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杀机

作者:陆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黎明将至,燕泽看了眼东边渐红的云彩,悠长地打了个哈欠。

    几道不满的视线立刻朝他射来,燕泽悻悻地闭上嘴,重新将身体挺直。

    领头的大人物已然回转过身,关切问道:“燕泽,你可还好?”

    他连忙点头,“很好!侯爷无需挂心。”

    萧询微微一笑,继续和身边的将领们讨论战后部署。

    见无人再关注自己,燕泽在后头暗暗松了口气,眼睛飘向天边绚丽的风景。

    哼哼!他根本一点都不好!

    自从上次随萧家父子去了趟昭华城,燕泽一直被萧询留在身边。

    起初不过是让他帮忙教导世子,带着萧珩游历市井,接接地气。燕泽觉得这事简单有趣,便没有回绝。

    接下来,萧询开始让他帮忙处理一些朝堂之外的事。

    顺利办成了几件后,燕泽突然发觉,自己竟在萧家耗了有半年之久。

    太可怕了!他可是立志要逍遥一世的,哪能真应了沈田的预言!

    燕泽立即去找萧询辞行,没想到被告知了诛天会的存在。

    原来萧询虽为宗主,在会中仍缺少比较得力的手下,他便想让燕泽加入进来。

    燕泽当然没打算去,奈何博陵侯言辞恳切,他实在招架不住,便应付道先试试看。

    路是越走越偏,三个月后,他不仅接手了不少诛天会的事务,还稀里糊涂地成为了组织的高层。

    如今燕泽披上战甲,跟着萧询来到汜州平叛。虽然明面上只是幕僚,但已有不少人开始称呼他为燕将军。

    这样不行啊,燕泽心想,必须尽快抽身出来,再晚就真难了。

    前面萧询已经巡视完,带着一帮手下离开墙头。

    城里一片凌乱,走动的兵将也是满脸倦色,不过看到博陵侯一大早亲自出来巡视,马上又重新振奋起来。

    原本跟在萧询身边的矮个术师突然减慢步伐,渐渐蹭到燕泽身边,低声道:“师叔什么时候回来?”

    这人名叫温子怀,他口中的师叔正是毕云生。

    自荣朝起,军队出征一般都会有术师相随,以术法相助。但萧询身边的术师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那便是保护侯爷的安全,让他免受十巫殿的刺杀。

    自从李惊澜出现,毕云生便开始很放心地偷懒,经常待在太常府。

    不料出征之前,这个游医被一纸书信所惊,急匆匆赶去西边探望重病的亲友,毕云生就又跟过来。

    同行的还有一直吵吵着要上战场的小世子萧珩。

    战事进行了几天,他们这边还未有过败绩,萧询却有些担心,让毕云生护送着儿子到善邺去。

    如此一来,博陵侯身边的空缺便由这位常驻汜州的术师补上。

    博陵侯在介意什么,燕泽渐渐也看了出来。

    敌军势力分散,表面上声势浩大,但往往稍加打击便会溃逃,他们大部分的精力竟都消耗在追捕、安置逃兵上头。

    此次反叛更像是一个局,只是不知这背后的布局人是谁?可还有什么后招?

    不过此时应不用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汜州的所有兵力都已在控制之中,任谁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他今天能到吗?”温子怀又补了一句。

    燕泽摇摇头,“最快也得明日早上。”

    听到这话,温子怀失望地垂下头,看上去更显矮小瘦弱,给人一种尚未成年的错觉。

    “我有种不详的预感,”他怯怯道。

    “怎的不详?”

    “我说不准,占卜也没有结果,只是感觉而已。”

    燕泽紧了紧拳头,很想把这一直哭丧着脸的术师扔回家去。

    过了片刻,拳头到底还是松开,他轻轻拍了拍温子怀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你只是太紧张了,回去睡一觉就好。”

    刚说完前面突然传来一阵骚乱。

    燕泽暗道了声乌鸦嘴,快步冲到萧询身前。

    博陵侯伸手将他拨到旁边,笑道:“没事,你看,不过是些百姓。”

    燕泽定神一看,果然见七八个人在墙角围成一圈,似是在看什么热闹,隐隐还能听到女子的啼哭声。

    两个兵将上前查看情况,百姓们立时散开,只留下一个哭泣不止的妇人。

    她衣衫褴褛,怀中抱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女童,边哭边道:“韵儿!我的韵儿啊!谁来救救你啊?!”

    女童紧闭双眼,面色潮红,一看便知是得了重病,所以人事不省。

    萧询叫过温子怀,“你去看看。”

    自古巫医不分家,温子怀正是现成的大夫。

    这大夫远比想象中靠谱,看过几眼便确定了病症:是风寒侵体引发的高烧。

    温子怀从妇人怀中接过女童,准备帮她打通气脉,尽快退烧。

    妇人朝温子怀连声称谢,接着又走到萧询身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民妇拜谢将军!”

    萧询为避嫌,悄悄向后退了一步,道:“举手之劳,你无须多礼,快请起。”

    妇人站了起来,道:“奴家身无长物,唯有把此物献给您,以报大恩。”

    她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小心打开,里面是数百个寒光闪闪的铁针。

    铁针?为什么要献这种东西?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妇人挥手一扬,半空中顿时金光点点,接着便是阵阵细弱的破风之声。

    燕泽只来得及将剑拔出来一半,铁针已然朝他射来,眼见就要刺中各处皮肉。

    恍然间腰部一疼,他突然腾空而起,摔到数米以外的墙上。

    其他人便没有这么幸运。被刺中要害的立即倒地身亡,伤势不重的却也大口大口地吐着黑血,挣扎几下便不动了。

    铁针上有剧毒,这妇人是刺客!燕泽趴在地上,一眼便判断出此时的情形。他很想站起来,无奈刚才摔得不轻,脑袋昏昏沉沉,手脚也使不上劲。

    萧询站在原处一动未动,刚才虽然他反应最快,却也只能勉强救下燕泽,没给自己留下闪躲的机会。

    可射向他的铁针竟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全都从身边环绕过去,生生偏离了方向。

    “命真好啊,萧侯爷!竟有这么强的祝祷保护你!”

    妇人已经换作一副阴冷的笑脸,跟刚才那个软弱无助的母亲判若两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