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20.英国-VS罗德里格斯

作者:二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有喝粥口味感觉不对的小天使嘛o(* ̄︶ ̄*)o?

    饭毕, 陈清凡将盘子放到水池里浸泡好后,打算再去趟书房, 拿了出场名单后就开车出发。

    他甩了甩手上的水,刚转过身, 就看到苏舟正懒懒的依在厨房的推拉门上, 他的上半身穿的非常紧实, 高高的领子将他的脖颈遮的严严实实, 而他的下半身却又穿的异常宽松, 宽大的运动裤根本显不出他漂亮修长的腿型。

    陈清凡:“…………”这是什么诡异的搭配。

    穿着诡异的苏舟的手里, 还拿着一个牛皮袋子,他挥着牛皮袋,笑说:“舅舅, 我今天就是负责给你端茶倒水拿文件,跟着你出门长见识的小秘书了。”

    陈清凡揉揉眉间, 有气无力的笑了一声,说:“好了我的小秘书,顺便去我的书房, 把书桌上那个灰色的文件夹也拿出来,我先去下面开车。”

    路上,也不知是怎么说起来的,陈清凡表示:唉, 一个亚洲中国队, 一个欧洲中国队, 相煎何太急啊。

    苏舟闻言却是一愣, 觉得这对手怎么好像不太对啊…?

    “今天的对手是英国…?”那他这几天里专门找出来的近年来德国U-16青少年队的比赛视频,不就白看了吗…?

    察觉事情有变,苏舟追问说:“我住院的时候随手翻了翻新闻,我怎么记得对手好像是德国?”出院之后,因为哪怕比赛时间有改动,他也能从陈清凡这里得到第一消息,苏舟就再也没有去度娘一下关于这场友谊赛的消息了。

    而关于这个“为什么换对手”的问题,成功的让陈清凡的嘴角一僵,脸色阴沉。

    见状,苏舟立马捂嘴不语。

    好嘛,不管是德国队还是英国队,既然对手来了,咱就撸袖子上拍子,五个字——打不就行了!

    早晨九点钟,帝都体育总局训练局。

    有着陈清凡这尊大神护航,苏舟顺顺利利的进了训练馆内。

    去往主队休息室之前,他们首先路过了专门供给裁判人员休息的休息室。

    苏舟捏着手中的牛皮袋子,在即将经过休息室时,突然说:“舅舅,我突然……突然有点急,刚才我看到了洗手间的标志,要不你先去主队休息室,我去趟卫生间后就接着去找你。”

    说完,还不等陈清凡有所反应,大长腿洒脱一迈,转身就跑。

    这溜的简直比兔子还快!陈清凡还没回过神来,自家外甥就快跑没影了。

    陈清凡急忙大喊:“苏舟!你先把名单给我留下再去!”

    苏舟头也不回,高高的扬起手臂,很有节奏感的挥着牛皮袋,大笑道:“旁边那不就是裁判休息室?等会我会负责把出场名单亲手送到裁判手里的,舅舅一会见!”

    已经到了集合时间·不得不赶紧去主队休息室的陈清凡:“…………”小兔崽子!

    苏舟这么做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他想要一个保证,一个陈清凡100%不会再接触这份出场名单的保证。

    作为上辈子被陈清凡一手培养出来乒乓球世界霸主,苏舟知道陈清凡有一个习惯:他在提交所有的纸质文件前,都会将其仔仔细细的再检查一遍。

    如此一来,要是刚才两人一同去了裁判休息室……

    他昨晚的功夫就白费了。

    站在卫生间的隔间里,苏舟的指尖摩擦着牛皮袋粗燥的表面,百无聊赖的消磨时间。

    大约过了15分钟,苏舟估摸着应该差不多了。

    他的手刚刚触上门把,就听到一阵门扉开启闭合的声音。

    与之响起的,是一口正宗的伦敦腔英语。

    毕竟也是上辈子在全世界到处跑的人了,对于苏舟来说,英语并不是一门陌生的语言。

    他本没有想回避的意思,但他只是刚刚拧了一下门把,整个人便猛地顿住不动了。

    一个人说。

    另一个人跟着大笑附和。

    这人对此大声嘲笑:

    另一人笑的更大声了:

    这时,一个明显稚嫩许多,语气却异常冷漠的声色插了进来:

    一人对此极为不屑:

    那个方才与他一唱一和的人哈哈笑道:他的发音要稍微好一点,

    那个明显稚嫩很多的声音没有再说话。

    站在隔间内,苏舟脸上的笑意全无,面色冰冷的可怕。

    隔间外传来了水龙头开启的声音。

    苏舟却忽而轻笑了起来。

    他拧开了门把手,从厕所的隔间里走了出去。

    洗手池处站着三个白种人,两个人的体型较为高大,最左边的人有着一头红发,另一个人有着一头棕发,而站在最右边的小个子,则是有着一头纯正漂亮的金发。

    那两个大个子从镜子里看到了苏舟,顿时表情变的有些不太自然,但他们看到苏舟的神色如常,便想这个中国人肯定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于是那个红头发的人又开口了,而他再度开口的话题竟然是围绕着苏舟:

