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背叛(2)

作者:知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觉得不会是这样。”

    那个端着茶壶,一声礼服,梳着背头的白皙年轻人缓缓摇了摇头,淡淡回答:“也许小罗伯特会非常容忍明斯克阁下,但是因克雷公爵不会。因为因克雷公爵代表的是整个因克雷,他要为因克雷的利益,因克雷的荣誉担责。”

    “你是谁?”明斯克盯着这个年轻人。之前他还一直以为这只是个安东尼家族的普通仆役,现在看来明显不是。

    “这是我刚认识的一位朋友,碰巧他对因克雷的事很有些独到的见解,所以就请他来参与我们的协商,我觉得他的意见一定会很有参考价值。”安东尼大法师还是笑眯眯的,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些诡异的味道。

    “因克雷的事情没有人比我更明白,我在那里生活了一百年,眼睁睁地看着他是怎么样从一片荒地成长为一座城市的。不管是谁,也不可能有我了解得那么深。”明斯克转而死死看着那个年轻人,他其实非常不喜欢和别人辩解什么,他更习惯用杀伤性的奥术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如果是在其他地方,这个年轻人绝对已经变成了一堆碎肉。

    “好吧,也许是这样…...”那年轻人也居然点头承认了。确实如此,若论对因克雷的了解,没有人能比得上这位亲手建立的因克雷的老法师。他回看着明斯克那毫无感情,全是冰冷冷的杀意,犹如屠夫看着笼子里的猪羊的眼神,却是毫不胆怯,淡淡问:“那么,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背叛他?”

    “什么?”明斯克的眉头一下猛皱了起来,眼中的杀意转瞬间就炽烈得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口。“你是谁?”

    年轻人没回答,只是放下了茶壶,双手互相搓了搓,就从手上搓掉了一层皮。皮下面露出的却不是血肉,而是另一层略显粗糙和黑黄的皮肤,甚至好像连骨架都变得粗大了几分。然后他再用这双手揉了揉脸,又从脸上揉下一层皮来,露出下面另外一张同样俊朗,却绝不再年轻的脸。

    明斯克眼中要烧起来的杀意立刻就转为了冰点。这张脸在奥罗由斯塔也许没什么人认识,但是在因克雷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因为那就是因克雷公爵,罗伯特·摩多雷泽斯基三世。

    “这东西不错。叫什么来着?”公爵看了看手中搓下来的那一层脸皮,长而浓烈的眉毛挑了挑,问。这些皮肤搓下来之后就变作了稀面团一样的东西,似乎还在他手中缓缓流动。

    “虚拟神性契合活性伪装软泥。当年的皇家奥术学院死灵系在这个上可是花了不少资源才研究出来的半成品,现在已经没有了充能手段,用一点就少一点。”安东尼大法师叹了口气。“你刚才所用的可就是我们安东尼家族最后的部分了。”

    “完美地承载了幻术伪装外表,真的不错。”公爵撇撇嘴,再次肯定了这个小东西的效果。“几乎和真正的肉体外表没有任何区别,用微弱的虚拟神性来进行法则置换,完全杜绝了奥术的侦查和扰乱。真的是难以想象的杰作。相比之下如今的死灵系炼金系统就像玩泥巴的小孩一样,你们就没想着用这些解析一下重新制作点出来?”

    安东尼大法师摇摇头:“涉及到虚拟神性的研究可是帝国时代最尖端的奥术领域之一,现存的资料太少,仪器和序列法阵更是没有,更别说让神殿知道了有人研究这种东西他们会发疯的。”

    公爵耸了耸肩:“难怪复兴会这么热衷于挖掘帝国时期的遗迹。”

    公爵旁若无人地和安东尼大法师讨论的时候,明斯克回头看了的迪塞尔法师一眼,这个在后面静静地当着听众的光头法师此刻也是呆若木鸡,嘴巴张得能塞进自己的双手,一双圆滚滚的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掉落下来。

