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69节拆拆拆,续

作者:山水话蓝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做为纵观历史的人,赵岳即使不精通历史和政治,也能清晰看透土司存在会对新帝国造成的危害与阻碍。

    以他的强硬心性和国家理想,哪会允许帝国迁回祖地大陆,还忍受野蛮残暴自私的土司要挟捣乱。

    趁着回归前不怕祖地混乱,不怕人心影响和动荡,赵岳委托陈希真和马灵这两位智勇双全的强者带人先入蜀动手。

    没有别的,就是要求无情摧毁大大小小的土司对山区少数民族的控制愚弄。

    配合处心积虑培养起来的少数民族间谍人才潜入老家,鼓动同寨同乡走出深山,让世世代代窝在深山受苦的少数民族离开地少薄收还危险的恶地,迁到帝国夺的平坦肥沃适合生存更适合接受教化融入帝国管理和新时代的领土上成为新居民。

    帝国最不缺的就是适合居住繁衍的土地,只愁没合适的人群来永久占居。

    赵岳计划趁着宋亡天下乱之机,逐步把大陆深山中活得艰难又封闭落后难以享受帝国优越的百姓迁出来,一举扭转地区人口素质与幸福指数差异太大隐患冲突多多却无法改变的老大难历史,混编人口,加强民族融合,真正实现和谐统一幸福。

    至于空出来的广大高原山区,就让它自然发展好了,既利于帝国民众整体公平生存发展,又利于环境的恢复和保护。

    没有人类的盲目肆意开发与破坏,山区高原的动植物能得到自然繁衍生息,历史上会被人杀光吃光挖光的物种应该能得到可持续生存,不会遗憾的神秘灭迹,只留下一个个未解之密让后世人既看不到那些珍稀物种,还得费尽心血考证研究。

    等安稳发展一段时间,一切有序了,民众也富裕有闲情了,高原、山区自然会成为药材基地、基因宝地、旅游观光,探险打猎圣地……

    那才是山区高原的价值。

    做人类生活地,那太危险,太不便了。天然地理形成的苦难与封闭落后也是一种不公平。

    赵岳发动的以武力和宣传鼓动引导迁移软硬两手,能有效从根子上逐步彻底瓦解野蛮愚昧的土司制度。

    事实上,海盗帝国已经在靠海便于操作的两广率先实行了这种手段,实验证明效果良好。

    世代盲目苦居广西十万大山的民族随着熟悉的同乡间谍慢慢走出深山,上船渡到海南或直接去了别处,加入帝国新生活。

    明面上依然属于大宋统治,依然在接收大宋派遣官员管理和流配罪犯,依然向中央缴纳点赋税的崖州,实际早是海盗地盘。

    陈希真、马灵带手下及特意来助战的袁郎、糜胜等领导的特种部队入蜀后,汇合了早先安插在此地聚众为山贼的海盗帝国将领,熟悉整顿数千兵力后就开始凶猛吞并早瞄上的各支强大山贼,消除了当地官府不作为造成的百姓苦难,同时迅速壮大了兵力,然后先杀往早前因同情支持赵公廉而被皇帝特意贬到蜀中少数民族复杂的险地为官的官员辖区,开始攻击摧毁当地土司。

    这也是对这些有正义感有良心有责任感的难得大宋好官的变相保护与治理策应。

    土司不是好惹的,依仗天然地理优越、杀出来的山地战能力和对部族的严格控制,嚣张迎击莫名其妙扑来的攻击。

    但陈希真、马灵领导的山贼也是熟悉山地战的,有间谍和投靠帝国的当地居民内应提供领路和捣乱,更有配备热武器的特种部队突袭大干斩首行动,土司依仗的地理险要就靠不住了,铁杆亲随卫队再敢死战又哪架得住手雷的轰炸,这些生活在封闭山区有各种奇怪迷信思想的土著哪知道人还能发挥出天雷滚滚,吓得只以为是天神降罪,才派来这么一支凶悍强大武装杀来……

    自大凶残的土司一个个被消灭,部落被瓦解。茫然盲从的山民在渐渐鼓动起来的潮流中随大流迁移;有良知的土司若是在抵抗中侥幸没死被抓起来,满门强行迁走;开明愿意配合来换取未来利益的良善有头脑极少数土司更主动领导部落迁移走。

