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67.第 267 章

作者:黑爷夜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为防盗章  “什么三少爷、大少爷和二少爷的, 我们不是在说方林吗?”

    甄应嘉也不和林如海兜圈子,说: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方林可是三皇子的人, 难道林大人打算和三皇子过不去,倒是不知道林大人后面是有哪位皇子在给你撑腰了?”

    虽然对方如今势大, 但怎么说自己也是当今的人,夜远量他们怎么样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方自己,最多是动用一些阴私手段对付自己罢了。

    要是自己今天敢答应甄应嘉的要求,投向三皇子,那才是真的退无可退了。

    夜远听见这话,也沉了下脸,语气十分严肃的说:

    “无凭无据的,甄大人就这样乱说可不大好, 林某拿的是朝廷的俸禄,为皇上办事, 什么时候就成为了你口中那种会辜负皇恩, 做些结党私营的事情来?”

    甄应嘉眼见这个林如海实在是不识时务,有他在江南这边盯着, 让三皇子很多事情都不大方便。

    “三皇子欣赏你是你的荣幸,林大人不担心自己, 难道就不担心尊夫人和令爱了吗?”

    夜远听到这里, 重重的把手里端着的茶碗往桌上一放, 用锐利的目光看着甄应嘉, 说道:

    “甄大人这话是你的意思, 还是三皇子的意思?你们这是想要威胁林某了?”

    “林大人要是这么想也是可以的,若你实在是不想投靠三皇子的话,只要你以后对我们的行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话,您和您的家眷们自然是安全的。”

    虽然甄应嘉十分想马上把这个林如海给搬倒,踢走这块碍眼的绊脚石,但想到那几个对三皇子虎视眈眈的皇子,还有当今在江南埋下的眼线。

    万一要是自己做的事情被他们发现了,三皇子的处境可就微妙了。

    为了活着以及更好的活着,夜远又怎么会屈服于区区一个皇子的危险,夜远用十分坚决的语气,断然拒绝道: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林某作为天子门生,效忠的乃是当今圣上,对于方林一案,林某当然是会按我们朝廷的律例办事,只有你们在江南做的事情没有问题,林某当然不会过多干涉,

    但要是违反了朝廷律例的事情,林某虽然不能对三皇子做什么,但一定会把他在江南做的事情,详细的禀明圣上,一切听凭圣上的吩咐!”

    不是甄应嘉不会做人,一上来就态度这么激烈的比林如海表态,实在是之前,三皇子和自己已经通过旁敲侧击,明示暗示很多次,想要笼络住林如海,让他投向自己这边的阵营。

    可惜这个林如海不是装傻充愣--假装听不懂,就是无视自己等人的好意。

    今天自己之所以还过林府一趟,已经算是给林如海最后的机会了。

    没想到他骨头这么硬,自己都这么说了,居然还不肯妥协!

    甄应嘉被气得脸色通红,语气生硬的说道:

    “既然林大人这么说,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甄某先告辞了!”

    甄应嘉气得直接站起身,也不等夜远做出反应,就直接甩袖走人了。

    夜远见他直接走了,也就懒得起身相送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林大管家--林福看到甄应嘉气冲冲的走了出去,有点担心的走了进来,在夜远旁边说道:

    “老爷,这么让甄大人走了,是否对老爷您不利呀?”

    夜远十分平静的坐在座位上,语气平静的说道:

    “甄应嘉来者不善,之前我拖延了那么久,还坏了他们几装买卖,他们又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林家。”

    甄家在江南的势力可不小,要是他们铁了心的和林家作对,那老爷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老爷,那我们应该怎么办,难道就坐等麻烦找上门来吗?”

