那面都发酸过去了!晚上几个人累的动弹不了,还要吃饭呢!”刘海英就一脸懊恼焦急,扶着肚子不知道咋办好的样子。

    楚熙淡淡的撇了她一眼,刚想说话,蔡花就站起来,

    “我试试吧!”一盆面发酸就不能吃了!一家人都下地累死累活的,回来家里竟然没有一顿饭,也说不过去。

    楚熙就皱了下眉毛,让清晨跟着去。

    清晨撇了下嘴,他刚从阎王殿转悠一圈,公子也太能使唤人了!

    蔡花让清晨留家,她跟着刘海英过去了。

    大陶盆里的面已经发的冒出来了,再等就真的要发酸了,蔡花皱了下眉毛,看着案板上碱面子和面卜都准备好了,就洗了手,拿着面卜抹在手上,抓了两把,去挖陶盆里的发面。

    刘海英就扶着肚子苦着脸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笑看着蔡花盘面,

    “真是麻烦你了!要不是怕你花奶奶和你爷他们回来吃不上饭,我又不认识啥人,也不会让你干这活计了!”

    蔡花应了声,盘面她会,就是盘的不好,而且面太多,只能分成几次盘。

    不过等一大陶盆面盘完,都搓成条,拽成馍剂子,蔡花的胳膊已经酸的没有知觉了。

    刘海英看着蔡花擦了几回汗,笑着拉了椅子上去,

    “看你累的!我帮着搓馍吧!”

    蔡花没有推,也搬了个凳子过来坐着,搓馍。以前搓馍都是拿着馍剂子使劲儿搓,一块面被搓的像死面一样,蒸出来那就是铁蛋子。不过这回蔡花想搓成铁蛋子却是没有时间没有机会。太阳都落山了,不时天就黑了,还要回家准备做饭呢!

    蔡花搓的馍不好看,有的上面尖头,有的太偏,开始刘海英还说不行,再返工重新做,蔡花幽幽的看了她一眼,扔了一句来不及,没有理她。

    刘海英搓的死慢,蔡花这边搓了四五个了,她才搓了一个,下面还开散着,趁着蔡花不在意,往馍里面塞塞。

    等两大锅拍馍搓出来,蔡花俩胳膊都抬不起来了。面瓢啥的都放在案板上,洗了手就不管刘海英直接回家了。一开始她以为刘海英是个内向的人,不好说话,谁想还是心里揍事儿的!两家人那好的关系,有啥事儿她都不忘他们家,刘海英是不满还是咋地!?

    楚熙见蔡花回来,眼神就扫到她手脖子上,看红红的,眸光闪过一抹冷光,递给她一瓶药膏子。

    蔡花看着想抬手去接,胳膊酸沉的都抬不起来。楚熙皱着眉毛,伸手抓了蔡花的胳膊。蔡花一惊,急忙收回手,楚熙力道不大,她本来又没一点劲儿,被楚熙拉了过去。

    “别乱动!胳膊拉断了!”楚熙看了她一眼,让蔡花拿着药膏子,他打开瓶子,倒在了手上,往蔡花手脖子上搓。

    蔡花嘶了一声,皱起了眉毛。暗骂楚熙下手狠,

    “这是手脖子,不是衣裳!再搓就掉皮了!”

    “不是还没掉!?”楚熙挑着眉毛撇了她一眼,直到把蔡花的两个手脖子都搓的发红发热,又拿了药膏子抹了一遍,搓了一遍,才松了手,

    “真是浪费我的力气。”说着喘息了一声,站起来去水盆里洗手。

    清晨忙给楚熙打了水,让蔡花歇着,他去准备做饭。蔡花要不放心就在一旁指导。

    蔡花乐的闲着,在一旁看着清晨忙活。

    蔡花家这晚的饭做的很是精细,一看就不像平日里吃的饭菜,孙氏几个还纳闷蔡花又学了新菜,王栓子不满的说刘海英来找蔡花去蒸馍,蔡花累的胳膊抬不起来了。

    孙氏忙拿了蔡花的胳膊,看她的手脖子红红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她怀着孩子的时候啥活都干,照样下地。刘海英天天在家里闲着,养着,像奶奶一样,蒸个馍都使唤她闺女!

    “……以后别啥活都往身上揽!”蔡东林皱皱眉毛,说了句,端了碗蹲到外面去吃了,看看棒子还有没编好的呢!

    而刘海英家里,大力娘和蔡玉华看着锅里蒸好了馍,刘海英又是喊累又是喊着不得劲的,苦着脸,就没让动手,直接让她去歇着了。

    刘海英没有直接去歇,看着锅里形态各异的馍幽幽的叹口气,

    “我身上不得劲儿,实在累的不行,就喊了蔡花过来帮忙,她小脸一沉,就说不会!不帮!我是腰酸的不行,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只好求她过来帮忙搓馍。那锅里的几个那样的馍就是,搓了那几个馍就扔下走了!我就忙活到现在!”竟然把蔡花的功劳抢了,自己搓的几个难看的馍说是蔡花的。

    蔡玉华当即就皱起了眉毛,丫丫是干活精细的人,不会把馍搓成那个样!

    “丫丫不会蒸馍!那细胳膊连面都揉不动!要是一盆面揉下来,手脖子都该肿了!”

    “以后再蒸馍玉华早回来!别找丫丫了!你大嫂都没让她搓过馍剂子,咱家又不是干不过来!?”大力娘看着那些形态各异的馍,也就是头上是尖的,还有的太偏,不过大小均匀,要说是丫丫蒸的倒也挺像那么回事儿!要是海英蒸的,一个媳妇连个馍都做成这样就有点不好说了!

