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十六章 拒绝

作者:陆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姬俊罗走到塌前,平静问道:“身体好些了吗?”

    “撤了封禁,已无大碍。”殷绮也格外淡然。

    姬俊罗俯身坐下,这才问了那个最紧要的问题,“你为何要逃婚?讨厌我?”

    殷绮惊讶于此人的天真,笑道:“殷家什么都没告诉你吗?我逃走是为了不再与家族有任何瓜葛,跟咱们的婚约没有半点关系!”

    姬俊罗略略皱眉,像是在思考她话里的意思,不解道:“嫁给我就能离开殷家,你又何必逃走?”

    殷绮有些烦躁,直道:“因为我不想嫁给你,也不愿到禾族去。”

    姬俊罗顿时一颤,大概是被这句话打击到,一时沉默起来。

    殷绮很想让他离开,事到如今,谈论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既不愿意,当日又何必答应。”姬俊罗突然叹道。

    “我没有选择,”殷绮答得痛快,“殷正元对禾族非常感兴趣,怎会放弃这次机会!”

    姬俊罗仍不明白,“这种事情,你若不愿意,怎能强迫?不是还有你父母做主吗?”

    提到父母,殷绮的耐心已然耗尽,她冷笑几声,讥讽道:“少族长,你以为天下人都跟你一样,从小就被当成珍宝一样的护着?我那伯父若狠起心来,可是什么都敢做!”

    这话虽不中听,却让姬俊罗理解了她的意思。殷绮说得没错,禾族对外封锁多年,安逸祥和,姬俊罗身为少族长,更是被族人们关爱敬仰。而殷绮所过的日子,大概是他所不能想像的。

    姬俊罗想起第一次见到殷绮的场景,美丽的少女甫一出现,他便有些心动。之后殷绮两次施展术法,其间散发的灵气都令他甘之如饴。

    就是她了,我未来的妻子,禾族的女主人。姬俊罗当即下了决心,带着长老们去找殷正元提亲。

    当时他觉得一切都是天意,完全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

    新娘逃婚,一般人多会恼羞成怒,但姬俊罗不一样,他虽有点伤心,却更在意殷绮出走的理由。如今求得答案,便对殷绮生出同情来。

    姬俊罗想起明玉嬷嬷的嘱咐,对殷绮道:“我知道你在这里过得不好,既是如此,何不到禾族来?你若答应,我便会去找殷正元求情,不让他为难你。”

    殷绮见他说得一本正经,笑意更浓,“你觉得我会这么做吗?”

    姬俊罗没料到她会这样问,老实应道:“明玉嬷嬷一向聪慧,她说这是你最好的退路。”

    “那可对不住了,”殷绮沉下声音,“我并不打算给自己找退路!”说完,便从榻上下来,面朝姬俊罗站好。

    姬俊罗也赶忙站起,猜不出她要做什么?正想着,只见殷绮从怀中拿出莲火,缓缓展开。

    木头断裂之声骤然响起,折扇在殷绮的手中分开,变成两半。

    不顾对面惊愕的姬俊罗,殷绮继续撕扯着木扇,虽然面无表情,手上却用了十二分的力气。木片飞溅,殷绮白嫩的双手很快被刺伤,鲜血顿时滴落而下。

    被血腥味刺激,姬俊罗终于反应过来,他握住殷绮的手腕,急道:“你这是做什么?”

    殷绮直直地盯住姬俊罗,“我的父兄都已经死了,现在离开还有什么用?”

    姬俊罗被她的眼神慑到,不由得松开手,向后退了一步。

    殷绮将手中的残片随意一扔,笑道:“你若能帮我一把火烧了殷家,不要说做妻子,做仆从我也愿意。”

    “不要说这种话,”姬俊罗突然觉得有些心疼,“你才十五岁,前路且长……”

    “姬少主,我今后走什么路,跟你再没有半点关系!”殷绮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我毁约在先,你追捕在后,咱们也算两不相欠。”

    姬俊罗无言以对,他根本没有想到此事的结局会如此惨烈。虽然尚不知具体情形如何,但自己的确帮殷正元找到了兄妹俩的行踪,难怪殷绮会迁怒于莲火。

    散落一地的木片缓缓升空,很快都聚集到姬俊罗怀里。他摸着这些碎片,微微叹了口气,“你既已做下决定,我也不会勉强。今后多多保重!”

    殷绮露出凄惨一笑,并未答话。

    姬俊罗心中不安,却也无可奈何。他身为外人,又担负着一族之长的重任,不能为了殷绮去要求殷家做什么。

    况且经过此事,可见殷家内部阴诡难测,最好是少来往为妙。

    他最后看了一眼殷绮:十五岁的少女没了往日应有的神采,眸色幽深而晦暗,不知心里藏着什么样的惊涛骇浪。

    但愿不要做傻事啊,姬俊罗心道,随后慢慢走出了房间。

    见这人离开,殷绮松了口气,重新躺到榻上去。

    门外传来老妇人一声重重的叹息,想必是姬明玉。

    她在叹气什么,殷绮很明白。自己拒绝联姻,在家族中便彻底失去了价值,殷正元绝对不会轻饶她。

    虽然不喜欢禾族人,但这两位多少真心实意关心着她。

    眼泪重新从眼角滑落,殷绮又想起了兄长和父亲,心中一阵钝痛。

    她赶紧坐起来,擦干眼泪,稳住自己的心神。

    殷正元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不能让他看到这副模样。

    如殷绮所料,过了一会儿,门锁便再次被打开,几个人气势汹汹地进来。

    为首的两人是殷正元和孙孝直,后面则跟着许久不见的殷廷允。

    “好!好!”殷正元怒极反笑,“姬俊罗肯面谈,已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你怎么敢说不愿意?”“有何不敢?”殷绮轻松应道,“若是愿意,我还会逃跑吗?”

    啪!巴掌声在屋内骤然响起,殷绮轻轻抚了抚泛红的左脸,嘴角轻扬,依旧是无动于衷。

    “我本想着你这丫头还算懂得审时度势,无需我再费周折,”殷正元愤愤道,“现在看来,倒不如一开始就让你服蛊。”

    听到蛊这个字,殷绮面上虽不露声色,心中却隐隐有了惧意。

    “正元兄,”孙孝直在一旁建议道,“她的婚事已经作罢,又何必浪费一条蛊虫,不如用些别的刑罚。”

    “不算浪费。毕竟是女术师,想要的大有人在。”

    说完,殷正元招招手,“廷允,你过来。”

    殷廷允听命向前,却不正眼看着殷绮。

    直到见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殷绮才明白,殷廷允就是她的施蛊者,这少年竟一直偷偷修习着蛊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