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 宿命之战 下

作者:路人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夜空中,一架军用直升机快速划过,受到气流的影响,机身还时不时地发出一阵抖动。壹看

    但坐在机舱里的两排战士却是毫不把这等颠簸当一回事,他们全都背靠着机壁,或检查着自己随身的武器装备,或闭目假寐,养精蓄锐。只有两个人,在这安静的环境里小声说着话儿:

    “又是平手,我们间总该分个高下才是。”

    “我也是这么想的,本来之前就想和你全力一战来着。这样吧,等这次的任务做完,回去后我们挑个没人的地儿大战他个三百回合?”

    “好,到时候我一定要把你打服帖了!”

    “哈,那就看谁更厉害些了……”

    这时,一个沉着的声音响了起来:“到地点了,准备索降!”这才打断了两人间的对话,舱内所有人的精神都猛然一振。

    可谁也没有想到,这将是这支队伍今生的最后一场任务……

    两个前世曾并肩作战,互相间更是救了对方多次的好兄弟,好战友,这一刻却已反目,只因你是汉人,而我是蒙人。各为其主,各为其国,一切似乎都已没有了任何转圜的余地。

    杨震的目光冷冽如冰:“你觉着蒙人当真还能如几百年前那样纵横天下么?你应该知道作为骑兵为主要战斗力的一方随着火器的发展中将彻底为时代所抛弃,又何必非要逆潮流而动呢?”他似乎在做着最后的努力,来说服对方。

    “只可惜现在的火器威力还太小,对我们的威胁可不是太大。而且,满清崛起可比现在更晚,他们不照样靠着骑兵席卷天下了么?”图塔根本不为所动,更是用事实来进行反驳。

    “但如今有我在,我不会让那一切重演的。”

    “我不是和你一样来自几百年后么?”

    话不投机,两人一时间已变得无话可说。一抹苦笑升上了杨震的嘴角:“如此说来,你我之间已只有一条路可选了?”

    图塔默然,却是承认了这一残酷的事实——两个有着同样遭遇的后世战友,在这一刻注定只能成为敌人,将为了各自的民族和本心而战!

    杨震突然笑了起来,手一扬,那只酒囊被他丢到了对方手里:“饮下这口酒,你我之间再无瓜葛!”

    图塔哈哈一笑,也不再说什么,当即仰起脖子,就把酒液往自己的口中狂倒下去,只是这其中有多少无奈,却不得而知了。?   要看 书

    就在他猛灌烈酒,欲以此来逃避这个残酷现实时,心中陡生警兆,余光正好瞥见杨震身子一展,直朝着自己扑了过来,他手中亮晃晃的,已多了一把匕首。

    既然双方已是仇敌,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能有机会尽快解决对方,杨震是不介意自己用的是什么手段的。趁着对方心情未复,且尽情喝酒的当口,他已抢先出手,匕首斜挑,直取对方的咽喉。

    一声呼喝从图塔的口中吐出,身子赶紧就往后缩,同时手中酒囊被他用力一挤,一股酒液已激射而出,直取杨震的面门。只要杨震为了躲避这一下让上一让,缓上一缓,他便能化被动为主动了。

    可杨震却并未如对方所愿,不闪不避,只以一手挡在面前,让酒液多半都打在了手上四散开来,而他的身法却不见半点迟缓,依然直扑而上。

    一声大喝,看着近在咫尺的敌人,图塔劈面就把手中酒囊给砸了过去,同时身子再次一错,往旁边闪去。

    “啪——!”

    “哧——!”

    人影一合乍分,迅速错开了身子。

    杨震的肩头被拍了一皮囊,痛彻心扉。面对这一下,他居然没有丝毫闪避的意思,只是咬牙硬扛,也要争取到这个先手。所以这一下中个正着,受了点伤。

    但这一点小伤却换来了大收获,图塔的肩膀处正扎了一把匕首,直没至柄,显然这一刀,连骨头都给捅伤了。只等了一下,大股的鲜血就从他的肩膀处漾了开来,甚至迅速滴落到了地上。

    虽然杨震是靠着偷袭才伤的自己,图塔却并没有半句怨言。作为曾经的雇-佣-兵,制造一切有利条件来杀敌乃是他们的本能,现在自己吃亏,他只能是怪自己不够小心。

    “军师就是军师,哪怕到了这个时代,依然果断凶狠!”咧嘴一笑,图塔已猛地将肩头的匕首拔了下来。目光只在那与后世的军用匕首模样差不多的刀身上一闪,他的目光就再次闪烁,却带了几分兴奋之意来:“当初你我还没能分出胜负,那就在今日了此遗憾吧!”

