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章七九零 郭老

作者:六月观主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剑门关。顶点小说 US.C更新最快

    这里乃是险要之地,蜀国对此万分重视,甚至修建成了一座城池。

    而郭老,此时便在城内后方治病。

    这一位苍老的老者,从京城一路跟随姜柏鉴急行而来,已是受不住了,大病了一场,但姜柏鉴对他极为重视,教三位医官随同,务必治愈,严令后头伙房,都要呈上最好的药膳。

    送来药膳的石青,心中不禁有些咕哝,就算是他当年在家时,伺候爹娘也没这么尽心的。

    若不是一个姓郭,一个姓姜,或许他都要认为这位郭老,是不是大将军姜柏鉴的老爹了。

    “放下罢……”

    郭老声音有气无力。

    石青看了一眼,这个老者,苍老垂暮,奄奄一息,也不知道大将军为何这等重视,心中不解,但也不敢多言,放下药膳,便告退下去。

    郭老看了一眼,只觉腹中臌胀,吃不下东西。

    “教了这么些年,那几个小子也没得真传,否则老朽哪至于这么折腾,这把老骨头都快散了。”

    这老者心中愈发觉得,当年在东海上了谢七的船,是他此生做过最大的错事,“真是上了贼船啊。”

    “老夫还想安度晚年来着……”

    他这般哀叹着,眼角一瞥,忽然看见适才石青送来的碗边,还有一个东西。

    那东西色泽漆黑,纹路泛白,像是一张符?

    郭老这辈子只知道符纸大多是黄纸为底,朱砂为墨,少数是青纸为底,墨水书写,但却不曾听过黑符。

    “这是什么东西?”

    ……

    三危之山。

    洞天福地。

    清原松了口气。

    总算把神符送出去了。

    他原本是想另外寻得一人,只不过,寻常将士难以触及姜柏鉴营帐内的层次。

    原本倒也想要另寻白继业在蜀**中安插的人手,但数十万大军,茫茫人海,也不易寻得。

    至于白势至,至于守正道门,至于各方道派宗族等等势力安插的人手,也不易寻。

    如此,他便只好寻个熟人。

    姜柏鉴乃是大人物,大气运之盛,清原也不敢妄动,更何况,各方势力,乃至于守正道门,都对于他,有着极大的重视,自是不可轻动。

    谢三范八,作为左膀右臂,眼下也受人瞩目。

    倒是那个郭老,让清原眼前一亮。

    这个郭老,清原也是识得,当年谢七诈死,率众出海练兵,便寻到了这个能识海势,能见天时的郭老……而他们与清原相识之时,正被一头鲸妖残害,是清原出手相救。

    后来谢七归回中土,郭老也随之而来。

    “能识天时,能辩地势,这是与颜望颜老先生相似的人物。”

    清原暗道:“不过,比起颜望老先生来,这个郭老所识的,却也只是一鳞半爪,但在常人眼中,也已是非同寻常了,难怪姜柏鉴如此重视于他。”

    两军交战,极重天时地利人和。

    这郭老,便是能辩天时之人。

    风雨云雾,日月星光,乃至于河流走向,草木生长之方向,其实在姜柏鉴这等善于用兵的人物眼中,都是颇为重要。

    传闻上次击败邓隐,便是趁着夜色,趁着雨夜,才得以大胜。

    这个郭老,能知天时变化,能使军中依照天时作出决断,便是极为重要。

    这一次,姜柏鉴从京城匆匆而来,却也不忘带来这个苍老垂暮的老者,足见重视。

    “也不怕路上颠簸,把这郭老害死了。”

    清原这般笑着,露出少许笑容。

    ……

    悠悠数日光景。

    郭老的状况,比起之前,似乎好了许多。

    但没有人知道,其实他已病重过一回,几乎已死。

    “郭老。”

    石青放下药膳,正要退下,却听得郭老忽然开口。

    “小石。”郭老笑了声,道:“昨天你没过来,我还念了几声,后来听着说,你在军中,还认了个义子?”

    石青闻言,面上露出开怀的笑意,道:“是啊,昨日那小子操练时,被刀柄磕在了鼻梁上,受了些小伤,幸得伍长爱护,准许他休息半日养伤,我便去看了看,送了些吃的。”

    郭老笑着说道:“有你这么个在后头伙房的义父,那小子可是要长胖了不少。”

    石青略微低头,笑着道:“惭愧惭愧,假公济私了几回。”

    郭老说道:“听说你自年少入军,至今年近半百,也未娶妻生子,那小子又是父母双亡,跟你一向合得来,倒也真是有缘。”

    石青闻言,叹了声,道:“他叫石冲,大家都叫石头,年纪才十五,跟我同姓,又是投缘,就认了这亲。”

    说着,他抬起头来,说道:“毕竟人在军中嘛,未有娶妻生子,但香火不能断,还要认个孩子,把我老石的这一脉承下去的。”

    郭老点了点头,有些理解的意思,忽然又说道:“难道当兵,就没有个可以退回去的年限么?比如年老力衰之人,实则也在军中,起不到大用了。”

    “以前是没有的,活得多长就要当多长的兵,至死为止,使得好些人都想不开,甚至想要一死百了。”

    石冲说道:“不过后来葛相接掌兵权,意识到问题所在,便改了规矩,到了我这个年纪,按照葛相留下的规矩,也是可以归乡了,只不过,如今战乱起来,人死得太多,军中就不愿放人,我也就到了后头当了伙夫。”

    郭老点了点头,笑道:“倒还认了个义子,比起其他人来,你也算有福了。”

    石冲点头笑道:“是啊。”

    郭老顿了顿,又道:“你那个义子的营帐,你去过几次罢?”

    石冲点头道:“有空闲了,倒是常去。”

    郭老说道:“其中几个人,你都识得?”

    石冲道:“倒也识得,他们伍长,还有小周,小钱那几个,都是些年轻人。不过,倒有一个叫姓古的年轻人,有些冷淡,一向不和人说话,刚开始还有人想要欺负他,不过都被他顺手打伤了,小石头说过,这人武艺高得吓人,就是从来不跟人交谈,过于孤僻了些。”

    郭老点头道:“年轻人的日子,倒是好。”

    他说了这么多,才笑道:“说了这么些,也是累了。”

    石冲闻言,连忙告退。

    而郭老的神色,便逐渐有些变化。

    ……

    三危之山。

    洞天福地。

    清原露出沉吟之色。

    他能知道,那个姓古的少年,就是白孤魂。

    但他没有让郭老提起来。

    否则,石冲听闻郭老提起这个白孤魂,日后再见时,难免会多看几眼,稍加关注,他一介凡人,如何瞒得过白孤魂?

    “白势至把他安插在军中,所为何事?”

    清原左手按着古镜,神色恍惚。

    临东白氏与他有大仇,白势至杀他不成,害了小瑜。

    既然是白势至的事,由不得他不关注。

    “此事,倒也可以稍加布置一番,也可坏了白势至的谋划。”(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