    这股突然杀出来的流寇是如此强势强大可怕。还没被扫荡到的土司风闻后大多胆颤心惊,有的自恃强大负隅顽抗,有的赶紧搞合纵联横联手抵抗,但心思和利益各异难以形成真正合力,在火药威力和越时代战术下都没用。

    剿土司行动是险恶战,兵力也损伤不小,但总体顺利推进。

    回头说蜀中镇守使朱胜非。

    这奸贼自然知道有股不知名堂的强盗在流窜疯狂毁灭抢掠蜀中土司,但对下面报上来的不断变化情况和土司紧急救助官府发兵支援都无动于衷,只表面应付一下就完事了。

    辖区土司历来是调任蜀中的官员最忌惮最头疼的麻烦。

    这些土著头子依仗山区优势和根深蒂固的野蛮团结部族势力,一向对官府阳奉阴违,肯表面友好应付一下上任官员,这还是好的,太多土司根本不把朝廷派来的官员放在眼里,傲慢居于老巢寨子,得上任官员主动屈尊来拜访上贡陪笑脸好言表心意安抚,稍感不满意,或有什么企图,就会扬言对上任官员不满,要联合众土司上告中央政府或联兵闹事,以此威胁敲诈。

    别说报复心强的朱胜非这样的奸贼,大宋士大夫哪个不是大宋体制惯坏了的傲慢狂放大爷,岂是肯受气的?

    平常没机会没办法报复土司,又怕麻烦懒得生事费心,只能暂时委屈一下自己平稳混过任期赶紧离开,从此眼不见心不烦也就罢了,一有了机会,还不用自己出手,岂会管土司倒霉。

    巴不得这些无知狂妄的土司都被那伙强盗屠杀干净了,深山野人都死干净逃亡干净了,蜀中从此无土司造成的拖累才好。

    所以,上至朱胜非下到各府县官员,绝大多数都和救助的土司虚与委蛇,冷眼旁观,乐观其成。

    笑呵呵听闻一个个土司部落被迅猛摧毁洗劫一空,笑看着深山野人蜂拥逃离蜀中,盼着走得越多越好。反正这些野人部落基本不向官府纳税,对政绩没有贡献,相反,还得官府倒贴帮助度过天灾人祸以安抚,更有无穷无尽的土司纷争要操心协调。

    野人走光了才省心。没了土司老爷削面皮,在蜀中当官才有了真正的官爷权威。

    那股专门攻击土司的强盗只要不危及官府统治不打抢官府就好,双方打得两败俱伤,一并消亡最好。

    为此,蜀中各地官府也布兵警惕防备着陈希真马灵一伙的动向,准备在这伙人毁灭土司虚弱时联兵剿灭,也好向朝廷交待。

    对蜀中汉人百姓不遵官府公告的申请政令就擅自迁移,官府失了此项财源,朱胜非等官僚也没太较真阻止。

    概因小小草民身上实在没什么油水可刮。

    愿意抛家舍业走的,肯定是穷困潦倒想换个地方搏个希望的。家大有财的主岂会舍得丢下祖业根基去外地撞大运?

    有大权的官僚随着这几年朝廷统治越来越腐化松驰,对地方官员管治越来越无力,捞钱捞多了,胃口已经养大养刁了,不再把穷贱草民口袋里那几个铜板放在眼里,搜刮的兴趣不大。急眼的是下面想从申请上过手发财的衙役刁吏。

    但土司部落野人的逃离和迁移逃离的汉人搅在了一起。

    有不甘心的捕快刁吏自发的想阻止迁移搞威胁敲诈,结果却被凶残杀死抢光。

    各地连连暴发这样的恶事后,吓得红眼发财的刁吏为小命着想也只能吞着唾沫缩城里干看着百姓一无反顾自由迁移。

    搞就搞把大的,一下子吃个饱。

    这是朱胜非的心思。

    他把目标放在了类似昔日独龙岗祝家庄这样既财大势雄又没有真正官场势力的大土豪和类似的城里大商人身上。

    这样的豪强在富裕又环境独特的蜀中,哪一州府也有个三家五家,尤其是近几年都走私发了横财,个个家中不知藏了多少金银财宝,若是能成功一举剿灭了,那可真是一举多得的美事。既暴发横财,又铲除了这种地方掣肘,还能上报剿海盗立功。

