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305 林诚思的发现

作者:小小沙丁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君九韶回到君府时,已经是浮月高悬。

    饶是如此,几乎是刚刚踏进府门,就接到了君幼诚的召唤。

    君九韶也并不意外,到了君幼诚的内书房中。

    无疑,这是君府重中之重的地方。

    门一关上,君府乃至于整个曲城最严密的禁制,就已经展开。君幼诚正坐在书桌后百~万\小!说。君九韶倒也并没有“让家祖久等”的愧疚感。

    到了君幼诚这个境界,又是如今的环境,他本来就不可能说静下心来修炼。

    君九韶行了一礼。

    君幼诚施施然的放下了书卷,上下打量了他一通,“你倒是心宽。”

    ——在听到了“天眷者”的消息后,居然能去访友,然后又和人折腾灵茶。

    君九韶笑了笑,“正是心宽。如今尚且没有科考呢,哪里能想得到那些世界大事。”

    君幼诚知道自己的这个后辈。

    虽然年纪轻,经历不够,有些傲气。出事不够周全。但是,野心可是十足。绝对不是对天眷者无动于衷的性子。况且,施长安透露的那个消息……

    “你明日里出发,往范阳府一趟。”君幼诚直接道。

    君九韶并不意外。

    哪怕那林枫言是天眷者,现在的局面,君幼诚几个都不适合远离曲城。毕竟那里已经有另一个道台去主持大局了。但是,好歹是天眷者啊!想也知道,施长安在这种事上说谎的概率实在是低到发指。

    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听听消息就够呢?

    “可以带几个人么?”君九韶轻松的道,“我的修为还是低了点。”

    “君兆会陪你去,你还要带几个人?”

    ——君兆是君氏的剑心。

    君氏旁支的族人,却是与那些培养来做护卫的后天兵魂不同。却也是山海殿出了事以后,君幼诚从一个海疆城急招回来的。

    君九韶轻咳了一声,到底是露出了几分有些得意的神情来,“家祖,书房的禁制没问题吧?”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今天下午,晚辈就是去确认了。”君九韶到底忍不住不想卖关子了,“去确认了那‘三分之二’的天眷!”

    如果说上午的那个提示还过于隐晦婉转。

    君九韶说到这个地步……君幼诚好歹也是大儒!

    揭开了那层窗户纸,很多东西就能轻松想到,“林冬连?”

    君九韶按捺着得意道,“家祖,这‘林冬连’的身份,是谁确认的呢?林氏父子确认了她的血脉,却没有放血感应吧?剩下的,是由定海城剑心,周永墨确认的。”

    君幼诚的脸色变幻了好几次。

    是啊……

    容瑟秋、温若愚那些人会帮着林水馨掩饰身份,周永墨当然也有充足的理由那么做!

    君幼诚之前没怎么在意过“林冬连”,但好歹也是承接了一个任务的人,基础情报是看过的。稍稍回头一捋——真正的林冬连应该真是私奔出门!在遇到了周永墨的那一次,就已经死了!

    不过是旁支血脉而已,林水馨一个宗室女想要冒充,只要她对自身的血脉有了一定的把握,还真是很有可能做到。

    但是……

    君幼诚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他也见了“林冬连”好几次了。她一个剑心,怎么可能把自己的修为和身份隐瞒得那么好?

    君九韶则在一个下午之中,已经将种种疑问都想了个透彻,“家祖,还有一点。在万色莲之中,于万色莲而言,有几人的功劳,能大过林水馨?万色莲的守护者,是一位化形期的大妖,一只蜃龙!”

    如果有一个化形期的大妖为林水馨遮掩,那么,混淆几位大儒的感知,也算是附和逻辑了。

    然而,君九韶略显得意的说出了自己的推断,得到的,却是君幼诚颇含深意的一瞥。

    君九韶顿时心中一凛,知道自己表现得有些过头了。

    他能推断出来的事,家祖难道会推断不出来吗?