    看样子应该不是他。明斯克撤掉了已经处于半激发状态的一个杀伤性七环奥术。问题应该不是出在这个手下身上,至少跟随自己过来的他不可能有渠道去接触远在因克雷的公爵,而且如果问题真出在他身上,他在这个时候也绝不会有胆量出现在这个地方。

    看来是阿德勒那个小子留下的后手。还是小看了那家伙。毕竟是能成为大法师的人,就算性子软弱,天真愚蠢了些,也并不是真正的弱智傻瓜。至于赶过来的公爵居然能找到安东尼家族设下这个局面,他也不是太奇怪。在立场,性格和作风上这位公爵让他感觉非常地讨厌,但是在能力上却不得不承认那是个真正的天才,无论在奥术还是其他哪方面都是,自己在这个情况下会做些什么对于他来说并不难猜。

    一秒钟之内明斯克就得出了结论,大概判断出了情势。但是他也并没有慌张,百年岁月的经历和磨炼,所遇到的比这更加恶劣和尴尬的时候多了去,何况面前这位确实是显赫之极的因克雷公爵,他名义上的主人,却也只是个他看着长大的后辈小孩。比如这种旁若无人的嚣张,故作沉稳的风度,在他看来就是幼稚而无聊的纨绔派头。

    冷冷地看着这个可算得上孙子辈的公爵大人,明斯克缓缓问:“你怎么来了?”

    “我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所以赶过来看看。”公爵摊摊手,神情自若,好像真的只是和一个老朋友在拉家常。“其实我很不愿意相信这些消息的,奥术,陷阱,欺骗,误会,某些人的隐瞒…...可以产生的虚假消息太多,所以我觉得某些东西必须要我自己来亲眼看看,亲自验证一下。”

    “所以你就来专门来扮演一个给人端茶的下人?”

    “偶尔体验一下底层人的生活也是不错的经历。顺带一说这可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给男人端茶,幸好对象一位是安东尼家族的家主,一位是我一直以来尊敬的明斯克叔叔,这也不算太丢脸——对了,我刚才是不是脸红了?看来这个伪装软泥在感知情绪上还略有点小瑕疵。安东尼阁下你的掩护做得很及时。”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值得的。我确实亲眼所见,亲耳听到了很多东西。”公爵深深吸了一口气,为前面的闲聊打上句号。他转而看着明斯克,眼神同样地冰冷。“那么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亲爱的明斯克叔叔,为什么你要背叛因克雷?”

    “我背叛了因克雷?”明斯克的眼睛陡然睁大,声音沙哑地反问。他不喜欢辩解,不喜欢说废话,更不是个感情丰富的人,但是这一句确实触碰到了他心底最深处的火焰。“我怎么背叛了因克雷?是你背叛了因克雷!”

    这个回答让公爵吃了一惊,愕然问:“我?”

    “对!你!”明斯克双眼中的冰冷全部化作了愤怒,这些话他从没有对这个名义上的主人说过,这是十多年来的压抑全数爆发。“你看看因克雷在你的手里变成什么样子了?看看现在的因克雷人!每个年轻法师都在研究什么诗歌戏剧什么文艺什么艺术,千方百计想着钻到你那几乎每天都要举行的宴会里去,戏剧,酒类,精力药剂还有各种奢侈品的商店越来越多,他们正在变得和那些平原佬一样,去追求什么花里胡哨的精神享受,因克雷正在腐烂!就是在你的带领之下!”

