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03章 要把你打成一堆材料

作者:布咖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端墟脸上是惊愕不已的表情,他本来就心虚,这下更被楫离的气场镇住,甚至忘了抵赖,只顾着说:“楫离兄,你怎能如此对我拔剑相向?”

    楫离说:“拔剑相向?对你,我只能如此!”

    端墟苦着脸说:“你要让我承认什么?为什么非要一口咬定此事与我有关呢?”

    楫离直言:“除了你,山脉中再没有人知道我回山的具体时间了吧,而且那时候你正好带着薇花回长无绝宗,从时间上来算,你正好有机会在藏漠谷专门为我设下陷阱!”

    端墟畏畏缩缩地说:“楫离兄,要不你再想想,会不会是安枕阁的人在那里布下的陷阱呢?”

    楫离高声道:“你还要狡辩?依照安枕阁一贯的行事作风,那些翡衣们肯定会明着抓人,抓回去才好邀功请赏,绝不可能把野修埋到流沙下面去,若真那样,那些翡衣们图什么?所以肯定不是安枕阁,而山脉中的其他人更不会这么无聊!”

    “万一有人布下陷阱随便害人呢?”

    楫离说:“山中有哪位修士会那么无聊,吃饱了撑么?”

    风倚鸾听着有些想笑,这不像楫离平日的说话风格呀。

    只听楫离又说:“你可以不承认,但你通晓法阵符箓,除了你,我再想不出第二个人会有意害我,但我不明白,你这样做究竟为了什么?”

    端墟摊手道:“楫离兄你看,你连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肯定不是我做的,你真不能这样误会我啊。再说了,你现在不是好好的还活着吗,还升到了五品,这不挺好吗,不管怎样,楫离兄这就算是因祸得福了,还追究那些没头没脑的事情做什么呢?”

    楫离冷笑道:“呵,你说,依你之意,这就不必追究了?”

    “没错呀,而且楫离兄还得到了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战王传承,我羡慕你还来不及呢,好事在前,何必还在乎那些不重要的事情?”

    楫离将手中之剑在空中虚划了半圈,左手捏剑诀,蓄势将发,厉声说道:“是是非非果然说不清么,看来,只有使出蛮劲决个输赢才行了?”

    端墟惊骇道:“你这是要做什么!怎么好好的一言不合就真要动手了?”

    风倚鸾也大感惊讶,她所认识的楫离一向都是温文尔雅的,从来都没有见他主动和人红过脸动过手,如今……他这是,因为得了战王前辈的传承,所以战神附体了么?

    楫离对端墟说:“你也出剑吧,我不会偷袭你,但你我今天必须决斗一场,否则,你别想离开这个院子!我知道你在长无绝宗还有备用的躯体,我就把你的元神打回到长无绝宗去!”

    风倚鸾心说,楫离今天好霸气!

    楫离一直都贴身系着僖王送给他的敛息丝绦,所以旁人看不出他的境界。

    端墟这才意识到,楫离是真的已经提升到五品初阶了,所以他有这个底气和自己翻脸拔剑!

    端墟故作沉稳地一笑,说:“楫离兄刚刚升到五品,想找人试试手也对,我便奉陪了,顺便嘛,也正好能见识一下战王尊者传承的实力,挺好挺好,你我点到为止,我一定会手下留情的。”

    其实他心中在想,大家都是五品,更何况我比你还高着一阶,若真要斗个高下的话,呵呵……

    楫离说:“不必手下留情!我会尽全力攻击,你只需把你保命的绝招全都拿出来!”

    端墟笑得一脸尴尬,说:“你看,我没有随身兵器,只有琴可弹,怎么和你斗?”

    楫离愣道:“你的剑呢?”

    “早在多少年前解魂离体的时候,就和很早以前的旧躯体一起丢了,后来,就再没有置买过正经兵器,你何时曾见我正经出手过?”

    风倚鸾听到这话想起来,最初认识端墟的时候,他带着一张琴,手中拿着一枝竹杖装瞎,好像的确没有见他拿出过什么正经武器,就连杀掉厌涂国的卫猽,也是随手拿了宫女的一把剪刀……

    只听端墟又说:“对我来说,兵器都是身外之物,随时可能丢失,我行走江湖多少年,只凭脑子,以及,随手拈来皆可为剑。”

    楫离说:“随你!那就莫怪我出手不留情了!”

    话音未落,楫离已经使出战王传承中的念正剑法,剑影劈来,剑势浩然磅礴,眼看就能把端墟的躯体绞杀至支离破碎。

    端墟不反击,只把袍袖一挥,‘鬼巺风’席地而生,卷起树上和地上的碎叶,在他面前结为三层防御屏障,阻隔楫离的剑影攻势。

    楫离见剑招被屏挡,立即变换招术,又使出从战王传承中得来的雷火天涛功法,变左手剑诀为掌,虚抚过剑身,便有一道雷火直奔端墟而去。

    结界内霎时之间雷电交错,灼烧成了一团火海。

    “你还不还击么?我正好用这术法将你的身躯炼成一枚大丹!或者,把你的身躯还原成一堆材料!”楫离以言语威胁。

    端墟急忙以一团森寒鬼气护住全身,雷火并没有伤到他分毫,紧接着,森寒鬼气迅速在结界内蔓延,吞噬消解着楫离放出的紫电炎火。

    他毕竟比楫离活得更久,实战经验也更丰富,至于防身保命的手段,肯定少不了。

    风倚鸾见识过端墟的森寒鬼气,当时他们在融吟河上冻结河面的时候,他展露过此术。

    她在结界外看着,早就握紧了拳头,替楫离提着心。

    因为端墟是五品中阶,修为比楫离高了一阶,两人的实力相差虽然不算大,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两人正式动手,不知道真正打起来谁更强,所以心里没底;

    最重要的,是端墟这家伙诡计颇多,此时他一昧地只避让,没有出手还击之意,不知道他是自知理亏而心虚了呢,还是在另打着什么别的鬼主意?

    风倚鸾为楫离揪着心,却不知道,楫离心中自有主张,方才他在屋内逼问端墟的时候,想起自己当时是被法阵拽进流沙中的,如果此事是端墟所为,那么,只需逼着他斗法阵就能看出来。因此他想用不依不饶的攻势,逼着端墟亮出他的实底。

    端墟接下楫离的两波攻击之后,呵呵笑道:“楫离兄这新学的雷火术法很历害啊,不过都说了切磋切磋点到为止就好,何必使出全力呢?”

    楫离说:“点到为止?别一厢情愿地做梦了!我从一开始就在说,我要把你杀回长无绝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