    蔡玉华就探视的看了眼刘海英,见她眼神闪烁了下,就拿了一个蔡花蒸的馍,说是出去要点菜吃。

    刘海英看着眼里就闪过一抹焦急,蔡玉华拿的是蔡花蒸的馍,要去蔡花家,那回来一趟不就是知道她不干活叫蔡花过来干,还连个馍都不会蒸!?又想着蔡花不是告状的人,虽然走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但蔡玉华不主动问,应该都不会说。

    大力娘以为蔡玉华要去吃兔子肉,喊了她一声,家里有菜,不让去凑热闹。

    那边蔡结实端着一海碗兔子肉过来,正好和蔡玉华碰上,

    “小姑!我娘让我给你端的兔子肉!”

    “呀!咋端了这多!?你和丫丫还没吃呢,就往这端!”蔡玉华忙接住,带着蔡结实往家走,看着手里的馍就问蔡结实,

    “你姐也学会蒸馍了!”

    蔡结实想到蔡花红彤彤的手脖子,明儿个只怕要肿起来了,就抿了下嘴,

    “我大姐不会蒸馍,手脖子都肿了!”在蔡玉华跟前,蔡结实都没那顾忌,话就说了出来。

    蔡玉华一愣,露出个果然的表情,回到家里的时候脸色就有些不好,把兔子肉倒了,蔡结实就拿着碗回家了。

    蔡玉华就拿着手里的馍蘸着兔子肉汤,一个劲儿的夸,

    “…这馍做的好吃!又宣又软的!除了样子有点不好看,比平时的馍都好吃呢!肯定是盘面的盘的好!”

    大力娘就掰开那馍看了下,里面是很宣软,除了样子不好看,吃着也好吃的,有点甜滋滋的味道。那是因为蔡花盘面的时候加了白糖进去。刘海英上茅房了不知道。加上一点白糖盘面,蒸出来的馍又宣软又好吃,香味儿也浓。

    蔡大力和蔡有志也说今儿个的馍好吃,夸刘海英。

    刘海英扯着嘴角笑,心里却阴沉起来。

    “大嫂蒸馍就是好吃!下次还蒸这样的馍吧!”蔡玉华笑看着刘海英。

    蔡大力几个也应和,都说让刘海英蒸馍,好吃!

    刘海英吃着的确有点不一样,又吃不出来放了啥,想推了,蔡玉华几个已经定下了以后都由她蒸馍。刘海英脸色就苦了起来。

    蔡玉华家的玉米和蜀黍豆子三天才收完,蔡花就在家里啥活儿都不干了。等蔡玉华家的活计干完,一众长工家的活儿也都干啥不多了,蔡东林看着那一百亩的玉米蜀黍,都熟透了,就召集了那些长工,商量好,一大早吃了饭就赶到地里,先砍蜀黍,后掰玉米棒子。

    蔡花站在地头的树下看着,摆了个茶摊,是烧水给众人喝的。忽然听大路上有马车的响声,蔡花抬头看了下,好几辆马车疾驰而来,走到地头停下,下车的竟然是刘文,带了一队几十个人,说是过来帮忙掰玉米的。

    “…你造了抽水车出来,为兆安县多少百姓造福,甚至造福整个大齐,这些人都是自愿过来帮忙的!不用担心吃晌午饭的事儿,他们都带了干粮!”

    蔡花皱起了眉毛,刘文无缘无故的带人过来帮着干活,还说的那冠冕堂皇的,让人没法拒绝。

    那边刘文已经指使着二三十个人下地帮着干活了。

    蔡东林和孙氏不知道咋办,让众人都别干,他们却是笑着都说自愿过来帮忙,没有停下。

    蔡花看着就和孙氏商量晌午管饭,喊了蔡玉华和大力娘几个回家准备做饭。

    刘文也想跟着回去,想想地里他带来的人还在干活,就只有站在一旁看着,拿着折扇不停的扇着风。

    家里这边做好饭,用几个大陶盆装了菜,竹筐垫上干净的抹布,装了两竹筐的馍,馍是来不及先蒸,拿了粮食从几家做白面馍换的。喝的没法拿,就只能让喝凉茶了。小炉子在地头树下,直接烧着水呢。

    清晨赶着车带着蔡花几个过来的,刘文看见眼神慵懒的眯了眯,客气的和孙氏说不让准备饭菜啥的。

    刘文带的人都带了鸡蛋,点心,包子,馍啥的,有热饭菜吃,也都道了谢吃了。

    蔡花几个也跟着一块吃的大盆菜。吃了饭拾掇了一下,直接打了井水洗刷完,孙氏让蔡花和蔡玉华带着东西回家,请刘文也回去歇着。

    刘文自然应了,让俩人坐马车,蔡花和蔡玉华都摇头不坐,跟着牛车回去的。

    回到家拾掇了一下,鸡圈里几个鸡都在咯咯哒的叫,蔡花帮喊了蔡结实和王栓子拿篮子去拾鸡蛋。

    看着竹筐里满满一竹筐的鸡蛋,三四百个,蔡花拿了底下的一个前些日子下的晃晃,没有怀的迹象,不过这些鸡蛋还是尽早处理了!不然热天很容易就坏了!

    蔡花这边想着去弄点生石灰和锯末回来变变蛋,门外有人叫唤蔡花,

    蔡结实出去看了,是邰正明,来搬罐头的,还跟着另一个人,吴世初。

    ------题外话------

    天很热~热的不想码字~亲爱的们注意身体~多吃点清热降火消暑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