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V794:总番星火灿烂,唯有深情不可负46

作者:沐若花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余远堔炸了,觉得自己可能某天得罪了老天爷,这辈子才派这个魔女来不断的折磨他,而不得而知!

    心口火山喷啸,咕嘟咕嘟的喷着灼热的岩浆。

    他脸色绯红,一边推开封雨凝,一边迅速将皮带卡扣跟衬衫衣领重新系好,斥道:“你这也太胡来了,这怎么能行!”

    慌张的模样犹如见到了厉鬼。

    羞涩的模样宛如一颗熟透了的大番茄。

    余远堔天生长着一副老干部模样,举止言谈从来都正经有风度,冷不丁看到这个模样——

    封雨凝觉得好笑到不行,耸着肩,她凑近道:“这怎么不能行……难道说,余叔叔怕了啊?”

    余远堔更觉得从脖颈到脊梁骨更一阵酥麻的电流窜过。

    压着喉头隐隐想窜上的暗火,他道:“怕什么怕!雨凝!只是你太胡闹了!你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而且你还怀着孕!”

    斥责没换来封雨凝的尊敬。

    相反似乎明白他会怎么想,她双眼嗤嗤笑弯成了新月。

    更妖娆凑近了点身子,她道:“怀孕怎么了?虽然医生说的,前三个月要特别注意,但是我看宝宝树上好多妈妈说,她们怀了孕也照做不误,没有影响啊……这个事有些是因人而异吧,我觉得我身体挺好的,不怕折腾……”

    小手攀上了余远堔的胸膛,她一寸寸贴上自己的娇软。

    余远堔感觉自己要疯了!本就后脑勺都开始跟着冒汗。

    她贴过来后,再一次吻住他唇瓣的动作,就更是将余远堔往火炉里推了一把!

    臊红着脸,他急着要推开她。

    “你,你,你……你都不知道害羞是怎么写的吗!”

    “不知道!我们90后的小女孩哪里知道什么叫害羞啊!”

    “哎哎哎,这里是裤子拉链,不能乱摸!”

    “你又不解皮带,那我只能觉得这样方便了呀……”

    “啊!封雨凝!不要再解衬衫扣子了!”

    “行啊,不解你的,那你解我的!”

    刹那!

    石破天惊里。

    余远堔呆滞着双眸,凝视着已将他的手拽过,一下塞进她衣服里,触摸到那抹柔软的动作——

    封雨凝的身段很软,很软,当然,她的皮肤也很光滑,一定程度上,细腻的跟孩子没什么两样,那一处发育不错的地方就更……

    两个人四目相对。

    一秒,两秒,三秒——五秒之后。

    余远堔彻底爆炸!

    甚至要加个形容的话——如果说先前他的心涨成了火山喷啸,这个时候就是核毁灭!!!

    惊悚着,余远堔抽出了自己的手,急斥:“封雨凝!这这这,你好歹也是名门淑女,你这……太过了。”

    环顾四周,他还想急忙的找到出口的路,把她拉出去。

    对面封雨凝却笑得别样开心,因为她发觉自己内心的恶趣味,挺爱看余远堔急结巴。

    调戏本来适可而止。

    见状,她有些想法更加浓郁。

    一不做二不休,她环顾了四周一圈,笑着拽起余远堔的皮带就扯到了一处硕大的草坪上。

    将余远堔一下推倒在草坪中央时,她就这么跨着腿,骑了上来……

    这个草坪种满了小雏菊,黄黄白白的,白天里看着极其玲珑漂亮。

    余远堔的脸却彻底炸红了!

    从头到尾,臊到了极致!

    咕嘟咕嘟,始终不停歇。

    本来就对这种禁忌性的接受无能,再看看封雨凝的动作……

    余远堔从耳根到脖颈,热流一点点窜沿。

    封雨凝笑着凑近身子,用唇贴着他鼻尖开始一点点拱着他心理的防线,贴着唇线喃喃道:“名门淑女怎么了?谁说淑女就不能疯狂的?何况我是你未婚妻,这样不犯法……而且,你要是现在不满足我,回到余家,我要闹的伯父伯母都无法好好休息,幼萱也被带坏了怎么办呢……”

    似乎是想到这要回到家,怀着孩子还闹的父母担心,余远堔脸色一暗,终究是……

    而且伴随着她这么坐上来,他小腹被她撩的燥热快爆炸的感觉……

    余远堔说不出话,封雨凝嗤嗤一笑,不由分说的就吻住了他的唇。

    “呜呜……”的声响从唇息里弥漫出时,余远堔到底是半推半就的从了。

    当然,这件事不从也没办法。因为对于封雨凝,他总是……

    1、封雨凝的粘人劲,真要想做什么,完全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拒绝也没用。

    2、面对封雨凝过于青春美好的身子,他男性的荷尔蒙总是会挑的……不受控制。

    3、封雨凝一边做,还一边跟他的紧张环顾排力,“没事的,这地方我看过了,晚上根本没人来,连园艺工都会按点下班休息,也不会有人锁门,这里就完全是一个空旷的环境。”

    他:“……”

    4、最后,她还给他洗脑,“余叔叔,放松点,人这一生,不在户外做几次,会少了很多情趣跟浪漫的,我们下次去水里吧,马背上我看范冰冰都行,我也想试试……”

    刹那!

