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各出一击 生死勿论

作者:饥饿2006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司马兄平日胃口可好?”听了司马对天人炼窍法的点评,王宗超忽然问了一句。

    如果并非熟人的话,这样的问题其实可以说是冒犯,很有些“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意味。不过司马或者已到了一个不被言语挑衅所动的境界,或者认为没必要因此而表露无意义的愠怒,只是语气依旧地回道:“还好,百年前吃过一只祸斗,几十年前又刚刚吃过一只朱厌,眼下不觉饥渴,尚不需饮食。”

    祸斗,是一种祝融界的强大凶兽,外观似狗,却以所有被焚烧的生灵身上冒出的火焰为食,而且排泄出来的也是汹涌毒火,所到之处寸草不留,所有生灵尽数付诸一炉。而朱厌存在于句芒界,身高百丈,身形像猿猴,白头红脚,全身每一根毫毛都在向外辐射无比凶暴残虐之气,所到之处,方圆百里内的一切生灵都会陷入舍生忘死的疯狂厮杀之中,而它则会挑选厮杀的胜出者吃掉。不过对于司马来说,这两种轻易毁城灭国的凶兽也只不过是两顿饭而已。

    “司马兄胃口甚好,其实我这修法与人仙所修异曲同工,都是立足自身的炼体之法,只不过在找不到东西吃的情况下,直接以求食于天地罢了。”

    王宗超听了也没有半点意外,像司马这种状况,全身每一点一滴血肉都是比任何核燃料更加致密高效的高能物质,若是没有高强度作战或者修炼耗损,就算上千年不饮不食也无大碍,当然他如果进食,食量也是无比恐怖。估计仙秦也不方便给他送餐上门,而只会给他提供猎物的情报让他自己去猎杀。

    甚至,从王宗超的入微观察,以及司马之前的生体辐射扫描中透露的信息来看,他其实还有更简便直接的进食方式——他完全可以凭强大无匹的生命磁场,以远距离辐射感应的方式强行连接、同频同调其他生命体的生命波长,以类似无线充电的方式隔空从其他的生命本源抽取生命力,甚至隔空同化其他生命体化为自己一部分。在这一带方圆百里范围内,所有还生存的少量微生物都已在司马的生体辐射的洗练下变得异乎寻常的强悍,且与司马的生命磁场频率完全一致,哪怕他自身完全没有任何动作,都可以凭这些微生物来侦查与攻击,这一点无疑比基因锁四阶开启者还要霸道许多!

    “竟然意欲吞食天地?语气甚大,不过我看你却没这份把天地吞入腹中的胃口。不止你,我所知的炼气士一个都没有!”司马嘿然而笑:“炼气士所谓纳天地灵气,吞日月精华,与其说吞食天地,倒不如说更像是‘天地’这只巨兽腹内的寄生虫,或者飞来飞去伺机吸血的蚊蝇,一个不慎还会遭‘天劫’一掌拍死。对此,你可有异议?”

    某种程度上,司马对炼气士的比喻是对的,只不过不全面。炼气士对于天地来说,可以是吸血的蚊蝇,也可以是传播花粉的蜜蜂。甚至作为天地的寄生者来说,也有可能由寄生化为共生。比如动植物细胞的线粒体就曾经是寄生细菌,但若非线粒体,多细胞生物几乎无法形成。炼气士追求的炼虚合道境界,执掌先天大道,演化后天大道,也可以成为维持天地平衡稳定、促进天地进一步演化完善的关键要素,绝非一味对天地索取。不过王宗超也懒得去计较这些“道不同不相为谋”式的偏见,只是继续侃侃而谈:

    “我的意思是,不像同为天地生灵之间的相互掠食。人体与天地之间,差异甚大。所以人要直接求食于天地,首先就要架起天人之桥,这个或许比成就人仙的要求还要稍高一些,不过也因人因时而异。

    而在此基础上,若要更近一步,拥天地源力,大道根本于自身,就要尽量使人体自身与天地趋同,让人身合于天地,这是绝大多数炼气士走的路子,若到了极致,其实已趋于某种天地大道,褪去人身,即使仍以人身显化也只是一种假象。只是我却不自量一些,想试着保留人身,让天地合于自身,不过且不说被‘天劫’拍死的问题,这样做起码需要有个既能消化、又能吸收的好胃口。消化这方面,我原本解决得不错,但吸收却总有些妨碍、在这种状况下,就算无限的‘食物’摆在我面前,而我又不加节制暴食暴饮的话,到头来就是泛滥的‘胃酸’把我自己也消化了……”

