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512章 醋坛子

作者:蔓妙游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兰硕怒气冲冲地大步走过来,举起拳头,对着陈兰珩的俊脸打了下来。

    陈兰珩明明能躲过去的,他看了苏浅一眼,桃花眼闪烁了几下,竟然没有躲,硬生地受了陈兰硕一拳。

    他那张引人为傲的俊脸被打得偏了过去,僵着身体,一动也不动。

    看到这一幕,苏浅惊了片刻,很快反应过来,挡在陈兰珩面前,气急败坏地吼道:“陈兰硕,你发什么疯?!”

    “我没有发疯!是他,是他觊觎你!“

    陈兰硕握紧的拳头松了下来,痛苦地皱着眉,一脸受伤地看着苏浅。

    苏浅神色震动,清亮的目光闪动着看向陈兰珩。  他苦笑着回望着她,多情的桃花眼里罕见地闪过一丝痛楚,无奈地说:“浅浅,他说得没错。明知道你和他订了亲,我却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你。对不起啊,浅浅,本来我想把这份喜欢一直深

    埋在心底,不让你困扰的,但还是被发现了。如果你讨厌我的话,以后我绝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说完,陈兰珩自嘲地笑了笑,转过身,慢慢地往桃花林外走去。

    苏浅站在原地,表情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

    他的心意,她早已察觉,只是故作不知。

    她以为他会一直埋藏下去,永远不会说出口,但他还是借着这个机会说了出来。  陈兰硕一脸状况外,把苏浅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之后,以为她这是舍不得他离开,心里更不是滋味了,站到苏浅面前,接住她的视线,不满地说:“人都走了,你还盯着人家的背影看,是不是舍不得啊

    ?舍不得就去追啊,腿长在你自己身上,我又没有拦着你!”

    说着,他抱着双臂,仰起下巴,斜睨着苏浅,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

    苏浅回神,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一眼,在他紧张的目光下,突兀地露出一个浅笑。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让我去追阿九。我真去了啊。”

    话音落地,她转身就走同,丝毫不给陈兰硕反应的机会。  陈兰硕悔得肠子都要青了,气急败坏地追在后面,吼道:“我就那么随便一说,你还真去啊!给我站住!我不准你去!浅浅,你可别忘了,你跟我已经被皇上赐了婚!除了我之外,你不能跟任何男子有

    亲密的接触!”

    “你哪只眼睛看到阿九跟我有亲密接触了?”

    苏浅停下脚步,没好气地说。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我看得清清楚楚的,要不是我拦着,他再低下头,就能亲到你的头顶了!我不许!”

    说到这个,陈兰硕握着拳头,情绪激动地低吼道。

    “你看错了。他只是想帮我拿头顶上的花瓣而已。”

    苏浅把手伸到头顶上,摸下来一片花瓣,递到陈兰硕面前。

    陈兰硕神色微梗,瞪着眼睛看了半天,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弱,疑惑地小声嘀咕道:“难不成真是我看错了?那我打他的时候,他为什么没有躲?”

    白九不躲,自然是不想躲,故意挨了一拳,好趁机把他的心意说出来。

    比起心思太过复杂的白九,陈兰硕有时候反倒单纯得多。

    想到这里,苏浅扬起唇角浅浅一笑,漫不经心地说:“下次遇到事情的事情,千亏不要再冲动行事了。多想想,再动手也不迟。你打错了你,下次见到阿九,好好道个歉。”

    见苏浅没有深究他打了白九的事情,话语当中还隐隐地站在他这一边,陈兰硕心里一甜,怒意来得快,消得也快,薄唇微挑,讨好地去拉苏浅的手。

    苏浅躲开他的手,冷声说:“离我远一点,我还没有原谅你呢。我问你,不是让我等你吗?怎么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你跟顾昕然都说什么了?”

    “我跟顾昕然能说什么啊,就说了几句无头紧要的话,我就回来了,路上碰到几个人,耽搁了不少时间。我不是故意要你等那么长时间的。”

    陈兰硕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凤眼闪烁着不肯和苏浅对视。

    “真的吗?”

    苏浅狐疑地说。

    “当然是真的。”

    陈兰硕敛了笑,绷着俊脸,一本正经地说。

    说着,他悄悄地伸出手又去拉苏浅的手。

    这次,苏浅没有躲开,乖顺了任他握着。

    两个人牵着手,在桃花林里漫步,桃花瓣纷纷扬扬,落在他们的肩上和发间。

    顾梵音躲在不远处,揪着帕子,面色嫉妒盯着陈兰硕看向苏浅的温柔眸光看了一会儿,猛地垂下头去,眼圈不知不觉地红了。

    顾昕然以袖掩面,在小厮的巧妙掩护下,作贼似地跳上了自家的马车。  坐进车里之后,他放下袖子,露出两个骇人的青眼圈,恨恨地咬着牙:“陈兰硕那孙子下手可真狠!我不就跟那位苏姑娘调笑了几句嘛,这醋劲也太多了。堂堂世子爷,跟醋坛子一样,真是让人不耻!

    我呸!不耻!”

    陈兰湖扯着满脸飞红,一脸别扭的顾梵音拦在苏浅和陈兰硕面前。

    “硕哥哥,这位是顾家的梵音姐姐。她可是京城里有名的才女,你们在宫宴上人见过许多次,只是没说过话。”

    陈兰湖面带敌意地扫了苏浅一眼,意味深长地接着说道:“苏小姐,你和硕哥还没有成亲,想必不会介意顾姐姐和硕哥哥认识吧?”

    苏浅抬起眼,玩味的目光从垂着头,目光闪烁的顾梵音身上扫过,刚要说话。  陈兰硕皱着眉,不悦地说:“我介意。兰湖,你怎么越大越不可爱了呢?你小时候,多懂事啊,现在怎么越发地不知礼数了?顾小姐尚未婚配,而我却已经订亲,你让顾小姐和我相识,要是让人看到了

    ,说出什么闲话出来,岂不是坏了顾小姐的清白名声!”

    陈兰湖脸色一僵,顾梵音垂下去的俏脸已然惨白一片,象失去了滋润的花朵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

    她咬着嘴唇。一动不动站着,眼眶里浮起淡淡的一层水雾,倔强地不肯掉下来。

    “浅浅累了,我送她回去,先走一步。”

    陈兰硕牵着苏浅,缓步离去,留给陈兰湖和顾梵音一个冷漠的背影。  顾梵音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