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 青葱

作者:程嘉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宴会的时候乔木一个女人不去外院不露面还说得过去,可老公公同小叔子都到了儿子的园子里面了,自己这个女主人若是在不露面,那就不是礼数能够周全的问题了,高度提高一点就是孝顺不孝顺的问题了。

    乔木肯定是不会让自己落于这等处境的,虽然很是不愿意,还是扶着太贵,去参拜自家老公公了。就是儿子的园子实在不小,对于一个孕妇来说,不是一般的累人。

    所以众人看到乔氏的少主,现如今的燕少城主夫人的时候倒也不意外,若是这位夫人不来,怕是明日就要穿出这位夫人不懂礼数了。

    往日在城主府里面,这些人对于少城主夫人也是见过的,而且最近街头巷尾的,这位夫人与出身的娘家名气更不小,不过那都是基于行事上的,认识上诸位都是淡淡的,一个女人的奇淫巧计而已。

    只有今日看到了燕小世子的园子,以及院子里面各种他们见都没有见识过的东西的之后,诸位再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少城主府夫人的时候,才真实的意识到,这位不光是少城主府的夫人,她还是乔氏的少主,乔氏机关术的唯一传人。

    这些见识到的东西,足以让诸位官员给乔氏少主的身份认定。

    看看四周,乔氏机关术呀,看到此情此景,谁还敢说乔氏是不入流的人家,若不是有着深厚传承的人家,如何为他燕城带来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以为新街那边已经是开天辟地如仙境一般的存在了,如今进了少城主府方才知道,他们的见识还远远的不够,原来世间还能有更加让人留恋的地界,留恋的各种机关术。若不知道乔少主有一手出神入化的机关术,怕是就是说这些是仙术,他们也能当真的。

    乔木看到自己出现,场面突然就静怡了心下就一阵踹踹,今日她可是中规中矩的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呀,应该不至于就把连同公公大人在内的诸位大人个惹了吧。

    哎,做女人不容易,做个留守的女人更不容易,人家燕阳都没在家希望自己不要给通个大窟窿才好。

    乔木:“儿媳见过父亲大人,见过两位小叔,乔氏见过众位大人。今日多承诸位大人赏脸,希望宴席没让诸位大人失望。”

    不管怎么说,乔木在人前的气度还是看得过去的,这点燕城主一直都不怎么能够挑出来毛病的:“起吧。”

    乔木起身,跟着两位小叔过来问候:‘见过嫂嫂。’

    这个乔木就比较不好开口了,没有邀请人家本来就是自己礼数上差了一筹,都是燕阳给挖的好坑。只是善意的投过去一抹笑容,表示羞涩含蓄。

    诸位官员们看到如此模样的乔氏,那感觉就玄妙了,愣是把乔木羞涩的表达,看做了木讷不善言辞。

    大多数的人都在想,这样一个羞涩,内向,外传木讷的女人,偏偏有那么一个得天独厚的家族,还是唯一的传人,燕氏父子可是得了大便宜了。

    难怪燕城主精明成这样的人,愣是力排众议,把并肩多年的李氏女子都给仍在一边,非得给儿子娶了乔氏呢。这可是直接就得了人家乔氏机关术呀。

    这样的女子这样的神奇之处,若是早早的传出名声,给谁家谁家不愿意呀?

    这时候谁也没人想起来,当初人家乔木进燕氏的大门,可没有那么隆重的求娶仪式呢,若不是乔木自己愣是给自己弄了一个漫天的烟花婚礼,怕是少城主府进了乔氏这么一个女人都不会有多少人知道的。

    如今乔氏的成就在眼前,这些人的心思跟着就动了,突然就觉得当初的燕城主父子早就埋了心思了。阴谋论这东西就是这样,当初很普通的一件事,过后总是被人各种推测。

    乔木若是知道肯定要叫屈的,哪怕是现在燕氏父子能少挑她点毛病那也成呀。

    诸位大人:“少夫人安好。少夫人太客气了,能得少城主府相邀,下官等俱是荣幸之至。”

    等等不依的客气话跟着对着乔木表示善意。

    乔木心说难道是因为到了自己家,怎么听着诸位大人对她的态度,比往日不同许多呢。还是今日自己尤其的有少夫人范儿呀。挠挠耳朵,这个问题,也不好问呀。

    一群老头用各种纠结的眼神缠绕,即便是善意的接触,也让乔木脸色僵硬,疲于应付,给人的感觉就更加的木讷,不善言辞了。

    众位大人心下摇头,乔氏女人这性子,燕氏父子可真是撞了大运了,这样的人,怕是很难对除了燕氏父子之外的人在接触的。即便是京都来人,怕是也只能随燕氏父子说了算了。

    燕氏娶了乔氏,就相当于娶了乔氏机关术,那还不是任凭燕氏父子驱使吗。

    乔木就不知道自己在一群的老头眼里,软包子形象如此深入人心:“诸位大人太可气了,天气寒冷,暖阁里面为诸位大人温了茶水,还望诸位大人莫要推辞。”

