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作者:渐进淡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锦是作为李丞相的家眷来参加这场秋猎,在此等宴席上他还没有说话的资格。

    所以就算他想想法子从睿安县主手中赢回免死金牌也是不便开口的。

    左丞相心里也是想要得到这块免死金牌的。

    可是金牌已经到了睿安县主手中,他一时也想不到法子怎样才可以光明正大地从睿安县主手中赢过来。

    他是男子,想从睿安县主手中赢回免死金牌也难啊,他得和睿安县主比试什么?

    看来只能靠女儿了。

    比诗?

    不行,听说睿安县主作诗就像说话一样容易,简直张口就来。

    比画!

    左丞相想起万寿节那幅巨作,摇了摇头,芸宁的画技不错,但这太冒险了。

    琴艺也不行!

    睿安县主连钢琴这种新乐器的造诣都已经到了登峰造极之境界,可见在音律方面是多么的有天份,其它乐器估计更不在话下。

    只能说丞相大人想多了,古乐器,晓儿自认比不过古人。

    琴棋书画,睿安县主到底有哪样不精通的?

    这时上天给了他一个提示。

    “姐姐,昨晚皇后娘娘找你下棋谁赢了?”韵儿知道晓儿的棋艺不错,昨晚晓儿回帐篷内时,她已经睡着了,所以不知道谁赢了。

    而她想知道晓儿和皇后下棋,敢不敢赢皇后。

    “第一局我输了,第二局只下了一半,不知道。”

    “皇后有没有悔棋啊?”韵儿小声地八卦。

    “嗯。”想起昨天和皇后下棋,晓儿又忍不住笑了。

    “睿安县主怎么笑得这么开心?”皇后见两个小姑娘靠在一起窃窃私语,睿安县主笑容这么灿烂便好奇地问道。

    晓儿赶紧止住笑容,站了起来,福了一福:“回皇后,臣女和韵儿正在说昨天我和皇后娘娘下棋的事,想到自己终于找到一个志趣相投的棋友,臣女正高兴着呢!皇后是不知道和其他人下棋,我有多憋屈!”

    皇后听了晓儿这话便后悔了,她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这么悔棋法的人!走一步悔五步!这辈子再也不能和睿安县主下棋了!

    “那个,本宫其实也不太爱下棋的,昨天只是心血来潮,平常不下的,不下的!睿安县主别误会!其实逸儿的棋艺很是不错的,睿安县主要是想下可以找他,找他!”皇后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开口道。

    左丞相听了这话却是看到机会了,他轻轻咳了一咳,暗示自己的女儿。

    “睿安县主是想下棋吗?可不巧,我也是爱下棋的,要不咱们来比试一场?如果睿安县主赢了我就将”李芸宁故意停顿了一下,让人觉得她似乎是在想身上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我就将这串手珠送给你,如何?”

    李芸宁将手中一串玉珠脱了下来,举起来,好让在座的人看见。

    “那串手珠不是太后赏赐给她的,而且还是云法大师亲自开过光的吗?芸宁还真舍得拿出来啊!”楚蝶看见了酸酸地道。

    这串玉珠手链,当时她也是眼红不已的。

    “睿安县主身份尊贵,我自然得将身上最贵重的物品拿出来作为彩头了,这样才能显示出我的诚意不是吗?”李芸宁摸了摸玉珠,满脸依依不舍,目的是让人觉得她真的是拿出身上最珍贵的东西来作为彩头。

    “睿安县主,芸宁都拿出了身上最贵重的物品了,你打算拿出什么来?我看你就拿那块免死金牌出来作为彩头好了!”楚蝶见六皇子将免死金牌送给她,也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晓儿心里觉得好笑,这是打起她手上这块免死金牌的主意了?不过她什么时候答应要和她比试棋艺了!

    晓儿本来想随便找个理由拒绝的,但皇后却开口了。

    “陈夫人的提议不错,正好无聊,睿安县主你便和她比试一盘吧!”皇后本着让人领略领略自己昨天的苦逼开口道。

    只要和睿安县主下棋的对象不是自己,皇后相信她会看得很高兴的。

    再说有人想往枪口上撞,她自然得助她一把。

    晓儿:皇后娘娘你这是在报复我吗?咱俩还是未来婆媳,得好好搞好关系才对啊!

    李芸宁听见皇后这样说,本来应该高兴的,可是皇后娘娘一句陈夫人又让她心里如冰水浇过一般。

    “是,皇后娘娘。既然陈夫人这么有诚意,我也不能不表示,我身上最宝贵的就是那免死金牌了,臣女斗胆,请问皇上,那免死金牌可以拿来做彩头吗?”晓儿又对着皇上福了一福问道。

    “自是可以的!”皇上点了点头。

    棋盘摆好了。

    晓儿执黑子,李芸宁执白子。

    俗话说得好,说了一个慌,就得用千千万万个慌去圆它。

    晓儿悲催的开始在悔棋的路上越走越远了。没办法,皇后在一边看热闹呢!自己得娱乐她啊!

    “睿安县主这棋你已在悔第三次了,这次你想好了没”

    “第三次啦?那我再想想决不能悔第四次的。”

    皇后:才第三次算什么,自己可是第五次都忍了!

    晓儿捡起来一个白子

    “睿安县主!白子是我的,你拿错了!”李芸宁气急败坏。

    “拿错了?噢,抱歉,我忘了,我习惯用白子,我以为这白子是我的!”晓儿将白子放回棋盘上。

    “睿安县主,我这白子刚才不是在这位置上的。”李芸宁内心的火山岩浆在。

    “是吗?可是我记得好像是在这位置的啊,你是不是记错了?”晓儿满脸不相信的看向旁边观棋的人寻求帮助。

    皇上终于可以体谅昨晚皇后在自己耳边说了一晚上睿安县主的棋品如何如何了!

    和睿安县主下棋,真的是会有满腹牢骚需要找发泄啊!

    皇上看了一眼正用宠溺无边的眼神看着某人的儿子:可怜的娃!

    “睿安县主你到底会不会下棋啊!白子原来是在这位置,你这是想混淆视听,偷偷弄乱棋子的排布,好赢下这盘棋吗?”楚蝶这个旁观者都气得头顶冒烟了!

    晓儿好无辜,“我没有,如果白子在这里的话”晓儿放下白子,然后拿起黑子放在棋盘上的某一处,“我黑子放这里!请问我这是不是已经赢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