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三O、无名少年(3)

作者:夏剑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璇规祷拜了多时,忽听山下隐隐传来钟声,这是武当三清观中的金顶大钟所发出的声音,这是紧急传讯之声,非遇到最重大而紧急的事才会被敲响。李相如到了武当后,从未听到它敲响过,不过青云对他讲了山上的很多掌故,青云还说,玉秀师伯公在京城身亡后,掌门师公玉树携着他的骨灰回到武当,这才敲响了金顶大钟,不过那时李相如正昏迷不醒,无法听到,青云告诉他,他上武当十几年,不过听到过两次而已,另一次是因何事在何时敲响,他没有说李相如也没有问。李相如虽闻得这些事情,但却不知这次的钟声便是金顶大钟发出的。

    他不知道,谷慕风和璇规却知道。

    两人听到钟声,不由得脸色一变。璇规从地上站起身来,两人匆匆往山下赶去。李相如见他两人走得如此匆遽,微感奇怪,不过隐约猜到也适才的钟声有所关联。待两人走远看不到身影,他才从岩石后面出来,到得悬崖旁边,看到璇规适才所烧的冥纸尚未化完,青香还冒着袅袅的烟雾,在山风的吹拂下飘渺无踪。

    他呆呆地站了一会,回想着璇规这几年来为自己的死伤心忏悔,而罪魁谷慕风却无动于衷心肠如铁。人与人之间,恩仇之间,不知如何划线?想了多时,忽然记起刚才两人急急离去的一幕,心想:“刚才他们走得那么急促,莫非武录有变,我作为武当弟子,武当有大恩于我,如武当遇到危急之事,我岂能坐视,再说,我还要急着回去见师公、师父呢!”想到自己突然死而复生,师公、师父见到不知道会有多欢喜的情景,不由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他转身沿路下山,突然想到自己五年来僻处孤悬,与世隔绝,早已变得像个野人一般,数年以前的衣裤早已经不合身了,只勉强套在身上为遮羞避寒,不过破破烂烂,见不得人,头人又长又脏,乱蓬蓬的。他想:“我得先洗个澡,再找一套衣服来穿上,总要像个样再去拜见师公、师父才行。”边想边行,不多时便过了望日亭,沿着“望日亭”的小径下山便可直通武当,这条路他以前走得极熟,知道武当山四处是溪流飞溅,下山的途中便有一条溪流。

    一想到洗澡,便浑身痒痒极不舒服,当即加快脚步,一溜烟向山下奔去,他此时轻功极佳,登高伏低,是轻而易举之事,但见他在极险的小径上如履平地,不多时,便到了半山,离小径数十余丈远的山涧中便有一条小溪,远远便可听到溪水淙淙的声音。

    李相如听到这声音,如听天音,几个箭步窜了过去,但见涧中一条溪水直流而下,溪流之处,有一个方圆二三丈的水塘,水塘中积水如镜,清可见底,李相如再也忍耐不住,一纵身,便跳进了塘中,清凉的溪水浸润到肌肤,一种说不出的舒爽直透进身上的三万六千个毛孔,李相如纵声大叫,将身上的破衣几下除掉,扔到一边的山石之上,尽情在水中畅玩起来。

    他五年来在悬壁之上,从未如此畅快地洗过澡,只不过在刮风下雨的日子才脱得精光,让雨水冲涮,他称之为“天浴”,像现在这样随意地躺在水中,享受着溪水的亲吻和沐浴,他不知多少次在梦中有过,他闭起双眼,甚至懒得动弹。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阳光已经西移,李相如才睁开了眼,突然想起了之前的钟声及璇规、谷慕风惊慌的表情,莫非武当真的出了大事?想到这里,急忙从水塘中站了起来,拿过破衣套上,择路下山直奔武当。

    不过小半个时辰,便到了武当后山,李相如生怕自己这个样子被人误会为歹人,看了看身上的破衫,又短又破,实在不成个样子,心想:“我必须先找一套合身的衣服换上,体体面面去见师公及师父等众。”沉吟片刻,想到自己和青云同住,他的身量和自己相处不大,不如先偷偷去见青云师兄,和他解释清楚一切,然后向他要套合身的衣物穿上,再见门中诸人不迟。

    打定主意后,便从武当后院的围墙翻了进去,到了院中后,他发现四处静悄悄空无一人,心中奇怪,要知道武当山上弟子成百上千,平日里打扫落叶、练武的、后园种菜的,在各个角落里均能见人,不料今天非但一个人见不到不说,竟然连一丝声音也没有,仿佛连树上的小鸟也不知了去向,这种非同寻常的寂静让李相如感到不安。

    他之前本想以树木或房屋作为掩护,迂回前行,蹩到他和青云之前所住小屋,现在四下里无一个人影,他便大摇大摆地径直走到了那间小屋。到了屋前一看,事事依旧,与五年前并无多大改变。他先在门口轻唤了几声:“青云师兄,青云师兄!”并无人回应。他上前几步,伸手一推门,那门本是虚掩着,经他一推,“吱呀”一声便打开了。

    李相如进到屋里,见屋中打扫得一尘不染,又看见了之前所睡的木床,床上的被褥依然和五年前一般,虽然有些旧了,却干干净净,折叠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他知道这是青云做的,心想:“青云师兄还是这么爱干净。他们都以为我死了,不知这张床现在是何人所睡?”到了靠东侧的床边,见床头摆放着两套折叠整齐的道袍,李相如知道这是青云所穿的衣服。他拿起来抖开,然后剥下之前的旧衣,扔到了窗外,穿上青云的衣服。青云身高比他此时略矮,不过衣服基本还算合身。

    李相如穿好衣服,再用木梳梳顺了多年未理的长发,然后用一条布带束住。他走出房外,心想:“我得先去拜见师公和师父,再问问本门发生了何事?”

    玉树道长便在西北面,三清殿一旁,李相如沿着石板路,石阶路行了片刻,但可看到三清殿的飞檐斗角了。

    ps:关注微信公众号( limaoxs666 )获取最新内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