    说着,图塔的身子陡然一弓,再起时,已如旋风般直扑了上去。虽然受伤不轻,但这伤只能激发他更强大的斗志!

    可这一回,杨震却没有再如之前般积极抢攻,看着对方扑来,他居然身子一缩,飞快地闪到了一旁,避过了这全力的一扑,同时趁着对方把所有精力都投放到攻击上而疏于防御时,手中再次亮出另一把匕首,猛刺图塔的腰部。

    不过这一回图塔是学乖了,看似全力以赴的一扑还是留了三分力,见匕首袭来,腰胯便是一扭,同时手中匕首猛然回收一落,正好挡住了这要命的一击。

    又如刚才那般,两人刚一招接实,杨震便已迅速借力往边上退去,与对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而图塔却不稍停,再次一声低喝,身子再转,疾扑而上。

    就这样,两人一主攻,一主守,迅速地做着叫人心惊肉跳,眼花缭乱的拼斗,只一会儿工夫便已交手十多招,却是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只是这看上去的平手的背后,却是图塔的暗暗叫苦,因为他在这一轮猛攻后,已然呼吸急促,气力不济了。

    本来若论气力,他这个蒙古汉子应该远在杨震之上的。可刚开始就受的伤,却让他的鲜血不断流淌,尤其是几轮全力的扑击之下,鲜血流失得更快,这让他的体能迅速消耗,此时已觉着视线都模糊了。

    作为有着多年作战经验之人,图塔当然清楚受伤后必须包扎,同时最好休息的道理。可很明显,杨震是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的。只要他露出一点点的破绽,对方就会趁机给自己造成更大的伤害,这让图塔只能以攻代守,希望借此能给杨震也造成一些损伤。

    可结果,却是饮鸩止渴,骑虎难下。他的猛攻没能伤到杨震,反而使自己肩头的伤势变得更重,体能迅速流失。但到了这个时候,他却已没有了退路,只有一条道走到黑,哪怕如今他的力量已比之前削弱了将近一半,也只能继续猛攻。

    “呼——”旋身的同时,图塔再次一刀挥出,直取杨震的侧边动脉。

    这一招看着依然力量十足,但速度却早已慢了许多,杨震只一偏头,便已从容闪开,同时手中匕首猛然斜划,直取对方的伤臂。

    因为招式用老,图塔这时已无法再回刀自救了,只能往后退去,希望可以避过这一刀。可随即,叫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杨震这一刀居然是虚招,就在其后退的瞬间,本来在他侧前方的杨震身子一闪,已出现在了他后退的位置之上,而其手中匕首迎面一刺——

    “噗哧——”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更别提躲避了,那匕首便已彻底没入了图塔的后心,而这,还是他自己迎头撞过去的,就跟自杀没什么两样。

    “你……”受此重创,图塔的身子陡然一震,随即便愣在了当场。

    杨震的这一下身法之快,远超他的判断,倘若对方早拿这一手本事出来,图塔早就败亡当场了。

    杨震这时候已松开了匕首,退到了一边,脸上无喜无悲,平静得如一块冰:“我其实一直都有所保留,我早不是当初的那个我了。”

    苦笑,伴随着夺口而出的大量鲜血,让图塔的脸孔看着有些狰狞扭曲:“原来如此……其实你从一开始就有十成把握杀了我……”

    “我给过你机会,只要你肯归降,我完全可以不计前嫌,只可惜……”杨震淡淡地说了一句。

    确实,在来到这个时代,有过那一连串的遭遇,并因此学得了清风诀后,如今的杨震早不是前一世的自己可比了。

    呵呵的惨笑声中,图塔缓缓软倒在地,虽然口中不断有鲜血喷出来,却没有因此让他住口:“看来我确实小看了你……军师你无论是心机还是武艺,早就远在我之上,可笑我还意图和你正面一战,如以往般分个胜负呢……”

    回应他的,只是杨震私有似无的笑容。但随即,他又咬牙道:“不过你即便胜了我,也不证明你一定能最终取胜。”

    “今日这样的结果,还算不得我的胜利么?”杨震看了一眼背后,那儿还有漫天的黑烟在滚滚地冲上云霄。

    “草原上的部族总会遭到各种灾难,但他们的恢复能力是你们汉人所无法想象的,只要我们的大汉还在,我们便能在几年之后卷土重来!”图塔定定地看着杨震:“所以你觉着自己真个胜了么?”chapte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