    “我…...”公爵噎了一下,愣了愣又不得不点头承认。“好吧,我承认是我带的头。但是这又有什么?我们有钱了,有资源了,当然可以追求更美好的生活。东边的水利改造和农田开垦让因克雷有吃不完的粮食,三大矿脉让我们的元素水晶宝石产量占大陆的五分之三,高地上危险的魔兽种群基本上已经肃清完毕剩下的也全都在掌控之中,我们的炼金工坊魔像工坊是大陆最多的,超过五分之一的人口成为了奥术学徒这证明了我们的奥术体系是非常正确而且成功的。”

    “如果是因克雷民不聊生,我那样做还可以说是穷奢极欲腐朽昏庸,但是因克雷有这么光明的现状和未来,我当然可以享受一下了。这并不是我带头让他们沉湎享乐,他们吃饱了,生活安逸了,有了钱自然会去追求更高层次的精神享受,只不过碰巧我是他们当中最有钱的而已。”

    “那是腐烂。奥由罗帝国就是那样腐烂掉了的,我亲眼所见,绝不会错的。”明斯克森然说道。“你爷爷,你父亲都是好样的。他们虽然都不是土生土长的高地人,但他们都和我们一起狩猎,一起在篝火边吃烤肉喝甜酒,和我们一起建设因克雷。出于对他们的尊敬我们认同你是因克雷的主人,但是现在因克雷在你的带领下正在走向腐烂。”

    “那你觉得大家有钱之后该做些什么?建个一千米高的大木屋还是两千米高的石头房子?每顿吃一百斤烤肉再丢给狗吃五十斤?喝十桶甜酒再倒十桶来洗澡?或者是捐献几百个神殿,让大家都把钱送给神职人员?”

    “...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但你那样是肯定不行的。尤其是你的那个什么计划更是愚不可及!如果让你真的成功了,因克雷人会变成真正的平原佬!那才是对因克雷最大的危害!”明斯克的双眼充血,声音嘶哑,如同一只看到了自己蜗居了一辈子的巢穴正在崩塌的老狗一样愤怒而绝望。“我不会让因克雷毁在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手里!那是我们用鲜血和汗水建立起来的!”

    “…...看来这是世界观认知上的冲突,没什么好争辩的。”公爵摊了摊手,有些无奈也有些恼怒地表示这些都是废话。“你不过是习惯原来的生活,时代的进步让你感到不适。但是时代的进步是必然的,因克雷必然会这样改变,没有谁背叛了因克雷。如果真要说背叛的话,是你自己背叛了这个进步的时代。”

    “还有,你真的背叛了阿德勒,还有我的信任。”叹息着说完这句,公爵的声音和语气一起重新变冷。“你选择吧,是和我一起回因克雷去接受审判,还是我强行抓你回去?”

    明斯克漠然摇了摇头。发泄完了情绪,他没兴趣再说半句废话了,他当然不会觉得谁有资格审判他,也不觉得谁能强行抓他回去。他要在这里就把一切都铲除干净,就算没有了因克雷公爵,因克雷高地也还是因克雷高地,而且会是更好的因克雷高地。

    “请允许我离开。”迪塞尔法师带着哭腔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这个强壮野蛮又粗鲁的光头法师现在像是一只受惊的鹌鹑一样缩在墙边,好像是想要逃跑,却又连动都不敢动弹一下。三个大法师剑拔弩张的对峙,就像一个屋子里关着三个暂时静止的巨大台风,完全不知道他们何时会发生碰撞,会怎么碰撞,但是一旦碰撞开始散逸出来的余波就绝对会把范围之内的所有事物从物质到精神上都彻底粉碎。

    没有人理会他,除了冷眼对峙的公爵和明斯克,连一直笑眯眯的安东尼大法师脸上也再没有了丝毫的笑容,全神贯注地看着那两人。

    鼓起了勇气,迪塞尔法师猛地窜到了门口拉开了门就要朝外冲,但是刚刚跑出了两步之后他又立刻站住了愣在原地。

    不知什么时候,这屋外的景色已经完全变了。一直下着的滂沱大雨没有了,豪宅林立街道纵横交错的奥罗由斯塔街景也看不见了,脚下踩着的也不再是精心栽培的草坪,而是生硬错落的岩石地面。

    天空中阴沉沉地散发着淡红色的光芒,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无尽旷野,没有丝毫的声音,连风都没有,宛如一片死寂的世界。而随着门的开启,似乎某个维持周围的奥术被解除了,这件用水晶玻璃搭造的客厅开始崩解粉碎,无声无息地化作细微的粉末落下。转眼间就只剩下他们四人站在了这怪异无边的旷野中。

