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75章 抛媚眼

作者:一脸坏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向前放下茶叶,说道:“这茶,很好。”

    “那是自然……”

    李向前说道:“可惜,后世的人,起码包括我,已经无暇领略这种美好了,每天喝的水都是标准的,更有助于循环,当然了,什么闲情逸致啊,什么月下独酌啊,都没了。”

    李香君向往道:“你们连月亮都可以上去?”

    李向前一笑,说道:“那就是个大土球,没什么意思,有空带你去看看,不过你有的等了。”

    李香君忽然叹道:“夜深星月伴芙蓉,如在广寒宫里宿。”

    “你知道我听不懂这些东西的。”

    李香君有些抛媚眼给瞎子看的感觉,若有所失,不过跟着说道:“我总感觉,你们看的那些电影,看似热闹,但一切结束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回家思索一二,想不起什么东西了。”

    “是啊,这是个问题……不过,这不是我的问题。”

    李向前遥遥的指着窗外,说道:“过去两三千年之间,中国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这一点,实在是不需要用多少言语,我们甚至不需要在国家的名称上多做言语,我们是中国,是世界的中心,但很快,玩法就要改变了,诗词歌赋,农耕文明的挽歌开始了,除了进入工业化的民族外,其他的民族就会好像待宰的小鸡一样,任人宰割。”

    李香君笑道:“还好你们来了……”

    李向前说道:“多带你的朋友四下转转就好,等他明白,连我们的土地一亩地都可以出产几倍于他们的粮食,也该明白,大势在何处了。”

    李香君忽然支吾一下,说道:“可我感觉,你们也不是没有问题的。”

    李向前说道:“哦?”

    李香君说道:“这是我的感觉,虽然你们的科学……比我们领先太多,但人还是人,没什么不同啊。”

    “既然是人,就会有虚荣心,有嫉妒心,有懈怠心,有贪婪心,这一点不改变,自然未来什么都改变不了。”

    李向前说道:“不说别的,哪怕一个读书,你知道,我曾经说过,后世实行了义务教育,人人读书,但你可以想象的是,好的老师,总是稀缺的啊,于是,学区房,排队报名,就成了常事,比如我,我当年就没有抢进那间事实上距离我家更近的小学,因此也就进不了哪所中学,到了大学,我就自己知道自己事,直接去当兵啦。”

    李香君说道:“认识你之前,我也想不到,一个将军出身的人,也可以如此……如此明白事理……”

    李向前说道:“首先,我当年最多管过一百人,也就是个百户,当然了,我们又不是军户那种战斗力的,你可以理解为军区最顶尖的一个百户吧,其次,最底层人民可绝对不缺乏智慧,只不过,在这个时代,不小心,把第一等的英杰都弄去考科举了啊。”

    李香君说道:“您觉得科举不好,因此对那些南方来的士子有了偏见吗。”

    “当然没有,只不过,你看,首先,文官治国确实是世界的潮流,在后世,哪怕是最强力的部队首脑,也不可能做出什么拥兵自重,甚至蠢蠢欲动的事情,执政者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拿下他们,这是交通,通信便捷后,带来的优势,但在这个时代,从宋代开始,文武就开始失衡了,好男不当兵,那么军事崩溃就一点点开始了。”

    李向前说道:“必须承认,比起五代时候,军队失控的血雨腥风,文官治国绝对是正确的方向,但是这种方向如果造成了,几百个倭寇就敢于在江南肆虐,那么问题绝对不小,所以,你还是多多给他们说说,这科举没了,但更多的机会也出现啦,总之,指望和以前一样,一步登天做老爷,真心是不可能的了。”

    “好吧,我会做的。”

    李向前说道:“过些天,我的第一批军校生就要结业,我得去忙活他们的事,你的朋友来求官,真心别介入,其实我挺同情他们的,学的东西即将沦为无用之物,拥有的财产马上就要一文不值,他们的荣誉会变得可笑,其中食古不化的可怜虫,甚至会沦为孔乙己那样的笑柄,但这都是值得的,我得救更多人。”

    李香君点点头,说道:“我会和他们说的,而且那些书,我也给他们看过。”

    “效果不好吧。”

    “是啊,效果不好。”

    李向前叹息一声,指望那些食古不化的人,去研究让他们安身立命的八股文完蛋的东西,是不可能的,就好像每一年高教改革,疯狂反对的家长其实有几个懂的?

