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其他候选的结局

作者:滚粪球的屎壳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其他候选的结局

    小锣其实在说完这话以后,也不禁感叹自己,怎么会为了一个不值得的敌人而嫉妒。她果然是爱慕容朔爱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只是嫉妒曹馥,确实太过了。

    所以,小锣明知道曹馥还是在乎慕容朔的,但是她也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没有再继续跟她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开玩笑呢,继续说下去,不是恶心慕容朔呢吗。她可舍不得。

    “曹馥,我知道你都发生了什么。所以,我同情你。只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的选择也是导致你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的原因。你真的认为,可以用幻音果是因为神树还在帮你吗?你错了,大错特错。那是神树对你的惩罚,你觉得,你现在的脸还能看吗?”

    小锣摇着头,慕容朔看不出来也不会知道,可能只有姜心瑶过来了,才会知道她忍的多么辛苦。

    现在曹馥的脸已经变得惨不忍睹了。就是因为她擅用了幻音果。其实,如果她想用幻音果离开这个地方重新过活。那么幻音果也会帮忙,她变了样貌得以离开重新开始。等到她一切都安定下来,她想用什么样的样貌,都是可以的。

    这也算是上天对她的一点儿同情。也为她最后选择一条好路的奖励,当然还有以前的补偿。她确实不该如此不幸的。如果她的父亲和天下人能对她好些的话。当然,江倪这边,自然还有别的人会出现。不一定非要曹馥参与的。

    当然,曹馥也可以选择现在这种状况。她是可以变了脸,这点儿是不会改变的。可是如果她用这张变了的脸做坏事。那么以前她遭遇的一切,还有她那可怕的又恶心的内心便会呈现在脸上。

    现在曹馥的脸,是小锣见过最丑陋,甚至还流着脓,肿着泡,就在她说话间,还多了条虫子在脸上爬着。曹馥甚至还觉得痒在脸上抓了抓。可是,脸上除了多了几条指甲留下的痕迹外,虫子却没有消失。

    很快,幻音果的效用就会消失。一炷香的时间就会完全消失。到了那时,曹馥的这副面貌便回露出来。脸上所有的痛苦也会被放大。她的解决不可谓不惨。满是怨毒的她,只会让自己更加的痛苦。但只要她心里稍稍存些善念,或是想要悔改,也断然不会如此。

    可是,曹馥现在还是在钻着牛角尖。她根本就不一点儿要悔改的意思都没有。小锣来,是真的想要帮她的。可不是为了这样看着她,继续走向痛苦的深渊。

    “我的脸能不能看,不关你的事。你觉得,我还会在乎我的脸吗?我整个人都已经破败了!都是拜你们所赐,我甚至连向他们报仇的机会都没有!我父亲被你们斩了,我连亲手折磨他的机会都没有!还有姬沛,他人呢?他去哪儿?你告诉我啊!”曹馥有些疯狂道。不过,看她现在这个样子,确实不是很在乎她的脸了。

    小锣实在有些受不了的转过头,不再看着曹馥回答道:“你若亲手伤害你父亲,你的罪孽只会更重。他的错,不论是在哪个世界上,他都会承担。至于姬沛,他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了。你看看,你只是做了这些事,上天就给你这些惩罚。那换做是他们?上天是公平的。你只用受这一世的苦,但下一世,你定不会再遇上他们。”

    “只用受着一世的苦?那凭什么我要受这一世的苦?只因为我输了太子妃的选拔吗?这一世的公平,谁又能还给我?”曹馥好笑的问。凭什么这一世受苦的人是她!

    “不,并不是如此。你在未参与太子妃选拔前,可谓是享受了很多人都无法享受的待遇。而那选拔前,你就已经做出了决定。你觉得帮助姬沅探听太子的情况不是吗?你和你的父亲一样,被权利和享受蒙蔽了双眼,选择了错误的阵营。这才是导致你在最后落选的真正原因。”

    “那江倪呢?她为什么可以好好的嫁人!还有那个华侍郎的妹妹,华月瑶呢?她不也是跟着她哥哥,选择了二皇子!可是她不也嫁人了!而且也没有因为输了选拔而被家人冷待!凭什么她们都好好的,就我一个要变成这样!”

    曹馥嘶吼,声音要刺破人的耳膜。连小锣和慕容朔都不禁退了几步。小锣此刻可不敢再看曹馥。她那样的吼,那样的不甘心,可能脸已经被她这样大力给挣栏了。看了可是会做噩梦的。

    “据我所知,华月瑶是个聪明的女子。她在进入太子府后就选择了退让,把你给拱卫出来。她早就打定了主意选不上太子妃。跟她哥哥商量的时候,也是如此。自然选不到也受不到冷待。而且,她也确实聪明。在回去后,就劝她哥哥偷偷改了阵营。及时纠正错误,她自然可以好好的嫁人。至于江倪,她本来就是太子阵营的。且从未耍过任何手段。”小锣回答。

    “哼,这么说,你们对付的都是非你们阵营的人了。就因为我选择错了,所以就活该要如此吗?非吾族类就定要铲除殆尽吗?”曹馥冷笑道。

    “怎么可能。你又狭隘了。还记得费程程吗?费将军的女儿。你从一开始就看不起她,觉得她粗俗。但她同样也跟随着父亲,归属于姬沅的阵营之中。而且到现在,费将军也还是觉得姬沅更适合当皇帝。但人家也只是保留着意见,并没有选择造反而已。就是因为费将军深知,他手中的剑的保卫国家和百姓的,而不是对着百姓和一起作战的兄弟们拔刀。所以即便是知道姬沅在燕国活动,他也不曾追随而去。费程程自然也就得以嫁了个好丈夫,会觉得她的粗俗是可爱的丈夫。”

    “那不过是她父亲手下的一个副将而已,看着她父亲,自然是她什么都好了。一个大老粗,算什么嫁的好!”曹馥口气酸涩的回答。原来费程程的事,她也知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