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零四七章

作者:潭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明光之会?!

    是佛辩之会吧?

    送走拂梧师父,卢悦坐在桌前,半晌没有动笔。

    她突然想到了当初与浮枷的对答。

    轮回路上的佛光之惠,她一直记着在心中,一直想要为他做些什么,可是再世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却又是他庇护当了魔门散修,才在擂台上大开杀戒化名方梅的她。

    “阿弥陀佛!”浮枷宣佛号的样子,好像就在眼前,“道友应该修修口德,所谓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自己当时说了什么?

    卢悦脸上露出好像要哭又要笑的表情。

    带着三百年幡鬼记忆的她,不相信天道无亲,“都说善恶到头终有报,可是我一直没等到天道报应到他们身上,实在等不及了,所以帮天道一把。”

    “大师,我帮天道做事呢,这也算是积福的一种吧?”

    帮天道做事,积福……

    那般的口无遮拦,果然被天道当真了吧?

    她默坐良久,才重新拾起笔。

    为了眼睛,为了性命,也为了坑是她自己挖的,不填又能怎么办?

    一张,一张,又一张,早就写惯了的的卢悦,不知道此时,她的样子让远来的人,有多惊异。

    “她的眼睛,真的一点都看不见了吗?”海大美女与隐在暗处的暮百小声道:“别又是骗人吧?”反正都瞎过一次,有经验了。

    暮百的神色反而郑重了下来,“就算骗人,也一定是吃亏了。”否则怎么能瞒过天下人?他叹口气,“我们怎么办?就这么偷着在远地方保护?”

    不然呢?

    海霸美女瞄他一眼,“要不然,你先去认认错,然后再把我的也认了。”

    他们本来说好,陪她到大荒进阶天仙的,结果却在半路上,把人家丢下了。

    要不是他们做得不地道,卢悦后来肯定也不会遇到那么多事,没遇到那么多事,她的眼睛也就不用瞎第二次了。

    海霸很明白,就像暮百说的那样,不管她骗没骗人,反正是吃亏了。

    “又是我?”暮百苦了脸,“你去认错比我方便吧!”他想说,你们都是女人,在一起好说话。

    只是这话刚说完,就被海霸凉凉的笑,给吓住了,“要不然,要不然,我们等一等泡泡,他再过几个月,就能把云梦山走完,到时肯定会来这里。”

    “你不怕泡泡先把你撕了?”

    海霸的大实话,让暮百的面色白了一下。

    泡泡靠着两只小脚量云梦山,那日他远远看了,小家伙量得哭唧唧。

    卢悦重伤加眼瞎,都没敢去看他,就跑到慈航斋来了,显然也是怕舍不得。

    暮百很愧疚,他有事的时候,她们把他放在了心上,结果她们有事的时候,他却不在身边。

    没脸见人啊!

    他其实不怕泡泡撕,只怕小家伙不理。

    现在躲在一旁,其实又何尝不是怕卢悦不理?

    暮百叹口气,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海霸突然拉住他横移出去。

    “哪位道友,既然来了慈航斋,又何必这般鬼鬼祟祟?”

    拂梧拎着棋盘,其实很是忌惮,这些天,她老觉得哪不对,可是怎么都没寻到,今日若不是那一瞬的气息不对,她肯定还是找不着。

    “原来是拂梧大师。”海霸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卢悦写经的手一抖,哪怕看不见,也知道这一张写坏了。

    “对不住,我们只是看望朋友。”面对围来的拂玥等人,海霸很无奈,“卢悦,对不起,我们来迟了,你还愿意见我们一见吗?”

    卢悦放下笔,这两个混蛋终于露面了,真不容易啊!

    “师父,诸位师叔师姐,别打,是朋友。”

    还未出来,她就已扬声,“海姐姐,你们来得太迟了,我的眼睛瞎了,现在怎么办吧?”

    怎么办?

    暮百和海霸对视一眼,他们哪知道?