    “时间不早了,我告辞了。”

    李向前刚要起身,就见那柔柔忽然惊道:“洗澡水都放好了,为什么还走。”

    李向前眼前一亮,看向了脸色发红的李香君,似乎带着调笑意味。

    李香君狠狠的瞪了柔柔一眼,说道:“那就不送了。”

    “不忙,不忙,既然有准备,那我就打扰了。”

    “那不是给你准备的啦。”

    李向前不管这个,独栋的设计都很标准,他很快找到了浴室,推门而入,果不其然,估计自己刚到,柔柔就已经在准备放热水了,这里的设备完全电气化,热水是随时都有的好东西。

    似乎笑嘻嘻的,他很快脱掉衣服,跳进长形的浴池,舒舒服服的泡澡了。

    片刻后,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而“啪”的一身,浴室的灯忽然关了。

    李向前喊道:“别关啊。”

    但那个人影似乎并不听话,而是慢慢借着小小的窗户外传来的月光,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没有言语,而是轻轻的走着,她似乎穿着衣服,却是颤抖着走进了小浴缸内,之后坐在李向前的对面。

    两人半响没有说话,只是四目相对,李向前感觉到了什么,忽然伸出手……

    那薄薄的绸衣被轻轻扔在地上,跟着就是喘息的私语:“求郎君怜爱。”

    “你就让我来吧。”

    当窗外的光越来越亮的时候,李向前忽然醒来,看了看早已睡醒,但发现他睁开眼睛,就马上闭目装睡的女子,就调笑着过去戏弄,初经人伦的女人不堪的支吾起来。

    李向前放开了她,小声道:“今天中午要做事,晚上等我。”

    他站了起来,却是记起衣服被放在了浴室,浴室站起就出了屋子,却发现外面坐着的是柔柔,她一眼看见了大大咧咧的裸男,当时慌张着就想走,李向前踌躇一下,却是毫不在乎的走过去,自己的衣服似乎被柔柔收拾起来,这一夜洗干净,烘干,也不知道她辛苦了多久。

    她不敢再走开,却的低着头,一件件的给李向前递过去衣服,看着他逐渐将衣服穿好,才敢慢慢抬起头,甚至帮着将衣服穿整齐。

    揉了揉她的小脸,说道:“去帮你家姑娘收拾一下吧。”

    今天当然有事情。

    第一期的黄埔班的学生,其实都是当年最初穿越的时刻,就开始有条不紊的收养的孩子,现在终于出炉了。

    比起其他人,他们的教育更专业化,无论是数学还是地理学,都更加的实用,基本上就是朝着一个方向培养,军官。

    他们不懂什么劳什子的音乐诗歌,书画娱乐,而是从头学着如何整理起一支队伍。

    打扮得精精神神,看着李香君梳洗打扮,却已经不避人了,李向前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说道:“你太瘦,需要加强营养。”

    李香君却是惊道:“真是成了相公的人就如蒙尘之珠,也被相公嫌弃了吗。”

    李向前说道:“你运动的太少,小时候身在武官之家,吃食自然不会坏,但本身就不懂得如何调理,我估计很难讲究,现在的身高,我只怕你将来如果怀孕,就……”他拍了拍脑袋,人造子宫又不麻烦,自然是可以代孕的,不过这就不足为外人道哉了。

    李香君却是涨红着脸,羞红而激动,这几乎就示意绝非提起裤子就跑的一夕之欢,而是实实在在要被收房了,却更是撒娇,也为自己身材娇小,比不得人家喜好的丰润女子儿宛然失落,却是振作起精神,为李向前平整好衣服。