    因此,朱胜非大义凛然和治理蜀中的同党们和攀附者官僚一通气,可谓一拍即合,迅速达成了默契。

    这一天,这类土豪豪商们都接到了当地州府的盛情邀请做客。

    他们这些豪强在上次移民潮中勾结官府祸害百姓和不对付的豪强,夺取霸占了不少以前眼馋却不方便弄到手的产业,家底一下子壮大不少,个个尝到了甜头,深知其味,都沉迷于此,后悔上次下手不够狠也太仓促没捞够有遗憾,渴望再来一次。

    想不到,这良机转眼又到来了。

    这次早有准备,都准备大干一票,得到州府召集,还以为是开商讨刮分利益的盛宴,无不欣喜踊跃参加,并且都深知这次大家都有了准备,怕是都想趁机干掉势强的对头进一步壮大势力当真正的一方霸主,开会商讨实际也是比拼硬实力,谁家展示的武力实力更强,能压制对手占住风头,自然就能得到官府更多认可勾结得更紧密,从而在刮分盛宴中得到最大的好处。

    因此,这些豪强都不但自己欣然参加,还把家中武勇精干子弟和能打的教头等打手也带了来示威炫耀,震慑对手取得先机。

    众豪强表面欢聚一堂,同一地方的有竞争的言谈似是甚欢,实际却是剑拔弩张暗里较劲,谁也不服谁。

    在他们欣欣然等着知府知州等当地要员出面主持盛宴好各展优势一较高下时,不想等来的却是毒酒和埋伏的官兵。

    宽大的官府招待厅里,众豪强纷纷在渴盼的亢奋中中毒倒下,没死的和在厅外院子里等候的打手们则遭到箭雨袭击。

    几乎是片刻间,这些牛气骄横无比的地方豪强和家中主要骨干势力就横尸一地,无一个能逃走。

    本事高骁勇的不过是多中几箭多挨几刀了帐。

    大宋士大夫们玩这种最擅长的内斗阴谋,自然个个是高手。

    参与此次计划的蜀中各州府算计本地土豪纯是小菜一碟,利用官府公信力和土豪的心理,就这么轻易终结了强大掣肘势力。

    对算计屠杀了当地往日很孝敬勾结自己的蜀中土豪,士大夫们没有愧疚心理。

    作为外地来的流水官,士大夫们在本地不过是干个三年五年就走了,甚至屁股没坐热就可能又调走了,从此可能再也不回来了,和当地人谈什么感情?对本地的固定资产也没有兴趣。这不是老家,没有家族能经营此地。他们只要能带走的浮财。

    但蜀中主要武官就有很大不同了。

    各军的主官重将绝大多数是朝廷从别处调来把控蜀中军事力量防止当地将士造反的,但只要不出大错,往往在当地驻扎留任时间很长,即使不是本地人和当地豪强没有关系,时间久了也会在纳妾联姻等各种形式下形成一损俱损的紧密勾结。

    朱胜非等要干掉土豪搜刮巨财,自然不会疏忽依靠的军队力量的头领,为避免消息走露和指挥不动反遭其害,也得下狠手。

    与此同时,那些久居蜀中和当地土豪勾结紧密的重要武官也被知州知府或通判们以商量要事为由骗聚一起……

    除掉了“勾结土豪私通海盗”的主要武官,以此理由上报朝廷,州府长官们立即提拔自己的亲信武官统领军队杀向本地豪商和乡间土豪家。

    土豪们失了家主和能干的子弟,折损了主要武力核心,群蛇无首,家中剩下的人即使有精明子弟或留有坐镇的能打子弟指挥抵抗又如何?

    官兵来了,他们还丝毫不知情况,没有防备,再说了,庄上庄丁或家里的护院就算知道是官府算计也不敢抗拒官府啊,所以土豪们空有坚固的城池家园和众多武力人手,却根本没有用,被官兵欺骗突袭,一下子就攻破了......

    蜀中由官府主导,从本还算平稳的局势开始陷入大混乱。大宋依仗的最后一块赋税基地也遭了殃。

    蔡京策划的证明白居中治国无能的最有力证据就这样形成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