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25章 惊变

作者:李清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出老千?”

    陈景冷厉的目光一扫,然后张狂地望着在场所有人,咄咄逼人地大声叫道:“有证据吗?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小心我告你们诽谤啊!这不就是色子数量多了一些嘛!可没有人规定不能把色子摇碎一颗吧?哈哈哈!”

    陈景得意非凡,崔始元把其中一颗色子撞成两半,这就多了一点,无疑,这已经比最大的18点还多一点,他相信这位风少就是运气逆天摇出18点,也是输!

    想到这里,他目光玩味地望着林轻衣:“南宫风,你不是四大家族的传人吗?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黄家主一拍手掌:“对!陈景说的对!”

    “把三颗色子摇成四颗,这是多么有创意啊!”

    陈景后面的人,和一些押了崔始元的纷纷开始附和,拍马溜须。

    “既然这样,何必多此一举呢?直接动手强抢不就是了?”

    赵紫晴不甘示弱地说道。

    陈景目光中带着一种莫名的神采,在赵紫晴身上逡巡:“你身材不错,以前我就想下手,可惜没有机会,不过,今天过后,我要你当我的玩物!”

    “你!”

    赵紫晴气得脸色发白。

    她身后的赵家人却还反倒说道:“陈少年轻有为,紫晴,你有希望攀上陈少,那是你的福分!”

    显然,赵家有人想要牺牲赵紫晴攀上陈九陵的高枝,这样说不定能够保全赵家。

    柳烟看到这一幕,不由冷哼道:“无耻之尤!”

    在所有人都抗议时,只有林轻衣端坐在椅子上,望着当裁判的陈九陵语气异常平静地说道:“这符合规则么?”

    陈九陵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这个‘南宫风’这么平静。

    不过,他觉得这年轻人也翻不起什么浪来,于是笑道:“当然!”

    林轻衣听完陈九陵的话,点点头:“再拿一副色子来!”

    陈九陵立即挥手:“再拿一副这样一模一样的来!”

    很快,有手下再次拿来三颗色子,和刚才的一模一样。

    “风少,不能这样啊!”

    “对!这部符合规则!”

    其余人看‘南宫风’没有什么反应,都感到很气愤,甚至,觉得她太软弱,真是怒其不争,所有人都在为他争取,他作为当事人却毫不在意,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林轻衣望向一个富豪:“抗议有什么用?能改变结局吗?”

    那个富豪顿时结舌:“这……”

    对呀!这都是陈九陵说了算,他说是什么规则就是什么规则,能怎么反抗?

    “好!我要看看风少有什么绝技!”

    黄家主笑眯眯地说道,他是押在崔始元这边的。

    崔始元摇出了震天动地的19点,南宫风即使运气好到逆天,也不外乎18点,怎么赢?

    至始至终,在场的人都没有想过崔始元能将一颗色子震碎,为什么南宫风不行呢?

    其实,很简单,崔始元是大名赫赫的韩国赌王。

    而林轻衣,在他看来,是一个从小精英教育,然后送到国外去念书的富家公子。

    比起崔始元摇色子时的震天动地,林轻衣就要云淡风轻许多。

    她慢吞吞地一颗一颗将色子丢进色子盒里,轻轻摇晃几下,然后停在桌面上不动。

    “这就完了?”

    许多押了林轻衣的富豪有些失望。

    赵紫晴和柳烟也眉头深锁,如今看来,这风少是放弃与崔始元争锋了呀!

    不在乎所有人的看法,林轻衣望向一旁的陈九陵:“陈先生,我想请你帮我开一下色子盒怎么样?”

    陈九陵眉头一挑,惊讶地望了林轻衣一眼:“好!”

    他走到赌桌边上,伸手将盖在桌子上的色子盒拿了起来。

    下一刻,所有人都震惊了,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见了鬼一样。

    桌子上散落着几枚碎色子,看起来,比崔始元刚刚还要多。

    “怎,怎么可能?”

    陈景瞪大了眼睛。

    “没有想到,这个南宫风更厉害,二十一点都出来了!这是最大的点数啊!”

    “这难道是变戏法么?”

    “就是啊!刚刚看他摇色子,慢吞吞的,像是没有吃饭一样,怎么可能将每一颗色子都摇碎了?”

    不少人都想到了节目上看过的魔术,觉得林轻衣是使了一手障眼法。

    更有不少人望向陈九陵,觉得问题出在他身上。

    “难道,南宫风和陈九陵是一伙的?”

    “对!肯定是这样!他们联合起来设了一个局,为的就是谋夺咱们瑞金市各大家族的产业!”

    输了赌注的几大家族族长惊叫道。

    “对啊!肯定是这样!”

    “这个韩国赌王是陈九陵叫来的,如果这次赌局是他们联合起来的套,那就说得通了!”

    “南宫风,你必须得给各大家族一个交代!”

    不少人都开始向林轻衣问责。

    这个时候,赵紫晴冷着脸喝道:“你们这群白痴!陈九陵要你们的产业,还用设局吗?你们现在身家性命都在他手里!”

    “对呀!”

    柳言也恍然大悟地说道。

    “既然南宫风没有和陈九陵联合做局,那么,他真能轻描淡写将三颗色子震碎?”

    许多人震惊地望着林轻衣,很难想象,在他纤瘦的身体里,竟然蕴含着这么庞大的力量。

    崔始元一直都处于呆滞状态,此时仿佛想起了什么,震惊地望着林轻衣:“华夏四大家族,莫非,是古武家族?”

    陈九陵闻言,也立即色变!

    说时迟那时快,坐在椅子上的林轻衣动了。

    没有人看到她是怎么动的,陈九陵脸色刚变,眼前黑影一闪,一道身影已经立在他身旁。

    他纤细修长的手已经扣在了陈九陵脖子上:“晚了!你动一下,立即死!”

    “好快!”

    “我眼睛是不是花了?刚刚都没有看到南宫风怎么动的!”

    这时,人群中传来一声声惨叫声。

    原来,龙五和许长顺也悍然将几名看守众人的匪徒击倒。

    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反抗,因为陈九陵就在‘南宫风’手里。

    现在,还剩六个持枪匪徒和众人对峙。

    “好!好!没有想到,你年纪轻轻,居然有这么深的心机!”

    陈九陵悲愤地笑道。

    他已经想明白过来了,‘南宫风’让他代为揭开色子盒,不就是为了拉近距离能够将她制住吗?

    擒贼先擒王,只要陈九陵在手里,在场的匪徒谁敢乱动?

    不过,过了一会儿,陈九陵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年轻人,你心思确实缜密,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战!”

    他话音刚落,林轻衣对面的崔始元语气冰冷地道:“开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