    若是将天地本源,大道法则视为食物的话,“混沌原力”就是绝佳的消化液。而混沌原力原本是王宗超借暗黑世界的特殊境况炼成,在暗黑世界,世界起源先是分裂成光暗两极,又在数以千万年中以天堂地狱的永恒之战的形式,历经无数次大大小小的光暗对撞中,逐步衍生“庇护所”这一混沌中立的世界,并将在未来渐渐取得光与暗都无法企及的绝对优势地位,以此吞并天堂与地狱,这是整个世界的大势所趋,“混沌原力”也是因时应势而生,合乎世界本源之力,无论在暗黑世界的天堂地狱还是庇护所都能无往不利。

    不过混沌原力对于当时的王宗超来说却过于高端了一些,导致“气”与“体”的失衡,若是置之不理,随着时日推移,混沌原力迟早会将王宗超的生命本源乃至躯体彻底混溶同化,在精神并不能彻底独立于的情况下,这样也代表着精神会同样陷入难以估测的混沌。所以王宗超才参考“人仙炼窍法”成就“天人炼窍法”,实现了两者平衡。不过这平衡依然是暂时的,因为理论上混沌原力只要不断混溶新的能量,就能够无止境地壮大强化,但王宗超完成“天人炼窍法”的躯体虽然强悍却做不到这点。所以王宗超不敢放任混沌原力失控式壮大,同时也对仙秦“琉金塑骨”与“重水涤血”一类能够有效强化躯体乃至窍穴的强化很上心。

    究其原因,就在于王宗超一直未能顺利完成“神级血苍穹”,没法做到直接以混沌原力源源不断强化生命本源进而无止境地强化躯体,实现一强俱强,齐头并进。这也就是所谓的“吃得下,消化得了,但却偏偏无法顺利吸收”。

    王宗超也不谈虚弄玄,当即借着“天人炼窍法”与“人仙炼窍法”的共通之处,将其初始立意与存在局限坦然道来,司马一听即明,先是点头而后摇头:“这般说来,到了洪荒界后,你就连‘消化’都大有问题!而且如果你‘吸收’的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单纯解决‘消化’也无济于事!”

    司马一针见血,一下点出混沌原力眼下明显应对不了都天神煞这一极大隐患,这也相当于一个人吃普通的鱼肉没问题,但吃河豚毒蘑菇却大有问题。这种情况,还不是进一步提高混沌原力的“消化力”所能解决的,因为如果混沌原力连都天神煞都消化得了,也绝对可以消化王宗超眼下的躯体,哪怕在完成“琉金塑骨”与“重水涤血”之后,王宗超躯体强度又有明显的飞跃,也依旧无济于事。除非,王宗超真能彻底完善统一微宏二相的全新炼窍法。

    王宗超一笑:“既有缺陷,自然要逐一解决,首先我想请教司马兄一个问题:假若你身中小都天神煞,可有确保自身无恙的把握?”

    “小都天神煞,与大都天神煞之差距何止以道里计?”司马语气全无半分为难:“即便十二都天神弩全部命中吾身,且能深入肺腑,也只需耗上不足三成气血,便可将神煞尽数炼化,不留丝毫隐患!”

    “当真?”王宗超眼前一亮,身后由漫涌洪涛组成的共工法相,以及由无数离散跃动金芒组成的蓐收法相同时浮现,“我对如何以神煞出击正有些心得,能否不吝指教,全力演示一番!”

    “连都天煞气都敢于炼入自身,加以变化驾驭,果然野心不小!”司马面色不动,但宛若实质的目光到处,已直欲将两大祖巫法相洞穿:“任何面对面向我提出的挑战,我皆不予回绝。当然,我亦不保证挑战者能否活下来。”

    “俗话说:拳打卧牛之地!”王宗超举步向前,转眼间,双方的距离已经近到一个几乎触手可及的危险程度:“我等接下来各出一击,除了不能波及外物之外,生死勿论!”

    “好!”

    双方都是干脆直接,话音方落。两大祖巫法相已直扑司马,蓐收法相所到之处,虚空凭空生出亿万细密若精钢的白金锐芒,密密交织而又纷茫离散,在四下攒射振荡中发出连绵尖锐到极点的高频锐鸣;而共工法相到处,一切都化为澎湃激荡的流动状态,浩瀚深邃,席卷万物,淹没一切,无止境地漫涌扩散。

    这不仅仅是能量的攻击,而且是空间的畸变异化,法则的碰撞倾轧。每一个法相,都似乎沟通了一个无边无际的对应异界,将另一个天地的规则与本源之力强行投放到此间。

    而与此同时,司马身形动了。

    虽然只是一个微微前倾,幅度很小的动作,但却已明显不同于之前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气血都在沉寂、休眠状态,是真正意义上激活全身血气,开始行动!