    能在这边多看看,长见识自然是好的,能够知道燕氏父子到底有多少底牌,更是好的,众位大人推辞才怪了呢,

    燕城主脸色不太好看,乔氏这女人实在是没有章程,自家院子里面什么东西能够示人,什么东西不能够示人,心里不明白吗,好东西该自家留着才对吗。

    希望暖阁里面东西不要太过出挑才好。想想乔氏自己的暖楼,燕城主脸色深沉,应该不至于这么不知道轻重。

    :“好了,还不让人引路。”燕城主这话脸色实在不佳。

    众位大人忍不住偷瞧众位城主大人的脸色,真有底气呀,这样的儿媳妇,还摆脸色呢。换成自家那还得捧着哄着呀。

    在看到燕城主怀里的燕小包子,也对,孩子都给少城主生了,乔氏这辈子还能怎么地呀,女人不就是这样吗,孩子就是牵绊。还不是由着燕氏磋磨。

    不过燕城主可真不厚道。得了人家那么大的便宜,好歹你对人家客气点呀。

    暖阁里面倒是没有什么特别招眼的东西,为了不遭禁能源,乔木让人在暖歌里面用木盆种了很多的蔬菜,比如送给城主大人的,不然哪来的那么多的地方,收成那么多的蔬菜呀。

    乔木的认识里面,孩子都不过来这边玩耍,这边的取暖什么的自然就可以节省些,

    可太贵同燕阳他们都不这么认为,堂堂的额少城府还能差了这点取暖的银子不成,那可是小世子的园子,即便是不怎么有人走动,该如何还是要如何的,

    乔木跟这两位叫板无疑是必败的,那不是索性就充分利用了吗,边边角角的都给弄上了韭菜,菠菜,小白菜,小青葱之类的东西。

    没想到这边冬日里的蔬菜价钱高出想象,出产把取暖的银子都能给弄出来。这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太贵都只说可惜自家的琉璃还是太少了,不然找个地方专门种些蔬菜,冬日里怕是又一项收入。要知道燕城的大家族都不是缺银子的主,这里有相当广阔的高消费人群。

    众位大人进来郁郁葱葱的暖阁的时候,眼睛都不够使了。这东西不稀奇,可这个时节看到这个就比较不一般了。

    乔氏这是机关术呀,还是在逆天呀。冬日里竟然弄出了春葱。

    两位小叔子看到这个新奇:“嫂嫂这边可真是暖和,难怪这边的绿植如此郁郁葱葱。”

    这个就不得不说,两位少公子不食人间烟火了,小葱都能认成绿植。

    燕城主略微尴尬,瞥了两个儿子一眼,看来往后该在儿子身上多放些心思。

    乔木:“两位叔叔喜欢就好。这是春葱,不光能够赏景,还能入口,两位叔叔若是不嫌弃,回头让人给两位叔叔送过去两盆,叔叔们久坐书桌盯着书本,眼睛酸涩,冬日里看看绿植,对眼睛好。”

    燕城主府的两位小公子对于善意的嫂子,拱拱手:“如此就多谢嫂嫂了。”

    燕城主心说,冬日里干燥,眼睛确实干涩的很,看绿色难道真的能够缓解眼睛酸涩吗。这个怎么就没有听大夫们说过呢,还是乔氏家族几百年传承的说法。也不知道准不准。

    心说回头自己也得试试,人到了这个年岁,就会注重保养,不然为何京都的往上,一味的追求长生呢。那不是就是年岁大了,怕了吗。索性他老人家还是知道什么东西能求,什么东西不能求的。比京都的那位强点。

    属相大人:“下官厚着脸皮同夫人讨要两盆了,下官可不光是要放在书房里面看看绿色,怕是还要满足口腹之欲。”

    这老头的性子一直都让乔木蛮喜欢的:“只要您老人家看上的上就好,回头就让人给您送到府里去。”

    自然是看得上的,在乔氏的酒肆里面,就这么两颗小葱放在小碟子上,弄那么点蘸料,那就是半两银子呢,这么两盆还是活的,怕是几十两银子就出去了呢。

    大家虽然都看着眼热,可能够如同属相大人这般开口的没有几个,没办法,虽然都是当官的,可官有大小,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在少城府撒野卖老的。