    “我晚上就回来看你,啊,对了,只怕我很快要出一趟远门,目标就是南方了,你不如和我一起去,额,你可以提前过去,帮我打前站就是。”

    看着李香君一下子愣神,他也不解释,说道:“江南还有什么亲戚吗,如果还有,可以通知一下,用一下也好,的确,这么不上不下的,如果我是江南人,也会觉得不对劲啊。”

    李香君沉默说道:“只有两个哥哥,也有十几年没有消息了。”

    “你可是苏州人啊,苏州这些年虽然闹过不少乱子,但是大体还是太平的,我想你的两个哥哥应该不会走出太远,想办法找找,也是好事,我记得你的户口本上,记录的是姓吴的吧。”

    “今日已经从了郎君,好叫郎君知道,奴家本姓吴,本名香香,却是小名……”

    “嗯,过几天我想办法在苏州地方散播消息,寻找十几年前散落在外的你的两位兄长就是,我怎么也不会亏待他们……”他转而笑道:“这大明朝早有例子,历来宫里的宫女,许多在宫外的亲戚早已失散,但往往总有那么几个姿色美丽,运气好,为皇帝生下龙子,一下子就母凭子贵,发达起来,而宫外有人听到消息,打听那宫女入宫前后的情况,前去冒认皇亲,还别说,总有可以混过去的嘛。”

    李香君一笑,说道:“我们苏州才没有那种人。”

    李向前想到:“我印象中,闹腾最欢的,是弘治皇帝,他即位后,去广西寻找生母的亲戚,那可是从高官,哦,就是布政使,到最下面的巡检司,各地土司全都玩了命的寻找,要知道,哪怕找到一个远亲,那也是一下子大功啊,我别的不敢说,如果传出消息,让他们找你哥哥,那架势,只怕把苏州翻过来都有可能啊。”

    李香君却是忽然一愣,她早习惯了姓李,已经从十岁不到,到了今日,才记起自己姓吴的,不过想到要四处宣扬自己这个艳名昭著于秦淮的女人就是个苏州人,就有些强人所难,摇摇头,说道:“只怕哥哥不会见我。”

    李向前一笑,说道:“天底下有多少人渴望攀附?一旦消息传出,不必他自己来,自然有熟悉他家的人,嚷嚷起来,渴望获得赏赐啊。”

    李向前心知肚明,以此时的风气,对于被卖去青楼的妹妹,当哥哥的,尤其是武官之家的,还不知道如何想呢,只怕,哪怕知道了李香君就是吴香香,也会闷头不去相认吧。

    这也不好叙说,他说道:“放心,改天帮你改回名字。”

    “认识奴家的人,哪怕是在江南,也是车载斗量的。”

    “没什么,舆论,舆论就是一切,而我就是拥有舆论的人啊,无非是帮你洗底……”

    忽然被捂住了嘴巴,说道:“奴家不必如此……”

    “不会花费什么力气的。”

    “莫非是你嫌弃奴家出身了。”

    这句话倒是难为住他了,对李向前来说,还真不在乎这些,李香君守住了身子,倒是把清白身子给了自己,因此也就不必在乎什么名声,她身材不高,不过此时却带着一丝不平志气,笑道:“也不必多着急,现在,是南方人求着我们,我仔细思考一下,当今的人啊,都是按照皇帝的纪年,一年一年过下来的,两三千年的习惯啊,现在崇祯没了,我们又用武力威胁他们,谁当皇帝就灭谁,这种情况下,任谁都不会高兴的,还不是要给人家一条路走?”

    李香君到底出身苏州,香火之情还是有的,闻言说道:“那郎君打算如何做呢。”

    “我也为难啊,”李向前为难道:“这大明朝几百年,养了一群词臣,一群明哲保身的高手,但就是没有机灵人,你是不知道,我暗地里给他们抛了多少媚眼,就没有一个上道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