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961 家里却依旧冷

作者:田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怕尽量如实回答,等终于从市局出来,已经是正午十二点。

    看眼时间,走去对面饭店,想要随便吃点东西。结果刚点好菜,金四海走进来坐到对面:“警察怎么说?”

    张怕笑了下:“累不累?一直等在外面?”

    金四海说:“告诉过你,我是回来复仇的;只要能报仇,不累。”

    张怕笑笑:“你真是神仙。”便是不再说话,一口啤酒一口小菜,慢慢吃慢慢喝,顺便等待热菜上桌。

    金四海也不客气,问服务员要啤酒,也是边吃边喝,也是同样不说话,气氛十分诡异。

    没一会儿热菜上桌,张怕吃上几口,电话忽然响起,是院线公司确认影片上映时间。

    今年开春后,公司有三部戏要上映,按照时间线来排,将从四月份一直折腾到九月份。和以前一样,每部片子都是出让给院线公司很多利润,只是为了一个钱,院线公司也不可能挡着一一一影视公司的影片。

    要同期上映,就要跟每一家院线公司确定时间,毕竟他们都有自己的放映计划,要商议又商议,才能定出切实日子。

    毕竟张怕拍摄的不是速八或阿凡达二,像那种超一流大片,不管什么时候上映,别的影片都是只能让路。

    打来电话的这家院线公司需要张怕提供别家院线公司的上映时间,他们要及早做安排。

    张怕有点诧异,这种事情怎么会找到我头上?

    公司有专门的业务人员负责跟各家公司沟通,他们那里有详细资料,为什么不问他们反是问我?

    张怕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可以打办公室电话问一下。

    电话那头很干脆的挂上电话,于是张怕更迷糊了,为什么一件件事情都是这么的不合常理?

    正琢磨呢,何大壮打来电话:“你们公司换老板了?”

    张怕好奇问话:“你怎么知道的?”

    “什么是我怎么知道?你们换老板不说一声?”何大壮说:“龙小乐电话打不通,是不是出事了?”

    接到这个电话,张怕就明白了。是那许多院线公司想要确定一一一影视公司的运营是否正常。

    公司是张怕一个人的,不但是对外面保密,对下面员工也没有多说。可满天下都是神通广大的人士,竟然能听到风声。

    他们跟一一一影视有紧密的经济往来,为避免损失,肯定要掌握合作伙伴的资料。

    张怕回话说:“我一直是老板。”

    何大壮说:“知道你是老板,不过我觉得你们不够真诚,有点刻意隐瞒的意思。”

    张怕说:“没隐瞒。”

    何大壮说:“我觉得你应该过来一趟,把大家喊一起吃个饭,你顺便说明一下,再商议下影片排期的事情。”

    张怕苦笑道:“我现在贼忙。”

    “知道你忙,肯定忙。”何大壮说:“可是不管你多忙,总是应该跟大家见一面。”

    张怕说:“你们都欠着我们钱呢,我们不着急,你们急什么……啊,是不想付账?”

    何大壮说:“别说的那么难听,抽空过来一趟,我可以帮你联系。”

    张怕叹气道:“好吧,我尽量。”

    何大壮又说:“你还是通知大家一声比较好,龙小乐电话一直关机,肯定有问题,多多少少会造成些不好的影响。”

    张怕说谢谢,又说会尽量过去一趟。

    何大壮说:“当事儿办!”挂掉电话。

    何大壮是金影影业副总,国内排得上名头的院线公司。跟张怕和龙小乐的关系都算不错。

    现在接到他的提醒,张怕想了想,给张白红打电话:“你去写个玩意,就是股权变更,现在我是老板,是我独资,给跟咱们有合作关系的院线公司传真过去。”

    张白红说:“发这玩意干嘛?”

    张怕说:“这世界就没有能隐瞒住的东西,早点公布出来早心安,你去弄吧。”

    张白红说好,自去忙碌。

    等张怕放下手机,金四海笑了下说:“士隔三日这句话就是给你准备的。”

    张怕说什么意思?

    金四海说:“还记得咱俩刚认识那会儿?你就是一没有工作的普通小青年,短短几年时间,看你成长的,真是吓人。”

    张怕说:“运气好。”

    金四海说:“那你运气也太好了。”

    张怕说:“喝酒。”他不想谈这些话题。

    很快吃好饭,张怕结账要走。金四海说等下,又说:“找个地方坐会儿。”

    张怕说:“现在不是坐着?”

