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戏精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余颖有些无语,这个人的脸皮简直就是无敌。

    然后她嘴角有些下撇。接着说:“我没有说过什么让你当上皇太后,这yi点你要清楚。”

    “你怎么说话不算数!”路女王有些痛心疾首地道。

    就见她捧着自己心口处,yi脸的悲伤欲绝。

    而余颖就看着面前的戏精,无声在说yi句话:开始你的表演。

    真的,余颖感觉后世里的影后也比路女王演的差。

    此刻路女王的演技,yi点也不浮夸。

    于是余颖冷冷看着她,yi字yi顿地说:“看你说的,好像你很爱听我的话yi样,那么,我现在就让你赶紧去死,你就去死吧!”

    “呵!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路女王朝着余颖挤挤眼睛道。

    不过,对于余颖的反应,路女王倒是没有太过失望。

    她们之间的恩怨,不是几句话能解开。

    甚至到了这时候,他们之间已经是水火不相容。

    毕竟说起来,她害过对手好几次。

    “快点链接上!”她着急地说。

    不过,此刻的她在不间断联系的情况下,她的系统却通知,系统无能为力。

    因为她的对手也是有系统的,这边的系统根本就被压制住。

    甚至yi旦她拿到超出这个时空的东西,那么对手的封禁就会被解除。

    啥?

    对手也有系统?

    还有什么封禁会被解除!

    怨不得yi直不承认是穿越女。

    等等!

    竟然是系统?

    她也是做任务的?

    路女王恍然大悟看着余颖:可恶,yi副什么都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现在的她全明白了。

    她在心里大骂:可恶的委托人竟然还有这么yi个对头,她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yi定搞得过比自己厉害的人。

    其实是先有路女王,后有余颖。

    喂喂喂!

    路女王悲惨的发现yi件事,系统跟着就失去了联系,千呼万唤也不见回应。

    她在心里大骂:你妹!这怎么看都是自己的系统有些怂了,看样子自己的对手真的很厉害。

    她可是完成了不少任务,结果竟然栽到这个平凡的世界吗?

    不,她这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就是有大佬做对手,她也要试着挣扎yi把。

    既然眼前这个大佬,她已经得罪,那么就得罪到底就好。

    路女王的眼睛里飞速地闪过yi道光亮,让yi直观察她的余颖,想要笑,自己的对手已经下定了决心。

    而,路女王已经脚尖yi点地,退开了好多步,与此同时去掉身上那些东西。

    当然,余颖就是那么静静地看着对手。

    没有马上追下去,因为想要看看对手想要做什么?

    另外,此刻的她心里猛地冒出yi个想法,她和这位拥有系统的人,之所以处在对立的情况,这会不会是在相互淘汰那些拥有系统的人?

    在余颖手里,已经淘汰了两个人。

    第三个,就是眼前这位。

    而这时候的对手,已经把自己身上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去掉,因为她要保持最快的速度。

    甚至余颖看的出来,这位身上原本带着的东西,很多是加重的。

    那么统统去掉之后,只怕她要身轻如燕。

    这时候的余颖,也抽出来自己的软剑,银白的剑身软趴趴的。

    不过余颖yi使力,软剑已经是绷直,随手挥舞了几下,传来破空之声。

    路女王的脸色,yi下子变得十分的沉重。

    如果皇太后只是yi个聪明的土著,她不会害怕。

    即使皇太后不是土著,是个穿越女,她也不会太着急。

    但现在才发现,原来对手是yi个和她yi样的人,她心里十分压抑。

    而且,看那个架势,也会武。

    不过,到了这时候,她也知道只能yi战。

    于是她昂着头开口道:“既然如此,咱们谁也不要客气,就是yi战。”

    说话的时候,她举起剑,遥遥对准了余颖。

    然后,语调有些俏皮地说:“那么,就让本女王讨教yi下皇太后的剑法。”

    这时候余颖已经走出风口,她朝路女王走过去的步伐并不快,但很稳,yi步又yi步。

    但不知道为什么?

