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七章无上传奇

作者:疯狂的石头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是传奇!”雷克顿长吸了一口气,他突然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随即发现自己身旁的兄长赫然间双眼已然变得如同血一般的赤红。

    “谁!?”

    “究竟是谁!?”

    轰然间,大地中陡然间人立而起了一尊巨兽,他就像一只庞大到没有边沿的胡狼,手持权杖,周身燃烧着代表死亡的黑色火焰。

    而此时,这原本应当是冰冷死寂的火焰陡然间变得炽烈了。

    他在愤怒,他在咆哮!

    狂杀席卷而起,站在他身边的雷克顿居然也有些颤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兄长进行如此恐怖的爆发,往常那温文尔雅的恕瑞玛大图书馆管理员居然要比他这常年征战的将军还要恐怖,这让他不禁更加纳罕究竟发生了什么。

    “兄长,发生了什么?”雷克顿在内瑟斯这恐怖的压力之下也猛然间化作了一尊齐天巨鳄,在他的身周环绕着狂暴的沙,两人并肩而立,像是两尊屹立在亘古的兽神,充满了蛮荒的强大。

    “我感知到了......成千上万......不,是数十万上百万的亡魂在咆哮!”内瑟斯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边,“恕瑞玛所有人包括周边村落的居民,也就不过这么多。”

    “他们在我的耳畔呼啸,他们成群结队,他们在请求我们为他们复仇!”

    “恕瑞玛!亡了!”

    “是谁?”雷克顿的双目也红了,他咬牙切齿,鳞甲片片立起,猩红的瞳仁中再无一丝一毫的理智,“告诉我,是谁!”

    内瑟斯没有理会他的兄弟,他将权杖触碰到了地底,下一刻,无穷无尽的狂沙席卷而起,在天地间肆意地回荡着。

    紧接着,在那黄沙尽起之地,露出了光秃秃的岩层,内瑟斯再度将权杖敲在了大地之上,大地顿时化作一片漆黑,从那漆黑如同烂泥潭一般的岩层中,一个又一个凸起渐渐显现而出。

    很快,凸起的边缘就变得生动了起来,那赫然是一头头身高达到了两米与内瑟斯别无二样的胡狼战士,他们的手中握持着长柄镰刀与金色长戈,身披暗金色的盔甲,每一个胡狼战士都如泥塑木雕一般一动不动。

    但是随着内瑟斯将权杖指向了远方的那片耀眼的光芒,这些胡狼战士赫然间齐齐地抬起了头,望向了其权杖所指的地方。

    “无论是谁!都得死!”内瑟斯咬牙切齿,发出了这声怒吼。

    吼——

    下一刻,这些胡狼战士们齐声发出了一声震荡天地的嘶吼,紧跟着他们就化作了漆黑的潮水,在主宰沙漠的死神的带领下大步狂奔在滚烫的黄沙上,向着远方倾泻而去。

    ——————————

    厚重的传奇之书一页页在张潮的面前展开,那里有无数璀璨的名字在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繁星点点,一切都消散了,天地间只剩下渐渐暗淡的太阳圆盘,与它前方的散发出湛蓝色光芒的符能聚合体。

    那是泽拉斯,随着张潮成就传奇,他也成功完成了飞升仪式,成为了一名强大无比的飞升者。

    张潮已经重新化作了人形,他没有看这个为自己所不齿的叛逆一眼,就这样像一介凡人一般向着传奇之书一步步走去。

    传奇之书似乎并不想张潮靠近,这挑战了它的权威,于是它以一种莫大的压力施加到了张潮的身上,但这么看去,张潮居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仍是那么平稳,缓慢的脚步,不疾不徐,稳健如山。

    他的每一步落下都踏在了半空中,但却没有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反而令人感觉每一步都如巨人降世,踏碎大地一般。

    同样,他的每一步都掀起了一片空间的涟漪,发出轻声的滴咚响,而随着他越靠近那传奇之书,他的脚步声就越大,由滴咚响化作战鼓隆隆,直到最后,几乎化作了如同奔雷一般。

    “传奇之书,你没有资格评定我的过往,因为你看不到!”

    “这里的史诗长河里甚至都没有我的存在,因为我来自——一千年后!”

    张潮的神识在传递这个信息,他不担心这个依靠类似于程序一般的存在运转的东西会因此对他不利,世间在没有比传奇之书更加公正客观的存在了。

    只是传奇之书不知道他的传奇,它看不到!

    所以他要亲手书写自己的传奇,用自己过往的经历,一切为自己所败之敌来粉碎一切阻挡在他前方的传奇,他注定要成为传奇之书中的第一人。

    “假如传奇之书你有灵,那么就让你自己来辨辨,我到底有没有资格成就你上面最伟大的传奇!”

    他终于来到了传奇之书的面前,随即便毫不设防地张开了双手,以一种拥抱整个世界的姿态尽情地展现着自己的过去。

    就在这时,传奇之书动了,一页枯黄老旧的纸缓缓从中升起,紧跟着,一行大字落在了其上。

    瓦罗兰纪元335年,于艾欧尼亚中部荒漠救助了史诗强者疾风剑豪——亚索。

    这一页消去,又一页现出,渐渐的,似乎连传奇之书都开始有了震撼,那一页页的枯黄老旧的纸张开始瓦解,崩析。

    一行字,又一行字现出又重复消散。

    张潮知道,那是因为他展现出的过往绝大多数都并不存留于这个世界,甚至更有许多根本就不存留于这个空间,比如永生大陆,比如炼狱,比如——地球!

    传奇之书对他的评定在改变,他的过往所书写成的篇章开始在传奇之书的上空腾挪,坚定而又缓慢地向前一步步攀升,直至最前!

    泽拉斯没有看到这一幕,否则他定然会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他现在仍然处于某种蜕变状态中,现在的泽拉斯很强大,但同样也很脆弱。

    强大是因为他刚刚经历完蜕变,许多在之后会缓慢消散的星界能量还萦绕在他的身旁;脆弱则是他还不熟悉自己新的能量身躯,也无法熟练地运用自己飞升者的能力。

    张潮没有再看他,只是缓缓地调转头,看向了远方那突然掀起的黄沙,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准备好迎接复仇者的怒火吧......可鄙的叛逆。”

    张潮离开了,尽管他如今已然晋升为传奇,就算面对飞升者也并非没有一搏之力,但是他仍然不想触这两个愤怒的老牌飞升英雄的霉头。

    他现在需要完成的是新的主线任务,他要去看看在恕瑞玛这座帝国的心脏毁灭掉之后,见证帝国的末日,就像夕阳西下的黄昏盛景。

    或许悲惨,或许会让他见证关于人性的很多丑恶,那是如同地狱一般的景象,但终究需要人去书写,记录下这一段史诗。

    而他,就是这个史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