    哦豁,就是这个声音,那个先是说了“黄皮猴子”、又说陈清凡是个“只会哭的孬种”的声音。

    苏舟迈开腿,明明有着那么多的洗手池,却偏偏径直走向了红头发身边的那一个。

    欧美人发育的早,红头发身强力壮,体型格外高大,他看到苏舟过来,也不往边上稍微移移,反倒是向着苏舟的方向动了半步。

    苏舟就仿佛没感觉到一样。

    他将牛皮袋夹在腋下,慢条斯理的挽起了袖子,垂下头,拧开水龙头,露出他圆润的耳垂,亚洲人比白种人更为细腻的皮肤,更是完完全全的映在了红头发的眼里。

    红头发高高的吹了声口哨,对着身边的同伴说:

    苏舟关了水龙头。

    红头发转身准备离开,却冷不迭的被身后突然袭来的巨力猛的一冲,立马在厕所冰冷的地板上摔了个狗吃翔。

    “You son of……”他下意识的大骂出口。

    一只脚却猛的踩到了他的脊椎上。

    红头发顿时收声,他使劲扭头,见到的却是那个他刚才还想入非非的亚洲娃娃,这会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苏舟笑了笑,再一开口,便是一口口音纯正的美式英语。

    红头发怒火中烧:

    他使出浑身力气猛的起身,却不料苏舟竟然提前一秒松开了脚。

    于是红头发又是一个踉跄,他堪堪的扶住了墙壁,这才没让自己狼狈的再摔一跤。

    苏舟慢慢的用鞋底摩擦着地面,就好像刚才碰触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一样。

    他似笑非笑的将两个大个子扫了一遍之后,便神态自若的迈开了步子。

    像是完全没料到一个看起来并不强悍的中国男孩竟然这么的………难以形容,在场的三个英国人一时间竟然都没有动作。

    卫生间的大门再次闭合前,苏舟又回头看了三人一眼。

    他的声音温柔极了:

    “我的身体素质好嘛。”苏舟得瑟回答。

    谁知,在他的这句话之后,陈清凡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春风和煦笑秒变阎王黑铁盆。

    苏舟本能的抖了一抖,意识到了不妙:“……舅舅?”

    陈清凡又拉了一把椅子,发出清脆的“咯噔”两声,靠的苏舟的床头更近了一些,冷声冷气的说:“你没事就好,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论某些问题了。”

    ……哦豁,舅舅最喜欢的秋后算账。

    苏舟先是试图岔开话题:“对了舅舅,比赛怎么样?就算没有我和安德烈,应该还有三场比赛能打吧?”

    这个问题也不算是强行扯开话题,想到这场团体赛的结果,黑铁盆又秒变春风,陈清凡不由露出了笑容:“你的那番话,对那群小家伙还算有用,他们的斗志比平时高上不少,程梓睿的两场单打一胜一负,而韩潇的那一场单打……虽然最终还是输了,但是他打出了3:2的大比分,决胜局更是打到了24:22才分出了胜负……当23:22的比分变成了24:22后,韩潇哭的特别凄惨,不过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吧,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因为输球而哭的这么厉害了。”

    这当然是一件好事,正因为有了拼尽全力的努力拼搏,输了后的不甘和想要赢球的欲望才会格外的强烈。

    苏舟立马一喜。

    但还没等他喜上三秒,就见陈清凡的脸上又摆出了阎王黑铁盆的模式。

    苏舟捂住伤口:“…………舅舅,我难受,头好疼。”

    陈清凡:“呵。”

    苏舟试图用上拽袖子大法:“舅舅,我刚才起身起的太急,这会真的感觉又晕晕乎乎了。”

    陈清凡:“呵呵。”

    苏舟狠下心:“……舅舅,粥粥难受。”

    陈清凡:“你继续?”

    苏舟:“…………”自称“粥粥”都不管用了,苏舟垂头丧气的说,“舅舅,我明天就去郑重的再对石青道歉还不行吗……”

    这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还有呢?”陈清凡问。

    “还有……”苏舟轻轻的摸了摸眼上的纱布,说,“我挑衅安德烈挑衅的太过分了……过分到把自己的安全都给搭进去了,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我承认我最近太傲慢了……仿佛天底下老子第一无人能敌似的。”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在知道这个世界的乒乓球无比弱小后……他的确是多少生出了一些“不把这个世界看在眼里”的错误想法。

    好在安德烈的一击痛击让他及时认识到了这一点。

    然而陈清凡还是不满意:“你口中的‘过于傲慢’,就是针对你擅自改了石青的出场名额,与你过分挑衅安德烈这两件事?”

    苏舟点头,他也就这两件事做的不够厚道了吧。

    陈清凡深深的吸了口气,再问:“除了擅自改名单这件事,和你挑衅过度这件事,还有呢?”

    “还有…?”陈清凡阴沉的脸色不改,他说出口的这两点虽然也在点子上,但明显不是最关键的一点。

    可是他还做了什么……

    苏舟绞尽脑汁,忽然眼前一亮,又说:“我不该瞒着你自己偷偷学打球?”

    陈清凡敲了敲床头的铁架,再说:“这个问题我们等会再说,还有。”

    “真的还有?”苏舟愣,还有什么,让他想想……

    粥粥冥思苦想起来。

    见苏舟认真思索了半天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整个人都愁眉苦脸的,陈清凡的心底又沉了几分,主动提示道:“关于安德烈的这场球赛,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了?”

    苏舟满脸纠结,问:“舅舅,你难道是想知道安德烈是怎么具体骂你的…?…………这种癖好也太奇怪了。”苏舟小声嘀咕。

    陈清凡:“…………好吧,我问你几个问题,你乖乖回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