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卷八 第一百零六章 魔由心生(二)

作者:意缥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无尽之海,杀声震天,战火在海上升腾,焚烧末法之世。

    龙族、天族、修罗族三族鏖战多时,血染飘红,浮尸无数,千万生灵性命轻掷,所争夺的,却是一枚虚假的舍利,一缕从不存在救赎!

    看着自己一手挑起的战火焚烧三界,过往高高在上的强大生灵如蝼蚁般消逝,本该因计划顺利而得意的应飞扬,此时却有一缕难以言喻的负罪感涌上心头。

    “这只是天书模拟出的世界,他们只是连感情都匮乏的书中人物……”应飞扬在心中提醒自己,尽管眼前生命正以最真实的姿态消亡……

    “王上,天众来势凶猛,左侧防线快受不住了!”一身血污的梵明从阵前回来,禀报道。

    “今日的天众好像格外凶猛,不畏伤痛一般,是动用了什么秘术吗……”看着左侧岌岌可危的战况,应飞扬皱眉道。

    “可惜紧那罗王不在,若有他战曲助阵,我军上下定是精神大振,只是这家伙,说了一有情况即刻折返,怎现在还未回来?”梵明愤恨道,已后悔将许听弦派遣出。

    应飞扬道:“敌军攻得太快,出乎我们预料,兵凶战险,只怕他也遇上麻烦了。现在也没人手去找寻他了,传令,亲卫军压上前线,守卫左侧防线,由我亲自领战!”

    “王上亲上前线?对王上,对佛心舍利都太危险!”梵明劝阻道,。

    “顾不得这么多了,若防线溃散,才是真正的危险!没时间了,走,随我杀敌!”应飞扬说罢,已向阵前而去。

    梵明知晓无两全法,唯恐应飞扬有失,忙道:“亲卫军,紧随王上,护卫舍利!”

    但见应飞扬人剑如一,匹练似的剑气迸射而出,万军辟易。

    寒光一瞬,最前头的一排天众齐刷刷的断首倒地,眼见龙王亲上前线,龙族军士士气大振,以一当十。

    而群声狂烈鼎沸中,应飞扬抖落剑上血水,心中却是沉冷无比,看似专注战阵,实则却警戒四周,原本他稳坐中军,又有亲卫军保护,如今与亲卫军一道前线协防,战时焦灼之际,亲卫军自顾尚且不暇,自也无法守护他。

    但这正是他所求的。

    “我已亲涉险地,夜叉王,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还要再等吗?”

    -=-=-=-=-=

    就在三族战火喧嚣之际,龙宫东南数十里的盘蛇岛,迎来一道灭世人影。

    许听弦登临而上,沿路上林木摧折,前几日巨蛇摩呼罗伽肆虐过得痕迹还清晰可见。

    许听弦到达一处蛇窟,在洞口前停下了脚步,打开一张地图,那是明王依循摩呼罗伽本能所画的简易蛇窟地图。再三比对后终于确定。“便是此处了……”

    眼前幽深蛇窟好似直连九幽的通道,暗处万蛇蠢蠢欲动,“沙沙”吐舌,等待这自投罗网的猎物踏入它们的领域。

    “抱歉,我有后台的!”看着群蛇躁动,许听弦也不畏惧,轻轻一笑从怀中取出一枚冰结的血晶,以真气化开血晶,涂抹在额上、颈间、腋下、足踝等处,霎时一股浓烈血腥气弥漫而出。

    躁动的群蛇如见王临,纷纷蜷缩在角落,蛇首垂地,不敢动作。那血晶乃摩呼罗伽血液所凝,群蛇自然不敢进犯,先去天女凌心发觉摩呼罗伽之血有辟蛇功效,便留取了一些,交给应飞扬,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见蛇患已除,将地图牢记于心的许听弦不再拖延,大步迈入蛇窟之内,而长剑已持在手中,时刻戒备。

    随着越行越深,幽暗深邃的通道四面八方开岔,许听弦思绪也随之发散,“天女凌心此时应还留在蛇窟之内,是否该与她会合,一起行动?”

    但又旋即在心中否定,“算了,灭世可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工作,天女宅心仁厚,与她一起行动徒增变数,这种事,还是我一个人做吧……”

    许听弦原本只将灭世作为终结天书争斗的最有效手段,但不久前亲手杀掉龙族斥候,斥候身死时眼中一瞬迸射的不甘、怨怼、愤怒,几乎让许听弦误以为书中的他们也曾真的活过,而只要他抵达蛇窟中心祭坛,完成献祭,还将有数以亿计生灵一同消亡。

    想到此处,许听弦只觉怀中佛心舍利承载叠加了万千生灵生命的重量,压得他喘不过起来。

    “哈,怎么感觉跟六道北妖比起来,我倒更像是书中的反派?罢了,反派就反派吧,对书中人物心软什么,若是被我那学弟知晓,又要奚落我感情用事了……”

    许听弦心念早已打定,努力不再去想这些,“除了天女,这蛇窟之中应还分布着其他人,血万戮此时应也在蛇窟内,还有天香公主,她的下落不明,也需要在意,虽然这么大的蛇窟中撞见也不容易,但若真运气不好碰上了,此时舍利被劫走,那可就功亏一篑了……”

    许听弦正思虑间,忽然,一阵不易察觉的锐响毫无征兆的从背后响起,却纤毫不漏的落入许听弦耳中,|许听弦心神一凛,身子猛然一旋。

    只闻一声裂帛声,伴随而来的是后背被气流擦过的火辣辣的痛,许听弦在间不容发之际,看看躲过了突如其来的一击。“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是姬瑶月、还是血万戮?”

    许听弦心中叫苦同时,足点墙壁,剑护周身,瞬间拉开安全距离,随后看向来敌。

    身影入眼,许听弦散漫面容瞬间凝重,挤出一抹苦笑,“这还真是最意料不到的敌人,看来是玩砸了……”

    “交出佛心舍利,然后死吧!”与应飞扬相同的面容,确实截然不同的幽冷气质,夜叉王寒刃一吐,蛇窟之内气温骤降,令人战栗杀气如有实质般刺痛许听弦肌肤。

    “都没有其他选择吗?比如交出佛心舍利,饶我一命?”许听弦慨叹了一声,随后以指抚剑,儒门浩然正气透体而出,扫荡幽氛,“既然同样是死,那许某今日,尽力而为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