    “要是我的眼睛你能用,那就挖一只?”海霸现出身形,朝拂梧等团团一揖,才朝卢悦望过去,“不能用,我以后无条件为你做十件事。”

    “还有我。”暮百一幅老实相,“我给你做二十件,三十件都行。”

    他明白,识海湮灭跟眼睛是没关系的,无论他和海霸再想帮忙,也出不了力。

    “别又是说说。”

    卢悦其实没怪他们离开,跟了那么多年,在最后的一段时间突然不告而别,定然是有理由的。

    只是她和泡泡担心了这么久,总要找点利息回来。

    “要不要发誓啊?”海霸跟她混了挺长时间,知道她只有一点的迁怒后,终于松下一口气,正好在拂梧等人退走时,远远接住她,“早知道你这们,我们也不用憋这么长时间。”

    憋这么长时间?

    卢悦眨了一下眼睛,反应过来后,一脚踢过去,“你们怎么不再憋着呀!”

    害她每次想到他们的时候,都心焦不已。

    若不是外界从来没有抓住什么大荒兽,或者有他们气息的仙符消息,她和泡泡可能早就坐不住了。

    “哎呀呀,你真打?”

    远远地,拂梧看到那个美艳女修没跑,结结实实给徒弟踢了一脚,终于放下最后一点戒心,带拂玥等离他们远点。

    “活该!”卢悦知道自己踢不疼她,“别以为弄点苦肉计,就能抵过你们把我扔半道的事实。”

    难得能拿住这两个家伙的愧疚,可不能轻易放过了。

    “姑奶奶,我们任由你打行不行?或者,你看哪个不顺眼,如果是那个八莱,我们帮你敲一顿也可以。”

    “对对!”暮百忙跟上,传音道:“知道那些天蝠跟你闹事,我们还杀了一个天蝠王,他的东西,全给你。”

    全给她?

    卢悦没有被哄的高光,“我有钱,不稀罕,更何况那是多早的事了?你们居然都不跟泡泡联系一下,他有多着急,你们知道吗?”

    她在古雷宗过了二十一天,可泡泡在外面,却整整过了二十一年,这么长时间,不仅她没消息,这两个混蛋也没消息,哪怕有九命陪着,她也可以想见泡泡想起他们的时候,有多担心。

    “我们错了。”

    两货低头。

    卢悦翻了个白眼,转身道:“进屋说话吧!”

    这两家伙的身份不一样,多在外面呆一会,她就要多担一会的心,关上门,禁制随即启动,“坐!自己倒茶。”

    “我们在隐仙宗外,无意中参加了一次地下秘市。”海霸叹口气,一边给自己倒茶,一边给她倒,“谁知道,就在一个人的灵兽袋里,感受到荒兽的气息。这事原本也没什么,只要他是真心对待自己的灵兽,我们怎么也不会管闲事。”

    他们从百灵战场出来,虽然签得是平等契约,可说白了,还是以灵兽的身份居多。

    “那混蛋虐兽,似乎是传说中的魔修,想用虐兽方法,折磨那头金莽,然后取其魂魄炼什么镇魂幡。”

    卢悦眉稍一挑。

    当年魔域飞升的独枯等人,都横跨了东海,据说去了星罗洲,那里就是传说中魔修和七大魔族的天下。

    “你们跟着那人,去了星罗洲?”

    “是!”

    暮百面露郑重,“星罗洲那个地方很奇怪。”

    “那是魔修的天下。”卢悦叹口气,“七大魔族,跟我们人族处事的规则也不一样。你们能全须全尾地回来,我跟泡泡就要谢天谢地了。”

    她从没想过要去星罗洲,魔族与人族长得不一样,不是多一两个角,就是皮肤颜色什么的不一样,他们的天赋体能,也比人族强大,“修炼魔功的人,虽然大都会去星罗洲,可他们在那里,也不太敢闹事,仙盟都不管他们,我们若无必要,最好不要招惹。”

    “我们没招惹,就是救了几个荒兽,把它们放进大荒深处了。”

    海霸给暮百使了个眼色,“卢悦,你的眼睛……”

    “真瞎了。”卢悦低头喝茶,“不过也没事,正好老实修心养性。”

    什么叫正好修心养性?

    暮百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不能像上次那样回复了吗?”

    “试过……,不行。”

    卢悦不想再跟他们谈这件事,“拂梧师父修为高绝,你们给我留点好吃的,就回三千城云梦山看看泡泡吧!”