    想想自家的修为,就是因为,“性子张扬”这样的理由,被要求压制……

    君九韶冒出了冷汗。

    “如此说来,姚清源、阙庭香几人,也都已经知晓了她的身份,并且为他隐瞒了。”

    “姚清源、阙庭香、纳兰敬晖、云东旭、唐钰、赵楚。山海殿中,应该就这六人知晓。”观察了一个下午,君九韶当然看得出细微的区别。知道这才是自己真正该说的,他老老实实的做出了回答。

    “他们知道你知道了?”

    君幼诚平平淡淡的发问,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然而,却是让君九韶一头冷汗。总算是知道了自己犯下的最大错误——他到底还是太心急了,太想证明自己了!哪怕耽搁两天,这个决定,也该让家祖来做的!

    书房之中,一阵沉默。

    “你怎么看?”君幼诚再次发问。

    具体要君九韶发表什么意见,却没有说。

    君九韶想了想,还是道,“晚辈错了,但也不觉得有错。天眷者……只要有这个可能,就不宜交恶。而以晚辈所知的‘林水馨’的为人行事而言,她也不会是山海殿的罪魁祸首。”

    君幼诚不予置评。

    君九韶却稍稍松了口气。

    看来,至少“暂且不予为敌”的做法,还是得到了赞同的。

    “你想带谁去?”果然,再次开口的时候,君幼诚转了话题。

    “如果可以的话,姚清源。”君九韶说了又一个二代的名字。

    姚清源的年纪和君九韶差不多。

    “因为儒门四训的缘故,姚家已经开始为他议亲了。”君幼诚想了想,说起了另一件事,略有些遗憾。

    虽然儒门弟子成婚往往都很早,但对于真正重点培养的弟子,反而例外。早早成亲固然能比较轻松的留下孩子,但不可避免的也会对学业造成一定的影响,甚至影响修炼。某些重点弟子,家中肯定是希望能走得更顺,走得更远的。

    比如说姚清源、夏曦,包括他面前站着的君九韶,家中的方针都是一样的——正气后期开始寻摸着议亲。科考前后成亲生子。让“齐家”成为成就文心的推动力之一!

    是以……姚三郎如今实际年龄已经三十有余,之前却还没把议亲的事情提上台面。当然,也有京城中,张煜大儒的缘故在。

    但要是姚三郎成就文心的前路已清,姚家就确实是得尽快考虑这件事了。

    要是姚三郎当真天赋异禀,在一两年内就突破到文心的层级,到时候就算是有丹药,想要留下后代也会困难许多。

    君幼诚觉得自家要是有合适的后代,是不妨招这么个东床快婿的。

    可惜……前些时候,内宅之中却闹出了“姐妹争嫁”的事情来,君幼诚是无颜去提了。

    之所以现在说这个,也是提醒君九韶——人家正准备议亲呢,拉着出远门,这可是挺得罪姚家的。

    “晚辈知道,不过他暂时无意成亲。就算不离开,也要找机会推了的。”

    “这是为何?”君幼诚有些疑惑。

    君九韶沉默了片刻,这才答道,“他好像觉得,世局将变,这时候成亲生子,只会让自己多出弱点。”

    君幼诚哑然。

    其实吧,虽然说有婚契,但婚契也不能说完全不能解除。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其实也早就摆脱了婚契的影响。只是没有对外公布罢了。而且,他们的正妻,也确实是一直享受着他们带给她们的地位和寿命。只能说她们的生死,对他们已经没有影响了。

    可是能做到这一步的,都是大儒。

    文胆期的儒修,若是弄出正妻死亡的事情来,都至少是跌落境界、根基重创的下场。没有那么强的婚契,也不可能让那么多先天天目的女子甘于后院了。

    换句话说,任何有正妻的文胆级别及以下的儒修,其实都是有个致命弱点的!

    盛世太平的时候还好,一旦出什么乱子……

    话说回来……

    想了半天天眷者的事情的君幼诚反思——婚契这种东西,倒是为什么弄出来的?他娶正妻的时候明明还没有这玩意……

    “家祖?”君九韶提醒了一声。

    君幼诚摆摆手,“他自己愿意的话,你带着他去也无妨。他是林水馨的信使?”