    这一动,他身周的空间都被一种无止境爆发式飙升的力量、明耀与炽热生动之感充盈鼓胀,让他整个人仿佛无止境地拔高变大,充塞天地,成为天地浮生的唯一真实,绝对主角!凝炼到超越饱和限度的气血在他身周自发凝成无数血色细碎结晶体,散发出耀眼明彻的光芒,又如同行星拱日般形成无数道脉动光流,环绕在他的身上。

    仿佛各自蕴藏着一个世界的两大祖巫法相越是接近司马,无论体型还是气势竟然给人一种越来越萎缩不振,相形见绌之感,犹如射向烈日的两发弩箭,越是临近,越能感受到猎杀的目标是何等光炎万丈,何等庞然可怖!

    “嘿!”

    一声断喝,如中子磁脉冲,如伽马射线爆,恐怖骇人级别的一股气血潮汐与实质气势就形成了狂暴化的高频脉冲波动,夹杂着无数血晶朝着两大祖巫法相横扫而出。那每一块血晶虽小如芥末,但有着足以轰碎原子贯穿地球的惊人冲击贯穿力,更恐怖的是每两块血晶如果碰撞叠加到一起,都会如同铀-235突破临界质量一般,引发一连串与血肉聚变相同性质,且又高度内敛集中的殉爆!

    一时虚空在燃烧,万物在,两大祖巫法相只坚持不到半秒就在这股连虚空都难以承受,如炼如炉的生命能潮汐中轰然散去,散化成都天神煞,又被裹携着朝王宗超反冲而回。

    毫无化巧的反击,凭借的只是强大凝练到难以想象的生命源能潮汐,仅凭生命能本身特质就足以穿透一切,粉碎一切,熔炼一切、排斥一切,虽然他无法真正炼化都天神煞为己有,但只要气血不竭,就是万邪莫侵,就连都天神煞也对他无可奈何!

    近乎类星体风等级的气血洪流摧枯拉朽,一发难收,直到王宗超身前不到三尺才如同撞上河中央的礁石一般去势受阻,眼看着要从他两旁绕了过去!

    却不是司马手下留情,而是在这一瞬间,被气血洪流冲散的都天神煞再次重组,而且从之前的流动浸漫与离散纷茫两种形态彻底转化,蜕变成一种混凝、厚重、稳定的形态,挡在王宗超面前。

    其立根之深,下可抵黄泉冥狱;其巍峨弥高,上可排云通天;其岿然不动,可镇压诸天,亘古不易,万世长存!

    何为土石?此为天地万物历经沧海桑田的演变,时光漫漫的发酵而最终成就的沉淀与结晶。从古至今,神陨落了,魔灭亡了,天地苍生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卑微的小土石却依旧亘古长存,纯朴依旧,内外如一,默默无闻的见证着、承载着这一切。唯有如此不灭不陨,这才足以正面抵受气血洪流的冲击而不倒不摇!

    “第三种神煞形态?后土形态?而且与此界契合共鸣,汇聚地脉灵气,威力尤大!”

    此情此景,让司马一直保持平静的眼神终于开始有“认真”这种情绪在内,顺着身子的前倾与奔涌的气血,他开始举壁,出拳!

    一拳轰出,天地颤粟,在这霸绝到顶点的一拳面前好像整个世界都是一个幻象,正在被这个唯一的实体撕碎。什么厚重巍峨,什么亘古不动,什么光阴沉淀,在这蛮横得无视一切的一拳面前尽数成了苍白无力的肤浅表象,在接触到的一瞬间就尽数粉碎瓦解。

    防线一触即溃,但司马的一拳却没能轰到王宗超身上,反而有种如入宇宙太虚,茫然无所着力之感。只见被一拳轰碎的后土形态神煞散作亿万碎片,带着司马的炽盛气血,犹如亿万星芒喷薄四散,运动轨迹先走直线,随后又成弧、成曲、成圆,再团团盘绕,如星云漩涡,所到之处,空间为之无止境地延展膨胀,仿佛借司马一拳之力,炸开一个浩渺空旷,无边无际的宇宙!

