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745 以伤换伤

作者:残云居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于此同时,在此新的血影出现之时,被云羽一记空云枪器贯空心口的那道血影,却如同气泡一般,一下子碎裂开来,重新化为虚无,融入到了血雾之中。

    施展了识灵闪步避过老者另一击的云羽,身形闪动,手中执着一柄长枪,眼中虽有惊色,但并未有惧意显露。

    对于云羽能够在自身幻化的血雾领域中急速而遁开,老者也是大为惊诧,不禁是发出了佩服之言。

    自已的秘术成就的领域中,可是有自身参悟了数千年所感悟的规则,老者自然清楚。

    别说是一名灵尊境初期层次修士,就是一名达后期层次的修士如果被自己秘术围困,也休想能够轻易移开身形。

    而面前的修士能够行动自如,实在大出了老者的预料,这才是他在自身领域内突然袭击不成,反被创伤一具虚影的情形。

    “哼,老匹夫此血雾领域的秘术,云某早就有所领教,只不过是与失落之地特殊魂修的秘术相似,还敢夸口是领域。”

    在这浓稠血雾之中,并且明显带着一股至强的滞锢之力,凭云羽之能,就算是识灵闪步或其他秘术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初识此种秘术便做到从容遁开。

    只因他曾与那失落之地的准大能修士雷啸交手,其施展的便是以自身所凝聚的魂力布置阵法,其中拥有无数个节点,其魂念各置一丝于各节点中,形成可在所布置阵法内到处出现。

    虽然雷啸所施展的秘术并没有眼前的老者所祭出的秘术,如此的磅礴能量及附有大量的规则阴元力,但是如何运作并是打击敌人的手法。

    云羽早就猜测出几分,故而才会提高了警惕,并早想脱离自己布置的阵法内,并想自爆掉这个阵法,破坏老者的秘术。

    故而在电闪间因老者所置手段滞锢感太强,无法将魂力探至阵法外,不得似才于阵法内与其对招,正面互攻。

    “小辈休要逞口舌之利,老夫的领域哪是你能想像的,你进入到了这里面,有无感应及感识无法破开血雾?

    就算你此时的遁法再如何强大,在老夫此血雾领域中,便会快速消耗你的体内能量,最后你定然会殒落于老夫秘术之下。”

    看视着云羽,老者的虚影眼光闪烁,似有意在此地消耗尽云羽的体内能量,将他轻易擒杀。

    “哼,谁先死,还未可知。”

    云羽冷语刚自出口,双手一探之下,已然急速挥舞而出,此时其手中云空枪器顿是闪现直了团迫人的七彩芒光。

    他将阵法中的各能量引灌注入云空枪器,骤使此枪大放彩芒,闪现着的七彩芒光,自云空枪器身上发射而出。

    方圆十几丈之内,几乎是完全被七彩芒光覆盖在了当中。随着云羽出手一击,顿时其身形一闪,人未至,七彩芒光及云空枪器已然击斩至老者身边。

    而那化为一片血影的老者,正好在达到十余丈彩色芒光激射而向的笼罩之下,无论其向何处闪避,似乎都难避开如此疾快的攻击。

    道道七彩芒光乃是由整个大阵的能量汇聚而成,融合成一股特殊能量,在约色雾气之中,并未有多少阻碍。

    七彩芒光仅是一闪,便到了老者站立之处,尔后是空云枪器的身形及掌握着枪器随形而至。

    七彩芒光已经激射至老者的血影其身形,但确是击打一击,破开的是一团血雾浓芒,老者识念已然移位。

    就在云羽发动了此攻击时,云羽前行的身形,却也陡然再次闪烁而起,一道淡蓝身影一闪,再次躲开了数十丈之远。

    当他感应及突袭中空时,便也已然感应及老者再次幻化出新的血影,正向他的身形接近当中,便再次瞬移离开。

    在如此不及一呼吸时间,双方再次近身交击了一番。

    但此一番电闪般的出手,双方均都无功,谁也未曾沾染到对方的身形分毫,自然也没有受到伤害了。

    一击不中,此番双方谁也未曾收手,一道淡蓝身影,在广阔至极的血雾中激闪而现,道道彩芒闪烁不断。

    而血雾之中三个血影也是如电闪般移位现身,轰轰声响不断,将本就翻滚的血雾搅动得云浪翻天,涌动不止。

    “小辈真是难缠,如果不是老夫如此秘术领域施展,说不得可能还真就陷在此阵法里头。

    不过如此争斗下去,你的修为境界不高,体内的能量再多也难长久支撑下去,你此时束手,发下血誓,老夫愿意收去此领域,冒着反噬之果,如何?”