    “那倒不是。”君九韶摇头,“他应该也是觉得自己和文胆之间就差些经历了。看起来,他已经不想等待科考。”

    君幼诚默然。

    他摆摆手,君九韶退出了书房。

    看看天上的浮月,君九韶的心中有些跃跃欲试。

    其实,反而是姚清源的态度,才让君九韶有了真实感。

    天眷者啊!大概真的如姚清源所想,世局将变!如果姚清源能证明,科考的束缚也已经消失了的话……

    他好像也没有那个必要循规蹈矩了。

    &

    林冬连就是林水馨。

    那个施长安口中的“三分之二天眷”。打发走了君九韶之后,君幼诚却再次在书房中常坐。这次,他连百~万\小!说的心情都没有了。

    不过,君幼诚半点没有将这个天眷者、宗室女的身份,透露给同为宗室的林越的想法。

    在第二天,君幼诚送走了君九韶,召见了阙庭香。

    全程光明磊落,没有用任何禁制之类的东西,而是再次问了一遍阙庭香口中的经历,重点在于阙庭香念诵了儒门四训第二句之后的感受。以及现在的修炼情况。

    阙庭香则在傍晚的时候去找了水馨。

    转告了君幼诚隐藏在话语中递出的善意——

    君幼诚可以给她,另外安排一个身份!

    而在同时,她可以保持“林冬连”这个身份,只要她能处理好两个身份转换的问题!

    作为“林冬连”,能做的事情太少了。但培养出来的灵茶树,灵茶道境居然能展现出“混沌灵木”的基本外形,光凭这一点,水馨就不愿意放弃“林冬连”的身份。

    如果要说保留这个身份,却以另一个身份出现的话,其实理由也是现成的。

    “林冬连”可以考虑以“化去内力,以丹药辅助修炼,塑造仙根”了!

    这是她执行大儒任务必然得到的奖赏。

    秘境莲的培养也已经步上轨道,“林冬连”这么做不会有什么问题。大儒们甚至不会关注。但是,可以想见的是,“林冬连塑造仙基”这回事,一定会要林诚思父子两人负责“护法”!

    君家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理由插手的。

    换句话说,君幼诚可以给水馨另一个身份。

    但想要保留“林冬连”的身份,非得林氏父子——至少,非得林诚思配合不可。

    林诚思的人品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水馨也能肯定,林诚思父子都和南方那个组织没有什么关系。但林诚思对于自己宗室子的身份明显还是挺认可、挺在意的。他要是知道了,还真不好说他会不会对宗室方面透露出去。

    哪怕只是无意的透露呢?

    不过,还不等水馨这边确认该怎么找林诚思帮忙,林诚思这会儿的疑惑,都是已经更甚了。

    因为就在这一天傍晚,林诚思从南海书院回家,因为要给母亲带糕点,牵着坐骑走在一处街道上,无意之中,就看到了两个“熟人”。

    ——万花门的墨鸦,和从南方来,提出了“直播”技术的莫兰,正坐在酒楼一个临窗的雅间里。大概是会面相当光明正大,门窗大开,没有半点保密的意思。

    林诚思本来也想非礼勿听。

    然而,当他确认了两人身份的时候,注意力其实也就集中过去了。恰好听见墨鸦的一句话——

    “所以意境的外相,拍摄出来都是有些失真的。那么,灵茶道境呢?”

    前一天才见识了一个奇葩的灵茶道境,并且觉得好几个人对那个奇葩灵茶道境的态度都不大对的林诚思,不由自主的慢下了脚步。

    最近正有几分沉寂的莫兰想了想,“灵茶道境和意境不是一回事吧?虽然看起来有些相似。不过也没拍过,不好说。”

    “现在莫道友手上,有拍摄用的傀儡鸟么?”

    “自然是有的。拍摄灵茶道境,难道拿来给灵茶做宣传么?万花门似乎本来就有两款灵茶,在曲城也卖得不错吧?”

    “自然不是。”墨鸦脸色不变的说,“而是打算将北方的一些灵茶,灵茶道境拍下来看看。试验一下效果。”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chapter;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