    司马的凝练气血霎时被亿万星芒带动飞散,但每一点散开的血芒又都各自凝聚成一个具体而微,肉眼难见的小小司马,要奋力重新聚合,这是血肉衍生境界的固有能力,每一丝血气,每一滴血肉都附有本体意识,能够自组成形,或独立作战,或聚散自如。可惜星体旋绕,却是无可抗拒的宏观宇宙大势,而遥不可及的宇宙星体彼此间的距离,则成了分隔一个个星球文明,使其永世不相往来的天然无形屏障,一时间,竟让司马发出的血气无从凝聚,越散越远。而由于各自分散,这每一缕血气已遭都天神煞迅速侵蚀。

    “竟然还有第四种神煞形态!”

    司马眼中的情绪已经不再仅仅是“认真”,而是多了另一种“振奋”元素,手上一拳丝毫不停,依旧长驱向前,誓要以无匹拳意拳力,轰破这片浩渺星空,结结实实轰到对手身上。

    无边星空中,星罗棋布的无数游离星辰与盘绕星云,却形成千丝万缕,瞬息万变的精微力场,司马的拳头每进一分,都要承受数不胜数的种种干扰,加上瞬间膨胀扩大了无数倍的空间,可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可惜司马的拳意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实质化拳意早已牢牢锁定了星空彼端的王宗超,架起横跨宇空的彼岸之桥,一往直前,无物能扰,无所能挡!

    蓦地一个空前巨大的星云涡旋在司马拳锋之前盘绕成形,不同于之前星云的星芒轨迹相对恒定,这团星云每一点星芒都来得闪烁飘忽,变幻莫测,并无具体的轨迹可言,而群星最为密集,最为明亮的星云中心,却是一个漆黑无底,不知通向何处的黑洞。

    一拳去向依旧不变,不过投入这团星云之中,却也出现类似于拳头浸入动荡起伏的水面,或者在不稳定的电子镜头中映出的那种飘忽弥散,迷离不定之感,不过只是极短的一瞬之后,拳头便将这团诡异星云连同中心黑洞一并瞬息撕裂粉碎,丝毫不能减缓半点拳势。只是司马一拳裹携的庞大气血,却有一小部分落入黑洞之中,不见踪迹。

    一团星云被毁之后,又有另一团迅速形成,瞬息之间,司马已摧枯拉朽的一连撕毁破灭九团星云涡旋。下一刻,随着一整片星空都彻底灰飞烟灭,只见王宗超一掌平稳地挡在司马一拳之前,稳稳抵住,双方都没有半点动摇。而四下石室依旧,当真没有受到任何毁损。

    “好,都天神煞的三重变化,教人大开眼界!”

    司马并没有继续与王宗超硬顶角力的意思,下一刻便将拳头缓缓收回,眼中刚刚燃起的火焰也迅速淡去。

    两人都站立原地没有移位,不过与司马的浑若无事相对的是——王宗超身形先是猛然膨胀到丈六之多,全身筋络血管如龙蛇勃动暴起,紧接着又猛然缩回,与此同时全身金骨如洪钟震荡,脊梁骨更是发出仿佛诸天崩塌的连串沉闷宏大雷音。如此一连九声,王宗超的身形也随之暴胀暴缩九次,最后才彻底平静下来,恢复原状。

    “你的能耐比我预想的高,更比我预想的大胆!”

    表面上是司马占据全面优势,然而面露不悦的却也是他,只听他嘿嘿然而笑:“以你如今生机之弱,也敢以如此虚浮不稳的潜龙九窍,蚀化窃取我的部分气血精元,而且一举功成,果然底蕴深沉,不愧为圣帝钦点之少宗傅!”

    原来之前短短一个回合,王宗超以都天神煞连同自身混沌元气连翻变化,不仅接下对方一击,而且还借机侵蚀化纳对方将近半成气血,并将这股气血当成一味强横霸道的药力,强行冲击、开拓自己脊髓的新型九窍,在又一轮破立之间,将九窍的完成度提升到两成以上!

    窍穴的破立凝练,除了要有足够深入的感悟积累之外,还需要耗费大量的生命元气,之前王宗超能成功完成“天人炼窍法”,关键是借用了九空武界以“神域血苍穹”转化积累的大量生命元气,而他还远未完成的新型炼窍法,需要耗损的生命元气更是惊人,之前哪怕只是远未完成的九窍,也耗去他过半生命本源,在他还未能将混沌原力随意转化生命元气的情况下,这耗损可在短时间内弥补不回来。

    而当他来到神机处后,用了一整天时间观摩许多石化人仙的窍穴细节,对于进一步完善新型窍穴又有了新的想法,可惜气血本源亏空,要抵御都天神煞进一步侵蚀恶化都有些吃力,哪里撑得起进一步改良窍穴的耗损。不过当他见识到司马强盛精炼到无法想象的庞大气血之后,却是灵机一动,将主意打到对方身上。