    路女王竟然在那步伐中,感觉到了yi种说不清的气势。

    甚至,此刻的她有种微妙的感觉,那个皇太后已经锁定了她的yi举yi动。

    想明白过来的她,脸色不怎么好看。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对手的每yi步都踩在自己心跳的节拍上,让她有些难受。

    不行,再这样下去,她就要受制与人。

    路女王知道这时候根本不能再等,直接yi个前跃,就到了余颖的附近。

    然后长剑带着风声,直刺余颖的心口。

    此刻的路女王带着yi脸的微笑,仿佛她在看花,只是剑招又快又狠。

    而余颖手里剑已经挡住对手的剑,于是听到轻微的碰撞声。

    路女王yi看,手中剑手腕用力,避开余颖手里剑的剑锋,要知道她很有眼光,这位皇太后手里的长剑,属于那种宝剑级的。

    要是硬杠的话,只怕会让自己手的长剑受损。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雨下得大了起来。

    不过两个人对战起来,yi时间她们周围的雨滴都被挡开。

    因为,两个人的出剑速度已经到了普通人的极限。

    两个人,你来我往,斗在yi出。

    幸而这些年来,虽然贵为太后,但余颖yi直还是坚持每yi天锻炼。

    再加上她的修为虽然被封,但战斗意识还是存在的。

    所以在yi开始的时候,有着外挂的她就没有落到下风。

    在她看来,这位路女王的剑招很是阴毒。

    先开始的时候,朝对手的脸部c胸部出手,这是女性yi般特别在乎的事情。

    后来发现余颖根本就不在意,才放弃这种有些猥琐的做法。

    这个女人,为了胜利,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出来,余颖若有所思。

    看着这位笑颜如花的路女王,余颖倒是没有轻视,能走到这yi步的人,绝对有自己的底牌。

    甚至,余颖能知道这位只怕也有自己坚持的原因。

    但余颖不能为了她,就放弃自己的任务。

    毕竟她这人做事有底线,不乱来,但不等于自己是圣母。

    这时候的她,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路女王,被她yi刺激,就打谱在未来的任务世界里,大力发展自己的势力,造炸药,造原子弹。

    路女王这时候已经换了剑招,剑法就变得缠绵起来。

    两个人的剑都是yi触即分,路女王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打算采用别的手段。

    呵!这个女人,余颖yi眼就看出来对手准备搞鬼,于是故意卖了个破绽。

    就见路女王趁机掏出锦囊里的暗器。

    她脸上的笑容加剧,因为她知道暗器上淬着毒,朝着余颖就是几个梅花镖。

    当然,余颖yi眼看出来那个路女王的手上戴着手套,所以这个镖还是不要用手碰的好。

    只怕这上头有毒素。

    所以余颖很快就闪过c磕飞那些梅花镖。

    同时加紧手法,让路女王没有机会再使用暗器。

    这,让路女王气得不行。

    偏偏皇太后的剑招虽然很简单,看上去就是那么几招,甚至没有什么花哨。

    路女王却不得不花大力气去破解,可恶,这人怎么这么可恶!

    怎么办?

    这yi刻的她有些感觉不自在,因为她有可能会输,而且这种可能越来越大。

    于是路女王猛吸了yi口气说:“其实,咱们好歹都是同行,就没有必要赶尽杀绝。”

    她脸上露出笑容,这笑容看上去很是真诚,可惜眼底里带着yi种不怎么好察觉的戾气。

    这个小婊子,想要累死我,等以后有机会弄死她,路女王心里腹诽着。

    同时,路女王感觉皇太后太会装。

    余颖再yi次鄙视她,脸皮厚。

    然后她有些好奇地说:“呵呵,到了这个时候,你认为你我之间,还有坐下来谈的可能吗?你现在心里yi定在骂着我。”

    听了余颖的话,路女王仿佛没有听见余颖的说话声。

    但因为她心里刚骂完了,让厚脸皮的路女王yi时间没有出声,毕竟简直有种皇太后看透她的心思。

    “......”

    这让路女王的笑容僵在脸上,感觉到了对手并不怎么相信她,甚至对方说的话还很噎人。

    只是她刚刚骂过余颖,所以没话可说。

    但她这人为了活下去,什么都愿意尝试。

    就在这时候,旦旦出声了。

    “那个女人真的yi直在骂你,说你yi直装着是土著,害得她可能无法完成任务。”旦旦和余颖交流着。

    “你怎么能感觉她在想什么?难道你有读心术?”余颖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刚刚能感觉出来她的想法。”旦旦嘟着嘴巴说。

    “也好!旦旦帮了我大忙。”余颖笑着对旦旦说。

    因为和旦旦的交流是在识海里,所以笑起来的余颖,让路女王有些感觉不对劲。

    不过,路女王也不是笨蛋,很快就明白过来,对手应该是在联系系统,可恶。

    这些年来,这个假模假样的女人yi直是装样,愣是躲在东宫里不出来,让她没有机会识破这个心机婊。

    “心机婊?这是什么?”旦旦问道。

    “......”余颖有些无语。

    这话,旦旦不明白,但余颖yi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不就是说她这个人说她喜欢耍心机吗?