    十六阶荒兽,她怀疑就是圣者,都要动点心。

    慈航斋她呆着不错,不想在这里出什么纰漏,“如果外面有什么不好的家伙,要对三千城不利,在保住你们自己的时候,能出手,麻烦出手护一下。”

    还是一点没变啊!

    海霸即高兴又嫌弃,“你都弄成这样了,还操心那么多干嘛?”

    “那是我家呢。”

    卢悦淡淡回她一句,“我这里暂时不会有事了,泡泡那里,把云梦山走完,肯定也会来慈航斋跟我相聚一时,你们跟他商量以后到哪去。”

    浮屠峰可以是个去处,不过她严重怀疑这两个家伙呆不住,“仙界很大,只要你们不往大宗,或是大势力的地方跑,安全方面应该没什么。”

    “不用,我们最近对天蝠感上兴趣了。”

    阴尊,他们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天幅,他们从大荒深处归来,倒是摸到了一个窝,“卢悦,天蝠的基地,你有没有兴趣?”

    天蝠基地?

    卢悦摇头,“天蝠基地现在一定有重兵把守。”

    “放心,我们有分寸,可以的话,就慢慢玩。”

    反正那些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海霸道:“玩不过,就让泡泡帮忙,把基地地点卖给仙盟。”

    卢悦点头,有海霸在,她也不用为暮百担心,“随你们。”

    “你精血本就大失,真的还要用精血为墨吗?”暮百闻到墨盒中的墨不对,忍不住惊疑地问她。

    “没事,我天天有吃饭,真要不行,会歇一歇的。”

    这叫什么话?

    不仅海霸黑脸,就是暮百的脸都黑了,“你还想不想进阶了?”

    “想啊!”卢悦朝两人伸手,“你们身上有补充精血的好东西吧,全给我。”

    这般理直气壮?

    海霸朝她龇龇牙,把早就准备好的储物戒指摸出来时,啪的一声,拍到她手上,“我算看出来了,你也就是个窝里横的。”

    朋友是功德修士,这心性对着他们时,觉得挺好,可是现在怎么感觉那么牙疼呢。

    “呵呵!”卢悦把东西捏着笑,“趁着我现在还能在窝里横起来,当然要好好横。”

    她就算窝里横,也是分人的。

    人情有冷暖,有些人,要她碰,她也不会碰。

    “里面我做了百份玉角白鹿的肉羹,”暮百也无奈,“以后十天吃一份,三年后,我再送。”

    玉角白鹿还是他在百灵同伴狩猎的时候捡的便宜,虽然整个给她都没什么,可她现在这个样子,他真不敢给。

    在仙界混了这么久,暮百早就知道,财物动人心,就像噬鬼的天幽珠一样,玉角白鹿对很多高阶修士而言,也是非常好的宝贝。

    “都混在一起了,我怎么拿?”

    卢悦一直没舍得吃这东西,现在难得暮百也有,她当然想马上尝尝。

    “笨蛋,还我。”

    海霸又把她手上的储物戒指拿出来,从自家洞天摸出一个空储物袋,“呐,现在全在这里面了。你自己吃的时候,注意一点,不要让别人知道了,最好当宵夜。”

    “多谢!”卢悦接过来,把储物袋塞进袖中暗袋,“时间不早了,你们这就走吧!我在慈航斋有拂梧师父照顾,没事的。”

    “……”

    “……”

    海霸和暮百对视一眼,都有些难受,他们才见面啊,“卢悦,你说,我跟夕儿谈谈,让她帮我们寻幻天灵蕙怎么样?”

    有了幻天灵蕙,她和暮百就不用东躲西藏了。

    “可以,正好夕儿那里有一片。”

    卢悦沉一沉吟,“不过,流烟仙子和谷令则可能已经知道暮百的存在,如果你们再找夕儿,最好听听她的意见,要不要跟流烟仙子打照面。”

    “她会要我们的血吗?”不仅海霸不放心,就是暮百也紧张起来。

    卢悦一笑,“那年冰猱和暮百打架,我偷着把他们流在外面的血都收集了,所以三千城富余得很,流烟仙子不是贪得无厌之人,开诚布公好好谈,她不会动你们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