    余远堔甭管全身滚热,几乎无法呼吸。

    听到这句话,都要:“**&&¥¥@##!!!!!”

    ……

    这边,浓情蜜意,余远堔尽可能的含着这辈子最抑郁的心情,一边紧张观察,一边找了个最阴暗的地方,速战速决。

    监控房里,植物园的工作人员们却面面相觑,看看领导极度汗颜。

    植物园老总在背后两指夹着烟,尴尬的要死了!

    因为是完全高档私人性质植物园,他们一切都没有用原始的人力安排。

    从花卉植物的养殖,到管理,他们都才用了德国最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也就是说……虽然植物园里,没有人夜间去巡查,排查。

    但是锁门的安保系统什么的,都是由电脑高科技控制的啊!

    锁不了门,园内红外线热感应,还能感应到人的存在,监控房的工作人员不敢关门,请来了经理,经理看看这个情况,请来了副总,副总想想余远堔的身份层次,请来了老总。

    如此,密密麻麻一屋子人看着监控摄像头。

    植物园老总真的想这个时候大嚎一声!

    我的余老兄啊!你到底是哪里想不开了呢!你周边是没人,但是全园都有监控啊!现在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你要让我怎么替你瞒啊!

    就算你要娶封家的小小姐了,也不用这么兴师动众的发请帖,昭告世界吧!

    做不了太好的隐瞒决策,植物园老总只能最后抽着烟,极其尴尬的挥了挥手,道:“把监控全关了吧。”

    那表情,绝望的都快要哭出来。

    经理第一秒没太听得懂,诧异问了句,“蛤?关掉?”

    植物园老总颔首,“关掉!而且今天的事,你们谁也不准往外面传,以后余总来了,也要当做这件事完全没有发生过,懂吗!”

    “懂!”

    “收到!”

    这件事是老总亲自发话的,他们自然完全遵守。

    甚至很多年后都隐瞒起来。

    只是,若干年后,当余远堔带着小儿子余幼晨再度来植物园玩的时候,整个植物园的工作人员看着余远堔表情,相当的……

    余远堔情商很高,能感觉到空气中那隐隐流动的不舒服感,可还是有点儿一头蒙圈……

    ……

    同时,大年初九,余家。

    鉴于昨天夜里的那种近乎激情的折腾,封雨凝果然不出意外的病了——

    坐在卧室的床边,看着封雨凝气息蔫蔫的偎在枕头内,模样很是可怜,余远堔一边很照顾小老婆的递上了温水,一边有些止不住的耸肩。

    偷笑到底让封雨凝不悦,睨瞪去一眼。

    对面,粉色的蚕丝被上,余幼萱眨巴着清灵的大眼睛,问道,“妈妈,你到底是怎么花粉过敏的啊?昨天晚上我们从植物园走的时候,你还好好的呀。”

    封雨凝尴尬白了脸,“呃,这个……”

    她说不出口,余远堔就耸肩笑的更严重。

    封雨凝脸色一沉,气的磨牙,偏偏又不能说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关心新儿媳妇的余父匆匆从楼下上来了。

    “啊,找到了,这个是去年幼萱腿上长了一小块癣我们给用的药,药效很好,而且我刚才看过了,孕妇也可以用,快涂一点吧。”

    身后跟着的余母张静也端着水盆跟消毒毛巾走了进来,温和心切道:“哎,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这花粉过敏肯定很遭罪的吧,来先擦擦脸吧,等下让远堔给你涂药。”

    余家的人都很好,甚至对她比她妈都还好,照顾的让她感觉当公主也不过就是这样。

    封雨凝动容,可没两秒,她就没忍住,又一个大大的“阿嚏!”

    喷嚏响彻了屋子,余幼萱被妈妈的兰气喷的一个激灵,抖了抖可爱的小脑袋。

    封雨凝的脸此刻也露在了空气中,白白光洁的皮肤上,此刻全部都是红色的小点,密密麻麻,宛如蜂窝煤,又像是被蜜蜂蛰到毁容。

    封雨凝尴尬,抖了抖唇,看向身边的余远堔。

    余远堔看着她的模样,再看看她打喷嚏的表情,顿了两秒,终究是没有崩住。

    “噗嗤”哈哈哈笑出声,他强忍着不笑到更肆意,快步走了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