    呵。

    也不看看自己,当初在宫里的时候,不也是打扮成才女的模样?

    不管是讨皇帝的喜欢,还是想要符合大众的审美,都说明她yi直很有心计。

    后来出宫,她就如同内芯里换了yi个人yi样,风格大变。

    简直是让人不敢相信她就是她,她就不心机吗?

    这人只看见别人黑,看不到自己黑。

    有心机又怎么了,又没有去害人!

    所以被人称作心机婊,余颖并不怎么在意,没心机的人在宫里根本就活不长。

    路女王,有本事在后宫的时候,你不耍心机啊?!

    余颖的笑容变得带着嘲讽,因为对面的那个女人不也是个心机婊。

    有了机会就装柔弱,还把文帝都刷了yi把。

    不过路女王的脸色不怎么好,因为她看的出来,其实对手是在嘲讽她。

    她有些懊恼,因为这个对手竟然还有闲心挖苦她,自然是脸色不怎么好看。

    “......”

    只是她就是打不过别人,只能是用眼刀yi刀yi刀的砍向余颖。

    看到这yi幕,余颖冷冷地说:“呵,你在骂我是心机婊吧?其实你不是也很有心机,为什么只需州官放火,不需百姓点灯?”

    她根本就不在意对方会怎么想的,直接点到路女王的脸上。

    路女王的脸yi下子涨得通红,有些恨恨地看了yi眼余颖,有句话说:打人莫打脸,她竟然什么话都说出来,是什么意思?

    “呵,什么心机婊?”路女王赶紧否认。

    听了这句话,余颖并没有做什么动作,只是嘴角微勾,显然她根本就不相信。

    “其实,说起来咱们都是异类,所以何必相互伤害?”路女王说道。

    之所以她说出这句话,就是感觉自己有些跟不上余颖的剑招,也就是说夯不住。

    这个女人应该也是接了不少任务,所以功夫相当不错,害得她有可能输了。

    这时候的她,其实有些怂。

    毕竟这位不是好惹的,要是自己手上有把枪,哪怕是三八大盖也好,直接就把这个讨厌鬼给突突了。

    但不是没有吗?

    所以她知道自己必须低头,哪怕有yi丝丝机会,她都要抓住逃走的机会。

    这yi刻的路女王,明白自己想取得胜利很难。

    “造成这情况的,不是你先出的手吗?yi次次总想弄死我们娘两个。既然我和你是敌手,就没有什么可说?”余颖笑眯眯地说。

    这个笑容无比的真实。

    对于路女王这个对手,余颖实在是不怎么喜欢。

    “你这不是没事吗?”路女王嘟起嘴。

    诚然,她是yi次次算计了这位皇太后,但她什么亏都没有吃。

    余颖的眼睛看着她,微微瞪大,这人的脸皮之厚也是少见的,当然也没准是在做任务的时候,养成了那种习惯。

    最好笑的是,这时候的她还嘟嘴。

    又不是那种幼崽,嘟嘟嘴,惹人怜惜。

    yi个年纪yi把做这样的动作,让余颖感觉是匪夷所思。

    然后余颖说:“笑话,我没事?那yi次是你干的好事,让我差点疯魔,正好吃东西的时候,有些相克,才发现原因。”

    说到这里,余颖那眼睛瞄着路女王。

    路女王的眼睛不敢和余颖对视,因为这件事,的确是她做的。

    只是对于这件事,路女王是不敢说出来是她做的。

    毕竟那yi次,还是太子妃的皇太后真的差点完蛋。

    “那件事?怎么会是我做的?”路女王道。

    她的的眼睛,偷瞄了yi眼余颖,正对上余颖那双眼睛,就知道不对,因为那双眼睛里根本就不是疑问,而是她已经确定是她。

    这yi刻的她有些麻爪。

    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难缠?

    当然,这时候的路女王也发现自己语气有问题,yi听就是很心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