    迪塞尔法师愣了几秒钟之后,忽然伸手扼住了自己的脖子跪倒在地,像是被这片死寂的诡异世界抽取了生机。他勉强支撑着给自己套上了个防护类奥术,却没有丝毫的作用,似乎生机正在不断地从他那强壮的身体里被抽走,他就像是一只被丢上岸的鱼一样一边原地扑腾一边绝望地瞪着这边,嘴巴徒劳地张着却发不出丝毫的声音。

    对于这一切,三位大法师都并不怎么惊讶,这一切早都在他们的计划,或者是感知中。

    “碎片界域吗?嘿嘿…...原来安排在这个怪异的小屋会面就是为了这个?”明斯克笑了。在上空透来的怪异红光的映照下,他的这个笑容分外地诡异阴森。他伸手挥了挥,不远处挣扎着的迪塞尔法师才猛然一松,大口大口地喘出气来。

    无论是倾向于什么元素疆域,碎片界域几乎都是很不适合人类和其他主物质界的普通生物生存,元素法则性的整体偏斜对主物质界生命体造成的影响是全方位而且致命的,偏向风元素和火元素的界域还稍好一些,足够的元素防护抵抗住无处不在的元素伤害就可以勉强维持,而偏向地元素和水元素的就界域绝非是元素伤害这么简单,空气的极度稀薄,成分含量也完全不同于主物质界,数倍乃至十倍以上的重力等等条件都可以在极短时间内杀死最强壮的普通生物。

    所以跨界域旅行是大法师的专利,只有七环以上的专用防护奥术‘界域生存’才能让人体在这些多变且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存活下来。迪塞尔法师这样的普通高阶法师在这里就连活下去也做不到。

    “我们因克雷内部的事,还是最好不要闹得满城风雨的好。”公爵缓缓抬起了手,另一只手轻轻弹了弹手指上的戒指,一阵晦涩的奥术灵光将他全身笼罩其间。“刚好安东尼家族有这样固定的位面转移法阵,让我们不用担心奥术学院的干扰。”

    “没办法,总不能让你们随便在奥罗由斯塔里乱丢破坏性奥术吧。有个这样的位面法阵,在某些时候是非常方便的,这可是帝国时代留下的传统之一。唯一最大的缺陷就是运用一次的花费不菲,有能力在奥罗由斯塔安置的可没几个。”安东尼大法师笑了笑,也忍不住露出些得意之色。他又转向明斯克,露出那招牌式的和善亲切的笑容。“明斯克阁下,我觉得既然已经有可以预测到的结果,我们就可以省略掉过程。你总不会觉得你能对付得了我们两个吧?不如你就乖乖地听从公爵大人的命令,回去因克雷怎么样…...”

    “嘿嘿…..哈哈哈哈…”

    从明斯克口中发出的笑声宛如几只夜枭一起发情时的大合唱,连他自己都忘记了有几十年没有这样地大笑过,似乎声带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发出笑声了。他看着安东尼大法师,就像一只老朽垂死的野狼看着圈养的家猪正在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的潲水一样,满是不屑和讥刺。他连话都不想对这种废物多说,只是对着后面缓过气来的迪塞尔法师说:“提起精神来。以后因克雷没有公爵了,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自己尽力去争取。否则只凭你以前做过的那些事,你以为那些新派法师们会放过你么。”

    “是。我明白的。”迪塞尔法师脸上的筋肉抽动着,一双眼睛中凶光乱闪。

    “你们都想错了。我告诉你们,如果有奥术学院的干扰,说不定你们还有一线生机。”再转过来看着公爵,明斯克难得地有些感慨。一边说着他一边从折叠袋中掏出了一张卷轴。“这是老罗伯特作为感谢我帮忙他成为因克雷公爵的礼物送给我的,只是他大概想不到我会用这个来终结掉因克雷的最后一位公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