    正常来说,血肉衍生境界人仙的气血哪有那么容易掠为己有的,哪怕有荒兽强行吞噬,对方也可以随时将这部分血肉血气变化成分身,将其内脏绞个稀巴烂后再从容回归,甚至反过来吞噬同化对方血肉。不过王宗超却利用都天神煞对生命体无与伦比的侵蚀特性,正准备模仿“天魔四蚀”,演化成“都天十二蚀”,虽然此时还远未完善,不过有心算无心,也足以得手。

    而王宗超虽然计算了司马,但其实也不算给他造成意料之外的损失。只因人仙虽然能够彻底炼化排斥都天神煞的侵蚀,但却是以耗损气血为代价。既然事先说好是要看司马炼化都天神煞的手段,那么这一部分气血肯定难免被侵蚀耗损,只是王宗超乘机借用而已。

    虽然只是司马的半成气血,但其中蕴含的生命元气之强盛,却俨然是王宗超全盛状态下的三倍以上,王宗超是凭着“重水涤血”之后超乎寻常的精元容纳特性才足以在短时间内尽数化纳吸收。不过即便如此,在借以冲窍,吸纳消化的过程,仍然有着相当凶险。如果司马恼羞成怒,再次重拳出击的话。

    当然王宗超有九成把握既然事先说好各出一击,司马绝不至于为这点不算严重的小事撕破脸皮死缠烂打。更重要的是之前共工、蓐收法相出击虽然被司马气血轻易排斥冲垮,但其中的一缕无相混沌元气已在司马身上悄然种下。足以让王宗超对他的所思所想乃至气血拳意动向了如指掌,就算他真想一下撕破脸皮,也能有所防备制衡。

    “单凭性命根本稳固纯粹来抵御炼化神煞,果然直接有效,多谢司马兄演示提点!至于我那些许底蕴,自也不便敝帚自珍,悉数在此!”感受到对方虽然心中稍有不悦,却没有过多负面情绪酝酿,王宗超全身光环次第层叠亮起,诸般真气激荡诸窍,也像司马一般,将自身气血与诸窍运转奥秘拓印到一块空白石板上。

    这一番拓印,只见石板上异彩纷呈交织流动,繁复灵纹描绘出一个又一个别具风格的元气透镜空间,仿佛一幅复杂到极点的抽象人体画。司马认真看着,微微皱眉,却也一时没有什么评价。毕竟虽然同为炼窍法,人仙炼窍与天人炼窍的根基迥然大异,即使以司马的眼力,对于其中深层奥秘一时也难以尽解。不过他起码可以明确一点,王宗超拓下的炼窍图录,起码在大的方向是可行且自洽的,没有刻意隐瞒太多东西。

    而王宗超也的确如实拓印,没有耍什么花招,眼下他是欠下秦始皇不少人情,对方若是对天人炼窍法感兴趣,也是理当拿出来。至于对方能够从中收获什么,或者能否培养出一批炼窍天人,可就与他没多少关系了。

    完成拓印之后,王宗超随即开口说道:“那么,接下来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想先往戊土天走一趟。”

    “不行!神机处并非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自家后院!”司马断然回绝,语气虽然平淡,却毫无半点转圜余地。

    王宗超喔了一声,“听说大宗傅有准人出入的权限?”

    司马回道:“原则上少宗傅外出,需有两名大宗傅应允作保。不过我可没有同意你外出。”

    王宗超又问:“也不能联系外边?”

    “自然不可,你既为宗傅,便只能与圣帝指定的外人联系,以免泄密,也不可越权干涉外人诸事。”

    王宗超喟然而叹:“这么说来,千秋竞擂是与我无关了?”

    司马淡然道:“在神机处,你可以获得远比参与千秋竞擂更多的东西,何谓舍本逐末!”

    王宗超忽然若有所思:“不过我看你之前扫描整个戊土天,这严格来说,也算是与外界发生联系。”

    司马直截了当应道:“因为我是大宗傅,而你只是少宗傅。所以我可以这么做,你不行!”

    “我明白了,在神机处,规则不是绝对的,够强才是硬道理!”说完这句话后,王宗超起身伸了个懒腰,转身向外走去:“那么我去见其他两位大宗傅,先告辞了!”

    走出司马生命气场辐射范围之后,王宗超随即动用主神腕表,向刚刚确定秦缀玉所在方位发出联络信息:“你们那边的状况怎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