    这一番持久作战,云羽与老者各自发动了近百次攻击,但就是明明已然将老者的血影刺中之下,却击打之后,又失去了老者所化的血影。

    看着老者的新的血影又是出现,但此次并无近身攻击于他,反而骤然停身在了三十余丈之外,云羽表情此时已经阴沉大起。

    双方虽仅是近身争斗了一番,但云羽却确信,如果换作其他的大能修士,就算是达到破界境修士,在对方如此诡异的神通秘术下,绝对不会坚持如此长久而毫发无损。

    但此时自己还是摸索不出,如何使魂力探测突破此血雾的笼罩,出离此血雾范围。

    莫非,真要进行那一步?自身躲入玄龟壳洞府,全力撑着其防御,自爆掉此阵法。

    可是,如果这样做,破开老者的血雾并重创老者是绝对可能的,但自身的古宝玄龟壳,或许再一次破损严重,或者也抵御不住此自爆之力呢。

    自当云羽心有思虑,权衡轻重之时,洽于此时老者不再出手攻击,云羽警惕大起之下,口中更是冷言道:

    “老匹夫休要狂言,你的这一神通秘术虽然威力不凡,但在云某这里,依旧未建功效,如果你只有这等手段,休想让云某束手。”

    虽然身处于老者的血雾领域中,还是能够探测及老者的形迹,也能够与其对击,但云羽心中越发感觉到了危险欲来之兆。

    这个弥漫翻滚着的血雾,虽然他可以在其中急速遁闪,但他曾经试着将魂力探测祭出,探测其边沿之地,让他心中一震的是,无论他的魂力探测往哪方,哪里仿佛就是血雾的中心,竟然探查不出边沿何在。

    并且他此一番上百次攻击移位及闪遁老者袭击之下,也有意遁向血雾外围地带,但也无功。

    血雾之中的所蕴含的那股强大的红色腥臭能量,却是越来越强盛,对于老者幻化而成的血影,似乎有着增成效能,老者的血影其发动的移位越来越自如,也越来威能加大。

    虽然此时的云羽还未真正感及威胁,但他也知晓绝对是久待的时候。

    想及于此,云羽咬牙之下,脸上狠色一闪,手一张而开,顿时数道黄色光点投射向他布置此组合阵法的核心阵盘处。

    “给我爆!”云羽只道出此三字,他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只见当场有一极小的重物落入血雾层底下,发出一阵乌芒。

    “轰、轰……”一阵暴鸣几乎在同时响彻,顿时整个血雾之地,包括整个山谷中一片闪烁白芒,骤然出现。

    在轰隆的肆虐爆炸冲击波中,道道白芒如是电弧激闪笼罩,整个山谷之中的阵法灰白雾气以及其中遍布的血雾,均是在瞬息之间,被爆炸能量消熔在了当场。

    仅是近个呼吸之间,整个山谷形成了真空地带,其中的任何物都被此爆炸能量所消熔,此片区域之中,已经是空无一物。

    浓烟卷席着灰尘及爆炸能量余波扩散而出,此时依旧向着四周蔓延而开。

    轰雷火符,本就是其中带着极强的空间之力,并有着无形的冲击波能量存在,更是在云羽刻意行为下,让其在阵法核心处爆开,也催使整个阵法自爆开来。

    云羽之所以冒险至自身藏于玄龟壳中,而玄龟壳也在爆炸能量肆虐的范围内,有此念便是打算以伤换命,不仅要破开老者的神通秘术,还要重创老者才可。

    在对方那诡异秘术之下,他是自认在这血雾之中,没有任何手段能够一击将对方击杀。

    对方的神通使得他的真身幻为整个血雾笼罩之地,也意味那个血雾就是他的本体,便是采用了如此激烈的方法,也未必能将老者灭杀,但重创及破开血雾则是必然的。

    随着爆炸能量急速扩散削弱,一道乌芒闪现着达到数丈大小的护罩,云羽的身形也骤现而出,出现在了护罩之内。

    天空中黑灰色的雾气再度笼罩而至,这片区域之前形成了真空气压已然消失,无所不在的阴气雾气又是重新回来。

    “嗯,竟想不到,你小辈竟然有此灵器防身,怪不得敢于老夫的领域内行此疯狂之事。

    哈哈,好,如此也好,老夫竟然能够碰到如此极佳防御的灵器,还是一个内有空间的灵器,真是太好了。”

    随着爆炸能量席卷消散,距离那处山谷数十丈外,一道暗红色身影再闪现而出。

    当其看视向云羽身形闪现,老者顿时惊喜大起,一声含着贪婪之意的话语之声,便自其口说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