    忍不住就有人心里酸,机关术是不错,可也败的一手好家呢。就不想想,人家乔氏的小葱那么金贵,挣了银子还不是人家乔氏的。

    就看到制造衙门的王大人,在暖阁里面四处走动,弄得边上的大人都不好意思了:“王大人,虽说你同少城主府向来不见外,可也不能如此失礼于前呀。”

    这话在官员里面可酸了好久了,谁都知道少城府送了王大人一处价值几千两的院子呢,谁能不眼红呀,当官的不差几千两的银子,可那是少城府送的,能一样吗。

    就没看出来,这个不哼不哈的王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攀上了少城主府。

    王大人脸色暗红:“是下官失礼了,下官还请教夫人,不知道暖阁这么大的地方,是如何取暖的。下官眼拙,实在是没有看出来门道。竟然比咱们新街的暖气还要匪夷所思。”

    燕城主首先就气的瞪了乔木一眼,就知道享受的女人,把屋子弄得那么暖和做什么呀。

    乔木羞涩的开口:“王大人慧眼如炬,这边的取暖确实很不错,不过我也是摸索着来的,技术上还不够纯属,怕是要让王大人失望了,若是他日这边的取暖尽如人意了,乔木愿意把这边的取暖技术送去咱们燕城的制造衙门。”

    这是地暖,当然暖和了。

    众位大人心说,看吧乔氏的技术就是他们燕城的技术呢,燕氏父子可真是有福气。可有人考虑过人家乔氏机关术的利益。所以娶这么一个女人好处多多呢。

    王大人慌忙的开口:“下官绝无此意,更没有窥探夫人手上机关术之意,下官,下官再也不开口了。”

    众位大人心说这位大人才是真的耿直呢,也不想想,你当着城主的面这么说,城主大人能待见你吗。

    乔木:“王大人不必如此,我乔氏也是我燕城的氏族,有了好的,能够为民谋福的技术,自然是愿意拿出来,为我燕城的百姓谋取福利的。”

    燕城主:“我燕氏子弟,都应如此,你们都听到了,往后该当如你们兄嫂一般,时刻以我燕城为己任。”

    机会教育,人家燕城主因为乔氏两句话,就把燕氏再次提高了一个高度。这还真是,真是不放过任何机会呢。

    当然了也有人在想,乔氏这话说的,看着可不像是木讷呀。可说她精明,这么重大的技术拿出来,也没给她乔氏争取什么福利就是了,要知道女人还要有个够硬实的娘家才能在夫家更有资格,更有底气呀。

    难不说乔氏是个傻的,最后大家只能佩服燕少城主好本事,能把乔氏给哄住。可惜自家没有这么一个有本事还能找到有本事女人的儿子。

    众位大人跟着符合城主大人的言论,燕小包子傻呵呵的在燕城主的胡子上撸了两下,都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大伙都这么激动了,闹腾了一天,他才有些困意,就这么给打扰了。

    乔木看着都心疼儿子了。这小子别看胖胖的敦实的很,实际上他娇气着呢。玩累了该睡觉了。怕是要闹腾呢。

    燕城主挽救自己的胡子:“平哥呀,可是觉得祖父的胡子太过喜欢了,不过我家平哥还要等上十几二十年才能拥有如此的美须。”

    乔木心说我儿子才不留胡子呢。上前两步:“父亲大人辛苦,儿媳妇带着平哥吧。”不然回头您的胡子肯定要继续遭殃的。

    燕城主自然是知道自家孙子的脾气的。可把平哥给乔氏,那怎么可能。下意识的看向乔木的肚子,这女人竟然如此的不懂事,双身子的人,能够带孩子吗。

    儿子不在家,他可不能让儿媳妇还有肚子里面的孩子有闪失。

    看看孙子,索性带着众位大人走人了:“平哥也该累了,今日不早了,等哪日让平哥去城主府走走,我们燕氏子弟,从小就不该拘在方格之内。”

    乔木:‘是,儿媳谨遵父亲大人吩咐。’

    燕城主直接就把孙子交到了太贵的手里。虽然没说什么,可行动上让乔木明白,这位老公公对她肚子里面的孩子还是很重视的。

    所以对于自家儿子的祖父,自家男人的父亲,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更加用心的尊敬,更加用心的孝顺,因为那是除了自己以外,对自家大小男人最上心的长辈。

