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805章 讨价还价

作者:蔚蓝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不是已经早就知道了吗?”托尼*罗伯特朝安东尼奥翻了一个白眼儿,“少给我装这副相儿,我就不信,我们没过来,你手上就没有这些个小动作!”真是的,装成一副没有证据就偃旗息鼓不作为的老实样给谁看?大家伙知根知低再跟他们玩这套有意思吗?

    安东尼奥毫不在意在回了一个这种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何必说出来的表情,然后舔着脸朝托尼兄弟道:“嘿,我说,我们是朋友吧?”

    “有话就说,别外……”手一伸,托尼*罗伯特将那张突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放大的老脸给推远,“将你给脸给我挪远点!”接着还不忘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把手在床单上蹭了蹭,再用力甩甩……

    对于托尼*罗伯特这副样子,安东尼奥并不以为忤,反而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床尾那边有消毒水,免洗型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用。”

    而托尼*罗伯特的反应是——居然当真跑到床尾那,“刷刷”两下挤出两大团消毒液,然后就这么旁若无人地搓起手来,手心手背手指缝,就连指甲盖儿都不忘仔细清理一下。

    “咳,”这会子安东尼奥坐不住了,清咳了一声问道,“我说,亲爱的罗伯特,我的朋友,我的脸有这么脏吗?!”

    丢回一个“你才知道啊!”的小眼神儿,托尼*罗伯特将手举高对着太阳仔细照了照,然后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请问尊贵的先生,你的手清理干净了吗?”青筋儿在安东尼奥的太阳穴上跳动,安东尼奥有些咬牙切齿地问道。

    “勉强吧。”往指甲盖上轻轻吹了一口气,托尼*罗伯特摆出一副依旧不是很满意,但勉强可以接受的样子。

    “我在拉图庄园窖藏的1982年的拉菲……”咬着牙,安东尼奥就知道这家伙属于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十支!”托尼*罗伯特眼一亮,毫不客气地开了口。

    “十支?!”托尼*罗伯特差点没跳起来,“你真好意思狮子大开口?!”

    “你可以选择拒绝!”托尼*罗伯特耸了耸肩,一副你随意,咱不强求的样子。

    “两支!你得觉得那个女人值这么多价吗?”安东尼奥咬着牙道。

    “好吧,听你这么说也算有点道理,十支,确实有点太给那女人面子了。好吧,我退一步,八支!”托尼*罗伯特一副我很好商量的样子退了一步。

    “还是太多了!三支!你别忘了,我受伤对你们兄弟的秀也有影响!我就不信你们会那么好心放过那女人。”安东尼奥鼓着眼睛道。

    “确实如此,不过这事我不着急,我完全可等忙完我的秀以后再慢慢处理这件事,这样时间更充裕不是吗?反正等这场秀走完后,我有的是时间慢慢来来。只是,就是不知道某人愿不愿,够不够那时间去等了……”托尼*罗伯特耸了耸肩道。

    是个鬼!安东尼奥翻了一个白眼,这些事用得着这位大少爷去亲自去查,去做吗?根本就是他吩咐一声下去的事好吧!丫完全可以做到走秀查事两不误的好吧!

    不过有一点托尼*罗伯特倒是说得没错,那就是托尼兄弟他们确实不急。可现在问题是这托尼兄弟不急,但是他安东尼奥急啊!他简直恨不得明天,不对,应该说是马上就能将事情的真相给挖出来!

    当然了,除了不想再让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得意,不想再看那些小护士们的那种让人想抓狂的目光看以外,最重要的事,他受伤住院的事根本就不可能瞒得了多久的,那些鼻子灵得狗一般的狗仔们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钻出来来。要是那时那个女人再对着媒体胡说八道一通的话……

    安东尼奥的脸色变得极为阴沉起来。如是当真那样,待到后面事情真相查出来后,他的脸面会丢得更大,托尼兄弟是不急,可是现在缺时间的人是他!