    其实夜远对自己的安危到不是太担心,但贾敏和林黛玉她们就危险了。

    “你去让人加强林家的巡逻力度,对府里的人进行严加排查,除了我说的那些不能动的人外,其他但凡有一点可疑的,都把他们看管起来,送到庄子上去让人看着。”

    林福在夜远下达命令后,就快速的在林府排查了起来,每个地方都被林家的护卫守得严严实实的,连一只苍蝇都难以自由进去,更别说人了。

    一时之间林府之中风声鹤唳,让许多做了亏心事的人,暗地里担心不已。

    夜远其实也不想瞒着贾敏,但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够说出去的,只是让人去跟贾敏说,这是外面的事情,等自己抽空过去的时候,再跟她细说。

    夜远这几天一直都忙着熟悉公务,还有应对甄家以及三皇子他们时不时的刁难,并且其他几个皇子见三皇子在江南这么活跃。

    也不甘寂寞的派人过来插上一脚,一时间,夜远忙得连去内院见贾敏母女的时间都没有了。

    京城、皇宫

    那天夜远和甄应嘉的对话到底是传到当今的耳边了。

    只见在夜晚的灯光下,穿着黄色龙袍的当今圣上,拿着江南那边的密折。

    看到甄家在威胁不了林如海之后,居然联合江南的大部分大小官员,和那些大盐商们,一边给林如海使绊子,一边扩充自己在江南的实力。

    说实话,夜远并不是一个红楼迷,对贾敏和林黛玉两个人的遭遇也没为她们感到不平什么的,只是多少有点可惜而已。

    突然来到这里,接受原身的家人,理智上没问题,但情感上对她们两个就有了很多隔阂了,夜远有点担心和她们相处时间长了会让她们产生怀疑。

    还不如先送她们回京,要是她们在京城里待了个两三年,大家再见面生疏了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护是护得住,但江南这里各种关系利益错综复杂,稍不注意她们母女恐怕就会着了别人的道,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夜远喝了一口还温热的茶水,这才继续说道:“何况我夫人她的身体一直不太好,趁这个机会回去岳家,让她好好孝顺一下岳母,顺便调养调养身子也好。”

    对于夜远家里的事,尽管大家关系比较好,但也不要过多干涉,说了一句已经算是够了,杨彦附和着的点头赞同道:

    “这些如海兄你考虑清楚就好,我有族人在京里当着不大的官,要是嫂夫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千万别和我客气。”

    夜远以茶代酒,敬了他一杯,笑着说道:“你这句话我可记住了,下次要是找你,你可不能推辞!”

    “行啊,那就这么说定了。”杨彦正和夜远正说着笑,就看到衙役从外面走了进来。

    那衙役面色有点着急的对杨彦说道:“大人,刚才外面来了急报,正等着您回去呢。”

    既然有公务要忙,两个人就各自回自己的房间处理正事去了。

    晚上等林如海回到林家的时候,林福就已经跟他禀报了一下府里的事情,说贾敏对她的哪些背主的陪房进行了处置,但也只是发回他们的卖身契,赶出林府而已。

    夜远对贾敏这样处理她的陪房有点不满,不过既然是她的人,她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你让人盯着那些被夫人赶出林家的陪房,出了林府以后去了哪里?”

    林福躬身低头应是了之后,就匆匆的退出去找人盯着那些人去了。

    夜远在自己的书房坐了一会儿,贾敏身边的丫环司琴就过来说贾敏请他过去一趟。

    夜远想着自己现在正好有空,就直接过去了。

    夜远到贾敏那里的时候,贾敏正在拟定这次回京城准备给各个亲戚的礼物,看动自家老爷过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脸上露出笑容道:

    “老爷您来了,这是我这次初步拟定要送给各家礼单,您瞧瞧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妥的,我好改改?”

    从贾敏手中接过那一打礼单,夜远粗略的翻了翻,都是给那些和林家关系比较近的人家和贾家及和贾家关系密切的人家。

    看到那些准备得十分厚实的礼单,粗粗估计一下,光是这一次送礼,就需要花费四五万两,光是给贾家的礼物就不止一万两了,加上王家、史家之类的占了大头。

    嗤嗤,这样对比起来,林家真的是人丁单薄,只有一个出了五族的林家人在京里礼部担任着七品管器具的小官。

    虽然对贾敏一直拿林家的东西一车一车的送回贾家有点惊讶,但这些本身都是原身自己放任的,夜远这一次当然也不会对这些礼单有什么意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