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七章 第一步237

作者:小生慕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袁长文很是不舒服,仿佛整个人正在炸裂,但又并没有开始炸裂,仅仅是炸裂之前的不舒服感。

    并不是炸裂之后,打碎束缚,然后一个新的人类从中走了出来。

    不是这样的,而是感受到自身的消亡,如同橡皮擦那样,最后没有一个橡皮擦存在。也就是说,炸裂之后没有一个新人类从里面出来,而是完全没有任何东西继续存在。

    这是我生命的最后一程了吗?

    或者说,这是第一步的开启?

    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就像,所谓的“生病最严重的时候,就是开始转好的起点”,这种话语只有在结束之后才能明白。当身处其中的时候,我要如何知晓此刻的病症就是最严重的时候呢?

    难道跟之前相比,此刻最严重,就可以轻易判断病症不会继续严重了么?

    所以,我想要找寻地图来匹配自己所在的位置,是毫无意义的行为。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基于恐惧,因为我想要的,是发现自己已经走到斩杀的最后一段路程,而不是刚刚开始第一步。

    甚至,我根本无法接受自己的斩杀还没有开始。

    这些都是心底最深处的恐惧驱动,否则,为何我要去寻找什么地图来匹配自己的斩杀进度呢?根本不需要,有没有地图并不会影响斩杀。

    就像,没人会去寻找拉屎的地图来匹配自己是否已经拉完屎。

    袁长文想要挣扎,却又使不上劲,独自在湖水中坠落。心跳缓缓加速,声音相当明显,似乎自己的脚掌都能感受到心脏的跳动。

    花朵的绽放,就是这般的难受吗?

    这种比喻有一个前提,就是我已经知道斩杀快要结束,我已经快要完成。但我怎么知道这一点?就凭老师的话语,还是那些经典书籍的记载?

    没用的,这些东西都是没用的。我根本不知道未来会面对什么,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就算自己在斩杀的最后一步,然后永远没法完成,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对吧,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谁又能够确定这出戏究竟会怎样上演呢?

    没人规定袁长文这出戏必须符合什么逻辑,或者满足什么规律,现实本身根本不存在。所有的看法和总结,都来自“我认为”,都是脑子里的扭曲。

    甚至,所谓现实的种种客观事物,也都是“我认为”的结果。

    “这里有一个苹果”,这句话的完整表达是,“我认为这里有一个苹果”,那么很明显,我根本没法知道这里是否真的有一个苹果。所有的所有,都是“我认为”、“我觉察到”、“我意识到”的结果。

    而袁长文这个角色同样是虚假的,同样仅仅是觉察到的画面元素。那么,谁规定袁长文这个角色就一定可以斩杀成功呢?谁又敢确保袁长文这个角色最终肯定可以完成呢?

    完全有可能,袁长文这个角色做了一辈子的无用功,丢弃帝国第一人的头衔,然后从此之后再也无法回到帝国。而精神修为,也没法做出突破。所谓的斩杀,也没有完成。

    一个活生生的反面教材,这种情况也是可能存在的呀。

    我根本不知道袁长文这个角色究竟会发生什么,因为这些东西并不是受我控制的,自由意志这种玩意根本就不存在。无论是否承认时间的线性流逝,自由意志都是不可能存在的。

    所以,我在期待什么?

    为什么不能任由那份难受吞噬自己?总要对此刻的任何状况,进行解读,进行甄别,进行探究。这种坏习惯是如何养成的?此刻就是此刻,现状就是现状,哪有那么多需要思考的?

    如果我是上帝,看见人类的思考,一定会笑出声来。先不说思考能不能得出合理有效的解释,仅仅是思考的动力源泉,就已经被恐惧那个妖娆女子掌控在手中。

    活生生将游乐园变成一个根本不知道是什么鬼地方的世界。到处都是恐惧,没人觉得不妥,也没人觉得不对,仿佛这就是所谓的现实。张口闭口就是“将来怎么办”、“以后怎么办”、“你不为未来考虑么”之类的恐吓。

    还美其名曰,“我是为你好”。

    根本不是为别人好,仅仅是为了满足自身的角色属性,表现出角色的关心或者博学,或者仅仅是展现自己考虑得比较多你们都是头脑简单的人物。

    “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我不知道这种话语是如何说出来的,又是如何被众人认可的。

    因为根本没有一个事情在外面,然后我们无数人去理解它去探究它。所有的事情都在里面,都是脑海里的虚拟数据,背后根本没有一个真实的事情在那。

    就像所谓很现实的社会,请问这个社会在哪里?真的有一个社会在外面吗?我要如何证明社会就是一个客观事物,在那里不动,然后我作为一个人类个体,不停得跟这个社会相接触?

    没有,根本没有一个社会。

    我认为有一个社会,我觉察到有一个社会,我意识到有一个社会,这些都表明所谓的社会仅仅是脑海里的虚拟数据,仅仅是此刻觉察到的画面元素而已。

    袁长文突然有了一个恍惚,不知道怎么回事,仿佛感受到的世界崩溃了那么一瞬间。原本坚实牢固的世界,竟然就像信号断线了那样,恍惚了一瞬间。

    没有一个社会在外面,统统都是里面。

    那么,对于社会的判断,对于社会的各种解读,就会显得非常荒谬。如果我假设别人都是真实的存在,那么我怎么知道别人眼中的社会跟我眼中的社会,是同一个玩意呢?

    所谓的社会只是我脑海里的虚拟数据,就算我跟别人共用一个虚拟数据,也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去解读社会啊。我只是感知到一部分的社会,就凭此宣称整个社会就是现实的?

    没有任何东西在外面。

    袁长文想要抓住那份恍惚,想要延长那份恍惚的时间,可惜,无论如何重复“没有任何东西在外面”,也没法抓住那份恍惚。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份恍惚的感觉渐渐消散,越来越薄弱。

    就像之前的那份轻松和那份难受一样,消散重现,再消散再重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