    “一口价,五支!”安东尼奥比了一个“五”的手势,不等托尼*罗伯特再说什么就补充了一句,“这是极限了!行就行,不行就拉倒!”

    “好吧,五支,成交!”托尼*罗伯特握住了安东尼奥的手。瞧,他多好说话啊,而且一点也不贪心(安东尼奥:你丫的还真好意思说!1982年的拉菲你丫一张嘴就弄去了五支,你丫还想怎么着?),不是吗?

    “别忘了还有我的一份,五支,同样!谢谢。”托尼*托马斯突然跟着开了口。

    “什么?!”安东尼奥只觉得气血朝上涌,“你们不是一起……”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们两拿一份的了?我们从来都是各算各的!”托尼兄弟异口同声。

    一口老血直接喷出!托尼*罗伯特五支,托尼*托马斯五支,敢情这讨价还价了半天,全做了无用功(托尼兄弟:谁说无用了?如果你不还价,那就是每个十支,一共得付二十字的好不好!鄙视一个,你丫的数学一定是体育老师教的!),到最后他还是得出十支!

    “好吧,收收你那副可怜样。不过是几支酒而已,用得着这么夸张吗?”托尼*托马斯一脸鄙视。

    “什么叫几支酒而已?!那可是拉菲,1982年份的拉菲,喝一瓶少一瓶的!我窖藏总共也不过百瓶而已,你们这一家伙就搬走我十分之一的量!”安东尼奥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要不要这么夸张了。”托尼*托马斯轻嗤了一声,不过最后这位还是不忍心,“这么吧,如果你今年春假的时候有空,欢迎你到我的庄园来,到时我会邀请你品尝一下我的私藏!”嗯,这就算是他对补偿好了。

    “一言为定!”安东尼奥急忙道。要知道托尼*托马斯口中的那个庄园所产的红酒那也是相当不错的,只是因为它太小,而且它所产的红酒并不对外出售,所以这知道的人并不多。安东尼奥有幸尝过几回,每一回都叫他回味无穷,难得这回托尼*托马斯开口,不赶紧落实他可得后悔死!

    望着面前这几位这幼稚的表现,简儿忍不住低着头暗暗偷笑,不过是几支酒而已嘛,用不用得着争成这样啊!

    安东尼奥毫不在意在回了一个这种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何必说出来的表情,然后舔着脸朝托尼兄弟道:“嘿,我说,我们是朋友吧?”

    “有话就说,别外……”手一伸,托尼*罗伯特将那张突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放大的老脸给推远,“将你给脸给我挪远点!”接着还不忘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把手在床单上蹭了蹭,再用力甩甩……

    对于托尼*罗伯特这副样子,安东尼奥并不以为忤,反而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床尾那边有消毒水,免洗型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用。”

    而托尼*罗伯特的反应是——居然当真跑到床尾那,“刷刷”两下挤出两大团消毒液,然后就这么旁若无人地搓起手来,手心手背手指缝,就连指甲盖儿都不忘仔细清理一下。

    “咳,”这会子安东尼奥坐不住了,清咳了一声问道,“我说,亲爱的罗伯特,我的朋友,我的脸有这么脏吗?!”

    丢回一个“你才知道啊!”的小眼神儿,托尼*罗伯特将手举高对着太阳仔细照了照,然后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请问尊贵的先生,你的手清理干净了吗?”青筋儿在安东尼奥的太阳穴上跳动,安东尼奥有些咬牙切齿地问道。

    “勉强吧。”往指甲盖上轻轻吹了一口气,托尼*罗伯特摆出一副依旧不是很满意,但勉强可以接受的样子。

    “我在拉图庄园窖藏的1982年的拉菲……”咬着牙,安东尼奥就知道这家伙属于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十支!”托尼*罗伯特眼一亮,毫不客气地开了口。

    “十支?!”托尼*罗伯特差点没跳起来,“你真好意思狮子大开口?!”

