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343.第1342章 义父,喝汤啊(第三更)

作者:轻尘一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十五丹子里面,陆遥清心气最高!”

    段宝鼎不知房间已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目视房梁,自言自语:“老夫若是身体康健,还能压的住他,可老夫眼下……”

    段宝鼎瞧了瞧盖在身的被子,他的两条‘腿’皮肤溃烂脱落,损伤严重,以后怕是拄着拐杖也难站起来了。

    “可老夫眼下形同一个废人,若非用十八手丹术吊着他的胃口,怕是……”段宝鼎面‘色’苍凉的闭了双眸,“怕是他根本不会真心认我做义父,更遑论伺候我下半辈子,人心呐!”

    设下毒计霸占慕容媛的段宝鼎嗟叹人心。

    孟凡在嘴角‘露’出讥讽笑容。

    带段宝鼎缓缓睡去,气息变得深沉,孟凡悄然退了出去,神游之体回归本体。

    他已经透视到,丹术十八手在段宝鼎身!

    “猪泪,能懂手了不?”五长老在旁问道。

    “能动手了!”孟凡实在是不想和化身为狗的五长老说话,无奈的指着段宝鼎的住处道,“你下去走一趟,从段宝鼎身取一卷书册。”

    “名表!”五长老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声明白,匍匐着身子,爬到屋脊边缘,顺着墙滑到了院子里,灵巧的不像是一只狗,倒像是一只动作敏捷的狐狸。

    “五长老,那丹书我本可以自己偷。”孟凡望着五长老小小的身影道,“但在我的计划里,你需要动一动了。”

    孟凡的话大有深意!

    已被孟凡算计的五长老,怀揣着复杂的心思,穿梭着几道‘花’丛,慢慢接近段宝鼎的住处,可来回巡逻的丹师堂守卫,并不是吃素的,很快发现了异常。

    “什么人,出来!”有两个护卫紧握长刀,围到了微微摇晃的‘花’丛旁。

    “簌簌!”几株秋菊兀自晃动了几下,五长老从里面探出了狗头,冲着那两个护卫眨了眨黑漆漆的眼睛,在他的嘴里,居然叼着一只黑‘色’小鼠。

    “嚯!”其一个守卫见状,噗嗤一笑,“哪来的会抓耗子的狗!”

    “像是十二丹子养的那只。”另一只守卫开口道。

    “一边玩去,别扰了段大师的清静。”两位守卫将五长老驱赶到一旁,又向别处走去了。

    五长老嘲‘弄’的瞅了那两个护卫一眼,用长着柔软脚垫的四爪,贼头贼脑的走到了段宝鼎的房屋前,用爪子在‘门’一按,轻微的吱呀声响起,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隙,‘门’竟是没锁的,偷偷走了进去。

    “段宝鼎,老夫今日要你命!”

    五长老瞧了一眼躺在‘床’陷入沉睡的段宝鼎,目‘露’狠厉之‘色’,在漆黑的房屋里,如化身一条‘阴’间鬼犬,爬到了段宝鼎的‘床’头,目光‘阴’寒的直视着段宝鼎的脖颈。

    “短保顶,老福让恁死个明白!”五长老尽量让自己吐字清楚,对段宝鼎恶狠狠道,“饿是藏家五长鸟,藏喂!”

    他说的是:“段宝鼎,老夫让你死个明白,我是常家五长老,常威!”

    若是外人在旁,听到五长老将满是杀机的话用一张狗嘴说出来,肯定会笑出声来,

    “吼呜!”五长老张开大嘴,向段宝鼎的脖颈咬去,如无意外,段宝鼎必会喋血在‘床’,可偏偏在这时候,五长老的身体一颤,马闭了嘴,心里也咯噔一下子!

    段宝鼎正睁着眼盯着他!

    且段宝鼎的一只手,已经蕴起了一团丹火!

    “呜呜!”五长老尚未融合狗身,修为施展不出几分,而段宝鼎虽重伤在身,但已然有灭杀他的能力,五长老歪着头,眨着眼,吐着舌头,摆出一副可爱到融化一切的样子,随即又伸出舌头,从段宝鼎的下巴一‘舔’而过,流下了一片口水。

    “听错了么?也是,狗怎么会说话呢!”段宝鼎微微摇了摇头,将手的丹火熄灭,在五长老的脑袋‘摸’了‘摸’,“是十二徒弟那一条么?多好的狗,知道老夫重伤来看望老夫么?”

    “狗儿呐!”服了大量丹‘药’的段宝鼎,神智略有些不清醒,和狗说话道,“老夫被人打成这样,你是不是也很心疼?不过别担心,老夫岂能吃这种亏,老夫将会动用经营了多半辈子的人脉资源,连城主府的资源,老夫也能调动一二,必会以雷霆之势斩杀周茭白,更会干掉白家的那个小孽畜,甚至还能扳倒白家,哦,还有范老鬼,差不多也要‘弄’死了,占着那么好的位子,简直是‘浪’费呐!”

    五长老装痴扮傻。

    突然,他双耳一颤,从‘床’头跳下,盘起身子卧在了茶桌底下。

    有脚步声渐进,‘门’被人推开,陆遥清端着一碗散发着热气的汤,笑眯眯的走到了段宝鼎的‘床’头,轻声道:“义父,遥清回去后怎么也睡不着,亲手用丹火给您熬了碗‘药’汤,对您的伤势大有裨益,遥清这喂您喝下,祝义父早日康复!”

    陆遥清情真意切,用汤匙搅拌了一下汤,发出叮当的清脆响声。

    “有劳了……”段宝鼎眼‘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防备之‘色’,张了张口道,“可是遥清啊,为父已经吃了不少丹‘药’,‘药’力还未消化完毕,多食无益,还是等等再喝吧!”

    “义父,你喝嘛!”陆遥清面带温和微笑,可不管段宝鼎怎么看,那微笑都掺杂浓浓的杀机,陆遥清将勺子放到了段宝鼎‘唇’边,“义父,这‘药’汤凉了可不好喝了,你怕什么?怕遥清害你?遥清怎么舍得,您的十八手丹术还没拿到手呢!”

    陆遥清说着说着,语气重了起来:“段宝鼎,我方才回去想了又想,还是觉得你该死,十五丹子,现在只剩我一人好端端的了,你总说待我们如子,可你为何对我们藏‘私’一手,又害得那么多师弟惨死,你本可以救他们的,遥清心里难受啊!”

    “嘭!”

    段宝鼎抬起有丹火燃烧的手掌,向陆遥清狠狠按去。

    陆遥清勾了勾嘴角,抬‘腿’一脚,将段宝鼎的手踢到一旁,而后纵身跃到段宝鼎身,如骑马也似,屈膝死死压住了段宝鼎双臂,将‘药’汤一勺一勺的往段宝鼎嘴里喂着,段宝鼎张嘴想要大喊,陆遥清便将整碗汤都倒进了段宝鼎嘴里。

    “咕噜!”

    “咕噜!”

    段宝鼎嘴里喷着汤液,脸‘露’惶恐之‘色’!

    躲在桌底的五长老

    ,胆战心惊的看着这一幕。

    陆遥清捏住段宝鼎的嘴巴,狞笑道:“义父,喝汤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