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340章 番外-我的父皇母妃1(三更)

作者:浣水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叫天月,在皇家公主里行十五,我有许许多多的兄弟姐妹,统共有二十八个兄弟、二十四个姐妹。不过现在,我还有十九个兄弟、十七个姐妹。

    其他的兄弟姐妹去哪儿了,不是中毒没了,便是得病死了,总之就是夭折了。

    在父皇子嗣颇多的皇宫,皇子、公主并不算尊贵,世人物以稀为贵嘛。

    我最庆幸的是,我的母亲是皇妃之首的慧妃。

    我的母亲一生育了三位公主:二皇姐天珠、七皇姐天星。

    所有人都说:没有儿子的皇妃会失宠,会老无所依。可是我的母亲,从我记事起,总爱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嘴里絮叨着“没儿子的,会比没儿子的人过得快乐没**的,会比有**的人过得自在。”

    年幼的我,总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随着岁月的流逝,当我看到三位皇妃中的房德妃、王贤妃,为了让她们的儿子成为储君,开始争斗、厮杀,娘族是敌、两位儿子是敌,最后连两位皇妃也互成敌人。争得跟乌眼鸡似的,她们二位有一个共同的朋友我的母亲慧妃。

    她们为拉拢我母妃为乐,总是希望母妃能在父皇面前替她们和她们的儿子美言。

    但我母妃也只淡淡的提过几句,每次“美言”的时候,语调很平静,就像与父皇闲聊,没有帮的意思,更像是把她们的话捎给父皇。

    每次父皇听说后,也像母妃一样的神色浅淡。

    天隆四十年,父皇出乎意料地拿下了房、王两家。房丞相在科举中泄题,被免官降为平民王丞相因买卖官职事败抄灭满门。

    房德妃所出的十三皇兄与王贤妃所出的十五皇兄,双双获罪,被贬庶人,流放三千里。房、王二位皇妃,房德妃被降为德嫔,王贤妃贬入冷宫。

    那一刻,我明白了母亲话里的意思。

    没有儿子,就不会去战斗,也不会有危险,反而可以过得平静安乐。

    我笑着称赞:“母妃,从今往后,你就是宫里最尊贵的女人。看以为还有谁会说你头脑简单,性格直率?”

    其实母亲一直都是最尊贵的女人,即便有房德妃、王贤妃时,这二位位分虽与母亲同级,我却知道,她们不如母亲。究其原因,好像是母亲与仙逝的德圣皇后有不一样的姐妹情,而父皇待母亲到底是有两分不同,是敬重、也是信任。

    母亲悠悠轻叹,“你母妃就是个笨女人,哪里会懂那些,教我的是另一个人。”

    “谁?”

    母亲神色黯淡,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感慨地道:“转眼又要过年节了。”

    母亲不喜欢过年节,因为父皇不喜欢过年节。所有人都说,母亲爱极了父皇,以父皇之喜为喜,以父皇之悲为悲,虽然她性子大咧,又无趣得很,不像其他嫔妃小意温柔善解人意,但因为她活得真实,又是最早入宫的嫔妃之一,一生得父皇敬重。

    父皇一生挚爱的德圣皇后是在上元佳节时被一个叫杨贱奴的人毒害仙逝的。从那时候起,宫里和皇城不再过上元佳节,就连灯会也改到正月十六。这让无数来皇城游历的商人、学子们觉得,在皇城过年节是一件挺无趣的事。

    杨贱奴,据说是奸贼杨耀国的女儿,与父皇是青梅竹马,只是太过狠毒,算计了德圣皇后,害得德圣皇后正值妙龄中毒身亡。父皇为公义民心,将她投入上林苑狼虎园中喂食狼虎。从那时起,父皇就有一个习惯:对六宫犯下大罪的嫔妃,处以喂食狼虎之刑。

    现在,母亲养大的十一皇兄天祺被父皇立为储君,他的生母地位低下,听说是一个来自民间的乡野村姑,只因生得美,说话的声音又好听。在父皇亲政后的第二届选秀之中入宫为妃,初被父皇封为美人。她生十一皇兄时,因难产两天也没生下而殡天。当时太医们诊出十一皇兄还有一口气,母亲当即做主“剖腹取子”。

    父皇抱着一出生就没了亲娘的十一皇兄,沉声道:“慧妃,十一皇子就交予你哺养。”

    那时的我还在母妃的肚子里,据母妃所讲,她怀上我还不足两月。

    母妃哺养了十一皇兄,她自来都是安分的,从来不做非份之想,她用心的哺养皇兄,视若己出,十一皇兄启蒙时,请的是洛家的洛径,又拜云王皇伯为师。

    从我记事起,母妃就千百遍地对十一皇兄说:“你是本宫的儿子,只要不出错,将来能封个亲王。不要与十三皇子、十五皇子去争,瞧瞧你父皇,每日批阅奏章就占了大半的时间,得多辛苦。为娘不盼你多出息,只要你学业有成,武功长进,过几年能为你父皇解忧,将来能为太子分担,做个如云王那般能襄助皇帝的亲王就好,为娘也就心满意足了。”

    这样的话,母妃总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说她盼着自己的儿子快乐健康的成长,而不是每一天钻到算计人心上头,反倒失了快乐。

    因着这些,十一皇兄的童年过得很快乐。

    母妃一直想把十一皇兄培养成云王皇伯那样的皇家大才子,只要是他想要的,母妃会让舅舅、姨母们变着方儿地给他弄来。

    这让十一皇兄很快乐,觉得母妃是最爱他的。

    在房德妃天天逼着十三皇兄习武,王贤妃更是天天盯着十五皇兄如何做一个最优秀的皇子时,我的十一皇兄却在国子监里与一群来自名门的陪读们玩得不亦乐乎。偶尔溜到上林苑抓猴子、打老虎,还说“都说老虎屁股摸不得,我们今儿偏要去摸老虎屁股。”

    十一皇兄还真带了几个同龄的名门陪读去摸老虎屁股,为此他们很是得意,其间因云王皇伯家的三公子同乐胆小不敢摸,还被十一皇兄取笑了好一阵子。

    十一皇兄摸了老虎屁股后,又说要拔老虎的牙齿,究其原因,是因为“虎口拔牙”的典故,他似乎对老虎产生了一种莫大的热情。同一群陪读们商量用什么样的法子,才可以成功把老虎牙齿给拔出来。

    他还真去拔了,不仅拔了,还带回了老虎与狼的牙齿。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晌午,十一皇兄像献宝似的把虎狼牙齿拿出来,牙齿上还钻了洞,用漂亮的绳子系着。他挺着胸脯,恭敬地道:“父皇、母妃,这是儿子第一次得来的战利品,儿子拔的虎牙、狼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