    金四海说:“找个安静点儿的地方。”

    张怕说:“楼上有包房。”

    金四海说:“我请你喝茶。”

    张怕说不去。

    金四海说:“我是想跟你讲故事,讲我为什么这么执着。”

    张怕想了下问:“你跟龙建军的关系怎么样?”

    “还行吧,好歹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不过他运气好。”金四海说:“我们俩肯定不是仇家,但是各玩各的,各有一摊事。”

    张怕说:“就这个?”

    金四海笑了下:“龙建军刚开始发展的那几年,我也在拼;后来不是出事了么?我只能远走他乡,龙建军就越来越好。”停了下又说:“现在想想,应该是我去了外地,我们两个之间才没有闹起矛盾。”

    张怕说:“就是说你跟龙建军其实没关系?”

    金四海想想回道:“不能是没关系,走吧,去喝茶。”

    张怕想了下,说声好,跟金四海去茶室。

    出门打车,让司机开去最近的茶室,进门后随便点壶茶,也不要服务生伺候,俩人对面而坐,金四海在摆弄茶具。

    张怕说:“你很喜欢喝茶?”

    金四海说:“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即便我不喜欢,也总有人喜欢;这里胜在够安静。”

    他俩喝茶很随意,没有像茶道那样严谨,一道道流程走下去。金四海甚至不洗茶,开水冲进去,稍停片刻就倒进杯中。

    张怕端起来闻了下说:“挺好闻的。”

    金四海说:“我是不懂茶。”吹吹热气,轻抿一小口,放下茶杯说:“说说我的事吧。”

    于是开始讲故事。

    段大军以前是跟他混的,算是杰出手下一枚。那时候金四海发展的相当不错,游戏厅拍牌、赌博厅,再有洗头房、饭店、酒吧,什么什么都生意红火。

    按照这种状况发展下去,最多五年,金四海就能洗白进入商界,然后像龙建军那样一步步做大企业,变身企业家,变身人大代表。

    很多最开始混社会的都是这样一步步走上成功之路的。

    就在金四海混的越来越起色的时候,龙建军背靠大树,九龙地产刷地横空出世。

    在那个时候,金四海肯定不副,私下也说龙建军不知道出卖了什么才能傍上大树。

    尽管会这么说,可是金四海也没闲着,拿着钱袋寻找保护伞,他也要玩官商勾结的游戏。

    经过一段时间的辛苦,终于找来机会,有人很牛皮的大人物竟然跟他吃了顿饭?

    在饭桌上说不要你钱,什么什么都不要,很和气的跟金四海说几句话,然后离开。

    能认识就是走上成功路的第一步,金四海马上对未来充满幻想。然后呢,过上几天,介绍他认识大人物的那个人传过来一句话:“帮忙做一件事,我可以保你五千万贷款,帮忙成立公司。”

    财帛动人心,金四海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当即答应下来。尽管他知道那件事情一定很难很难。

    他痛快答应下来,对方反是没消息了,说是让他有点耐心。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等着呗?

    在这种时候,谁都会缺乏耐心,金四海当真是不想等,却又不得不等。于是就等吧,等来等去,刷地一下过去俩多月时间。

    金四海都要崩溃了,这是在玩我么?

    好吧,你让我等,是不是应该给点好处啊?先帮我成立地产公司,弄个资质啊!或者随便贷点款也行,可你们忽然就消失不见,这都俩多月了,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正好这段日子,政府查赌,老虎机、拍牌机、麻将机全在严打范围之内,很多有猫腻的游戏厅不得不关门。

    金四海仗着警察里有认识人,把游戏厅分成两个部分,外面是正常的电子游戏,五、六十台机器在装相。里面有道小门,有个卖游戏币的坐在门前,必须要认识、也是有认识人介绍,才能进去这里。

    这里就是隐藏起来的赌博厅。在当时那个环境,这样的游戏厅有太多太多。

    金四海等于是顶风作案,后来被一个输钱输急眼的家伙举报了,游戏厅被端不说,他也被抓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中间人出现了,可是没找到金四海?就是告诉段大军一声,说要见金四海。

    段大军说老大在局子里。

    那家伙很有些意外:“在局子里?”

    段大军说是开赌博机被抓。

    那人想了下说:“那等他出来再说。”然后就走了。

    赌博被抓,只要肯花钱,大多不会有事情。金四海进去待了三天,交了十二万罚款被放出来。

    段大军第一时间汇报,说那个人找你了。又说没留电话,说过几天再来。

    金四海不是只有赌博厅一个买卖,关闭了这家,再想别的主意就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