    燕城主身边的两个儿子,再次幽怨的看向父亲大人,他们可是到现在还没有怎么出过城主府的燕氏儿郎呢,父亲大人莫不不是没把他们当成燕氏子弟不成。

    想想大哥才多大的年岁,就跟着去守边了,轮到他们,怕是父亲大人真的没把他们当成燕氏子弟吧。

    众位大人都是有眼色的,城主大人都告退了,他们一群的老头还留着做什么呀。跟着就告退了。

    乔木本意是带着平哥去门口恭送的。不过燕城主说了,不能让两位叔叔白得了几盆绿植,送客的事情就有劳他们两个好了。

    乔木好歹是个孕妇早就累了:“那就偏劳两位叔叔了。”

    放手把府里的事情交给两位小叔子之后,乔木带着早就困得睁不开眼的平哥去燕阳的院子里面的内院歇着了,至于儿子这边的院子,平日还真是少有人出入。

    给平哥洗漱之后,乔木看着心疼了,不知道是不是同燕阳的基因太好了,这么大的孩子,竟然有如此定力,乔木都没有想到,给平哥点任务,这孩子竟然能够耐着性子做完。

    想想现代的小孩,一周岁,能懂什么呀,难道古人早熟,从这么大就开始了,还是自家儿子特别与众不同呢。

    怎么看自家儿子都是比别人孩子差距很大。太懂事的孩子窝心。

    乔木在儿子的脸蛋上稀罕一口:“真是累到我们平哥了。”

    随口跟身边的太贵说道:‘你说平哥是不是太出挑了呀,谁家孩子这么大,就这么懂事,早慧的孩子伤福气,不信赶明我得去普渡寺给平哥求个护身符,压压。’

    前半句听着还成,后半句像什么话呀,那是亲娘能说的吗。

    太贵:“夫人,您就别大惊小怪了,小主子这算什么早慧呀,小主子懂事体贴不假,可要说道早慧,您实在不必忧心,听闻,付氏如今的少主,当年如小主子这么大的视乎,已经能朗诵律法了。”

    乔木茫然的抬头:“真的呀。”

    太贵:“咱们燕城的人都是这么说的,咱们小主子没这本事吧。”

    乔木:“那倒是,再说了,这么早慧的人,都好好的在燕城蹦跶呢,咱们平哥肯定是没事的。”

    太贵觉得心累,好好地事情,自家夫人怎么就能想到那么,那么抽风的方向去呢。

    然后就听自家夫人自言自语,一岁就能背律法,这人不是穿来的吧。

    太贵:“夫人,您吩咐什么。”

    乔木:“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我要同平哥歇会,你也累了吧,你也歇着吧。”

    太贵:“奴婢可没有您的好福气,奴婢还要去招呼城主府的两位少公子呢,总不能真的如您说的那样送两盆葱给两位公子,奴婢去花房挑两盆寓意不错的盆景连着小葱一同给两位公子带回去。”

    乔木:“还是你想的周到,别忘了城主大人的。”要孝顺父亲大人,乔木给自己都要做心理暗示了,不然就燕城主那样的人,很容易就让乔木咬牙切齿的。

    太贵点头:“还是夫人想的周到。奴婢这就去办。”说完给乔木放下帘子,匆匆的出去了。

    乔木心说,可不是自己愿意周到,实在是自家的父亲大人时刻都在鸡蛋里面挑骨头,回头被穿了小鞋就不好了。

    乔木就想到燕阳了,不说过来帮衬的李夫人,就说来的刚刚好的城主大人,怕也是燕阳给自己请过来的救兵呢。

    男人在外面忙大事,还时刻惦记自己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这样的男人哪找去呀,而且做得多说的少,一看就是好男人中的好男人,连买好都不会的呢。

    自己竟然还抻着不给写信,太不应该了。

    回头睡醒了第一件事就是给燕阳写信。

    燕少城主府的大门口,众位大人出来的时候,有志一同的手里拎着一捆青葱,场面不要太诡异。

    虽说这东西大家都稀罕,可就这么送,也实在是有失文雅,他们可不是三姑六婆的,串门子还揪把葱回去。开始的时候诸位大人都尴尬的推辞的。

    可人家少城主府说的好呀:‘新年新气象,恭祝诸位大人新的一年里面耳聪目明。’

    话说得好,入口的青葱,愣是有了一层不一样的寓意,拿着心情都好,何况回府还能给餐桌加菜呢,大家能不乐意吗,你说人家少城主府到底怎么想的呀,怎么就那么有脑子呢。

    看看青葱,难道乔氏机关术的人脑子好用,就是因为这个寓意知道的早吗。

    所以第二日开始,燕城新年开始流行送葱了。而且太贵管事随便想出来的那么一句话,流传甚远,甚至还有文人,把葱这个字,深入剖析,那寓意学子们送起来比官员们送起来还顺手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