    “你可以选择拒绝!”托尼*罗伯特耸了耸肩,一副你随意,咱不强求的样子。

    “两支!你得觉得那个女人值这么多价吗?”安东尼奥咬着牙道。

    “好吧,听你这么说也算有点道理,十支,确实有点太给那女人面子了。好吧,我退一步,八支!”托尼*罗伯特一副我很好商量的样子退了一步。

    “还是太多了!三支!你别忘了,我受伤对你们兄弟的秀也有影响!我就不信你们会那么好心放过那女人。”安东尼奥鼓着眼睛道。

    “确实如此,不过这事我不着急,我完全可等忙完我的秀以后再慢慢处理这件事,这样时间更充裕不是吗?反正等这场秀走完后,我有的是时间慢慢来来。只是,就是不知道某人愿不愿,够不够那时间去等了……”托尼*罗伯特耸了耸肩道。

    是个鬼!安东尼奥翻了一个白眼,这些事用得着这位大少爷去亲自去查,去做吗?根本就是他吩咐一声下去的事好吧!丫完全可以做到走秀查事两不误的好吧!

    不过有一点托尼*罗伯特倒是说得没错,那就是托尼兄弟他们确实不急。可现在问题是这托尼兄弟不急,但是他安东尼奥急啊!他简直恨不得明天,不对,应该说是马上就能将事情的真相给挖出来!

    当然了,除了不想再让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得意,不想再看那些小护士们的那种让人想抓狂的目光看以外,最重要的事,他受伤住院的事根本就不可能瞒得了多久的,那些鼻子灵得狗一般的狗仔们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钻出来来。要是那时那个女人再对着媒体胡说八道一通的话……

    安东尼奥的脸色变得极为阴沉起来。如是当真那样,待到后面事情真相查出来后,他的脸面会丢得更大,托尼兄弟是不急,可是现在缺时间的人是他!

    “一口价,五支!”安东尼奥比了一个“五”的手势,不等托尼*罗伯特再说什么就补充了一句,“这是极限了!行就行,不行就拉倒!”

    “好吧,五支,成交!”托尼*罗伯特握住了安东尼奥的手。瞧,他多好说话啊,而且一点也不贪心(安东尼奥:你丫的还真好意思说!1982年的拉菲你丫一张嘴就弄去了五支,你丫还想怎么着?),不是吗?

    “别忘了还有我的一份,五支,同样!谢谢。”托尼*托马斯突然跟着开了口。

    “什么?!”安东尼奥只觉得气血朝上涌,“你们不是一起……”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们两拿一份的了?我们从来都是各算各的!”托尼兄弟异口同声。

    一口老血直接喷出!托尼*罗伯特五支,托尼*托马斯五支,敢情这讨价还价了半天,全做了无用功(托尼兄弟:谁说无用了?如果你不还价,那就是每个十支,一共得付二十字的好不好!鄙视一个,你丫的数学一定是体育老师教的!),到最后他还是得出十支!

    “好吧,收收你那副可怜样。不过是几支酒而已,用得着这么夸张吗?”托尼*托马斯一脸鄙视。

    “什么叫几支酒而已?!那可是拉菲,1982年份的拉菲,喝一瓶少一瓶的!我窖藏总共也不过百瓶而已,你们这一家伙就搬走我十分之一的量!”安东尼奥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要不要这么夸张了。”托尼*托马斯轻嗤了一声,不过最后这位还是不忍心,“这么吧,如果你今年春假的时候有空,欢迎你到我的庄园来,到时我会邀请你品尝一下我的私藏!”嗯,这就算是他对补偿好了。

    “一言为定!”安东尼奥急忙道。要知道托尼*托马斯口中的那个庄园所产的红酒那也是相当不错的,只是因为它太小,而且它所产的红酒并不对外出售,所以这知道的人并不多。安东尼奥有幸尝过几回,每一回都叫他回味无穷,难得这回托尼*托马斯开口,不赶紧落实他可得后悔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